第二十八章 愿望之“神”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愿望之“神”

    每人一个问题,如果大家都没有私心的话,那么这些问题就可以叠加,换言之这种方式的提问,就像是有神明出现在你的眼前,告诉你们可以完成一个愿望一样。可如果其他几个人放弃自己的愿望,放到其中一个人身上,那么那个人就会拥有三个,不,是四个愿望。如果不是夜叉王的那个问题,胡顺唐与莎莉都忽略了彭佳苑也有机会提出一个问题。

    但是这可能吗?夜叉王可能会如此关心一个半路偶遇的孤儿?相反自己在心中一直苦恼地做着斗争,却完全忽略了彭佳苑这个可怜的孩子。在胡顺唐与莎莉的心中,他们自认为是无私的人,至少与夜叉王相比较下,他们比较正常,会考虑大局,会站在正义的一方,而夜叉王是一个嗜血的怪物,变态,精神病人,连环杀手,应该被枪毙一百次的那种畜生!

    可就是这样一个怪物,竟然没有提出关于与自身相关的问题。

    无私?胡顺唐也想过,在崖墓中夜叉王的一系列表现,让他感觉到矛盾,但最后夜叉王将胡顺唐救下,顶上那块岩石后,在下方那惨然一笑,向他道歉,那个表情,那句话是诚心的,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胡顺唐绝对相信那并不是谎言,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也有些开始明白盐爷内心为何会那么纠结。

    人之初,性本善。这六个字也许说得非常正确,没有人打出娘胎开始的那一天,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

    彭佳苑当然更吃惊,双眼瞪大看着夜叉王,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怪叔叔会为自己提出这个问题来。对这个五岁大的孩子来说,眼前的这一切就是神话世界,或者童话世界才会出现的场景,而那个鱼鳞铠中的男孩儿就是传说中的天使亦或者仙童。

    夜叉王侧目看着后方无比惊讶的三个人,眉头皱起,带着不屑的语气说:“喂!看什么看?老子只是看不懂这个哑巴孩子的手势,有办法让她说话,大家都方便!”

    “是吗?你真的提这个问题?”男孩儿脸上惊讶的表情还没有褪去,似乎他也猜错了夜叉王想提出来的问题。

    “废什么话!你是不是说话不算数?”夜叉王吼道,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脸上全是一副凶狠的表情,和刚才判若两人。

    “当然。”男孩儿开始回答夜叉王的问题,“这个孩子并不是先天哑巴,而是后天得了急性脑膜炎,又加上精神上受到了创伤,导致暂时性失语,幸运的是脑部中枢神经并没有遭受损害,而且身体发育速度比同龄人更快,换言之,彭佳苑现在的身体状况达到了至少十岁孩子的状态,这属于不幸中的大幸。”

    夜叉王越听越觉得烦躁,伸手指着男孩儿道:“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我想知道怎么让她开口说话!你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

    男孩儿根本不着急,平静地回答:“病因在于精神遭受创伤,在这方面无论东西方医学都只有两种治疗方法,一种是医学方面的,但这一种也分古代与现代医学两部分,属保守治疗方法。还有一种属于异类治疗法,你们严格来说,都属于手艺人,应该清楚我说的是什么。医学治疗虽然保守,耗时过长,但危险性几乎没有,而异类治疗则危险性较大,很容易导致受术者死亡,我知道你们绝对不会选择后者,对吗?”

    夜叉王没有回答,只是瞪着那个男孩儿,胡顺唐隐约觉得男孩儿的这一番话只是针对夜叉王所说,隐隐觉得好像话中有话,关联着其他什么事情,却没有说清楚。

    “我建议是精神疗法,在某种特殊的环境内,给予她想拥有的,自然情况就会好转。”男孩儿说完,在夜叉王还没有继续说完的时候,又道,“我知道你会说这不是答案,但请记住,就算有人给我们组织披上了宗教的外衣,甚至一部分人传言冥耳组织的首领是‘神’,但我仅仅也只是一个知道得比普通人要多的几岁孩子,好了,下一个提问的是谁?”

    彭佳苑想要拥有的是什么,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再清楚明白不过,但这些也是他们无法给予的。

    “我。”莎莉上前,看了一眼怀中的彭佳苑,“我想知道……想知道……佳苑爸爸妈妈在什么地方,我又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这个问题无法回答……”男孩儿低垂下头,目光朝下,盯着阁楼的地板,“实不相瞒,在我们的人知道你们几个人的存在后,动员了所有的人力查询过关于你们的一切,包括这个孩子,关于你提出的问题我当然知道答案,但这个答案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男孩儿话中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谁都能听出来,就算找到彭佳苑的父母也没有用,她是被遗弃的孩子,就算再找到父母也不会得到宠爱,就算有社会的谴责仅仅也只会被迫将彭佳苑安置在家中,亦或者其他地方,说一堆谎言废话,对于他们来说,有没有彭佳苑都是那么一回事,只会让这个孩子受到更大的伤害。

    “我明白了。”莎莉惨然一笑,抱紧了彭佳苑。而就在此时,彭佳苑却挣扎着要从莎莉的怀抱中出来,莎莉只得放开一脸笑脸的彭佳苑。

    彭佳苑落地后,先是伸手比划了一下莎莉的个子,随后又背着手绕着莎莉走了一圈,模样甚是可爱,随后又开始比划出例如翅膀一样的手势,就这样比划了好几遍,莎莉、胡顺唐和夜叉王谁都不明白她到底想表达什么。即便如此,彭佳苑脸上却一直带着笑,那种五岁孩子的灿烂笑容,笑容中却带着无法掩饰的忧伤。

    彭佳苑比划了好几次之后,发现莎莉还是冲自己微微摇头,只得扭头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那个鱼鳞铠中的男孩儿,恳求对方帮忙,似乎很清楚对方清楚明白自己的意思。

    男孩儿迟疑了一会儿开口道:“她说,孤儿院的老师告诉她,爸爸妈妈都是天上的天使,天使的任务就是将她带到这个世界来,可天使不是她一个人的,也不可能将全部的爱赋予她一人身上,还需要给其他孩子关爱,所以只能离开。”

    男孩儿说完,彭佳苑惊喜地看着他,又扭过头来看着莎莉使劲儿点点头,表示男孩儿完全领会了自己的意思。

    此时,莎莉、胡顺唐和夜叉王都看着彭佳苑,没有任何表情,但莎莉却带着傻乎乎的笑容,谁都知道那只是孤儿院老师善意的谎言,可彭佳苑心智已经不再是个五岁的孩子,就算她知道那只是谎言,但还是宁愿选择去相信。

    莎莉鼻子一酸,扭过头去,大口大口地吸气,极力控制着眼眶中早已在打转的泪水,彭佳苑却扑上去搂住莎莉的脖子亲了一口,比划着一系列的动作,这次众人都看明白了,她在说:我现在不是有妈妈了吗?

    胡顺唐侧过头去,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心中也难受,毕竟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孤儿,是胡虎收养的孩子,自己的父母在什么地方,又为什么要遗弃自己也不得而知,只是自己的经历容不得去思考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

    此时,一直沉默的夜叉王漫不经心地问:“喂,她爸妈到底在什么地方?至少告诉我一个地址。”

    男孩儿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夜叉王,胡顺唐知道夜叉王这句话的意思,毫无疑问,他动了杀心,可这又是为了什么?他不是一个专门残杀儿童的变态连环杀人犯吗?

    男孩儿并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目光投向莎莉道:“好了,你刚才的问题不成立,你可以换一个问题。”

    莎莉抬头,看了一眼胡顺唐,淡淡地问:“我用什么办法才能离开这副身体,并且让原先身体的主人平安回来?”

    男孩儿的回答让胡顺唐与莎莉都很失望,答案与白骨李朝年回答的几乎一样,没有任何差别。胡顺唐听完后问:“除了那两种方式,没有其他的吗?”

    “有,还有一个。”男孩儿说完转向夜叉王,“变成他那副模样,他掌握了那种禁术。”

    夜叉王回头冷冷地看着莎莉道:“我拒绝教她。”

    莎莉也拼命摇头,她可不想变成夜叉王那样的怪物,但也不想就这样呆在胡淼的身体内,压制住原本身体主人的灵魂,更不想整日在面对胡顺唐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冷漠和厌恶的眼神。

    “时间紧迫,还有两个人,你们谁先提问?”男孩儿看向胡顺唐,又看着彭佳苑,向彭佳苑投去一个温暖的笑容。

    胡顺唐蹲下来,轻轻抓着彭佳苑的两只小手说:“佳苑,你想知道什么?如果你的问题多,叔叔把自己的问题也让给你好吗?这样你就可以提出两个问题了。”

    彭佳苑摇摇头,挣脱胡顺唐的手,摇摆着,表示自己不需要,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拍了拍,表示自己已经很满足了,随即又表示自己愿意把提的问题给予胡顺唐,胡顺唐摇头表示不要。

    彭佳苑低头思考了一阵后,慢慢走到夜叉王跟前,仰头看着这个怪异的叔叔,又指了指男孩儿,比划一阵后,又对夜叉王鞠了一躬,退到了莎莉的身边。

    “她说,谢谢你刚才为她提出的问题,她现在将这个问题还给你。”男孩儿解释道。

    夜叉王听罢转头向彭佳苑投去一个凶狠的眼神,吓得彭佳苑往莎莉的怀中钻去,莎莉赶紧摸着她的头告诉她不要怕。胡顺唐也上前赶紧阻止夜叉王那种眼神,夜叉王则说:“我不需要!我需要知道什么,自己会去找答案!你顾好自己就行了!”

    气氛一下就陷入了尴尬,彭佳苑很委屈,胡顺唐怒视着夜叉王,可此时男孩儿出面解了围,问:“好了,时间很紧迫,你们不用再为这件小事争论了,剩下两个问题,你们谁问都可以,开棺人,还是你先问吧。”

    胡顺唐看着男孩儿,心中又冒出那一系列的问题,我应该问什么?开棺人的秘密吗?对,只能问这个了,也许找出开棺人的秘密,就是所有的关键,于是开口问道:“我想知道开棺人的秘密是什么?”

    “你想知道哪一部分?”男孩儿反问道。

    哪一部分?难道说开棺人的秘密就那么多吗?果然,在将军坟中得知的只是表面。胡顺唐还以为自己仅仅是没有掌握孟婆之手的秘密,所以被骂做是半桶水,原来自己不仅仅是半桶水,还是一个刚迈进去半只脚的菜鸟。

    “孟婆之手吗?”男孩儿好像又一次读出了胡顺唐的心声,“你想询问这个对吗?”

    胡顺唐没有任何表示,如果他确定只需要点点头,但一旦点头,这个问题就结束了,孟婆之手也许是关键,也许不是,到底应该询问什么,他也拿不定主意。

    “我想知道杀害盐爷的那个人的一切资料。”胡顺唐没有询问开棺人的秘密,却问出这个问题来。

    男孩儿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说:“很奇怪,你们都很奇怪,都没有问出心中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我真的很想反问你们,这是为什么?要知道失去了这次机会,要寻找答案可能要用尽一辈子的时间……开棺人的秘密很多,你要想知道还需要经历很长的一段路,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据我所知,现在在四川境内,除了你和另外一个人之外,开棺人这一族已经绝迹了。”

    “等等!”胡顺唐听到这忍不住上前一步问,“你刚才说……开棺人这一族?”

    族?代表着有血缘关系,可开棺人忌讳之中明确说过禁将这门手艺传给自己的子嗣,这非常的矛盾!

    “杀害盐爷的那个家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称之为人,我们对他资料的掌握,就如同那位先生一样……”男孩儿看着夜叉王,“少之又少,他似乎比我们更为神秘,只是曾经目睹过他所作所为的人回报说,他根本不能称之为人。”

    “等等,我问的是开棺人怎么会是一族?”胡顺唐见男孩儿避而不谈那个问题,更加奇怪。

    男孩儿道:“我已经多回答了你一个问题。”

    “好吧!”胡顺唐又问,“那你告诉我杀害盐爷的家伙为什么不能称之为人?”

    “我说了我已经回答完毕,还多回答了一个问题,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生效,并且付出了相等的酬劳,现在该是你们寻找阎王刃的时候了。”男孩儿根本不回答胡顺唐的问题,而是跳转到了交易的本质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