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冥耳首领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 冥耳首领

    “嘎吱”那扇门缓缓打开。

    莎莉下意识抱紧了彭佳苑,彭佳苑也顺势搂住莎莉的脖子,显得很紧张。可紧张感却在门彻底打开的瞬间消失了,因为门打开后射出的却是一股金光,并不是无尽的黑暗,也没有吹出来什么阴冷的寒风。

    在彭佳苑的眼中,这完全就属于打开了童话世界的大门,这是动画片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反之在胡顺唐、夜叉王和莎莉眼中,相反希望那里是无尽的黑暗,因为越是闪耀的地方,有可能隐藏着更多的危险,就好像在郪江崖墓中那个堆满金银珠宝器皿的洞穴,在金光闪耀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怪物,你根本不知道。

    夜叉王转身叮嘱莎莉:“保护好孩子,我先进去,等安全了再叫你们。”

    莎莉点点头,但彭佳苑好像意识到什么了一样,伸手拽住夜叉王的衣服不让他离开,夜叉王冲她笑道:“乖,等下叔叔再陪你好不好?”

    彭佳苑很乖巧地点点头,夜叉王离开前对胡顺唐说:“这孩子心理素质比你还要强,不惊不乍,要不培养一下当你的接班人?女开棺人?”

    胡顺唐对这个根本就不好笑的“笑话”丝毫没有兴趣,如今他很想知道顶楼里到底有什么,那个说话的男人是否在那里,他又是谁?

    夜叉王爬上楼梯,走进那扇门后,随即站在那,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前方。在下方的胡顺唐和莎莉看夜叉王的模样很奇怪,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正要问,却听到夜叉王“切”了一声,转身朝胡顺唐和莎莉招招手,示意他们上去。

    两人爬上楼梯,进入那道门之后,双眼立刻就被周围器皿发出的金光晃得难受,好半天才终于适应,看清楚顶层是一间立体三角形的阁楼,两侧有两排木架,木架和下方那一层一样,也都摆着各式各样的器皿,毫无疑问,也都是金制的,而且应该还被人仔细擦过,否则不会发出这么耀眼的光芒,但光芒的本身还是来源于阁楼中心位置悬挂着的一盏龙头油灯。

    龙头油灯用三根铁链条挂着,从顶端掉落,落点很低,快接近地面了。

    龙头油灯的后方,紧贴着阁楼墙壁处摆着一张夸大的座椅,座椅上放置着一副铠甲,准确地说是白银鱼鳞铠,奇怪的是鱼鳞却是从下到上逆转,并不是如从前在图册里看到的那样属于从上到下排列,而且每一片鱼鳞甲都很大,一片与另外一片重叠,排列得很紧密。

    鱼鳞铠属于中国历史上铠甲种类中除了板甲之外使用频率最高的一种,与西方盛行的锁子甲不同。现代科研数据表明,铠甲遭受穿刺达到0.7厘米就会产生伤害,而锁子甲在遭受穿刺性伤害时就会达到7厘米的程度,但鱼鳞甲的穿刺程度仅仅只有0.7厘米,刚好达到伤害标准,这也是因为鱼鳞甲排列中有部分重叠导致的防护效果。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这副铠甲,是一副整甲,带有头盔、胸甲、护心镜、缠腰鳞和护腿麟,还包括一双带有少部分铠甲的战靴。

    鱼鳞铠反射出来的银白色光芒在这间充满金光的房间内显得很怪异,却大有压过那些金光的势头,可一览无遗的阁楼内却看不见有其他人的存在,夜叉王刚才那声“切”就是因为这里面没有人吗?

    “你们来了。”男声又在房间内响起,声音是来自那副铠甲内。

    莎莉听得很清楚声音来自铠甲后,惊了一跳,慌忙抱着彭佳苑后退了一步,彭佳苑本注意力集中在那些金器上,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也吓了一跳。

    “装神弄鬼!”夜叉王用脚挑起旁边的一个罐子,抬脚就踢了过去,砸在那副鱼鳞铠之上,随即铠甲上端的头盔滚落下来,露出里面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那张脸很小,仔细一看,并不是个成人,而是一个孩子。

    孩子?

    看到那张脸的时候,胡顺唐和莎莉都吃了一惊,原本因为惊吓也闭上眼睛的彭佳苑,在感觉到莎莉身体的震动后,小心翼翼转过头来,看见那张脸后,发现是一个年龄大小与自己相仿的孩子后也愣住了,随即友好地冲那个男孩儿笑了笑,可男孩儿却没有任何回应。

    “是你?”胡顺唐这样一问,听起来好像是他认识鱼鳞甲中的这个男孩儿一样,只是因为广播里听到的那个男声是个成年男子,年龄至少不会低于二十五岁以下。

    “很吃惊吗?”那个男孩儿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畸形,亦或者我遭受了什么样的诅咒?导致身体永远都变成这副模样?可是你错了,我的的确确只有六岁。”

    “哎呀!”靠着那一排架子的夜叉王抓起旁边一个金制器皿,仔细抚摸着,抬眼看着男孩儿,轻蔑地说,“原来冥耳的头儿是个孩子,难怪要保密,我估计这一点连古科学部都不知道吧?”

    夜叉王这番话虽然很不礼貌,但胡顺唐却没有阻止他说下去,因为眼前这个冥耳首领到底是敌是友还不清楚,应该静观其变,听听他到底会说些什么,放自己进来又是为了什么。

    听完夜叉王的话,孩子露出了笑容,但并不是嘴角上扬,而是好像有人用手扯着他的嘴角,所以笑容很难看,好像是被人作势要撕裂他的嘴一样,在难看又骇人的笑容消失在他脸上后,男孩儿又说:“请问几位知道轮回吗?”

    “别说废话了,我们来只有一件事,告诉我们阎王刃在什么地方?如果不知道,那就告诉我们那半张关于阎王刃的地图又在什么地方!”夜叉王昂着头,看得出他根本看不起这个孩子,认为冥耳只是一个徒有虚名的组织。

    但,又像是故意那样做,是在演戏吗?胡顺唐心想,但并未做声,侧目看了一眼夜叉王后,回答了男孩儿的问题:“知道。”

    男孩儿慢慢将目光从夜叉王身上移向胡顺唐,又问:“轮回分几种,你知道吗?”

    “切,装神弄鬼!”夜叉王将手中的金制器皿放回架子上,转身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一种。”胡顺唐很简单地回答。

    “记忆轮回你知道吗?”男孩儿又问。

    胡顺唐摇头,表示不明白,在角落中坐着的夜叉王有些不耐烦,认为这些话都没有任何用处。

    “那好,你们请把我下面的话记清楚,每一个字都不要遗漏。”男孩儿深吸一口气,“在藏区一直有转世通灵一称,但在我们冥耳却有记忆轮回一说,只是局限于某个特定时辰出生的孩子,拥有所有前世的记忆,因为记忆量过多,所以只能勉强维持到八岁,随后会变得正常,但会得一场大病,丧失自己前世与八岁之前的所有记忆,成为一个普通的孩子。”

    男孩儿说出这一切来很平静,听得出这应该是属于冥耳组织内的机密,他为什么要说出这些来?可这番话一出口,原本显得不耐烦的夜叉王脸色也变了,坐正了身子,直视着那个男孩儿,明显是想继续安静地听下去。

    彭佳苑挣脱莎莉的怀抱,看了看夜叉王也规规矩矩地盘腿坐在那,男孩儿好像是孤儿院的老师,正在讲述一个她很喜欢却不是很明白的故事。

    男孩儿余下的话让胡顺唐很是吃惊,男孩儿说冥耳本身并不是一个宗教,只是一个特定的组织,用现代的词语来解释便是情报搜集组织,但他们搜集情报仅仅只是为了搜集,并不对外提供,还自行承担起情报的保管责任,不让搜集来的特定情报外泄。在脱离袍哥会之前,冥耳本身就开始聚集很多奇人,逐渐地这些人越多,秘密也就越多,某些秘密关联甚大,如果一旦走漏,导致的结果无法想象。于是当时冥耳组织内几个辈分最高的领导人决定,将所有的秘密写成文字,汇集成书,然后找地方藏觅起来,但最终这个决定被废弃。因为机密一旦成为书籍,相反就更不安全,那么剩下的最安全的就是,装在某个人的大脑中。于是冥耳开始四处寻找一种可以将大量资料储存在人脑里面的办法,最终寻找到了被藏入川西某座不起眼大山之中的“蜀王尸解楼”,又分批花了多年的时间,运到了成都,埋于地下,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在蜀王尸解楼中藏着的这副所谓可以让人升仙的尸解甲。

    尸解甲,之所以会让人误认为可以升仙,主要原因便是他能剥脱人**与精神之间的联系,这之间最重要的联系就是记忆。这部分记忆一旦储存进鱼鳞甲内,就会成为类似灵魂之类的个体,自行寻找进入过盔甲中那人的转世。人在轮回,要经过孟婆桥,喝孟婆汤遗忘前世,但本身前世的记忆就被尸解甲所剥夺储存,所以有没有喝孟婆汤都没有关系,换言之,这副尸解甲可以让人逃避阴阳轮回中的正常程序。

    找到尸解甲后,冥耳内选出一个记忆力超群的人,让那人将所有的秘密都记录在脑子之中,随即其他人当场自行了断,而那人在安排好后世之后,也会进入尸解甲中“坐化”,而这种坐化指的是不吃不喝“自然死亡”,不能用任何一种方式自杀,否则尸解甲无法产生作用。

    记忆开始自行轮回后,找到在尸解甲中那人的转世,在那人有了前世记忆后,会立即想办法通知冥耳的人将自己接走,来到这里,一直到八岁之后再离开。在这期间内,此人会一直呆在尸解甲之中,一是为了担心记忆的流失,二是为了储备新的记忆而用,可人脑的存储量总是有限制,已经轮回了很多次后,记忆量已经增加了数倍,再如此增加下去,人脑就没有办法再承受。换言之,达到某种记忆临界点时,记忆一旦轮回到下一世还是婴孩的人身体中,只会造成一种结果——脑死亡。也就是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植物人。

    当男孩儿说完这一切时,胡顺唐已经明白了,对方一定是有求于自己和夜叉王,而且必定是与记忆轮回有关系。

    看来又是一项交易,胡顺唐脑袋又开始隐隐作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