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红薯窖洞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章 红薯窖洞

    皮夹克好像一刻都等不了,着急忙慌地让图财领着众人经小桥过了河,然后站在先前图财所指的大概方位,四下看了看,问:“在哪儿?”

    图财伸手一指前方几米处的草丛中,道:“就在那下面,有个坑道,是先前挖好的盗洞,钻进去,就好了,不过我还没有完成,你要不放心,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着就行。”

    胡顺唐心想,这图财真够贼的,随便一指说那里有个洞,就等着这个皮夹克和其他人钻进去,万一里面啥都没有,你先前又说‘不过我还没有完成’,前后听起来矛盾,却给自己留了后路,要是我们真进去了,你转身撒腿就跑。我的目的可是带着你离开这个地方。

    想到这,胡顺唐马上说:“表哥!你不是说里面机关重重吗?你不领头,我们不都得死在里面呀?”

    图财想了想说:“好吧,那我先进,你们在后面跟着。”

    说完,图财作势就要跳下去,却被皮夹克一把拉住,匕首往肩膀上一搭:“等等,我找人和你一起下去。”说完后,随手就在旁边拉了个自己的马仔,示意他跟着图财下去,那马仔看着下面黑乎乎的一片,不知道什么情况,又加上平日内什么稀奇古怪的小说看得太多,对某些东西深信不疑,打死都不愿意去,这种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大哥二哥的,缩身就退到一旁。

    皮夹克见那人退缩,伸手要打,但没有打下去,又看着周围的其他人,其他人也都不愿意去。皮夹克也没有因此放弃,环视了周围一圈道:“你们几个,去那边,你们去这边,都给我看好了,免得有人过来。”

    胡顺唐见皮夹克这样安排,是担心这个洞口有其他的出入口,图财要是进去从其他出口离开,周围站了人也能发现,心知这也许是个机会,便拍了拍图财的肩膀,让图财在前,自己紧跟其后,又从皮夹克手中拿了自己的三角包。

    两人跳下去,图财用手拨开周围的烂木头和杂草,俯身就钻了进去。胡顺唐没有迟疑,担心图财跑了,也赶紧钻了进去,刚钻进那洞口,就闻到一股子臭味,差点没把他给熏晕过去。

    爬了一两米后,胡顺唐忍不住了,张口便问:“这是什么洞?”

    “盗洞!”图财下意识继续撒谎。

    “你大爷个盗洞!你当我是外行?河岸之沿,不利阴宅!没有什么古墓会修在河岸边上,除非是假冢!”胡顺唐骂道。

    图财听完一惊,知道胡顺唐说的不假,是个内行,但又莫不清楚这人到底来干嘛的,但看在算是救了自己的份上,只得实话实说:“爬吧,里面宽敞着呢,早两年这里是农民用来储存红薯土豆啥的,后来有段时间当了粪坑,不过里面也已经完全干了,就是臭了点,我们进去再商量用什么办法脱身。”

    图财继续往里面爬,爬了不过五六米,前面就宽敞起来。胡顺唐从三角包中掏出手电筒,照亮了里面那个洞穴,果然宽敞了许多,但也只能容纳下五个人,左右看看没有其他的出入口,看来图财没有撒谎,只是奇怪为什么储存红薯土豆的洞,要挖得这么深?一般洞穴到洞口有个一米就差不多了,这个却有十米的模样。

    洞穴中那股臭气十分浓,胡顺唐捂住口鼻,从包里找了湿巾,捂住了鼻子,又递给图财两张,这才稍微好一点,幸好是冬天,要是大夏天,两人估计在洞口就被蒸发的沼气给毒死了。

    此时,听到洞口有人喊:“喂!怎么样了?”

    图财探头朝向洞口回答了一句:“还没有找到甬道的入口!”

    说完看了胡顺唐一眼,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让其配合他撒谎。

    蹲在洞口的皮夹克不知道“甬道”是什么东西,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道?”

    图财还未回答,就听到洞口有另外的人说话:“大哥,甬道就是进古墓时必经的地方。”

    “你咋知道?”

    “你没看过《鬼吹灯》吗!?”那人回答,语气很惊讶。

    “什么鸡毛东西?”皮夹克不明白那马仔说的是什么。

    随后那马仔就开始给皮夹克天南地北的说起来,说得好像他就是小说里的主人公。图财听着在一旁窃笑,低声自言自语道:“小说里要是写的都是真的?那还了得,我们干这个的早……发财了,还需要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什么南派北派,压根儿就没听说过,无非就是南北修建阴宅的方式不同,写小说的就顺势写个南派北派,说得跟真事儿一样。”

    胡顺唐听到这,将手中的电筒对准了图财的脸,图财慌忙伸手去挡,问:“干嘛呀你?”

    胡顺唐看了一眼洞口说:“曹强,你才放出来多久?又开始重操就业了?还想被关进去?这里闹鬼是不是也是你搞出来的?”

    图财听胡顺唐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到现在也不吃惊了,毕竟先前胡顺唐也说了知道他表哥2009年盗墓的时候被活埋的事情,心知这人肯定知道自己的底细,隐瞒估计也没有什么作用,可是看胡顺唐背着的那些东西,知道肯定不是警察,便低声问:“哥们,你到底是谁?哪条道上的?”

    胡顺唐用盐爷教自己的话回答:“我是省城来走货的,听朋友说你手上有好东西。”

    实际上胡顺唐不知道,“走货”两个字的含义很广,走私也属于走货的一类,走私的范围就更广,白面(白粉)和枪械都可以包含其中,当然还有文物。图财一听胡顺唐说走货,以为是来弄文物的,回忆了下自己当年被人蒙骗干了那事,不过早就与当年那批人断了联系,不可能是他们跑的风,于是很谨慎地说:“哥们现在早不干这个了,本来想老老实实找份工作干,可这批王八羔子就是不放过我,我可是被逼上梁山的。”

    此时洞口的皮夹克又往里面喊到:“怎么样了?”

    胡顺唐知道再不问关键的问题,下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于是开门见山就说:“我要找一样东西,是个箱子。”

    图财眉头一皱:“什么箱子?什么年代的?”

    “年代不确定,只知道这个箱子有人叫——牧鬼箱!”胡顺唐慢慢说完这句话,观察着图财脸上的表情。

    图财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然眉头皱起,半晌才回答:“噢,牧鬼箱……没听说过。”

    胡顺唐盯着图财那张脸,笑了笑道:“好吧,那我找错人了,我先走了,你就在这呆着吧。”说完,作势就要走,图财一把将他拉住。

    图财笑道:“哥们,不用这样吧?你一个人怎么出去?他们人多,你又打不过。”

    胡顺唐侧身一个擒拿手,用詹天涯教的法子反扣住他的脉搏,再一用力,图财杀猪般的叫了起来,惨叫声传到洞口,皮夹克一惊,忙问:“怎么啦?怎么啦?”

    胡顺唐眼睛盯着图财痛苦的脸,朝着外面喊道:“不好了,有机关,我表哥受了点轻伤,你们快进来吧!”

    皮夹克聪明过头,哪肯进来,只得在外面说:“那……那你们小心点呀,我们准备准备就进来!”

    图财咬牙道:“你……的疯了!叫他们进来!我们不得都遭殃?你妈的有话好好说行不行?松开!”

    胡顺唐松开图财的手,道:“我有个办法咱们现在可以平安出去,我现在把你手弄脱臼,我们再出去,说你受了伤,要带你上医院,就算我们离开,一时半会儿他们也不敢进来查看究竟,如何?”

    图财揉着手腕,盯着胡顺唐不说话。

    胡顺唐见图财不说话,笑笑道:“不行?那好,换个办法,我把你的腿打断,这样逼真一点。”边说手就边伸向图财,图财赶紧缩身向一旁躲去,伸手制止胡顺唐。

    胡顺唐虽然这么说,完全也是在装狠,实际上真要他做,他下不了这个手,虽然图财不算是个好人,但也不能算是罪大恶极,还不至于痛恨到要将他活活打断双腿的程度,只是推断这家伙吃硬不吃软,好好说话是问不出什么东西的。

    “行,我也不瞒你了,我知道那东西在什么地方。不过有个条件,咱们得安全出去,脱身之后我才能告诉你,怎么样?”图财提出了交换条件,胡顺唐一听心里就不痛快起来,从前夜叉王和自己有过交易,和詹天涯有过交易,就连蜂巢里面关着的那个诡异的白骨也和自己有着交易,一听到“条件”、“交易”、“交换”这些词就很不爽。

    胡顺唐此时还是多了个心眼,便问:“那你先告诉我那东西所在方位,还有模样。”

    图财靠在洞壁上上下左右比划了一下说:“箱子长五尺,宽两尺,外侧有兽头花纹,木头所制,镶嵌有青铜和玉片,所在方位在川北。”

    胡顺唐虽然没有从白骨那听说箱子的模样,但郪江镇的确是在川北没错,听起来撒谎的成分不多,于是道:“好,算你说得没错,但还是得用老办法,你装作受伤,我们出去后……”

    原本胡顺唐的打算,是出去后,伺机在图财身上使出斗阴拳,两人配合要制服外面七个人应该不成问题,怕就怕自己的身体和图财的身体都吃不消,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耽误了时间,可自己单打独斗也没有完全的把握,盐爷所教的法子还没有完全消化,只能赌一赌了。

    胡顺唐想到这就去三角包里拿东西,谁知道手刚拿到包,就听到洞口外皮夹克骂道:“你……的……”

    皮夹克的话还未说完,就变成了惨叫声,紧接着骨节断裂的声音从洞口一层层传了进来,一直撞击进了胡顺唐的耳膜中,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就好像在胡顺唐耳边响起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