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石制活寿材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二十章 石制活寿材

    活寿材,对胡顺唐来说不陌生,但石制活寿材虽然听过,但没有亲眼见过,就连盐爷自己也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一下那东西的模样。

    石棺本来就罕见,石棺对应的应该是石棺葬,主要分布区域应在藏彝羌走廊与中国西南地区,最早出现在秦汉时期,后来影响比较广泛,在西北、华北和东北地区都有发现,但规模并不如蜀地那么大,就连僰人悬棺中也存在极少数的石棺。

    要说石棺,就不得不说到石棺葬。石棺葬源于少数民族中对五行文化的崇拜,部分少数民族在远古时期,认为石头这种坚硬的东西是神的化身,因为用途也相对广泛,甚至大部分地方都遗留有神石这种说法,用神石来隔开土质中的其他东西,可以让人更加接近神明,于是石棺葬就由此诞生。这种下葬的方式,不管是墓穴还是其中的棺材,甚至是里面的器皿等等,都是用石头铸造而成,不会下葬其他与石头无关的东西,况且石棺葬也没有严格按照风水术来选址点穴,更不存在棺材之下存有金穴这种做法,所以要找到石棺葬靠地师是很难的,需利用现代科技技术,物探考古等来发现,例如电阻率勘探、磁法勘探、电磁勘探、探地雷达、重力法等等。

    至今为止,发现的石棺葬基本上都没有被盗墓贼光顾的痕迹,这完全是出于盗墓贼对石棺葬不感兴趣,另外这种地方要找到基本上普通人也是误打误撞,用寻龙点穴的办法靠的也只是运气而已。

    “活寿材本就难做,一个好的活寿材,双重机关以上的,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棺材手艺人普通的就要做个一年,要是三双甚至更多机关的活寿材,至少要提前五年的时间预定,只是我宅子中摆放的那口活寿材,我就花了两年的时间。”盐爷道,又吸了一口旱烟。

    胡顺唐宅子中那口棺材,当初他爷爷和爸爸也花了很长的时间,那时候他还纳闷为什么一口棺材会花那么长的时间做,后来发现那是活寿材之后才恍然大悟。

    胡顺唐问:“不过石制活寿材要做,难度太大,先不要说取材,就说石头的坚硬度,也无法像木头那样可以轻易做成各种形状,要做活寿材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说得对,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活寿材珍贵,而且其中必定会藏着什么好东西的原因,当然,我也只是分析推断出这里大概有那类东西存在,但不能保证他们挖的就是石制活寿材,不过刚才听那女老板说闹鬼的事情已经有半个来月了,半个月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他们应该动手的时候了,我估计对方人数不少,我在这里看着莎莉,你小心为上,记住,我们主要目的是找到图财,阻止他们干那种违法勾当,还是报警吧。”盐爷的话很有道理,胡顺唐也不想因为找图财,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找到图财,马上带走,同时告知警察把这群家伙一窝端就行了。

    半年来的训练,让胡顺唐身手变得矫健了不少,虽说不知道那群人到底会在什么地方,但也只能用笨办法,挨着寻找了,可找了一个来小时,什么都没有找到,除了工地上的声音外,周围完全是一片死寂。

    对,工地!胡顺唐猛然意识到,都这个时间了,工人难道不休息吗?

    胡顺唐低头看表,已经凌晨3点,也是在这个地方,若在市区内,按照规定,下午6点之后除非是市政抢修,都是不允许施工的。想到这,胡顺唐猫着身子就向施工地有灯光的地方摸了过去。

    果不其然,摸到有灯光的地方后,就在施工工地旁边,还有一个小工地,旁边三三两两站着八个人,没有戴安全帽,有两个就连最基本的手套都没有戴。正看着,旁边走过来一位披着棉衣的大爷在那吼道:“你们到底要爪子?白天不整,晚上整,妈哦,别个都以为是我们晚上在干活路!修个房子至于大半夜勒整哇?”

    果然,这群家伙不是工地上的工人,看模样就是故意选在工地附近开工,让周围的人误以为是工地晚上在干活,不会起太大的疑心,估计也给了负责工地的头儿不少的好处。

    大爷刚要靠近他们“施工”的地方,旁边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子就赶紧上前,又是递烟,又是拿酒的,又塞给那大爷不少钱,这才让那大爷放低了声音,嘟囔囔回工棚了。

    他们在挖什么呢?不像是在挖墓,周围的风水虽好,但这里却是沿河,沿河建墓,离河岸过近,属于大忌,先不说风水上不太好,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河水倒灌进墓室中,可就什么都毁了。

    “图财!丫……的干嘛呢?”那个穿皮夹克的对“施工”处喊道,一个满是泥土的脑袋从下面冒了出来,看着那皮夹克没有说话,又把头埋了下去。

    听皮夹克的口音像是北京人,刚才冒出来的那个叫图财,应该是曹强没有错,不过他们到底在挖什么东西?

    皮夹克见图财没理,抬脚就踹在图财的脑袋上,图财被踹了一脚,也不发怒,只是爬起来,拿起一段钢筋仔细看着,然后摇头道:“没有……”

    皮夹克抬手就是一耳光:“你当我傻呢?我们挖了半个来月,什么都没有?行,可以,你丫的把欠我的钱马上给还了,还有这半个月来兄弟们吃喝拉撒的费用都给付了,咱们两清。”

    图财面露难色,又有些嬉皮笑脸,一看就属于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主,忙道:“爷,您是我亲爷爷,别这样呀,那是我祖宗告诉我,说这里真的有宝贝,估计挖得不太深,继续挖,肯定有!”

    “挖你妈,你祖宗,我干你祖宗!”皮夹克失去了耐心,周围的人也失去了耐心,纷纷围拢了图财,看样子估计是要动手了。

    胡顺唐一寻思,知道这些人万一下了重手,图财出了事情,牧鬼箱的线索就全断了,只得咬牙站了出来,面带笑脸对着图财大喊了一声:“表哥!”

    图财一愣,皮夹克和周围的人也愣住了,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个人,而且还口称图财为表哥。

    胡顺唐硬着头皮上去,还未走进图财,手就先伸向那个皮夹克,估计那人是头儿,随即想了个称呼便喊道:“天哥吧?一定是天哥!”

    皮夹克让了一下,上下打量着胡顺唐,又看着图财问:“丫……谁呀?你家亲戚?”

    图财也纳闷,胡顺唐赶紧一把搂住图财,用手抓了一下他的胳膊,同时说:“表哥,你没跟天哥说我来找你们帮忙找东西吗?你是不是不带我玩了?肯定是在逗我吧!”

    胡顺唐本以为图财聪明,能意识到自己是在救他,没想到图财一把推开胡顺唐道:“你谁呀?”

    胡顺唐继续强装笑脸,拍着图财说:“表哥,你别开玩笑,我可是把你要的东西给带来了,你是不是不要?不要这些东西可找不到那个佛头……”

    “不要这些东西可找不到那个佛头”胡顺唐故意压低了声音,但实际上周围的人还是能够听清楚,但毕竟这些人都是行走社会多年的家伙,不会那么容易上当。皮夹克见图财说不认识胡顺唐,知道不对劲,一把将胡顺唐给推到一边去,同时一把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问:“你是谁?”

    “他是不是雷子?”旁边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人问道。

    “雷子?看着不像,要是他是雷子,估计也是咱们有人跑了风,通知了警察。”皮夹克说,仔细打量着胡顺唐,然后顺势将他身上的三角包给拉了下来,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一些登山的装备,还有一个小罐子,还有几枚长钉,一个罗盘,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但看这些东西知道不是警察,便抬头看着胡顺唐,又问,“你到底是干嘛的?”

    胡顺唐知道现在不把谎给撒下去,估计也不好脱身,虽说自己被詹天涯训练了大半年,但一直没有真正实战过,要单打独斗还有些信心,不过对付这么些人,要用斗阴拳才行,偏偏自己在自己身上施术还没有熟练。

    胡顺唐脸色一沉,盯着图财道:“表哥,算了,当我没来过,你发你的财,我走我的路,东西我留给你,要是找不到那佛头,你也别怪我……”

    说到这,胡顺唐盯着图财脸上的神情很怪异,又用眼角余光扫到那皮夹克用怀疑的眼神盯着图财,知道自己两次提到佛头起了作用,赶紧又火上浇油说:“表哥!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把佛头的事情告诉给天哥?你……也太不仗义了,你以前三番五次说在监狱里天哥照顾你,要不是天哥你干那种损阴德的事情早被人揍死了!”

    这番话立即起了作用,那皮夹克起身来问图财:“图财,佛头是怎么回事?你可是告诉我们来这里挖棺材的,怎么还会有佛头呀?”

    说完,皮夹克又看向胡顺唐,胡顺唐故意狠狠地盯着图财。

    皮夹克刚才的怀疑程度有所减低,又看胡顺唐带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将其拉到一边去,低声问:“哥们,刚才是哥哥不对,不过你也知道我在监狱里待曹强这小子不薄,这小子估计想把咱们都给撇下,你告诉哥哥那佛头在什么地方,干好了,咱们五五分成。”

    胡顺唐见起了作用,下面就该装憨厚装傻装白痴,立刻面露喜色说句让周围人都喷饭的话:“好!天哥,那咱们先说好,五五分成,谁是五?”

    皮夹克一愣,吞了口唾沫,看着胡顺唐一脸的白痴表情,心想这小子是傻呀?这五五分成还问谁是五?皮夹克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天哥,只是自作聪明认为胡顺唐真的是图财的表弟,图财又给表弟说在监狱里有天哥照顾,那个叫天哥的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追来弄那佛头,不如先下手为强,把佛头找到,到时候把这两小子扔江里面,等找到尸首的时候,他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享福了。

    皮夹克笑了笑道:“就是咱们对半分,比如说十块钱,你五块,我五块,明白了吗?”

    胡顺唐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哦”了一声,虽然知道自己装得有些夸张,但这个人智商也不高,忙忙点头说:“知道了知道了,天哥,我告诉你,这佛头就在这桂圆林下面,老值钱了,之前我大表哥还活着的时候,说过,那东西挖出来,至少值好几百万呢!唉,要不是前几年大表哥他被埋了,说不定咱们现在……”

    胡顺唐故意将图财表哥被埋的事情说出来,其目的就是让对方知道,自己没撒谎。皮夹克一听,怀疑程度又有所减低,听说过那图财上一次“坐飞机”(进监狱)就是因为盗墓出了事故,表哥也被埋在里面了,这下就更确信无疑胡顺唐的话了。

    皮夹克对着图财奸笑道:“图财,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要不是你今天表弟来了,恐怕你……就要下江喂鱼了,干你……我先说了,这佛头的事情要是不说清楚,你……的别想活到明天早上。”

    图财蒙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胡顺唐见时机成熟,这下图财不可能还那么傻吧,赶紧过去搂住图财,搂住后手又狠狠掐了下图财,说:“表哥,天哥对你不错,你也别这样,有财大家一起发,几百万咱们哥俩受不起,万一无福消受……”

    “对呀,听你表弟说的不错,说吧。”皮夹克看了周围的人一眼,晃了晃手中的匕首。

    图财这次放聪明了,也开始配合胡顺唐演戏:“唉,好吧,其实我也不想的,主要是那古墓要进去也不简单,里面机关重重,稍不注意,就完了,我本意也不想让大家去冒险,所以才没有说。”

    胡顺唐继续演双簧:“就算再机关重重又怎么样?你不是没少去那种地方,难得了你吗?”

    “对呀,你不是说你祖宗以前就是干这个的,传给你这门手艺吗?来吧,说在哪儿。”皮夹克继续追问。

    胡顺唐这下紧张了,古墓?这桂圆林哪儿去找什么古墓呀!正在着急,谁知道那图财伸手一指那河对面说:“不远,就在那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