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放阴前的疑惑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四十一章 放阴前的疑惑

    刘振明处理好一切返回休息室后,已经接近下午1点。返回的路上,刘振明一直在思考要不要把夜叉王在医院的消息告诉给曾达、詹天涯等人,毕竟这算是一个重大“发现”,虽说那是夜叉王在他面前自暴身份,可他依然想不明白为什么夜叉王竟然会是省医院的医生?从档案室发回的档案来看,这个叫李思维的底子干净得不能再干净了,还连拿过三年的省医院先进个人称号,听说办公室内光是患者送来的锦旗就挂了一面墙,什么“救人于水火”之类的等等,数不胜数,还成为了医科大学的兼职讲师。

    总之一句话,这个李思维在众人眼中是个好人。

    即便这样,刘振明也无法将档案中资料记载的那个人与夜叉王划上等号,关键的问题是曾达说过夜叉王是逃狱出来的,为何这个李思维从大学毕业后到了省医院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两点十分矛盾。

    站在休息室门口,刘振明迟疑着要不要进去,手刚抓到门把,背后就有人低声说:“过来。”

    刘振明听出那是詹天涯的声音,赶紧转身,看见两个戴着口罩,穿着清洁工衣服的人在背后收拾着什么,从背影来判断应该是詹天涯和宋松,两人装模作样收拾了一阵后向前方走去,刘振明提着东西紧跟其后,走到楼梯间时,正要开口说话,就见两人往墙角一靠,随后詹天涯拉下口罩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刘振明抬眼看去,有一个摄像头挂在墙角,詹天涯和宋松两人站着的位置正是摄像头的死角,自己却暴露在摄像头之下。

    “摸烟,点燃,坐在楼梯上,装作是一个人,然后装作过来抖烟灰,我把通话器给你。”詹天涯说,手中多了一个耳塞,还有一个对讲机模样的东西。

    刘振明一一照做,拿过对讲机之后,习惯性放在腰后,将耳塞戴好,回到原位继续抽烟。

    “那个老头子是不是又让你做什么奇怪的事了?”通话器中传来詹天涯的声音,此时打扮成清洁工的两人已经慢慢向上一层走去。

    “嗯,抓药去了。”刘振明心想,你们都是怪人,还偏偏职责对方是怪人。

    “噢,又干郎中的事儿了,看来这老头儿说要退休,都是装出来的,丢下一堆烂摊子给我,自己却跑了。”詹天涯轻笑道。

    “你有什么事?”刘振明问,“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得把做好的药带回去了。”

    刘振明心中一直不满詹天涯和宋松“毁尸灭迹”的事情,对他们的行事方法十分不满,虽然如今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很不舒服,毕竟他还将自己摆在一个普通警察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虽然他也对詹天涯等人所在的部门感兴趣。

    “什么事?是我需要问你的吧,几个小时前你和夜叉王见面了?”詹天涯的语气一下沉了下去,变得有些冷淡,似乎对刘振明的隐瞒有所不满。

    “没有。”刘振明立刻否认,同时心中有一个想法,既然夜叉王和自己有所谓的“交易”,为什么自己不和詹天涯之间达成某种协议呢?将对方知道,自己却不知道的事情问清楚。

    沉默。

    詹天涯保持了近十秒的沉默,随后道:“好,你先回去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夜叉王属于极度重犯中的不寻常者,关于他的底细连我们都没有调查清楚,所以你要多加小心,不要落到他设计好的圈套中去,他属于残暴型的高智商犯罪者。”

    “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刘振明掐灭烟头,起身来拍了拍裤子,提着一大包做好的药材打开楼梯间的门返回休息室。

    刘振明离开后,靠在清洁车旁的宋松道:“总指挥,我觉得这小子有点怪。”

    “嗯,很多事情他现在还不能理解,我只是担心他被误导了,对了,那个李思维的底子那么清白,但资料和以前我们抓到的夜叉王完全是两个人,不到几个月时间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吗?样子倒是一模一样。”詹天涯在刘振明与夜叉王见面后,就一直密切监视着,在发现那个李思维后,也很吃惊。

    宋松把口罩戴好:“不知道,下面的人还在做深入调查,要刨根问底的话估计要花上好几天的时间,不过他是被通缉的重犯,怎么会……”

    说到这,宋松住嘴了,意识到自己想错了,因为夜叉王对外公布的是在两年前就已经枪毙了,就算有个长相完全一样的人出现,也不会引起大众的恐慌,只会认为长得像而已,再说了,这个和夜叉王长相一样的李思维,一直在这所医院中任职,就算在通缉期间,也不会有人认为他和夜叉王有联系。

    “真是怪了……”宋松想到这自言自语地感叹道。

    詹天涯也戴上口罩:“我们本来就是处理怪事的,对了,上次找到的那口棺材既然不是牧鬼箱,如果检测没有任何危险的情况下,可以交给文物部门处理,我们就不用再出面了。”

    “明白了,我会通知下去的,现在怎么办?继续等?”宋松问。

    “嗯,继续等,无论是夜叉王这边还是胡顺唐那边,这两件事肯定有关联,但胡顺唐好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消息,情报部门那边毫无头绪。”詹天涯轻叹一口气,有些苦恼。

    “哎,对了,头儿,刘振明提的那些东西是什么?闻起来怪怪的。”宋松想起来这件事,问道。

    詹天涯推着车往外走:“那个老头子又在做危险的事情了,我闻到那股味,就知道,他又准备走捷径了,这是违反规定的,要是被上面知道了,恐怕会被第二次除名。”

    “除名!?”宋松有些惊讶,还是第二次,这么说曾达曾经被除过一次名?

    重症监护室旁,休息室。

    刘振明打开门进去,刚转身关门,就意识到旁边有人,再一回头,看见曾达贴在墙面的一侧,手中拿着一支画笔,画笔的笔尖已经抵住了他的咽喉处,在那里画了一道红线。

    “如果我是凶手,你进门的瞬间就已经死了,不要随意相信任何人,必要的时候连我都不要相信。”曾达放下画笔,冷冷地看着刘振明,“我越来越怀疑,你当初是走后门才从警校毕业的。”

    刘振明已经无力再和曾达争辩什么,只是举起手中的两大包做好的药说:“弄好了。”

    “放在桌子上,然后去准备一下,把重症监护室外面的隔间给关好,用椅子把门把手给抵住,不要让任何人进入这两个房间来,然后把所有灯都熄灭。”曾达来到胡淼床前,用画笔在床下方画了一个人形的图案,看起来类似警方在陈尸现场所按照尸体摆放位置所画的轮廓。

    “这也是警校教的?”刘振明终于忍不住反驳了一句曾达。

    曾达一听,手中的画笔停顿了一下,只是冷冷一笑,接着将那图案给画完,随后起身道:“平日内喜欢看书吗?古籍什么的?”

    刘振明摇头,他不是很喜欢看书,以前看书就要打瞌睡,后来好不容易才纠正过来,但对于他来说,电视剧电影这类有画面的东西远比书籍对他的吸引力要大。

    “《汉书》和《太史公记》中最早就对走阴放阴有记载,记载中在汉武帝期间,有一个齐人少翁,就能使用这种术,当时汉武帝的宠妃李夫人死后,备感思念,是少翁用了放阴的办法使汉武帝见了李夫人的亡魂,传说还让汉武帝见过灶神,不过我认为后者夸张的成分较多。”曾达从箱子中取出五个盘香,分别放在胡淼床头下方,和床的四角处,又说,“不仅在我们中国,在古希腊、古埃及、古罗马、古印度等世界上的文明古国中都有类似的记载,大同小异,后来19世纪后叶在欧洲开始盛行,知道欧美当年最出名的灵学吗?福克思修女创下的招魂术。”

    刘振明继续摇头,这些东西他闻所未闻。

    1849年,纽约的海德斯威尔的福克思修女创下了招魂术,产生了灵学,后来此人到了罗切斯特后,开始在大众面前以表演的形式展现了自己的招魂术,随后在美国开始盛行起来,1852年时传入了英格兰,随后一年后,开始传到欧洲,便衍生了最著名的拍桌术,也就是如今在欧美影视作品中常见到的四个人围着一张方桌,中间的招魂者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召唤死者的灵魂上身回答问题,如果死者亡魂降临,桌子将会自动产生倾斜,亦或者浮动。

    “一般来说,要放阴主要的原因是家人怀疑自己已死的亲属有未了心愿而要询问的时候,以慰思慕,则求善此术者行之,不过也曾经有人用这种办法破案,英格兰苏格兰场曾经在一桩多年未破解的连环凶杀案上就采用了这种办法,虽然是试行,但得到了一定线索,不过破案后却将这件案子的过程给尘封起来。抗日战争时期,在上海闸北区也曾经使用过类似的办法破解一桩黄金丢失案,不过事后也完全销毁了和案子相关的所有资料。”曾达也不管刘振明是否在认真听,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在我们中国,这种方式各地的称呼不一,有放阴、过阴、下阴、关落阴、带三姑娘、请三仙姑、关亡、讨亡、召亡、考召等等,据我说知,根据各地的风俗和口语的不同,至少有几百种称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