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嗜血夜叉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嗜血夜叉

    夜叉,佛家词汇,原本为印度婆罗门教神话中半人半神的小神灵,是财神俱罗比身边的侍者。释迦牟尼创立佛教之后,将原先释迦族信仰的婆罗门教中的许多神话化为佛教所有,同时将夜叉也列为其中,但却成为了佛教中一种不同于婆罗门教的半人半神,成为守护正法的鬼神。

    就在那医院监控室中,两具死状奇异的保安尸体下方,发现了一幅用鲜血绘成的画,所绘之物,正是一个夜叉头。

    当刑警勘查现场完毕,移开那两具保安尸体后,便发现那副画,奇怪的是鲜血已经干涸,都没有沾染到保安的尸体上,看样子是在保安死之前就已经画好很久了。可这却从逻辑上说不通,因为那鲜血化验后证实是来自两名保安。

    刑警当即推测,行凶现场并不是在监控室里,但周围并没有看到有搏斗的痕迹,两名保安也正在监控室中当班,没有离开过。

    一切都太诡异了,与常理相悖。

    刑警队审讯室中,当给胡淼录口供的刑警将那张拍摄下来的夜叉头像照片递到胡淼跟前时,胡淼不假思索地直接说:“怎么是夜叉?”

    办案的刑警听胡淼这样一说,愣了一下。首先,他们谁也没有看出那是夜叉的头像,其次在他印象之中,夜叉并不是这幅模样,只是认为那是一副恶鬼画,像是凶手故意留下的标志,通常在某些连环杀手行凶后,都会在现场留下自己独特的标志。

    此时刑警却开始怀疑起胡淼来,为何她第一眼便知道那是夜叉?这有什么根据?

    胡淼一时半会儿无法给那名刑警解释清楚,她所知道的夜叉模样在佛教记载中有三种,这恰好只是其中一种罢了。大学时期,她对佛教起源做过一些研究,起因仅仅是因为当时她很喜欢金庸的那本名为《天龙八部》的武侠小说,而夜叉就是天龙八部众其一的护法神。

    诸天既二十诸天,守护正法的大神,天龙八部众之首,八部众中,以天,龙二众为上首,故标举其名,统称天龙八部。

    “我一时半会儿给你解释不清楚,但这上面所画的仅仅是夜叉其中的一个模样。”胡淼拿着照片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在保安尸体下发现这幅画,一定是凶手所为吗?难道作案后,凶手还花时间用鲜血在地上画了夜叉头像后,这才慢悠悠地离开,他难道不担心有人会突然出现在监控室?

    刑警将水杯推到胡淼的跟前,又问:“夜叉其他两种又是什么样?”

    胡淼不知刑警现在有些怀疑她,想了一会儿回答说:“简单来说,夜叉在佛教中有三种模样,第一种是模样俊俏的青年,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很英俊帅气,对男女都具有诱惑性。第二种是侏儒模样,有万相之面。第三种就是恶鬼模样,能化虚无为利器,杀人于无形,我们平日内看到的也大多数是第三种,照片上所画的也是这种。”

    刑警听完“哦”了一声,沉默了一阵又问:“看来你很熟悉夜叉?”

    “嗯,大学时,空闲时间研究过,好奇。”

    “好奇?嗯,你大学专业是什么?”

    “历史。”

    “中国历史还是世界历史?”

    刑警这句话让胡淼一下就意识到话中有话。她将照片放在桌子上,直视刑警的双眼说:“学历史,自然就要学世界历史,世界历史中也包含了中国历史,我不明白你问这么详细有什么用意?”

    “没什么。”刑警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只是觉得太巧合了,你出现在犯罪现场,又了解夜叉,这种巧合的概率在案子中一般来说很低,比中五百万还难。”

    胡淼双手一拍桌子,站起来说:“你什么意思?把受害人当凶手吗?”

    刑警看着胡淼,示意她冷静下来:“我只是要考虑到一切可能性。”

    刑警当然不知道胡淼母亲的事情,也不知道在那之前胡淼在电梯中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如果知道,恐怕他现在想的事情会更多……

    “考虑到可能性就能忽略逻辑吗?”胡淼情绪很激动,此时审讯室的门被人打开了,刘振明出现在门口,也不管那刑警,直接对胡淼说:“怎么了?没什么事了,办妥了,我们可以走了。”

    刑警知道刘振明也是警察,但看证件只是省厅的一个文员,于是便站起来准备说胡淼不能走,还得接受调查,刚起身就看到刑警队的指导员出现在门口。指导员向那名刑警默默点头,示意胡淼的确可以走了,刑警这才无可奈何地抱着那叠资料离开,走时还是用怀疑的眼神看了胡淼一眼。

    刘振明带着胡淼开车离开刑警队后,站在办公楼门口的刑警有些不服气地问指导员:“他们什么来头?就这么放他们走了?省厅的就了不起?”

    指导员看着刘振明那辆汽车消失在街道拐角处后,才说:“不是因为那个刘振明是省厅的,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嫌疑。队长已经带人去天网中心查过医院门口的监控录像,事发后没多久,的确有一个他们所说的穿修理工制服的人离开,到街对面开车离去,而他所开的那辆车,今天早上刚被人报失。”

    “那也不能说明那个叫胡淼的没嫌疑呀?”刑警不依不饶。

    指导员叹了口气:“你当刑警才半年,半年也该有点经验了?怎么脑子就不开窍呢?一个弱女子能够把那两个身强力壮的保安弄成那副惨样?就算让你去,你也未必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扭断他们的手脚,再画上一幅画,还有,你知道那个叫刘振明的男的,是什么人吗?”

    刑警想了想:“说起来还真有些印象,名字挺熟的。”

    “半年前发生在广福镇的连环杀人案就是他给破的,那时候他还是广福镇的派出所所长,因此就被调到省厅去学习了,这个人事调动一下跨了好几级,等他学习完毕再回去,至少都是回县里公安局任职。”

    “难怪……不过指导员,说真的,这个案子真够诡异的,按照法医的报告,两名死者的尸体发现时距离死亡时间不过十几分钟,有可能吗?”刑警看着手中的那一叠资料。

    指导员只是摇摇头,随即拍了拍刑警手上的那叠资料:“按照惯例,恐怕这案子过不了多久就得移交了。”

    说完,指导员走回办公大楼,留下那名刑警愣在那,分析了半天指导员最后说的那句话,也没搞懂是为什么。

    返回省医院的途中,刘振明开着车,胡淼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刘振明依然翻来覆去地思考着案子中的疑点,而胡淼只是不断地在拨打胡顺唐的手机,整整一夜,胡顺唐的手机都保持着关机状态,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到省医院停车场后,胡淼没有立即下车,又拨了一次胡顺唐的电话,刘振明见状说:“不用打了,我打了一夜都是关机,我已经让镇上的兄弟帮忙查一下是怎么回事,他们还没有回话,应该没什么事,你放心好了。”

    刘振明这都是安慰的话,其实他心中也很焦急,毕竟说胡淼有事的是胡顺唐,自己赶到,果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胡淼,随后监控室又发生惨案,一系列事情联系在一起,只能说明胡顺唐肯定知道了什么,而现在胡顺唐却根本联系不上……

    “詹天涯……”胡淼喃喃自语道,转过头看着刘振明,“你有没有联系过詹天涯?”

    刘振明点头:“不需你说,我早联系了,和胡顺唐一样,电话关机,根本不知道在哪儿,而且距他上次和我联系,都是半年之前的事情了。”

    “什么?半年之前?上次的事情了结之后你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对,就通过一次电话,对我说在省厅好好干,好好学习……”刘振明摸出一支烟来,点上后吸了一口,盯着燃烧的烟头。自己“调”到省厅之后,才知道原来只是去学习的,根本不是跟詹天涯,而詹天涯压根儿就没有在省厅呆过,名义上的顾问只是暂时的,可没有谁能够解答他的疑问,带他的那位所谓的老师,在省厅呆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听过詹天涯的名字,倒是很佩服刘振明破了那个大案,可刘振明知道那个案子能破,其实与自己没有多大的联系,充其量只是詹天涯身份特殊,只得将功劳安在他身上而已。

    “顺唐联系不上,詹天涯也联系不上,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胡淼急了,不知道下一步到底应该做什么。

    刘振明又掏出电话来,拨给詹天涯,电话那头依然是无法接通……

    同一时间,詹天涯所在处……

    爆炸之后,碎石和泥块飞上半空,随后又洒落到深坑的四周,灰头土脸的詹天涯和宋松从墓穴之中爬出来,爬出深坑后,摘下防毒面具,剧烈地咳嗽着。

    詹天涯掏出一颗药丸,递给宋松,让他含着,自己也同时含住一颗,随后仰天深呼吸了几口,这才平静下来。

    “总指挥,太邪门了,我们怎么一进去那墓穴就好像活了一样,自己给关闭了?”宋松好不容易缓过来劲,回头看着被炸开的地方,“要不是我多了个心眼,带了一包炸药进去,我们肯定会被活活闷死在里面。”

    詹天涯摸着自己胸口,顺了下气:“古人的智慧,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去摸透的,要不然奇门遁甲之术为什么会失传?弄这个墓穴的人肯定不止一个,而且是个假穴,周围都是重新布置过的,看来参照了八卦五行,使用了五行配合图,还有隐遁之术。”

    宋松嘴里的药丸慢慢化掉,浑身也舒服许多了,直起身来,摇摇头道:“要是平常人,肯定早死了,这么多东西谁能弄明白?”

    “要不怎么让你平时里没事多看点书。”詹天涯依然觉得有些难受,“奇门遁甲之中的遁字,就为隐遁,也就是说六甲隐藏在六仪之下,因此才有了遁甲的名称,我从小就开始学习研究这些东西,二十岁的时候钻研过度,差点疯了,直接退了学,古人的东西学不好,就会入魔。”

    此时,一名军官跑步前来,递上一份传真件到詹天涯面前,随后道:“总指挥,刚刚拿到的,好像有点棘手。”

    詹天涯拿过那份传真件,刚看了一眼便失声道:“什么?夜叉王跑了?”

    宋松疑惑地看着詹天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那名军官点头道:“是,半个月前就从监狱中跑了!”

    詹天涯怒了:“那为什么现在才通报出来?”

    军官迟疑了一下回答:“因为……他们才发现。”

    “什么?才发现?”詹天涯将手中的传真件揉成一团,扔在地上,“都是干什么的?人跑了半个月才发现?我之前就说了,夜叉王不能关在普通的监狱里,一定要押回蜂巢,可上面偏偏说因为舆论的关系,判了死刑,必须要公开执行!否则没法给大众交代,这下好了,人跑了,这下媒体又可以做文章了。”

    军官立正,辩解道:“总指挥,外界没有人知道夜叉王是干什么的,只知道是个残杀儿童的凶犯,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可以慢吞吞不管吗?这混蛋杀的孩子,尸体摆出来,可以盖住这个坑了!当时抓了这……我就该一枪毙了!”詹天涯怒气冲冲,一把将那个军官推开,径直向远处的帐篷走去。

    宋松从来没见詹天涯发这么大的火,虽然从尖刀特种部队调出来跟了他一年时间,知道很多事情,但偏偏从来没有听过关于“夜叉王”的半点讯息,甚至在蜂巢的资料库中都没有这个人的丁点资料,反倒是眼前这个军官看起来知道得不少。

    “夜叉王是谁?”宋松看着远去的詹天涯,低声问那名军官。

    军官叹口气:“副指挥,总指挥说了,那是机密,不能随意透露,我只是个小参谋,这些东西平日内要过手而已,不要为难我,我只能告诉你,这个人当初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抓捕归案,是个……很邪门的主。”

    很邪门的主?有多邪门?会飞天遁地吗?宋松看见刚才詹天涯扔在地上的传真件,捡起来展开看了没几行,冷汗都冒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