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霍克家族门口的中国男子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黑铁之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十章 霍克家族门口的中国男子

    电话响起,老式电话的铃声在旅馆房间内回荡。

    “铃……”

    胡顺唐盯着小箱子上的那张照片,目光并没有移开。

    狄施阗也任由电话一直响,自己没有接起来,等铃声响了许久后,拿起电话来看了一眼,随后挂掉,双手重新规矩地放在大腿上,说:“胡先生,我相信你的朋友现在暂时没事了,不过现在我要提两个要求,在我说要求的过程中,请你不要激动,不要打断我的话,因为那很不礼貌。”

    胡顺唐拿起那张照片,坐在狄施阗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定后说:“看来我不接受你的要求都不行了。”

    “是的,必须接受,否则你朋友的安全我可不能保证。”狄施阗淡淡地说。

    胡顺唐盯着狄施阗咬牙道:“如果你敢对我的朋友下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胡先生,我只是受人所托,我不能主导大局,请你清楚这一点,如果你清楚了,下面我就开始继续讲述关于霍克家族和镇魂棺之间的故事。”狄施阗的语气依然那样。

    “你的意思是,你是受霍克家族的委托?”胡顺唐反问,狄施阗言语中其实已经表达得相当明确了。

    狄施阗并不直接回答胡顺唐的话,反而是开始讲述了关于霍克家族如何来到中国,又如何找到镇魂棺的故事——

    1911年,美国正值历史上所谓的“进步时期”,整个国家已经开始了工业化的全面改革,这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本可以扮演重要角色的霍克家族却在这个时候开始变得更加低调,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消失在了大众的视线范围内。原因很简单,因为某个深夜,一个留着辫子,却穿着西式服装的中国男子敲响了霍克家族那扇大门,对开门的管家说,他有一个可以治疗好霍克家族“疾病”的药方。

    带着这样说法上门而来的人不在少数,通常这些人都是为了钱而来,管家并没有及时通报当时霍克家的主人,只是拿出了两张钞票想直接打发那个中国男子离开。中国男子没有接受,而是掏出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大腿开了一枪。

    管家大吃一惊,愣在那不知如何是好,同时闻声而来的霍克家人来到大门口,这些人都亲眼见到了惊人的一幕:中国男子的枪伤很快痊愈,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整个过程前后不过五分钟。

    当时世界上很排斥中国人,是因为地处东方大陆的中国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充满了神秘,还带来了恐惧,就连从1841年开始从欧洲兴起的侦探推理小说中,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排斥中国人在小说中的出现,甚至还有一个“若克斯十戒”中“第五戒”专门提到,推理小说中绝对不可以出现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在他们眼中被认为具有超自然的力量。

    当时霍克家族的人,特别是主人rk霍克见到这一幕之后,震惊了,立刻邀请了那位中国人进屋,并以上宾对待。

    随后那位中国人告诉rk霍克,可以治疗好“霍克”家族的药方隐藏在中国川西的某个地方,那个东西具有的能力可以使人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对于霍克家族来说,从没有奢求过,但至少这种东西可以改变他们家族遭受的“诅咒”:活不过四十岁就死去。

    当时,rk霍克还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自己年仅五岁的女儿——a·莎莉·霍克身患疾病,有可能根本无法活过六岁的生日。这件事对于那个中国人来说,也算是一个“一展身手”的机会,他提出要单独与a·莎莉·霍克相处一夜,说不定可以治好a·莎莉·霍克的疾病,却不能保证她依然能够逃过霍克家族遭受的“诅咒”,活过四十岁。

    rk霍克迟疑了,虽然他很想相信这个中国人,但单独让女儿和一个陌生人,还是一个中国人相处一夜,非常不放心,甚至当初他给女儿起名字的时候,想当然地以为只要在名中不单单使用字母,就能逃过那一劫,所以才在名中加入了“莎莉”,结果事与愿违,莎莉在五岁的时候就得了一场大病,差点离世。

    中国男子并没有勉强rk霍克,而是起身离开,告诉他,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去找他。

    就在中国男子离开霍克家之后,莎莉的病情开始加重,咳嗽呕吐不止,双眼翻白,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词语。rk霍克认为莎莉是被魔鬼附身,立刻找了当地的神父前来驱魔,但驱魔神父有区别于普通的神父,在霍克家族周围根本找不到。无奈,rk霍克只得遣人去寻找那个中国男子,派出去的人很快就在霍克家周围的酒馆内找到了那名中国男子,并带回家中。

    中国男子回到霍克家中,依然提出那个条件——自己必须要和莎莉单独相处,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也不得偷看。

    为了女儿的性命,rk霍克最终接受了中国男子的条件,将家中人都遣走,自己则坐在一楼的大厅内等待,让rk霍克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男子仅仅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便领着一个蹦跳跳的莎莉从楼上下来。

    rk霍克盯着自己“死而复生”的女儿,惊呆了,就在一个小时前,医生差不多都要宣布莎莉死亡的消息,一个小时后,竟变得什么事都没有,甚至精神比生病前还要好。

    rk霍克抱着自己的女儿,下意识地问中国男子,他是怎么做到的?

    中国男子没有回答,只是说:“霍克先生,请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中国男子说完后,打开霍克家的大门,大步离去,根本没有提关于那个可以治疗霍克家族“疾病”药方的事情,当时rk霍克也因为沉浸在女儿痊愈的喜悦中,将这件事彻底给忘记了,只是觉得中国男子具有绅士般的高尚品德,毕竟霍克这个古老的家族来自英格兰,对人的品德看得尤为重要。

    当然,rk霍克依然很好奇中国男子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治疗好了自己女儿的疾病,虽然遵守约定不能问他本人,也没有偷看,但没有说不能问当事人,也就是莎莉。于是,rk霍克在送莎莉回房间睡觉时,在床边问莎莉,那个中国男子做了些什么?

    莎莉想了想,指着自己的胳膊说:“他有两双手。”

    “什么?两双手?”

    “嗯。”莎莉肯定地点点头说,“爸爸,我清楚地看见那个人有两双手,开始我很害怕,后来另外一双手开始抚摸我的身体时,我觉得舒服多了,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有人抢走了我的玩具,我很难受放声大哭,那双手却帮我将玩具抢回来了一样。”

    莎莉的一番话听得rk霍克云里雾里的,心里也不以为然,想着五岁的孩子在疾病中说不定会看花眼,或者出现什么幻觉,便没有再追究下去了,同时又想起关于那个中国男子所说的治疗家族“疾病”的药方,随后又遣人去找那个中国男子,这次派出去的人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找到那个中国男子的踪迹。

    狄施阗的故事说到这,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静静地坐在那个地方,似乎在等待着胡顺唐的分析。

    当然,胡顺唐在这个故事开始时,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狄施阗所讲述的那个出现在霍克家族门口的中国男子身上,最重要的是因为rk霍克的女儿莎莉提到过那个神秘的中国男子有两双手,这种说法立刻让胡顺唐脑子中出现了四个字——孟婆之手。

    胡顺唐清楚,只有开棺人这个职业才会拥有孟婆之手,这是付出了代价和死神孟婆所做的交换,但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果那个神秘男子是开棺人,又为何会中枪之后立刻痊愈?虽然说开棺人必须经历清理灵魂的这一过程,但也不可能拥有那种神奇的本事,虽说不是刀枪不入,但也算是不生不死。他记得,在半个月之前,他和胡淼两人做饭,切肉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指,血流不止,伤口半个多月才好,但手指上却留下了永久的疤痕。

    难道说,开棺人本身还隐藏着什么秘密?胡顺唐习惯性地揉着额头,闭上双眼回忆着在将军坟中看到的那些东西,回忆了一番后,并没有在那“十副鬼画”之中看到有关于类似的记载。

    “胡先生,想必你在猜测关于那个中国男子的身份吧?”狄施阗此时开口问,依然是那种淡淡的语气,可言语之中好像在告诉胡顺唐,他已经看透了对方的想法。

    “对。”胡顺唐没有否认,狄施阗都清楚他是开棺人的身份,此时再隐瞒也没有任何作用,但开棺人竟然在百年前就远渡重洋到了美国,这却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狄施阗起身,从手提箱中拿出简易的茶具和茶杯,还有一瓶子矿泉水,不慌不忙地在旁边用清洗好的电热水壶烧起了水,待水烧开之后,开始泡茶,并说:“今夜的时间还很长,但却很紧,我在想只要你听完我所讲述的故事,你一定不会拒绝我委托人的要求,我们中国有句话古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此次,你救的不仅是一个人的命,而是无数条人命,这是在积德。”

    胡顺唐淡淡地回答:“救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可惜的是我不信佛,也没有办法拥有任何信仰。”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中所谓的“浮屠”原意为“佛塔”的意思,顾名思义,其意便为“救人性命,功德无量,远胜为庙宇修建七座佛塔”,可这句话却不是源于佛家的说法,而是出自明朝冯梦龙的《醒世恒言》。此时,胡顺唐之所以要那样说,仅仅是为了试探一下狄施阗对开棺人这个职业到底了解有多少。

    狄施阗淡淡一笑,抬手看着表,盯着茶壶说:“滚水十五秒,过了这个时间,茶水就涩口了……没有信仰的人在西方是很可怕的,在他们来看,这种人很容易堕落,被魔鬼所利用,可你们开棺人却是例外,第八忌则明确地说忌信神己不敬神,也就是不能拥有信仰,但却不能不尊重信仰。”

    胡顺唐听完,下意识抬眼看着狄施阗,心想这个人知道的果然不少,或许对开棺人的了解比自己还要深。“白狐盖面”事件后胡顺唐虽然学习了不少东西,但在没有老师引导的前提,对开棺人的很多东西都只是一知半解,反倒是在风水学中理解到了不少知识,但与盐爷脑子中那些东西相比,这些只是皮毛。

    “霍克家族后来又怎样?是不是来到了中国寻找那个中国人所说的‘药方’了?”胡顺唐问,毫无疑问,所指的“药方”就是“镇魂棺”。

    狄施阗又一次起身,将茶壶中的茶水倒在另外一个杯子中,将茶叶滤净,端起其中一杯递给胡顺唐:“胡先生,请用茶,小心烫嘴,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足。”

    时间充足?先前这个人还不断地告诉自己时间已经不多,现在反倒是不着急,到底在玩什么花样?胡顺唐接过那杯茶,没有立即饮用,而是看狄施阗喝了一口后,自己才少少地在嘴唇上挨了一下。

    狄施阗看胡顺唐的模样,笑了:“胡先生过于谨慎了,我要找你帮忙,有求于你,又怎么可能害你?只是我们的时间拖得越长,对你的朋友越没有好处。”

    胡顺唐原本掉下去的心一下又提了起来,意识到狄施阗一定是对胡淼做了什么事情,以此作为威胁,这样一来就算自己不答应都不行。

    对了,他叫我关掉手机,就是隔绝我与外界的联系,还有来之前他发来讯息说过关于“鬼胎”的事情……

    胡顺唐放下茶杯,猛地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狄施阗:“胡淼妈妈怀上的‘鬼胎’是不是也和你有联系?”

    狄施阗抬头看着一脸怒气的胡顺唐:“胡先生,我只能回答你,我知道这件事,但主使者却不是我,那是我第二个委托人做的,和我毫无关联。”

    “第二个委托人!?”胡顺唐有些吃惊,除了霍克家族之外,还有其他人在寻找镇魂棺吗?

    狄施阗慢慢地回答:“可以使人长生的东西,要寻找它的肯定不可能只有一批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