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真凶立现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黑铁之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六十三章 真凶立现

    胡顺唐将五禽骨粉罐拿出来,涂抹在双手之上,然后将银钉插在腰间的皮带,上前准备开棺。

    来到石棺前的时候,胡顺唐举起自己的双手,心想这孟婆手千万不要在这时候不出现,要不然我就糗大了。同时,胡顺唐对站在旁边的胡淼说:“你站远一些,害怕的话就不要看,和宋松站在一起,有什么事,这家伙会保护你。”

    说完,胡顺唐看了站在旁边的盐爷一眼,冲他点点头说:“盐爷,开始了,您老还是离远一点。”

    盐爷不发一语,只是向后稍退了几步,但还是没有离开坟地所在的范围。

    胡顺唐走近石棺,深吸一口气,将双手放在石棺之上,并没有用力,因为上次开启唐五的棺材时,那双手自动出现了,可他等了很久之后,都没有将棺材开启,不知道为什么,举起双手看了半天,根本没有看见那双手出现。

    周围刮起的风越来越猛烈,胡顺唐抬头看天,再等下去就会下雨了,还是用蛮力吧,胡顺唐转身跳出墓穴,拿出一根撬棍来,顶住石棺的缝隙用力撬开,随后使劲向石棺棺盖去推开。

    说也奇怪,胡顺唐自己都没有想到,凭自己一人之力,竟然可以将沉重的石棺盖给推开,而且还如此轻松,难道说孟婆之手没有显现是因为转换成了力量?

    算了!不瞎想了!管他变成了什么东西,现在首要的情况是……

    胡顺唐往打开的石棺内一看,愣住了,里面并没有碳棺,而是一口普通的木制棺材,但奇怪的是那口棺材是翻转过去的,倒扣在石棺之内。

    “顺唐!怎么样了?”胡淼在远处大声问道。

    胡顺唐仰头回答:“没事,打开了,有点奇怪,你们先不要过来,我能应付。”

    胡顺唐说完,用撬棍顶住那口倒扣的石棺,刚一用力,没想到整口棺材都碎开了。胡顺唐忙向后退了一步,发现在碎开的棺材内有一具骨架,不,准确的是说两具骨架,一具完整的人体骨架,还有一具骨架只有人身体的下半部分。

    那只有下半部分的骨架毫无疑问肯定是唐五的,那剩下的那副骨架是谁的?

    胡顺唐俯身身子,将那副完整的骨架移开,又将周围的碎片拿走,希望能从中找到什么线索,证明这副骨架的身份,难道说这副骨架是胡家先人?

    将所有碎片移开的同时,胡顺唐发现那副骨架很小,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难不成胡家祖辈在里面所葬的是一个孩子?那也太残忍了,活人葬往生穴之中活生生葬下一个孩子,胡家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胡顺唐将那副骸骨挨个捡到一旁,刚捡到那骸骨左手部位的时候,竟发现只有四根手指头,猛然想起胡淼的奶奶曾经跟胡淼说过,那个给胡家出主意找开棺人的瞎丙是个身材矮小形同侏儒的家伙,而且左手的手指还断了一根。

    这么说这具骸骨是瞎丙的,而那半截骨架是唐五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胡顺唐盯着瞎丙的骸骨,逐渐将先前自己推断出来的东西联系在了一起,同时还发现在石棺下部有个地方颜色不对,伸手一摸,那地方是泥土。

    泥土?石棺底部怎么会是软泥?不对,胡顺唐掏出腰间的银针,对准那软泥刺下去,很轻松便刺到了很深的位置,忙用手去刨开,发现那石棺底部竟然有一条地道!

    看到那地道的时候,胡顺唐明白了,终于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在将军坟中,潘独鳌曾经告诉胡顺唐,所谓开棺人是以这作为手艺的人,但不代表其他行当没有人开棺,晋西的地师开棺所采取的方式就是从地道之中挖掘,这方式和盗墓贼有点相似,但这种方式往往只是为了验证棺木的情况,算不得真正的开棺,而湘西的赶尸人从不自己动手开棺,而是操纵“活死人”替自己开棺,用以代替孟婆手,以阴制阴。

    就在胡顺唐查看地道的时候,突然听到上面胡淼的尖叫,赶紧爬出来,却发现宋松已经倒在一旁,不知死活,而胡淼已经被那白色怪物制住。

    胡淼手中的电筒掉落在地上,根本照不清楚那怪物的样子,胡顺唐忙举起手电照去,刚举起来,就被怪物手中挥出的一颗石子给打碎,只得扔开,道:“你终于还是来了。”

    那怪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制住胡淼,同时在一侧的盐爷举起了那盏马灯对准了那白色怪物。

    在盐爷手中的马灯光照到那白色怪物的刹那间,那东西一掌推开胡淼,闪身进了旁边的树林之中消失不见。

    “是什么?”盐爷张口问,手中的马灯垂了下去,灯光在脚下晃动着。

    胡顺唐过去抱起瘫倒的胡淼,摸了摸宋松,还有呼吸,应该只是被打晕了。

    胡淼蜷缩在胡顺唐的怀中,一言不发。

    “盐爷,你小心点,这东西三番五次的出来,我料定来了胡家的祖坟,这东西一定会自己出现的!”胡顺唐冲盐爷喊道。

    盐爷向胡顺唐方向走来:“为什么会料定?”

    “因为这东西……盐爷小心!”胡顺唐话说了还不到一半,那白色怪物又从侧面的树林中向盐爷猛扑了过去,直接将盐爷扑倒在地,双手掐住盐爷的脖子,谁知道盐爷竟挣脱开来,一脚踹到那东西的身上,喝道:“你是什么人?”

    那怪物被踹翻在地之后,换了个角度攻向盐爷的下盘,直接抓起盐爷的双腿将他掀翻在地,接着怒吼一声,双手提起盐爷双腿狠狠地向旁边一块巨石上扔去。

    盐爷的脑袋直接冲着那块巨石,要是直接砸中必死无疑,胡顺唐捏了一把冷汗,可就在盐爷身子还在空中的时候,竟一个翻滚,双脚踏中那块石头,随后轻轻落地,摆出要与那怪物厮斗的姿势。

    胡顺唐松了一口气,同时脸上浮现出了笑容,拿着宋松掉落在地上的电筒走到那白色怪物身旁说:“我说过,除了等凶手自投罗网之外,别无他法。”

    “嗯。”那白色怪物将头上的外套揭开,露出里面的人头来,接着摸了一支烟叼在嘴巴上,并不点燃——是詹天涯,同时在他们身后的宋松也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

    盐爷愣在那,好半天才问:“顺唐,你们这是干什么?”

    詹天涯伸手指着盐爷说:“盐爷,您年轻的时候应该练过吧?不,准确的说是你一直有练,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另外,您的眼神不错,装瞎子能装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厉害了。”

    盐爷在地上摸索着,终于摸到自己那根拐杖,用手撑在那说:“顺唐,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盐爷。”胡顺唐说,“别装了,真的别装了,之所以要将你带到这里来,就是不想这件事被太多人知道,能在一个僻静的地方解决最好。”

    “顺唐!你什么意思?”盐爷很生气地握住拐杖往地下一杵,愤愤道。

    “盐爷,小辈有几个问题想问你。”胡顺唐走近盐爷,詹天涯伸手去拦他,但被他侧身躲开。

    胡顺唐来到盐爷的身边,盯着他那双眼睛说:“在来时,走到山顶上,我急于要去查看山下的情况,不小心踩空,你比所有人反应都快,一把将我拉住,我想在你这个年龄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应该说很不寻常,除非你眼睛能看见,否则凭你的听觉,你是没有办法那么快判断出我的位置,还能准确的抓住我的手。”

    盐爷笑道:“刚才这位詹天涯先生也说了,我年轻的时候练过些功夫,再说了,我失明后一直靠着听觉和嗅觉,已经磨练出来了。”

    “嗯,这点我相信。”胡顺唐道,“盲人失明之后,的确会将其他四官的感觉锻炼得非比寻常,不过刚才胡淼被袭击时,我爬上来那瞬间,你下意识就将马灯直接对准了詹天涯所在的方向,当然,你会说是根据胡淼的叫声判断的方向,但是有一细节,你忽略了,在詹天涯闪身去了树林之后,你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将马灯放下,照向了地上的胡淼,一个瞎子能做的这么准确?刚才那马灯的灯光丝毫不差地照在胡淼的身上,我这才准确地找到胡淼的位置,这里是深山,不是镇子里,而且今天乌云遮日,一点月光都没有。”

    盐爷身子震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手中那根拐杖,同时眼珠子也开始移动,目光放在了胡顺唐的脸上。

    胡顺唐见盐爷的眼珠子动了,反倒是叹了一口气:“盐爷,你知道吗?我很希望今天晚上我的判断是错误的,甚至从我开始怀疑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但现在看来,我判断正确了。”

    “你怀疑我?为什么?”盐爷冷冷地问。

    “我被关在拘留室的那天晚上,太平镇派出所的所长说‘钥匙只有一把,我随身携带,你们请放心’,当时我就回忆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我回到广福镇的当天,一下车就遇到了你,你说自己虽然眼睛瞎了,但是鼻子却很灵,闻得出来我身上的那股味,说是棺材味,还说我家的钥匙随身携带,我很奇怪,为什么一个若干年都没有相见的人,还是一个瞎子,一碰面就能知道我是谁,回想一下,就连刘振明双眼正常的人见到我的时候,都看了好半天才认出来,你难道光凭鼻子就可以知道我的身份?这也太诡异了,如果说你玄学周易学得不错,能够相人,但至少你也得摸摸我的骨骼和手相吧?”

    胡顺唐说完,又叹了一口气,“还有,你带我去汤婆那之前,我去过你的宅子,那时候我在你宅子门口发现了那个所谓的狐灵,狐灵消失之后,你那么巧就出现在了我身后,这里有我永远不会怀疑你的地方,第一你是个瞎子,看不见的人怎么会装成狐灵?第二你是个老人,老人行动没有那么迅速,这些都是你掩饰自己的办法。当然,最让我没想明白的是你常年要求自己独居,不要人来照顾自己,为什么你宅子里面的灯泡还是好的?”

    盐爷没说话,胡淼站在远处看了一眼身边的詹天涯,詹天涯脸色很冷峻,手背在后面,冲宋松做了一个手势,宋松靠近胡淼,将她半挡在自己的身后,以防有意外情况发生。

    胡顺唐又说:“如果从你开始瞎的那年算起来,至少也有七八年了吧?这七八年的时间内,难道一个瞎子还需要用电灯?当然,你可以说没有管过那灯泡,但我不相信一个灯泡可以七八年过了还能使用,当时我拉开灯抬头看了一眼,那灯泡上没有多少灰尘,这就证明灯泡绝对是刚更换过不久,还有,我上二楼的时候你在锅里面熬的那种熏人的东西,后来我也闻到过,那就是发现胡杏上半身尸身的当天,有句话说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我相信胡杏是被你绑回家之后再杀害分尸的,随后你处理过了尸体,又将其抛到了小竹林之内,尸体经过了处理之后,没有腐烂的情况出现,我记得当时我们去查看尸体的时候,你特地说到了这个问题,说我们有没有注意到尸体为什么没腐烂,没有臭味,随之将我们引领向诡异的方向,让我和刘振明都去相信有狐灵的存在。”

    盐爷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点头道:“继续说,我听着呢。”

    胡顺唐看着盐爷脸上那种笑容,皱起了眉头:“发现胡杏下半截尸体时,因为粪坑里面的气味熏人,我没有反应过来那股气味我在什么地方闻到过,但关于气味这种事我三番五次地想起,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一直到后来我才想明白,你之所以要熬制那种东西,是因为那种所谓的棺材油熏人,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正好可以掩饰你将胡杏上半截尸身放在二楼,尸臭味被掩盖不说,有了那种气味,还有谁会留心去观察你宅子中的二楼到底有什么东西?”

    “很精彩,顺唐,你很聪明,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盐爷抬起头来,那双眼睛变得很有神,“不过这些都算不得证据。”

    “证据?”胡顺唐转过头看着盐爷,“詹顾问昨天晚上跟我说过,证据这东西,是必须要经得起推敲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