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棺盖当墓碑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黑铁之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五十五章 棺盖当墓碑

    那双奇怪的手,还有那个会变成小女孩儿的老太太到底是什么人?

    “顺唐?顺唐?”胡淼从洞壁下站起来,叫着胡顺唐的名字,想必是太久没有听到胡顺唐说话,心中感觉到害怕了。

    胡顺唐赶紧走过去说:“第三面洞壁的机关不知道打没打开,但我发现了一些东西。”

    随后,胡顺唐将刚才看见的一切告诉给胡淼。

    胡淼听完后说:“这个洞穴肯定与开棺人有联系对不对?”

    “嗯。”胡顺唐点头道,“现在来看,无须质疑了。”

    胡顺唐说话的同时,看见胡淼下半身只剩下了一条蕾丝花边的内裤,赶紧将目光移到一旁,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出去的路,带胡淼去医院。

    两人正说着,跟前的石棺棺盖缝隙处突然往外射出绿色的光芒,四射一阵后,那奇怪的光芒竟如液体一样从棺盖处慢慢溢出,流向地面,随后又在石棺底部向上蔓延,慢慢地将整口石棺都给包围住,让原本石棺的颜色通体变成了绿色。

    胡顺唐慢慢直起身子来,看着石棺,心想难道说机关全部打开了?没理由呀,明明还有最后一道机关没有打开,为什么会这样?

    胡顺唐凑近石棺,发现在棺盖之上出现了文字,此时胡淼在身后问:“顺唐,发生什么事了?”

    胡顺唐没有回头,依旧盯着棺盖:“石棺变色了。”

    “变色了?”胡淼伸手去抓胡顺唐,向前走了一步,终于抓到胡顺唐的胳膊,因为害怕也顾不得胡顺唐没有穿衣服,整个身子贴了过去。

    胡顺唐的后背贴到胡淼胸部的瞬间,不由自主地一挺,想要去避过,这种距离他的后背甚至都可以感觉到胡淼的心跳。

    “对,变……变成绿色了……”胡顺唐虽然盯着石棺表面,但全身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后背与胡淼胸部接触的位置,又开始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为什么会变成绿色?”胡淼虽然现在眼睛看不见,但还是下意识将脑袋抬起来向前方伸去。

    “不……不知道……胡淼,我和你商量个事好吗?”胡顺唐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肯定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

    胡淼问:“什么事?”

    胡顺唐吞了一口唾沫,在脑子中组织了半天的语言,才说:“你能不能把胸从我的后背上拿开?”

    刚说完!胡顺唐就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原本自己想说的是:“你能不能站在我身边来?”结果脑子中一直想的是“胸部”,脱口而出就变成了“把胸拿开。”

    胡淼听完脸一红,赶紧向后退了一步,什么话都没有说。

    胡顺唐深吸了一口气,略微侧头道:“不好意思,我没其他意思,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

    胡顺唐依然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

    胡淼也没说话,站在后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在这个洞穴中,孤男寡女不说,如今两人都算是赤身**,胡顺唐是个大男人,还是个快三十岁了都没有接触过女人的处男,胡淼就更不用说了,因为母亲早年与父亲离婚的缘故,一直对感情方面的事情很害怕,从未交过男友。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块儿,在这种环境下,难免会担心出什么事。

    胡顺唐稍微冷静了下来,又去看那口石棺,发现石棺表面竟然像是一块墓碑。

    中国自古以来对墓碑就很慎重,墓碑尺寸,雕刻等都十分讲究,大略来说有“两侧为生,中间为老”这么一说,俗称为两生来一老。

    两侧所指的便是龙边和虎边,龙边所指书写年月,虎边所指子孙房数,而一老指的是墓主的名讳。

    而石棺盖上右侧所写的只有两个字“癸亥”,左侧坐下写的子孙房数只有一个名字“唐绍木”,而中间的名讳则是“唐五”。

    胡顺唐倒吸一口冷气道:“这是唐五的棺材!”

    “啊?”胡淼很惊讶,“唐五的棺材?怎么可能?”

    胡顺唐摇头道:“这上面明明就写着唐五两个字,怎么可能是假的,而且这种将棺盖当墓碑的方式很少有人使用,听说只是有罪之人,下葬时不能立墓碑,才会用棺材盖当墓碑。”

    胡淼虽然看不见,但也摸索着过来,这次没有站在胡顺唐身后,而是规规矩矩站在他身边,和他保持了一定距离。

    “而且这墓碑上面看不出来他的死因和卒于的具体年月,很奇怪。”胡顺唐盯着棺盖说。

    胡淼问:“死因?墓碑上还能看得出死因吗?”

    “嗯,传统的墓碑都可以看得出,都有规律的,小时候我爸曾经教过我一套口诀,说将那套口诀背下来,理解了,去看墓碑也就能看个**不离十。”胡顺唐说。

    “什么口诀?”胡淼又问。

    “叫‘知坟男女真诀’,其意思就是说这套口诀可以从墓碑和坟地看出墓地中下葬之人的性别、死因。”胡顺唐揉了揉额头,想了会儿说,“应该是这么说的——墓中公婆事难明,好将坟纸去搜寻,黄白是男乌是女,坟纸红露枪刀亡,红点须知痨疾死,青点须知食药亡,白点必定投水死,黄斑黄肿成病死,红斑产难家中死。青红树打亡,赤黄墙打死,黄纹自缢亡,黑坟离乡被打死,交交红是相杀亡,坟头无纸是孤贫,纸乌水又湿,骨骸乌又烂。”

    胡淼听完后说:“有些很容易懂,有些听不明白。”

    “对,我小时候也是听我父亲讲解之后才全部明白的,不过石棺很奇怪,上面什么都没有写,而且我最想不明白的是唐五怎么会葬在这种地方?按理说,他应该入了胡家的族谱,葬也会葬在胡家的墓地中才对,就算不葬在胡家的坟地之中,作为开棺人来说,深知风水命理,虽说比不上风水地师,但也不可能选择在一口井中下葬。”

    胡顺唐说完,伸手去摸棺盖上的文字,摸索了一阵后,摸到棺材的边缘,想到刚才有绿光渗出,也许机关已经打开,可以推动棺盖了。想到这,胡顺唐伸手去推棺盖,谁知道双手刚接触到棺盖的边缘,诡异的事情便发生了……

    一双苍白的手从棺材中升起来,随后将他双手的手腕紧紧抓住!

    双手被抓住的那一刹那,一股冰凉感传遍了胡顺唐的全身,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感觉凝固了。他低下头,盯着那双手,又侧头去看胡淼,胡淼还站在那,眼神空洞盯着前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事的发生。

    那双从棺材中伸出的手越来越用力,痛得胡顺唐都快要叫出声来了,但担心吓着胡淼,只得咬牙忍住,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种力道下去,迟早会将自己的骨头给捏断!得想个什么办法摆脱这双手。

    胡顺唐拼命想收回手去,可越往回收那双手就越用力,就在他感觉到手腕的骨头快碎掉的时候,怪事再次发生——胡顺唐左右手手腕处的皮肤开始蠕动起来,就好像皮下有一只虫,那个部位蠕动一阵后,竟从那个位置活生生“长”出了一双手!

    那双从胡顺唐手腕处“长”出来的手一把将棺材中伸出的双手紧握住,刚抓住,棺材中伸出的那双手就如触电一般松开了胡顺唐的手腕,慢慢又沉入了石棺之中……

    第二次见到自己手腕处又长出双手来的胡顺唐,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想举起双手靠近看个清楚,却没有想到双手竟然不停使唤,犹如被控制了一般,开始推动那口石棺的棺盖。

    那双长出来的双手直接覆盖在了胡顺唐的双手上,同时他感觉到推动这口石棺的棺盖变得非常轻松,唯一奇怪的就是自己的双手毫无知觉,想停手都没有办法。

    随着石棺慢慢被推开,棺盖和棺体摩擦的声音还有震动让胡淼也感觉到了,忙问:“是不是棺材被打开了?”

    “对,被打开了……”胡顺唐保持着一个很奇怪的姿势,身子前倾推动着棺盖,但身体并没有用力。

    “怎么打开的?”胡淼又问,伸手去碰胡顺唐。

    胡顺唐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回答:“推开的。”

    话音刚落,整个棺材盖就被完全推开,跌落在地面上,同时胡顺唐的手恢复了知觉。

    他将手抬起来,翻来覆去的看,却没有看到刚才长出来的那双手去了什么地方。此时,胡顺唐开始回想起先前所看到的那十副画描述的场景,特别是看到画中人与那个老太婆握住双手后,老太婆离去变成小女孩儿,可那双手依然握在画中人手上,随后是那个人开棺的场景,开棺时那个人手腕处也和自己一样长出了一双手来……

    明白了!胡顺唐双手一拍,吓了胡淼一大跳,胡淼忙问:“怎么啦?”

    胡顺唐双手撑在那口石棺边缘,盯着满是绿气的棺材内:“先前教授翻译的小册子复印件上所说的要成为开棺人的条件,不仅仅是去‘清洗’灵魂,最重要的是要去获得一双手。”

    “一双手?什么意思?”胡淼问,越听越觉得诡异。

    胡顺唐说:“你还记得我们在拘留室中看到的那双手吗?刚才又出现了,而且我感觉到这双手一直跟着我,从上次我死而复生之后就一直跟随着,没有离开。”

    “啊?为……为什么?”胡淼一把拽住胡顺唐的胳膊,同时想起那双手从胡顺唐手腕中“长”出来的情形,又赶紧松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