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诡异的深井洞穴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黑铁之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五十一章 诡异的深井洞穴

    两人站在石壁前惊讶了半天,胡淼又上前摸索着,但诡异的是真的不见了,并不是他们的错觉,只是短短的十多分钟,上面雕刻出来的字迹都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胡淼摸索了一阵,回头看着胡顺唐摇摇头。胡顺唐当然知道这上面的字迹是真的消失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消失,对了,这个洞穴的外面是什么地方?

    胡顺唐虽然不是一个做事都要考虑到后路的人,先前因为发现这口石棺和石壁上的字迹,完全忽略了洞穴所在位置的这一点,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总能够找到撤退的路。

    这样一想,胡顺唐立刻拉了胡淼跟自己一起去洞外看看,随手又从那堆篝火之中拿了两根火把,左右手各一只,慢慢向刚才自己醒来的地方走去。

    胡淼跟在胡顺唐身后,举起火把照着洞壁周围,发现越往外走洞壁上就越潮湿,甚至有些地方还在滴水。

    “你说这里会不会是钟乳洞?”胡淼问。

    胡顺唐边向前走边说:“有这种可能性,但不大。”

    “为什么?”胡淼高举着火把,现在洞壁周围用肉眼都能看见有些地方在渗水。

    “那个东西把我们带到这里来,肯定离太平镇的距离并不远,据我所知,在太平镇和广福镇周围虽有大山,但地质结构不一样,所以不可能有钟乳洞。”

    胡顺唐说到这,两人已经来到刚才所躺的位置。地面用干树枝垫上了两层,还有些枯叶放在表面。

    胡顺唐举着火把蹲下来,查看那些树枝和枯叶。现在是夏季,枯叶和树枝必定不是刚刚才堆放在这里的,因为夏季要找到这种干燥的树枝和枯叶很难,况且这个洞穴中这么潮湿,长期放在这里必定会腐烂。

    白色怪物必然是将自己和胡淼放在这里,然后再离开,从树枝和枯叶来看,它将这些东西垫在这里是不想我和胡淼身体受潮,这样来看并不是想伤害我们,可是将我们带到这里来又为了什么?

    胡顺唐忍不住又回身看了一眼石棺所在的洞穴深处。

    胡淼随手抓起一片叶子仔细看着:“这里面好像有竹叶。”

    “竹叶?”胡顺唐拿过来一看,果然有一片竹叶,思考了一阵,起身说,“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两人高举火把向洞穴外走,走了不到十米,便发现前面的洞口有些窄,只能并行走过去两个人,再将火把往里面一照,竟然已经到头了!

    怎么会这样?那出入口在什么地方?胡顺唐走近那个两人宽的洞口,发现在顶端有光亮,赶紧将身子探出去查看,这一步刚迈出去,就踩了个空,准确地说是踩进了水中,身子一歪,栽了下去……

    胡淼眼疾手快,扔下火把,将胡顺唐的手给死死拽住,胡顺唐忙用手撑住旁边的洞壁,这才发现自己栽下去的位置不是什么洞穴的尽头,而是一口水井。

    胡顺唐费力爬回了刚才的位置,喘着气看着面前一米处的深井,要是刚才胡淼没有拉住自己,恐怕就要落进水井之中,不知道这水井到底有多深,刚才晃了一眼,从他所在的位置到水井顶端的出口至少有十米。

    在西南地区,地下水丰富的土地下,普通水井只需要打十米就能出水,从目测的距离,这口水井井深至少十五米,水深五米左右,如果再深,就说明这个地方肯定不在太平镇范围内,因为这里的土壤下面不缺水。换言之,洞穴在水井之下,那就可以说明为什么洞壁内很潮湿了,只是这种做法太过于冒险,如果在雨季,地下水充足的情况下,地下水极有可能直接将整个洞穴给淹没。不过话说回来,谁又会想到水井中有一口石棺呢?

    不对劲!胡顺唐爬起来,将一根火把放入水中熄灭,接着比了一下外面水井的直径,缩手回来比划了一下说:“这口水井肯定不是出口,而且应该不是普通的水井。”

    “为什么?”胡淼问,又探头去看外面那口水井。

    “这水井的直径不过一根半木棍长,而在洞穴里面的那口石棺宽度至少有两根木棍的长度。”胡顺唐抓着那根木棍对胡淼说。

    胡淼恍然大悟:“噢,你的意思是如果说这里是出入口的话,石棺是根本没有办法放下来的对吧?”

    “对。”胡顺唐说,“这口石棺一看就是用整石打造出来的,材质很特殊,我摸起来更像是玉石之类的东西,不是那种用普通石块堆砌出来的石棺,所以肯定有其他出入口,况且你看外面那口所谓的水井,周围摸起来只是普通的泥土,我记得在乡下的水井,都是打到差不多有水的时候,就立刻开始用石块固定井壁,以免出现崩塌。”

    胡淼举起剩下的火把,向水井内照去,果然和胡顺唐所说的一样,洞壁没有任何如平常乡下水井采取的加固方式,表面看上去十分光滑,就好像是用大型机械一次性打出的,这么说,他们想从这个地方爬上去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胡顺唐拿着手中的木棍说:“我们现在只能回到石棺那,再想想其他办法,查明那口石棺到底里面装的是什么人,为什么那个白色怪物要将我们带到这里来。”

    “对。”胡淼缩回身子来,“除非有其他入口,否则它也没有办法将我们两人给弄下去。”

    两人又回到石棺处,胡顺唐站在石棺的对面,让胡淼上前去摸洞壁,让她指一下刚才摸到的大概位置,自己凭记忆回想一个那个字是什么。

    胡淼按照第一次摸上面那些字迹的方式,从右到左慢慢地摸着,摸了一会儿,拍了拍手掌移动到的位置,回头对胡顺唐说:“应该是这里。”

    “是吗?”胡顺唐盯着胡淼的手,目光又移动到最右边,开始回忆起先前看到这些字时的情景,从右至左的话,应该是在第三列,第三列也就是第三忌。

    “忌玄日皓月星辰……”胡顺唐自言自语念着,同时盯着胡淼的那只手,“你确定手是在这个位置没错?”

    胡淼道:“绝对没错,肯定是这里。”

    “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刚才摸的到是‘月’字。”胡顺唐说,又转头看向旁边东面的洞壁,“按照石棺下方所写的天干地支方向的顺序,下一个机关就应该是在东面,我猜测之所以是‘月’字,也是在暗示下一个方向是在东面。”

    “为什么呢?”胡淼问。

    “月亮是从东方升起的吧?我是这样想的。”这只是胡顺唐的猜测,其实他自己也拿不准,况且上面雕刻出来的字已经消失了,再想重新研究一下都没有办法,只能从东面墙壁上写的那一行字去碰碰运气。

    胡淼摇头道:“不对呀,那也有可能说月亮是从西面落下的呢?”

    胡淼说完就向自己右侧西面的洞壁走去,但在那上面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胡顺唐来到胡淼的身后高举火把,凑近去看。

    此时,胡顺唐靠近洞壁的火把在接触到洞壁时突然发出了“吧嗒”的声音,胡淼吓了一跳,忙去看火把。

    胡顺唐将火把移开,看到刚才火把不小心接触到的洞壁位置出现了一个黑点,伸手就去摸,手刚接触到就“咦”了一声,随后说:“这洞壁怎么摸起来不是泥土的?好像是木头的。”

    胡淼也忙用手去摸,果然是木头的。

    胡顺唐摸着洞壁,从右到左摸了一圈,发现西面整个洞壁全都是木头所制成的,只是周边一些地方是泥土,一种非常坚硬的泥土。

    胡淼摸索了一阵那面洞壁之后,觉得找不出什么头绪来,干脆转身去查看显有那句话的南面墙壁,又向第一次摸东面墙壁那样,从右到左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摸索,心想每个字都摸一下,碰运气总会碰到机关吧?

    另外一边,胡顺唐还在想为什么这面洞壁外面那一层都是木头。

    “木头,木头,金木水火土……”胡顺唐自言自语道,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转头去问胡淼,“胡淼!阴阳五行之术你懂多少?”

    胡淼一边摸着洞壁上的字一边回答:“知道一些。”

    胡顺唐原本也了解一部分,但此时却忽然忘记很重要的事情,又问:“东南西北中四个方向在五行中是怎么对应的?”

    胡淼还在摸着上面的字:“我想想啊,好像是木东、火南、土中、金西和水北。”

    胡顺唐听完一拍额头说:“那就对了,我们被误导了!”

    “被什么误导了?”胡淼问,此时又听到“咔嚓”一声。

    胡淼惊喜地喊道:“看吧!我就知道这样碰运气,迟早会碰到的!”

    胡顺唐虽然有些高兴,但同时意识到如果胡淼碰对了机关,那么刚才自己的推断就完全错误了?

    胡淼手还按在那个位置上,想让胡顺唐过来看清楚自己到底按的是哪个字,好判断下一次机关会在什么地方,可那个位置却忽然渗出水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手所摸到的位置竟然变成了一个洞口,紧接着洞口有一股力量将她的整只手也吸了进去……

    “啊!”胡淼叫道,“胡顺唐!我的手被……被吞进去了!”

    胡淼之所以说是“吞”而不是“吸”,是因为她被吸进去的刹那间,就感觉到洞口如同一只野兽的嘴巴,一口将她的左手也吞了下去!

    胡顺唐忙奔到胡淼的跟前来,抓住她的胳膊用力往外面扯,刚扯出一半来,就发现洞口周围开始出现了裂痕!

    “胡淼!我们真的被误导了!”胡顺唐想将胡淼的手抽出来,却无论用多大的力气都没有作用,那股力量实在是太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