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保持勃起状态的尸体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黑铁之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四十五章 保持勃起状态的尸体

    “像艺术品吗?”

    詹天涯突然出现在阁楼外,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口前,面带笑容地看着唐天安的尸体。

    艺术品?这个人变态吗?胡顺唐没有理詹天涯,转过头去继续看唐天安的尸体,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看了一遍后,目光停留在唐天安的双手上。

    詹天涯向前迈了一步,见胡顺唐正在注意观察唐天安的手,笑道:“看什么?想看看他死前是不是有过自慰行为?看双手能看出来吗?如果是你,你难道会让射出来的东西就留在手上不擦干净?”

    詹天涯的话很直白,但也很有道理。胡顺唐依然没理他,低头去看周围有没有纸巾之类的东西,此时詹天涯挤过来伸出手一指桌子上的那个茶杯说:“看看这里,别用手拿。”

    胡顺唐凑过去低头一看,发现在茶杯里面竟然放着一个男用的自慰器,俗称太空杯的东西。

    “太空杯?”胡顺唐盯着那个东西自言自语说。

    在身后的詹天涯一下就乐了,说:“这么熟悉?你也用过?”

    胡顺唐也不示弱:“你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你也用过?”

    詹天涯笑了笑,没说话,只是盯着胡顺唐,好像在看什么珍稀动物一样。

    胡顺唐仔细看着那个放在茶杯中的太空杯,嘲笑道:“现在是网络时代,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詹天涯呵笑了一阵说:“但见过猪跑和吃过猪肉完全是两回事,不能同一而论。”

    胡顺唐没有听进去詹天涯在说什么,因为他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随后将目光转向电脑屏幕说:“你们来的时候,这台电脑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

    詹天涯道:“你耳朵有问题吗?没听见主机还有这么大的声音传出来吗?肯定是开着的,现在只是进入待机模式了。”

    胡顺唐转过身去看着詹天涯:“我可以看看电脑吗?”

    “请便。”詹天涯说,“只要你别挪动东西就行了,其他的请便。”

    胡顺唐艰难地蹲着,将手伸长,避开唐天安的尸体去拿鼠标,按了空格键数下,电脑的屏幕重新亮了起来。在电脑里面查看了一番之后,除了一些盗版小说之外,还有一些模特的清凉照,剩下的就是一些flash小游戏,连稍微大型的游戏都没有,更不要提类似qq、msn之类的通讯聊天软件。

    胡顺唐将身子从电脑前小心翼翼挪出来,探头去看着机箱后面,没有网线。

    “不用看了,这间阁楼里面压根就没有通互联网。”詹天涯说,依然面带笑容。

    胡顺唐盯着电脑显示器说:“那就奇怪了,既然没有通互联网,怎么会有那些盗版小说?”

    “他也许是用u盘从其他地方拷贝过来的?”詹天涯立刻回答了胡顺唐这个疑问。

    胡顺唐也不生气,只是说:“好吧,我还有一个疑问,想听下詹顾问的看法。”

    “说。”詹天涯很爽快。

    “你自慰过吗?”胡顺唐很直截了当的问。

    詹天涯笑了笑“嗯”了一声:“我还没有结婚,也没女朋友。”

    “詹顾问,不好意思,我没问你原因。”胡顺唐的言辞有些犀利,他自己说完之后都有些吃惊,从前的自己并不是这样的。

    詹天涯收起笑容问:“你想说什么?”

    “在如今的年代,一个男人如果精虫上脑想自慰,且面前又摆着一台电脑的前提下,必定会去找些成人电影或者类似的东西来刺激自己,人都是感官动物,对吧?”胡顺唐盯着显示器屏幕说。

    “对。”詹天涯说。

    胡顺唐点头:“可唐天安的电脑上并没有这些东西,况且这还是一台不能上网的电脑,他放在这,还拿一个太空杯,凭空想象吗?按照人性来分析,就算没有联网,也能去小贩那里买点毛片来看吧?这里有吗?”

    詹天涯深吸了一口气道:“没有,第一次搜索没有找到这种东西,但这重要吗?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说唐天安的这种行为像是窒息式自慰对吧?”

    “嗯,表面上看是这样,有绳子,有太空杯,还有裸露在外面的那玩意儿。”

    詹天涯指着唐天安举起来的双手说:“可是别忘记了,如果是窒息式自慰,他死的时候双手应该是下垂或者是握住那个地方,但他双手却是举起来的。”

    “人在濒临死亡时都有强烈的求生**,在他意识到有问题的那一刻,准备去解绳索,但已经晚了。”胡顺唐盯着唐天安那双都快凸出来的眼睛道。

    “窒息式死亡属于**倒错症患者表现出来的行为模式之一,通常这类的人都会有很多奇怪的行为,例如偷女性内衣裤,当街在女性面前裸露自己的下体等等一系列行为,我调查过唐天安他的行为很正常,并且曾经还与另外一名叫胡杏的死者勾搭成奸。”

    胡顺唐笑了:“詹顾问,这就是最奇怪的一个地方,你难道不觉得吗?既然唐天安不是**倒错症患者,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呢?”

    “问得好。”詹天涯走进阁楼,又摸出一副手套戴上,接着将唐天安的裤子给往下一拉,此时胡顺唐惊讶地发现在唐天安两条大腿的内侧都有青色手印,如同淤青一样,同时也想到刘振明和胡淼曾经说过自己的背上也曾经出现过这种人手形状的印记。

    詹天涯指着那个手印问:“这个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詹天涯的语气就如同知道了什么一样,可并没有回头去看胡顺唐,所以他没有看见胡顺唐脸上闪过的那一丝疑惑的表情。

    “不知道。”胡顺唐说,他的确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而且很想知道那手印到底代表什么,更想知道自己数次见到的那双手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发现这个手印之后,还没有告诉给其他人,免得引起恐慌。”詹天涯又将唐天安的裤子给拉上去,随后起身。

    胡顺唐盯着詹天涯说:“你不是说这种叫无意识记忆吗?”

    “那只针对活着的人,死人是没有记忆的。”詹天涯淡淡地说。

    “那可不一定……”胡顺唐想起在下面那个地方见到的那一切,还有自己的爸爸胡虎,他已经深信人死后会转变成另外一种状态,而不会就此彻底消失。

    “你想说什么?”詹天涯问,“你是想说唐天安的死与所谓的狐灵有关系吗?”

    胡顺唐亲眼见过那个白影,虽然不能确定那就是传说中的狐灵,但拥有那种速度的东西,要杀死一个人必然是很简单的,按照传说狐灵伤五行应该只会伤害胡姓女子,可为什么要杀死唐天安,还采取这种怪异的方式呢?

    “你认为唐天安是他杀还是自杀?”詹天涯又问。

    这正是胡顺唐此刻最大的疑问,从表面上来看像是自杀,窒息性自慰死亡,可是为什么会有人告诉刘振明在县城见过唐天安呢?一个原本还在隐藏自己行踪的人,突然自杀又为了什么?难道说胡杏的死与唐天安有直接关系,亦或者唐天安就是帮凶之一。

    换个角度来想,唐天安如果是他杀,那么就是帮凶杀人灭口,故意将现场伪装成为自杀,以达到扰乱警方调查方向的目的。

    这么一想,这个凶杀案必然是人为的,可那个手印又如何解释?

    胡顺唐目光在阁楼内重新扫了一遍,这次看得很仔细,又闻了闻,空气中除了一股发霉的潮味儿之外,隐约还能闻到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像是从唐天安身上发出来的。

    詹天涯蹲在地上,问:“你知道什么叫盎格鲁人**吗?”

    胡顺唐摇摇头。

    “盎格鲁人**指的是男性死亡之后那个地方依然勃起,当这个人活着的时候,血液会通过心脏输送到身体各个部位,他死后,这个循环就会停止,全身的血液会在重力作用下流向身体的最低部位,导致该部位出现肿胀现象。”詹天涯起身来,“不过盎格鲁人**通常发生在男人站立死亡,亦或者是脸朝下死亡时,只要保持这个姿势,才有可能出现这种现象。”

    胡顺唐问:“如果男性在勃起时,被杀死呢?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当然,唐天安又是被吊起来而死,在那一刻下身那个部位本来就呈勃起状态,窒息就表示人缺氧,在缺氧的状态下血液会瞬间上涌到头部,在心脏停止跳动后,又会瞬间下坠……”说到这的时候詹天涯忽然停止了,目光注视在那个太空杯上面,与此同时胡顺唐也开始盯着太空杯。

    “百分之百他杀。”詹天涯和胡顺唐几乎异口同声说。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笑。如果是窒息性自慰死亡,那么这个太空杯必定会落在唐天安的脚下,因为那东西本就是自慰使用的,要达到那种快感必然会将自己那东西插入太空杯内,就算他意识到自己会死,求生**使他双手抓住绳子,那么太空杯便会滑落掉在脚下,而不是好端端的放在桌子上。

    “是唐天安妈妈报的警?”胡顺唐又问。

    詹天涯道:“对,据……妈说唐天安前天晚上才回家,之前去了县城,说是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干得不顺心又回来了,随后便将自己关在小阁楼里面,也不出来,还让……妈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回来的消息。”

    胡顺唐转身准备往下走:“我去问问唐天安的妈妈,看看出事的时候,她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嗯,不过要注意言语,老人家现在很伤心,唯一的独子没了。”詹天涯看着阁楼的窗外,也不跟胡顺唐过去。

    胡顺唐点点头,走到楼梯拐角处又停下,回头问:“我很奇怪,为什么这个案子不让刘振明插手,却不避讳我这个普通人。”

    “你是普通人吗?”詹天涯依然看着窗外。

    胡顺唐身子一震,心想难道詹天涯知道了些什么?

    此时,詹天涯又转过头来,面带笑容说:“死了超过一天还能复活的人,还能算普通人?”

    胡顺唐不知詹天涯话中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詹天涯知道了什么,而是自己必须要搞清楚在唐天安死时,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这种死法,如果是他杀,不可能唐天安的妈妈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来到楼下,胡顺唐还没有开口,只是看到警察询问唐天安妈妈那个姿势,就知道很有可能她当时什么都没有听到,因为那名警察每说一句话都会靠唐天安妈妈耳朵很近,很明显这个老太太的耳背。

    一个耳背的人,连说话都要凑这么近,还能期望她听到什么呢?

    不过,胡顺唐还是决定去试试,刚走近,就看到唐天安妈妈一边比划一边说:“白色的影子!”

    那名警察和胡顺唐同时愣住了,随即警察抬起头来看了胡顺唐一眼,脸色十分难看,想必心中的想法和胡顺唐一样:这件事果然和神秘的白影有关系。

    胡顺唐干脆坐在老太太的身后,听她带着哭腔说着关于发现唐天安尸体前的事情。

    那天半夜,唐天安妈妈起来上厕所,刚下楼就看见唐天安轻手轻脚地走上来,一问才知道他刚从县城回来。唐天安妈妈当然不相信,因为深更半夜哪有班车来往县城?唐天安称自己是搭货车回来的,因为在县城实在混不下去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待下去。唐天安妈妈安慰儿子,说不要想那么多,又说他身上那大股烟味,再愁也不能学会抽烟,对身体不好。随后唐天安又提出自己需要静一静,想搬到阁楼里面住上一段时间,让妈妈不要来打扰自己,也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已经回家的消息。

    唐天安妈妈上完厕所回来,见唐天安将自己那台从别人那买的二手电脑搬进了阁楼里面,又叮嘱了一遍不要进来打扰自己,随后就关上了门。唐天安妈妈回房间的时候,隐约看见有一道白影从楼梯上闪过,她再探头出来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可毕竟白影的事情闹得整个镇上人心惶惶,她心中害怕,忙叫唐天安出来看看怎么回事。唐天安在阁楼里面回答说,没什么事情,一定是老太太自己多心了,让她回去睡觉就行了。

    唐天安妈妈也以为自己老眼昏花,于是便回房间睡觉去了,谁知道第二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