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倒挂血尸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黑铁之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三章 倒挂血尸

    八十八年后,清晨时分,原本平静的广福镇被旅馆服务员的一声尖叫声打破了平静。当小镇派出所所长刘振明领着民警赶到的时候,也被旅馆房间内那具倒挂的血尸给吓坏了。

    小镇的民警多年来都没有经办过真正的刑事案件,更何况亲眼见到这样一具死状诡异的血尸,都忍不住跑出房间在走廊上“哇”吐了起来。领头的所长刘振明多少还算镇定,戴上手套,又拿过鞋套套在鞋上,这才拿出数码相机小心翼翼地避过地上的那滩从浴室里流出来的鲜血。

    原本这间旅馆是镇上的食品站,被改成旅馆之后,将原先每层的办公室和库房都隔起来,变成了房间和浴室,所以浴室顶上原先用来挂吊扇的铁钩并没有拆除,而这具血尸的右脚就是被一根晾衣绳给绑在了铁钩上,脚脖处还被割开了一道很深的扣子,从伤口上来看,凶手应该只下过一刀。左腿并没有捆绑,只是垂在一侧,且整个腿部和脚部都没有任何伤痕。

    刘振明找了一个没有血迹的地方小心下脚,凑近去看。

    死者的双手也用晾衣绳绑在了腹部,从两只手的缝隙中涌出大量的血液,虽然双手遮挡住了腹部,但可以看出腹部也有一道刀口,而且很长,几乎是沿着腹部划了一圈,若不是双手被捆绑在腹部那,恐怕内脏都已经全部倒出来了。

    刘振明虽然觉得恶心,但出于职责所在,还是蹲下来仔细查看,发现死者的后脑处被人钉进去了一枚奇怪的东西,好像是那种粗大的木钉,大概这才是致命伤吧?刘振明举起相机拍下死者后脑的照片,又拍了一张死者的正脸。

    死者双眼瞪开,眼中渗有鲜血,嘴巴也长得很大,隐约看见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刘振明拿出手电筒一照,发现里面是那根插入后脑的木钉尖头。

    大概是因为那根木钉,死者的嘴巴才会猛地张大?刘振明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得用多大的力气才能从后脑给穿刺过来?太残忍了。

    “问一下旅馆服务员,死者登记的身份是什么,再看看死者遗物中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刘振明对外面喊道,外面的几个民警应了一声,分头忙活去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民警来到浴室门口,刚看了一眼那具血尸,胃部又感觉一阵涌动,忙将目光移开说:“刘所,死者叫吴天禄,是省城人,随身除了几件衣物之外,只有一个发黄的小册子,不过册子上写的是什么东西,看不明白。”

    “什么册子?”刘振明从厕所里出来,看着整齐摆在床上的那些死者遗物,目光最终落在那个小册子上面。他走到床前,拿起来翻阅了一下,上面全部是奇怪的图案,说是文字又觉得像是画,而且年代似乎有些久远。

    “联系下省厅的同事,看看能不能通知死者的亲属。”刘振明边翻着册子边说。

    “是。”民警答道,随后离开。

    那名民警回来之前,刘振明就已经一页一页地翻阅完了整本小册子,可什么都看不懂,还有上面的一些手工所画的简易画特别奇怪,似人非人,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这时候,那名满头大汗的民警跑了回来:“刘所,查到了,死者有个养子,叫胡顺唐,已经通知他了。”

    刘振明点点头,随后又抬起头来,自言自语道:“胡顺唐?胡顺唐……怎么这么耳熟呢?”

    当天傍晚,广福镇东面镇口。

    一辆中巴车停在镇口,停稳之后车轮处扬起一阵灰尘,随后翻滚的灰尘很快便将整辆汽车都给包围了,坐在旁边卖水果的小贩赶紧用衬衣捂住口鼻,将头侧到一边。

    车内,售票员懒洋洋地从座位上起身,冲车厢内喊道:“有没有人下车?”

    车厢内没有人说话,由于天太热,车内空调又不好,大多数人还在打着瞌睡,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售票员打了一个哈欠,又喊道:“有没有人下车?”

    依然没有人回答,售票员回头冲司机说:“走吧,没人下车。”

    汽车又一次缓缓发动,刚前行了不到几十米,车厢内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叫声吵醒了周围还在睡觉的人,司机也立刻将车刹住,回头去看怎么回事。在车厢后排,刚从梦中惊醒的胡顺唐惊恐地看着周围,整个身子都缩在椅子上。

    司机吼道:“干嘛呀?发什么神经!”

    胡顺唐满头大汗地抬起头看着窗外,发现路边新立的指示牌上写着“广福镇”三个大字,立刻起身说:“我要下车!”

    售票员没好气地说:“刚才叫了半天你不答话。”

    售票员伸手将门打开后,胡顺唐已经走到他身边,看着车门外滚滚的灰尘,一闭眼便冲了出去,随后汽车又缓缓发动离开。

    胡顺唐紧了紧自己的背包肩带,看着镇口处那颗熟悉的黄果树,叹了一口气。他中午刚睡下,便被电话吵醒,没有想到电话竟是自己家乡小镇派出所打来的,更没有想到的是派出所警员告诉自己,养父吴天禄竟然离奇死在了自己家乡。

    胡顺唐立刻收拾了东西,转了几趟车之后,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回了广福镇。在车上的时候,胡顺唐昏昏沉沉地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噩梦。噩梦中胡顺唐梦见自己不知道为何躺在一具棺材之中,无论他怎么喊,怎么拍打棺材盖都没有人回应他。

    大概因为吴叔的死对自己有些打击吧,胡顺唐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些,大步走向镇口的那颗黄果树下,伸手去摸那巨大的树干。小时候没离开这里之前,最喜欢在这颗黄果树下玩,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颗黄果树还是在这,没有什么变化。

    正陷入回忆中的胡顺唐,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顺唐?是胡顺唐吗?”

    胡顺唐先是一愣,随后发现在黄果树的右侧坐着一个穿着七八十年代旧军装的老人。

    胡顺唐看了半响,才认出来那老人是谁,忙道:“盐爷?”

    那个被称为盐爷的老人露出了微笑,招手让胡顺唐上前。胡顺唐刚上前,老人便放下手中的旱烟杆,伸出双手来摸着胡顺唐的脸,摸了半天,笑着说:“长大了,要是老头子没有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二十九了吧?”

    此时,胡顺唐才发现盐爷双眼无神,直盯盯地看着胡顺唐的胸口。

    “盐爷,你的眼睛……”胡顺唐伸手在盐爷眼前晃了晃。

    盐爷苦笑道:“被棺材油给熏的,不过眼睛瞎了之后,鼻子倒变得比以前还灵了,要不怎么会闻出你的味来?”

    胡顺唐很奇怪:“你把我闻出来的?”

    胡顺唐心想:这鼻子也太灵了吧?我这么多年没有回过老家,盐爷竟然还能把我给闻出来?

    盐爷本名叫唐建设,算是胡顺唐的本家远亲。可小时候还住在这的胡顺唐一直没有明白,为何自己姓胡,而盐爷姓唐,能算是本家呢?这个问题胡顺唐的父亲胡虎一直没有回答过他,只是告诉他以后有一天会知道的。可直到胡顺唐父亲过世的那一天,也没有告诉过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之所以被人称为盐爷,是因为多年前曾经离开广福镇去盐井干过一段时间,再回来时声称自己要在广福镇开盐井,改变广福镇贫困状态,当然最终盐爷失败了,这广福镇根本就没有盐矿,所以只能干起卖棺材的老本行,也因此得了“盐爷”这么个称呼。

    年轻的胡顺唐对这一切并不是很了解,毕竟在他懂事时,广福镇上剩下的棺材铺就只有父亲和盐爷那两家,其他的早已经改行,要不做点小买卖,要不去一本正经地当起了木匠。

    盐爷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是胡虎的儿子,身上肯定会带着那股子味儿,如今在这广福镇上有那股儿味的恐怕只剩下你我两个叻,唉……”

    胡顺唐想起了过去的一些往事,有些心酸,随之又问:“盐爷,你是在这等我吗?”

    盐爷点点头道:“我听欢欢说,你养父吴天禄出事了,已经通知了你,说你今天就会赶回来,我干脆在这等你,还有啊,你爸的棺材铺虽然已经关了好多年,但临走前将门钥匙交给了我,说是如果有一天你回来了,再交给你。”

    这是实情,胡虎死的时候,胡顺唐正在考大学,为了不影响儿子考试,胡虎让周围邻居都不要把消息告诉给胡顺唐,一直等到胡顺唐顺利拿到通知书打电话给父亲报喜时,才得知父亲的死讯,同时知道父亲死后没留下什么存款,只有一间棺材铺,暂时托付给盐爷照顾,但同时还留下了很奇怪的遗言: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胡顺唐不能回广福镇来!

    胡顺唐一直觉得父亲这个遗言很奇怪,加上自己被父亲送离家乡到省城吴叔家之后,父亲除了每个月汇钱来时会打个电话,其他时候也不和自己联系,还不允许胡顺唐回去,说是不能影响他的学习。

    “走吧,我们先回铺子里去,等会儿欢欢会过来找咱们。”盐爷拉着胡顺唐往镇子里走。

    “欢欢?”胡顺唐觉得这个名字自己没有任何印象。

    “欢欢就是刘振明那孩子的小名儿?你难道忘啦?”盐爷说。

    胡顺唐想起来了,小时候常在一起玩儿的那群孩子中,有一个身体最弱的男孩子叫刘振明,小名叫欢欢,因为小名的原因经常被小朋友嘲笑。不过胡顺唐没有想到,那个体弱多病的刘振明,竟然当上警察了?而且好像是他在经办吴叔的案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