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兰家人可以控制船难发生?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美食供应商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在蓬莱古岛,离着现在的蓬莱有一千多海里。”陈老大闭着眼睛回答道。

    傅经年和林小满对视一眼,齐齐皱眉。

    怎么会还是这个答案?

    “那你知道怎么去吗?”傅经年继续问。

    “知道,它在海图上北纬 25°、东经 142°的位置,蓬莱古岛就在这片水域上,岛很大,有 130万平方公里。”

    陈老大一说完,连徐卫国都忍不住猛地回过头来,一脸想揍人的表情。

    难道,这一次陈老大依旧没被完全催眠吗?

    他们忙活了这么多天,画流线图的画流线图,学动物的学动物,一次一次的尝试,却始终不能从陈老大嘴里得到一句真话吗?

    林小满只觉得眼前一片黯淡,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希望,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傅经年也失去了再往下问的兴致,屋子里一下子静默下来。

    过了好几分钟,林小满才有气无力地托着腮帮子,抱着十二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又问了陈老大一个问题。

    “你认识孔忆青吗?”

    “认识啊,哪有爸爸不认识自己的女儿的?”陈老大略带鄙夷地回答着,他的语气里有着无尽的嘲讽,像是在嘲讽问出这个问题的人怎么那么弱智啊。

    林小满突然伸手揪了揪自己的耳朵,她怀疑自己幻听了。

    她揪第一下时候就用上了点力气,所以立马就感觉到了疼痛。

    然后她犹豫着要揪第二下的时候,徐卫国的大手就贴了上来,把她的手握住了。

    他微微弯了一下腰,附耳小声地说:“我也听见了。陈老大说孔忆青是他的女儿。你别再揪自己耳朵了,耳朵都揪红了,再揪就该揪伤了。”

    林小满仰头看着徐卫国,眼时满是欣喜的光芒。

    “卫国,我们成功了,这次好像跟之前无数次都不一样。”林小满高兴得想跳起来,可是考虑到动静太大可能会发现声音,万一把陈老大吵醒了就不好了。

    这好不容易才催眠成功的呢。

    得赶紧抓紧时间多问点干货出来。

    傅经年发了一会儿呆之后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他张了张嘴,又顿了顿,强自镇定下来,才止住了颤音。

    “那你知道兰家所在的蓬莱古岛附近为什么会有那么我船只失事吗?海中真的有头巨大的海兽吗?”

    “吞船的事我听说过,但是海中有没有巨大的海兽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未经兰家人允许擅自靠近蓬莱岛,将会发生大恐怖。那些失事的船,极有可能是触怒了兰家人所导致的。”

    “你的意思是说,兰家人有手段可以控制船难的发生与否?”

    “兰家很有些神鬼莫测的手段,我亲眼见过有人安全登岛的同时,触怒兰家人的那些船却突然消失在海面上。兰家很大,人很多,规矩也多,很多地方我根本不能去,我在兰家呆的时间不算短,却对兰家事知道的不多。

    除了兰家嫡系,其他人是不允许随意在岛上行走的。”

    陈老大竟然在兰家呆过很多年!

    他不是陈家的人么,怎么又在兰家呆了很多年?

    几个人都有些想不明白,索性就直接又开口问了:“你跟兰家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兰家呆那么多年?”

    “我,我是兰家选定的内婿。”

    “你是兰家选定的内婿,内婿不是会和兰家女子婚配的么?你又怎么可能和孔家人生下孔忆青?”林小满怀疑陈老大脑袋不清醒,说话前后不搭。

    “我妈生下我就死了,我从小没有爸爸,一直在街上讨饭。很多叫花子饿极了的时候都会顺手牵羊,然后渐渐的尝到了甜头,不再讨饭,专去偷。

    越是小的孩子偷东西越是不容易被人发现。

    大人们对孩子的防备心没那么重。

    而且就算被抓到了,小孩子说点讨饶的话,也容易被人原谅,不会像其他成年小偷那样被人打。

    他们也叫我去偷,我不肯。

    他们就说不是他们的人就是敌人,说我总有一天会坏他们事,干脆弄死算了。

    我那会儿五岁多,被他们戳坏了眼,装在麻袋里扔到了河里。

    然后,我就遇上了兰家的人。她们觉得我心性不错,而且孤苦无依,就把我带回了岛上,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兰河生,教我做人的道理,给我吃饭穿衣。

    等我长大了之后,她们还给我指了一门婚,让我和兰心结婚,说我和兰心八字相合。

    可是当时我二十,兰心才十岁,我得等兰心长大。

    兰心叫我河生哥,扎着羊角辫跟在我屁股后面转悠,我跟她说我比她大十岁,等她十八我都二十八了,而且我是个瞎子,我问她嫌不嫌我老和残?

    兰心说她永远不会嫌弃我。

    在兰家的那些年,我学会了没有眼睛也能写字,走路,去想去的地方。

    她说晚上怕黑,我就每天抱着她睡。

    她要是撒娇说不想走路,只要是安全的地方,我还会背着她走。

    她说想要做把羽毛扇,我就在林子里呆了一个月,做了很多外面是尼龙绳里面是铁丝的网,我在网后放上好吃的,把那些贪嘴的笨鸟用电电晕,然后把它们身上最漂亮的羽毛都拔下来,凑到一起,然后送给她做扇子。

    她一天天长大,我每天都会摸摸她的脸,我知道她长成了我喜欢的样子。

    我知道,她总有一天会是我的妻子。

    我对她再好都是应该的。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如果兰心没有发现,如果她没有偷偷跟着七姨她们出岛的话,我想,我会一直生活在兰家。”

    就算是在催眠状态下,陈老大说起兰心的时候,唇角也是上扬的,像是在轻轻地笑着。

    但是故事讲到中间的时候,他又开始哭了。

    哭着哭着就停不下来了,中断了述说。

    看得出来,陈老大曾经是真心喜欢过兰心,对她付出过真感情的。

    陈老大也曾经是一个善良的人。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让他变得面目可憎。

    关于兰心这个名字,林小满也听孔火提过。

    兰心是兰家失踪的那个女孩,比苏杨大几岁。孔火还怀疑,其实苏兰贞是被兰家人带走的,苏兰贞极有可能是兰家失踪的那个女孩兰心的女儿。

    “兰心出岛之后,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是谁杀了那些兰家的人,又是谁带走了兰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