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蝴蝶的消息(五更)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徐卫国越是平静,侏儒就越害怕。

    侏儒腿伤上的绷带全被解开了,露出了那两个弹孔。

    徐卫国仔细观察着那两个孔洞。

    侏儒吓得脸色发白。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这两个伤口恢复得不太好,可能是取子弹的时候医生太心急了,我怀疑那弹药碎片根本没取干净,打算给你割开,重新检查检查。”徐卫国淡淡地说。

    “不,不用了。”

    “要的,一定要割开看看。”

    徐卫国十分坚持要割开伤口看看,侏儒吓得不行,却无力抗拒。

    “他就是说说而已,他们是正规兵,做什么事都要打报告的,我来了这么久都完好无损。你不用怕他。”刀疤突然开口道。

    侏儒吓破了胆,“真的,真的只是吓我的?”

    刀疤刚一点头,徐卫国就掏了一把匕首出来,划开了侏儒的伤口,侏儒痛得打了个哆嗦,惨叫起来。

    徐卫国划开伤之后,还用匕首挑开血肉,仔细看伤口里面,然后才面无表情地说:“这个没有弹药碎片,清除得挺干净的。我再看看另一个。”

    带着血的匕首又指向侏儒的另一只腿,而他已经被划开的腿还在汩汩流着血,徐卫国没有任何指示之前,那三个兵就像木头一样立着,视若无睹。

    侏儒又痛又害怕,让他害怕的不止是徐卫国这一刀,而是徐卫国自始至终的表情都是淡漠的。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我说,我都说啊……我没说我不说啊。”侏儒哭了。

    “小侏!”刀疤厉声喝斥侏儒,“你敢说,组织一定会派人清除你。”

    侏儒又犹豫了。

    “你不说,现在就会死。”徐卫国拿着匕首,轻轻地在侏儒的腿上蹭着血。

    侏儒又吓得哇哇大叫.

    徐卫国把匕首上的血蹭拭干净之后,就拿在手里把玩,雪亮的刀面上,映照着侏儒惊恐万状的脸。

    “其实像你这样的人,顶多就是你们组织里的小角色,我也不指望从你的嘴得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只是例行公事问一问罢了。虽然只是例行公事,可对你来说,可能就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人的命就只有一条,机会,也可能就一次。”

    刀疤也一直冷冷地盯着侏儒在看,眼里满是警告之情。

    徐卫国见侏儒嘴里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失望地挥了挥手。

    “把这个没用的人抬走,过几天,选个好日子就直接枪毙得了。”

    侏儒突然大叫道:“不是是我能提供有用的东西,你们就不会枪毙我?”

    徐卫国淡淡地道:“那要看你提供的东西有没有那个价值。其实在甘南的时候,抓到你的那个人就已经审过你了,他也算是个狠角色,手段比我更直接些,你就是个软骨头,我估摸着你知道的应该早就告诉他了。所以,你别想编造什么东西来糊弄我,以保全你这条小命。”

    看到徐卫国根本不重视,侏儒加重语气强调道:“这条消息肯定对你们有用。虽然我确实只是组织外围的一个小角色,一直在刀哥手底下做事,可是自从上次火车站那件事之后,为了断绝追踪,我和刀哥就分开了。刀哥去了甘南,而我往北而去,在一个小山村里猫了一段时间。

    我身上的钱早就用光了,上头答应给的经费也一拖再拖,我觉得这样下去,迟早得饿死,所以就自己想办法去了趟京城。

    后来我才知道,组织里的经费出现问题,是因为上头要准备大干一场,所以把资金扣留下来,投到了其他的地方。”

    “大干一场?干什么?”

    “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反正资金被抽调是事实。”

    “呵呵,这个根本没有什么价值,相当于是废话。”徐卫国继续招呼人过来抬走侏儒。

    刀疤一直盯着侏儒在看,生怕侏儒真说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直到此刻,确认了侏儒就是在瞎忽悠之后,他才松了口气,脸上又恢复了那镇定自若的表情。

    侏儒被抬了出去,他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腿,哀求道:“好歹给我上点药包扎一下吧,要不然我这血一直流一直流,不到晚上就会死。”

    徐卫国头也不回地道:“那不正好?还省下枪毙你的子弹了。”

    侏儒大叫:“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谁想死?你们害死别人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他们想不想死,现在轮到你们自己要死的时候,又何必期望别人?”

    “我还有话要说。”

    徐卫国扭头,睨着侏儒,“你已经浪费掉了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不,我敢肯定这个消息对你们一定有用。我那会儿手头没钱了,刀哥又一直找不着,我就找了刀哥的副手杨亮,打算要点钱花花。我去的时候,杨亮不在那个联络点,我就猫在那儿等人,等到半夜的时候,我肚子很饿,就翻墙跑到隔壁去偷了点吃的。

    等我趴墙上准备往回的时候,我发现院儿里来了一辆大卡车,把仓库里的一些箱子直接往车上搬,那个杨亮也在那些人中间。

    他们搬东西的速度很快,我就趴在墙上啃了几个窝窝头,东西就搬完了,然后,就在我要下去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杨亮笑眯眯的伸手问对方要经费,对方说这车上的钱全是要上头的,经费过两个月一定会加倍发下来。

    杨亮就说底下还有好多弟兄都等着经费养家糊口,好歹给点,不然全都饿死了。

    然后在车上负责点数的人突然跳了下来,告诉领头的人说箱子的数目不对,少了三箱。

    领头人就质问杨亮,他是不是把那三箱钱藏了起来?

    杨亮摇头说没有,但是领头的人一口咬定杨亮藏了钱,然后二话不说就掏刀子把杨亮抹了脖子。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藏钱的不是杨亮,就是他们自己。他们全是吸客,上头的经费不发下来,他们没钱买那玩意儿,索性就把杨亮杀了,把这事赖给杨亮,然后把钱吞了再私下分分。

    我听他们说,这钱是直接运到锦官城交给蝴蝶老大的。”

    蝴蝶?徐卫国若有所思。

    还记得几个月前,那句被破译的密语里,就提到过花和蝴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