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救命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美食供应商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矿里太苦了,人家不愿意干,就跑路了呗。”刀疤笑笑,“再说了,那货不敢骂我的。”

    刀疤出了门,越走越偏,走到了一片荒芜人烟的野地里,学了几声鸟叫。

    “刀疤,这边。”一个只有五六岁孩子高的人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冲刀疤招手。

    刀疤不耐烦地走过去,“不是让你们没事别来找我么?我想过过普通人的生活,最近不想杀人。”

    “刀哥,我也不想来触你霉头啊,是上头,上头让我给你带一样东西来的。”

    小个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画像递给刀疤,“刀哥,上头很生气,因为你私自跑到徐卫国的地盘上去犯了事,还被人看到了脸,现在你已经被全国通缉了。”

    刀疤脸皱眉,“我被人看到脸通缉了?”

    “刀哥,真的,你看上面,画的不就是你嘛?”

    通缉令上那人像,就连刀疤自己看了,都没话可说了。

    刀疤从裤兜里掏出一盒染着斑斑血迹的烟,拆开来,抖了一根出来,叨在嘴里。

    小个子掏出火柴,划燃了之后,跳了好几下,才把烟给刀疤点着了。

    刀疤默默地抽着烟,时不时地吐两个烟圈出来,香烟缭绕,他的表情慢慢的变得凝重。

    烟还没抽完,他就随手一扔,然后用脚狠狠一踩。

    “上头打算怎么办?”

    “上头说刀哥知道该怎么办。我就是过来告诉你这件事的。”

    刀疤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刀疤把烟盒子捏在手里,走向荒野中的一口枯井,然后把烟扔进了井中。

    小个子在后头惋惜无比地说:“这烟扔了怪可惜的。”

    刀疤扭头看了小个子一眼,“你想要?”

    小个子点点头,“最近手头紧,能省点是点儿。”

    刀疤皱眉,“上头没发经费下来?”

    “上头说把钱抽调去弄大生意去了,我们的钱,要下个月才到手。”

    “看来,是要有大动作了,他们试探了这么久,终于要按捺不住,整点动静出来了?呵呵,小侏,这烟你想要也不能给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个子摇头,“刀哥不说,我哪儿知道啊。”

    “因为这烟是我抢的,抢的时候顺便就把人扔井里了,烟盒子上那些血就是那个人的。我现在只是把烟还给那个死人。你要是死人,你也可以抽。”刀疤淡淡地说。

    小个子打了个哆嗦,连忙摇头,“那不用了,不用了,死人的烟我不抽,我也不想当死人。这世界好着呢,我可还没活够。”

    刀疤抬头看了看天色,“那你转告上头的人,我会把这事处理好的。我走了。”

    等刀疤脸走远之后,小个子才跑到枯井边上,朝里看了一眼。

    井里有两个血肉模糊的人形在蠕动。

    人还没死!

    小个子又趴在井边仔细看了一会儿,心里一阵一阵的泛起寒意。这两个人活着还不如死了。他们应该是被刀疤直接扔下去的。

    枯井有二三十米深,井壁上全是尖锐的石头,他们被扔下去的时候,衣服和身体都被石头的棱角挂得面目全非了。

    “救命……”低低的,几不可闻的声音在狭窄的井底响着。

    小个子把火柴盒扔了下去。

    “给你们点烟用的。”

    “救命……”似乎是听到了上面的声音,已经濒临死亡的人迸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意志,竟然提高了声音嘶吼起来。

    小个子左右看了看,跑向草丛中,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一块在过井口的石头,慢慢的滚了过来,然后压到了井上。

    求救的声音被隔断了。

    小个子拍了拍手。

    “算你们命好,遇上我。要不然,你们还要在死前受不少痛苦才会咽气。我把井口给你们堵了,你们用不了多久,就会窒息而死。我可真是个大好人啊,你们不用谢我。”

    砰……

    荒野里突然有枪声响起。

    小个子的腿被直接打穿了,他猛地向前一扑,倒在了井边。

    一个长发及肩的络腮胡男人,打着赤膊,端了把自制猎枪从远处走过来。

    走到小个子身边之后,他狠狠地踢了小个子一下,“井里有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堵井?”

    “有,有两个人。”

    男人立马把猎枪往井边一靠,使劲把堵着井的石头往一边挪。

    小个子慢慢地爬了起来,伸手去够猎枪。

    男人似乎毫无所觉,依旧用力挪动着那块沉重的石头,小个子心头一喜,因为他已经摸到了猎枪的枪把,只需要再一点点,他就能化被动为主动,反过来崩这男人一枪了。

    “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男人突然回头,直接伸手拿走了猎枪,他一手拿枪,一手把盖在井上的石头也一下子掀开。

    “原本我打算放过你的,可你自己要寻死,我也没办法。”男人端起猎枪,对准了小个子。

    “你这个人的心实在是太歹毒了。看到井里有人,你不叫人来救他们不说,你还要拿石头堵住他们唯一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进风口。你还想拿我的枪杀我?你这种人活着,也是个祸害。”

    小个子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男人一直在试探他。男人并非没有力气搬动石头,他只是做出很难搬动的样子,把枪放在小个子触手可及的地方。

    “你不能杀人,杀人是犯法的。”

    这话让男人哭笑不得。

    “我杀人是犯法的,那你刚刚又在干什么?”

    砰,又是一枪,男人直接又打穿了小个子另一条腿。

    小个子惨叫一声,痛得晕倒过去。

    男人又举起猎枪,冲天放了两枪。

    然后,他就坐在井边,开始扯草快速地搓绳子。

    “井下面的人听着,附近的人听到枪声,一定会派人过来瞧个究竟。我现在正在弄草绳。我一个人,没办法下来救人,我需要有个人在上面扯着绳子,我才能下来背你俩。”

    井下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你俩要是死了,那也你俩的命。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如果还是捡不回你俩的命,那我也没办法。喂,是不是真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