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我的贵人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林小满听到这里,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她默默的看向徐卫国,暗中挑了一下眉头。

    徐卫国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王丰收没看到两人的互动,祁玉明看到了,看到了他也不懂。

    “秀秀说我会死,说她也会死,所以她提前来找我来了。她说我会很喜欢很喜欢她,喜欢到为她做尽一切可做的不可做的事,但我们最终却没有个好结局,死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在最青春的年华里,她开败了,我却无能为力,最终选择向命运屈服。”王丰收陷入了回忆之中,脸上有缅怀也有痛苦和不解。

    “秀秀说,既然她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这一次不会信命,再不会屈服,要活出另一种命运。她让我,跟她一起……

    我当时根本就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些什么,我的汉语也不太好。

    可当她哭着喊我的名字时,我的心里突然很难受,难受得我快爆掉了。

    虽然后来,我们还是分开了,可我恨她,怨她,却也放不下她,一直想找到她,让她回来我的身边。

    我想告诉她,王丰收不想丰收健康丰收财富丰收权势,王丰收只想丰收苏秀秀。”

    听到这里,林小满如何不明白,苏秀秀是重生而来的人。

    可是明明重生一次了,为什么她和王丰收还是分开了呢?

    “她给我取名叫丰收,想让我一生圆满。可没了她,我怎么圆满得了?徐卫国,林小满,我们必须赶紧去昌都。

    我当初,是逃离昌都的,我在昌都,有一些无法面对的人和事。

    他们不会对秀秀说真话,秀秀会受到伤害的。而且秀秀找不着我,极有可能会做傻事的。”

    “你现在这样子,怎么去昌都?”徐卫国一脸为难。

    “你们别看我流了很多血,一身血淋淋的十分吓人。其实我的伤不重,我最重的伤是在肺叶上,那里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其他的都是皮肉伤,不碍事的。”

    林小满不太相信王丰收的话,就让徐卫国把人拖车里去,拆开绷带验一验再说。

    王丰收无奈,一个劲地叫唤:“我说,林小满,你怎么这么不相信人呢?”

    看着王丰收一副信任呢,信任哪儿去了的表情,林小满啧了一声。

    “信任?不是被你自己作没了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相信贺胜利的话,相信我和徐卫国,我们一定能找着秀秀,让你俩团聚。结果你做了什么?

    贺胜利耍阴谋诡计,确实可以趁你不防备伤到你,可是却一定没能力让你死。你肯定又是听了贺胜利的鬼话,放弃抵抗,才会被捅得要死不活的,我猜得对不对?

    我苦口婆心的劝你信任我,你不信。现在你让我信你,我信你个狗屁。”

    王丰收自知辩不过林小满,就闭了嘴,任由徐卫国像拖死猴一样把他拖上车,扒了个精光。

    徐卫国的目光在他身上来回的打量。

    王丰收心里毛毛的,他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对啊。

    他是挨了十七刀,可是这腰以下到膝盖以上这一片儿是没伤口的啊。

    徐卫国怎么把他扒光了呢……

    “哎,徐卫国,你往哪儿在看?”王丰收夹紧双腿,感觉腿间凉嗖嗖的。

    徐卫国移开目光,“切,都是男人,你别自卑。我也是刚刚听你自己说,你那个秀秀说你会面为有缺陷的男人,所以我就帮你全都拆了看看。”

    王丰收的脸黑红黑红的,愣了好半晌,才催着徐卫国给他包扎。

    “赶紧给我包好,一会你们家那个坐不住的要是过来了……”

    徐卫国一想,王丰收说得没错,立马眼疾手快的把王丰收又给缠成了粽子。

    王丰收郁闷地问:“你车上怎么有这么多绷带?”

    “还不是给你预备着的。我们一直在找你,也心存侥幸希望你还活着,万一遇上你的时候,你需要急救,不得准备一些医疗用品备着嘛。看,这不就正派上用场?”

    王丰收有些感动,眼圈微微泛了红。

    “徐卫国,秀秀常跟我说,好运气的人走哪儿都会有贵人扶助。我感觉你和林小满,就是我王丰收的贵人。”

    徐卫国和王丰收呆车里的时候,林小满就晃到了祁玉明旁边。

    她捡了小树枝,把祁玉明被泥巴封住的耳朵戳了个洞,然后蹲下来,压低声音问:“知道不?我们今天原本就是打算来抢人的。真心没想到,王丰收和余娇娇的婚事是这么折腾出来的。人家明明不愿意结婚了,你们非给他扎针,想生米煮成熟饭,套牢他?

    我倒有些闹不明白了,你们这一家人到底咋回事?你妈救人,你弟弟害人,你这个哥哥为虎作伥,还想把王丰收抓回去?亏你还穿了一身绿军装,羞不羞?”

    祁玉明也很无奈啊,他根本不知道祁玉柱干了这样的事。

    “这事真是个误会。我弟弟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人。我想带他回去,一来是担心他继续跑流血过多死了,二来就是想把事情理清楚说明白。

    我估计,就是我弟弟一时想岔了折腾出来的事儿,我妈她们肯定都不知情。要是他们知道王丰收不愿意结婚,一定不会强迫他的。真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

    “王丰收的身份摆在那里,谁敢真的强迫他啊?”

    王丰收的身份……

    对了,林小满还不知道王丰收的身世呢。

    她又抠了一坨泥巴,照旧把祁玉明的耳朵洞糊上,这才一摇一摆的跑车那边去了。

    徐卫国看她挤着脸往里看,立马拍了拍车窗户,“走开,王丰收刚包扎完,还没穿好衣服。”

    林小满不乐意了,包得跟个粽子一样,能看得见个啥?用得着穿衣服么?

    王丰收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突然开口道:“林小满,林小满,徐卫国刚刚把我脱得精光。”

    “他要给你包扎伤口,肯定要脱光你啊。王丰收,你想表达个什么?我男人对你有意思,看上你了,也要学祁家人一样,强迫你结婚?”

    “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是想表达,徐卫国自己州官放火看了个光,却不让你姓林的百姓点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