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得到的太少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美食供应商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徐卫国片刻也不敢耽误,朝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血腥味越来越浓重,徐卫国的心往下沉着,沉着,像是要沉入无底的洞中。

    小满……

    他不敢去想象他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多少次任务,枪林弹雨中他都面不改色的闯过来了,可那是在没有小满的时候。

    得到的时候有多幸运快乐,失去的时候就会有多痛不欲生。

    他这一生,得到的太少,失去的太多。

    小满,是他再也不想失去也不能失去的部分。

    他的人生因她而圆满,他不想再过那种孑然一身,没有家和温暖的日子。

    “小满……”

    徐卫国的眼睛开始泛红,热辣辣的疼着。

    他像是一头疯掉的老虎,在树林里疯狂地跑动着。

    他只想快一点,跑到她的身边。

    哪怕,再快那么一点点。

    “小满!”

    “卫国,我在呢,注意脚下,别被枯藤绊倒了。”是林小满的声音。

    徐卫国用力地揉了揉耳朵,又大喊了一声:“小满,是你在和我说话?”

    “不是我还有谁?你年纪轻轻的,耳朵就背啦?哎哎……叫你注意脚下……”

    骨碌碌……

    徐卫国真的被几条枯藤绊倒了,跌了个狗啃屎。

    他爬起来之后,脸上却布满了笑意。

    因为,从这样的位置,他看到了坐在一个小土堆上面的林小满。

    她还能坐着,应该没受太重的伤。

    徐卫国那颗一直坠落坠落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小满,你等着啊,我马上就爬上来。”

    疯老虎找着了他的小媳妇儿,终于恢复了正常,虽然顶了一头枯叶烂泥,脸上也灰扑扑的,可他的心里却是无比满足和欣慰的。

    他真的是爬到了她的身边,然后围着她转了一大圈,查找她的伤处。

    林小满就坐在那儿,任他看,任他检查。

    徐卫国看来看去,越看越是疑惑。林小满除了鞋子上沾了泥外,衣衫整齐得像是在自家院子散了个步似的。

    徐卫国看她老坐着,立马又把她抱了起来,看了看她的屁股下面,也没有发现任何血迹。

    他就这样抱着她,疑惑地眨眼,“你……没受伤?”

    林小满嗯了一声,笑着道:“没受伤你很失望啊?”

    徐卫国摇头,“当然不啊。可是我闻到的血腥味很浓……我当时心都揪了起来。”

    林小满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大滩血迹。

    “喏,那一枪是我开的,她估计以为我是她的瓮中之鳖,蹦哒不了了,我开枪之后,她还以为我打不准她呢。你说她傻不傻?子弹直接命中了她,她那一脸惊愕的样子实在是很令人印象深刻呢。”

    “打中她哪里了?”

    “左胸腹间,虽然不是心脏,可也够她受的了。我的确是想弄死她的,可是……在开枪的那一刻,我又心软了。如果没有她,就没有苏杨,也不会有这个时代的林小满,我栖居在她外孙女的躯壳之中,好像没办法做亲手杀死她的事情。

    唉,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不够心狠。”

    徐卫国紧紧地搂着林小满,半点也不想放开。

    他把下巴顶在她的头顶上,轻轻地摩了摩柔软的头发,爱怜无比地道:“这是因为你太善良。我先带你回去安顿,然后再带人围捕苏玛。以她的个性,你放她一马,她却肯定不会记你的这情,一定会卷土重来,再兴杀戮的。

    我可不能让她再得手一次。”

    “有你在,我就不用怕她啦。卫国,我腿好软,你得背我回去。”林小满软萌萌地撒娇。

    徐卫国不住地点头,“你不说我也会背你回去的。”

    “你身上怎么有酸酸的草药味道?你在京城那边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林小满趴在徐卫国宽厚的背上,鼻子里那种草药味越来越明显,她就轻轻地掀开他的衣领看了一下,发现了一条已经结疤的伤口。

    徐卫国就把贺铭章把苏秀秀装棺材里,打算给贺胜利陪葬的事情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

    林小满气得脸都绿了,一直骂贺铭章。

    “这人太阴险了。竟然把一个大活人装进棺材给他弟弟陪葬,亏他想得出来。更可恶的是,竟然还把你弄伤了。那个跳雷怎么不把他炸成渣渣?”林小满挣着要从徐卫国的背上下来,“你都受伤了,我不让你背了。”

    徐卫国闷了闷,伸手把林小满的屁股用力往上搂了一下,一点也没有她放下来的意思。

    “这点伤不碍事,你又不重,我就是背你走一辈子也背得动。”

    “哈哈,我都想长在你身上,一辈子不下去呢。得,你爱背就背,累了的时候记得放我下来。”

    背着背着,林小满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徐卫国的手掌一会儿捏一下,一会儿拍一下。

    “徐卫国,你在干什么?”

    徐卫国面不改色地回答:“吃你豆腐啊,感觉不出来啊?”

    “你刚刚找不着我,是不是吓着了?”所以,才选择这种方式纾解紧张。

    “嗯。怕我来迟。”

    “不会的,我们都会好好的。”

    “苏玛受了伤,这时候追捕她应该相对容易些,一会儿我就让派人去追踪她。我觉得还是在九里屯安全些,我们回九里屯?”

    “你背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我觉得山洞里住着更方便,我们还是住山洞吧?”

    林小满咯咯笑着不说话。

    这个徐卫国,就是怕人听墙角呗。

    “你还是养好伤再想这些有的没的。”

    “那你不能那么快去厂子那边,得在家多呆段时间,陪我一段时间才行。”

    “行,你是爷,你说了算。”

    顺着林小满指的方向进行追踪搜捕的人却没能找到苏玛的踪迹,徐卫国对于苏玛的忌惮又深了些。

    树林里的血迹有很大一滩,苏玛身中枪伤还能躲过搜捕,这有些不合常理。

    徐卫国带着林小满回九里屯的时候,正好碰上方前进把李爱红也接了回来。

    俩个男人都觉得医院不安全,还是九里屯最安全。

    山洞里很久都没住过人了,林小满忙着清扫,徐卫国抽空去了一趟营部。田七看到他回来,十分高兴,把待处理的卷宗全都抱了出来,最后才别别扭扭地递给他一封结婚请贴。

    “田七,是你要结婚了?跟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