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白费心思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祁玉柱直接一脚把他蹬翻了。

    老板猝不及防,坐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来。

    “表叔,你怎么打人了?”余娇娇不明白。

    祁玉柱收回脚,怒气未消。

    “他骂你了。所以我就打他了。娇娇,走,我记得东头还有家才开了几个月的成衣店,我们去那儿找找。”

    老板不干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扭住祁玉柱:“走啥走,你打了人就想走?我要是让你就这样子走了,我的面子往哪搁?”

    余娇娇吓得往祁玉柱身后缩,一脸害怕。

    祁玉柱又抬起了脚,照老板的脸就踹。

    “既然没地方搁,你就不要这张脸了,我给你踹烂了才名符其实。”

    看到祁玉柱这副狠样,老板心里就虚了,连忙用手捂了脸,大声道:“你走,走你的,我不炸毛了。”

    祁玉柱拉着余娇娇出了门,上了牛车,走了好米远之后,老板才心惊胆战地爬起来,探头出去看了看,这才伸出手冲着祁玉柱的背影做了一个打的姿势。

    “你娃儿凶,老子不想出手就是了嘛。老子一出手,非把你娃儿的脸扇烂。下次不要让老子遇到你。遇到你,我弄死你娃娃。”

    余娇娇回头看到了,立马跟祁玉柱说:“表叔,那个人在打我们的影子。”

    祁玉柱就回头瞪过来,老板又吓得把脑袋缩了回去,半天不敢露面。

    祁玉柱就跟余娇娇说莫怕,“那家老板是个欠收拾的,扯布经常短尺寸,我头回进城的时候,隔壁的二娃让我带三尺布,我就是来他家扯的。结果三尺布拿回去量,只有二尺四,一尺布他要抠你两寸,心太黑了。我早就想打他娃娃了。放心,他就是个嘴上打飞机,实际软脚虾的货,不敢咋子。你就盯着他,他要敢再探头出来挥手,我就再回去收拾他。”

    “表叔,看到点前面的路,有个车子过来了。”余娇娇指着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喊。

    祁玉柱笑了笑,把牛往旁边的拉,吉普车错身而过,呼啸而去。

    余娇娇看着远去的吉普车,用力地敲了敲自己的头,“表叔,那车的颜色真好看。”

    “你喜欢?喜欢的话,表叔挣了钱也去买一辆,载你到处玩,好不好?”

    余娇娇拍着双手叫好,“表叔,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祁玉柱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说话算话。娇娇,坐好了,我们去东头扯布了。”

    城东头的成衣店叫衣来伸手,余娇娇拉着祁玉柱问:“表叔,人家的店名就俩个字,她这个咋有四个字?”

    “显得特别呗。对了,娇娇,这家店的老板是个女同志,虽然这店才开没几月,可是生意却越来越好,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她做生意很公道,一不短缺尺寸,二来衣服做工很扎实,三一个衣服的样式也比别家的好看。我刚开始就想拉你过来这边看的,先头看的那家就是顺便看看的。你在那家看不上,在这家肯定能找着喜欢的。”

    祁玉柱把牛车靠边放好,然后伸手让余娇娇搭着他的手臂慢慢下车。

    余娇娇下了牛车,率先往里跑,刚跑到门口就跟一个女同志撞到了一起,余娇娇站立不稳,身体失去平衡直往后仰,那名被撞得喊出疼的女同志连忙伸手拉住她,用力过猛,两人跌坐在门槛内。

    祁玉柱赶紧上前,把余娇娇从那女同志身上拉了起来,问她:“摔着没?”

    余娇娇回答:“没摔着,就是吓了一跳。”

    余娇娇说完,又伸手来拉还坐在地上的女人。

    女子慢慢地爬起来,倒抽了一口冷气,伸手揉着自己的腰。

    祁玉柱认识她,她就是这家店的老板。

    “老板,我这侄女要扯点布做新衣裳,跑太着急了些,不小心撞到你了,没事吧?”

    老板点头,“那你们随便看,我这儿的布全是分门别类放的,每一格上都有标布名材料价钱,那边还有一个加工价目表。我这腰受过伤,摔这一下还有点发痛,我先坐会儿。你们挑好了布我就过来给她量尺寸。”

    老板边说,边往旁边的缝纫机后坐。

    余娇娇发现这家店的摆设和之前那家店完全不同,新奇地到处看到处摸,挑了一阵,终于挑中一块蓝色碎花的棉布。

    “我要拿这个做件袄子,这花色穿身上肯定好看。就身上长满了花似的。那我就成了好看的花姑娘了。”

    祁玉柱看了看这布的价格,一尺五毛,他也不知道这一件衣服要扯多少尺,就把整卷布抱了过来,让老板算。

    老板拿了卷尺,在余娇娇身上量了量。

    “她这身量,要扯一块七尺长,三尺五宽的布才够做一件袄子。”

    祁玉柱一尺一尺的算价钱,他还没算完,老板就已经报出价格了。

    “十块零五的布钱,一块五的工钱,一共十二块。”

    祁玉柱惊奇地问:“你怎么算得这么快?”

    老板回答:“这有什么难的,我学过心算。”

    “心算是什么算?”

    “一种算法,能很快地算出来。对了,这做袄子一天做不好,起码得两天。我这店消费满十块可以送衣上门。你们住在哪儿?”

    “正和村。”

    “那好,衣服做好了之后,我就直接给你们送过去。”

    “那就谢谢苏老板了。”祁玉柱叫上余娇娇,往外走。

    “谢谢苏老板给我做漂亮衣服。”余娇娇朝老板挥手。

    老板笑着送客:“我俩年龄相仿,就互相以名字相称嘛。你叫我秀秀就好。”

    “秀秀,我叫娇娇。你把衣服做好,就赶紧给我送过来啊。我赶着穿给人看的。”

    “好。你脸都红了,是赶着穿给你的情郎看的吧?”

    余娇娇红着脸往牛车那边跑,祁玉柱赶紧跟上去。

    余娇娇和祁玉柱离开后,秀秀把布裁了七尺下来,准备动手做衣服。

    她回忆了一下余娇娇的尺寸,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钢笔,揭了笔帽,慢慢地把领,袖,肩,下摆的尺寸全都算了出来。

    蓝色带着碎花的布摊在工作台子上,她慢慢的用画粉往上画线,然后再一一裁成不同的形状。

    中午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的妇人过来找秀秀,让她回家吃饭。

    秀秀有奇怪,“今天怎么这么早吃?”

    “你这孩子,又忘记了,你二婶说的那个钢铁厂的小伙子今天要来我们家吃中午饭。人家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

    “妈,我不去。你们别白费心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