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苏一白的谋算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美食供应商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把苏家人都散出去,去庙会玩。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苏一白捏着茶杯,慢慢地说。

    “可我这副模样,一看就知道我被人打了。我这样子上街,不是丢人现眼么?”苏上行有些犹豫。

    “现在是大冬天,围个大围巾一遮,啥事儿没有。赶紧照我说的去办。宅子里,不能有太多的耳朵的眼睛。”

    苏上行带着苏家绝大部分人去逛庙会了,偌大的苏家,只剩下苏一白,苏丽华和苏丽华的表姐苏田,还有一些平日里从来也没露过脸的陌生人。

    苏丽华被人架着,掩了口鼻带到了苏家后院的一间小屋子里。

    小屋子里供着苏相干的灵位,供桌上放着三盘祭品,苹果,肉,酒。

    苏丽华被带进来之后,门就立马被关上了,房间里突然变得有些阴暗,她有些怕,嘴上的布团一被扯开之后,立马跑向苏一白,偎依着苏一白娇滴滴地叫表哥。

    “表哥,发生什么事了?这些人是什么人?我好害怕,表哥,你得保护我啊。”

    苏一白面带笑意地看着苏丽华,伸出手轻轻抚了抚她细嫩的脸部肌肤,随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丽华,你闯大祸了。”

    苏丽华怔了怔,立马看向供台上那几盘不太新鲜的祭品。

    “表哥,我,我就是忘记来换了。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一定天天换新鲜的,再不偷懒了。”

    “丽华,做错了,就得认。你从小就骄纵,就算是在锦官城任职期间,你怎么欺负人,我也都护着你。就是上一次,你硬诬指京城老字号售不纯的金器,这事闹得那么大,我也替你掩了。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苏一白惋惜地看着苏丽华。

    苏丽华被苏一白看得心里毛毛的,苏一白的目光,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她心惊胆战地跪了下来,紧紧地抱着苏一白的腿。

    “表,表哥,你可别吓我。不就是忘记给表爷爷换供品了吗?我改,我一定改,真的。我从此后一定洗心革面,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表哥?”

    苏一白慢慢地蹲了下来,伸手抬起苏丽华的左手,把袖子一点一点地往上卷,露出了她戴在手腕上的那只赤金手镯。

    “丽华,你能告诉我,这手镯哪儿来的吗?”

    苏丽华原本想要说买的,可是面对着苏一白洞若观火的目光,只略微抵抗了一下,就实话实说了。

    “从一个乡下老太太身上撸来的。表哥,你放心,这件事我做得很隐秘,没有人会发现的。那个老太太穿作打扮都很土,袄子都是半新不旧的,就算事后回忆起来不对,也绝扯不到我身上来的。”苏丽华越想,就越觉得她没错。

    苏一白摇了摇头,站直了身子,转身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背对着苏丽华,冷冷地说:“丽华,你昨天戴着这手镯,还去参加了楚箫的聚会,对吧?当时,应该有人见过这手镯,对不对?”

    说到这个,苏丽华还是一肚子火气和憋屈。

    “表哥,那个姓沈的孤女太不像话了,她欺负人。表哥,你帮我收拾她啊。”

    苏一白郁闷得快要吐血了,苏丽华竟然蠢笨如此。

    偷个手镯偷到了徐卫国亲戚身上,事后竟然戴着这手镯,正好就在沈如心面前露了眼。沈如心借住在徐家,与徐家的关系十分要好。

    而苏丽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怎样的祸事。到现在,她都还戴着这可以做为铁证的手镯,在洋洋得意的让他去收拾沈如心。

    苏一白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悲哀。

    苏家……真的没几个可堪用的人了。

    全都是拖他后腿的。全是!

    一念至此,苏一白再没有任何犹豫。

    “压住她,塞上嘴,斩掉她的双手。”

    几乎就在苏一白话音落下的瞬间,苏丽华就被几个如狼似虎的男人架了起来,押到了一边。

    就在屋子阴暗处,摆放着一张用布盖着的铡刀。

    苏丽华直到看到雪亮亮的铡刀被拉了起来,她才反应过来,苏一白没有在开玩笑。他是真的想要斩掉她的双手!

    她害怕得直颤抖,眼泪瞬间涌了出来,“表哥!不可以啊!为什么?”

    “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个老太太,是徐卫国的亲戚。他们本不该这么快查到我们苏家头上的,结果,你为了显摆,主动跑到沈如心面前去露了马脚。丽华,这铡刀,本该铡掉你的脑袋的。

    现在,我只是要你一双手,已经对你仁慈无比了。”

    “可是我没有手,我就成了残废啊。表哥,表哥,不要啊。”

    “塞住她的嘴,别让她瞎叫唤了。”苏一白不想跟苏丽华纠缠浪费时间,这件事,必须快刀斩乱麻。徐卫国,可还在等他的交待呢。

    苏丽华眼见自己逃脱不得,急中生智,高声叫道:“你不能伤害我,姑婆说过,我长得有两分像杨姨,这是我跟她的缘份。你要是敢铡掉我的手,姑婆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苏一白怔了怔,原来,姑婆对苏丽华另眼相看,是因为她和死去的苏杨姑姑有两分肖似。

    苏一白转过身,看了看苏丽华,苏丽华满心期盼着他说不铡手时,他却阴阴地笑了一下。

    “丽华,谢谢你提醒了我。这铡刀铡的,确实瞒不过苏玛姑婆的眼。可是……要是被人打断,硬拽断的,而且是被徐卫国硬拽断的,这就能完美解释,并挑起苏玛姑婆的怒火。我们苏家,最有钱有势有底蕴的并不是我们这些明面上走动的人,而是苏玛。

    爷爷死了不打紧,只要我能上得了苏玛姑婆的船,苏家就还有鼎盛兴旺的那一日。”

    “表哥,表哥,不可以。你就算拽断了我的手,可我还是会告诉姑婆真相。”

    “你在被拽断手的同时,也被毁容了,然后疯了。你肖似苏杨姑姑的地方被弄没了。姑婆对你的怜惜,也不会再继续了。反而,因为这件事,她的怒火会被激发到一个高度,一个人在失去理智之下,会做出许许多多疯狂的事来。

    而这,就是我苏一白的机会。你放心,等表哥得势那一日,一定忘不了丽华你的功劳的。

    我会养着你,不管你疯了还是残了,我都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你的。”

    “不……!”

    “拽掉她的手,推到尖锐物品上撞,撞到毁容脑震荡或者颅内大量出血,失去神智为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