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凤凰投胎了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季海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唉,以后想找媳妇儿,还得先脱裤子验身了。不然……好怕又遇上一个带家伙什的啊。”

    徐卫国也觉得这事有些匪夷所思,太超出他的认知了。

    林小满觉得他们俩都有些大惊小怪了,“你们都太传统了,觉得难以相信么?其实你们换位思考一下,在建国之前,帝王时代,我们国家不都有太监这一类人嘛。那我们国家实行的是切掉,人家还想多了一点,切掉了再长上点东西,用来赚钱。其实就是多一点少一点的区别嘛。这样想想,是不是就能想通了?”

    徐卫国沉默不语。

    林小满上楼睡午觉的时候,他就把鸡杀了烫了拔了毛,绒毛也收拾干净了。季海苦逼的在洗猪肚。

    这个猪肚很大,是从一头大肥猪身上割下来的,表面黏黏的,季海搓来搓去,还是滑滑的,都连续换了三大盆水了,这猪肚还没洗出来。

    他就跟这猪肚杠上了,徐卫国端了新鲜的鸡血,上楼连哄带灌的让林小满喝了,下楼之后,发现季海还在洗猪肚。

    “你这猪肚要洗到天黑?你加点紧儿啊,猪肚要炖两个小时才能吃呢。你洗都要洗到天黑,晚上吃啥?”

    季海把猪肚一丢,大声道:“你行你来!”

    徐卫国默了片刻,打了个呵欠,“我陪媳妇儿睡会儿。你先折腾折腾。”

    徐卫国把装过鸡血的碗三两下冲了,就轻手轻脚地上了楼,摸到三楼跟徐天来下了几盘棋,估摸着时间才又悄悄回到二楼房间。

    林小满正趴在床上伸懒腰,一看到徐卫国来,就警惕地盯着他的两手,发现是空着的之后,才松了口气。

    “你想吃凤凰投胎,可季海和我都不会洗猪肚,这菜怕是做不成了。”

    “你俩用什么洗的?”林小满在床上慢慢地拱着。

    “当然是用水啊!”

    “水是洗不干净的,猪肚表面的那层粘东西,要用盐加醋再和点油使劲搓两遍,再用清水一冲洗才能干干净净的。”

    徐卫国就胸有成竹的下楼指点江山了,季海照这法子一试,果然灵验,猪肚十来分钟就洗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

    “太岁爷果然是上得战场,卧得舞场,提得起枪扛得起炮,还能下得厨房!林小满说得真没错,你果然是一个找不出来缺点的男人。”

    徐卫国挑了挑眉,一点也不尴尬地接受了这样的评价。

    这道菜不仅去病强体,也有养生保健之功效,从此乾隆把这道菜叫做“凤凰投胎”,就是现在的猪肚鸡火锅,传说是因为乾隆年间宜妃产后身体虚弱,日渐消瘦,吃了多少名贵补品都无济于事,乾隆心疼她,便命一众御医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食补方子。

    宜妃吃后果然胃口大开,经过一段时间饮食调理,宜妃的病竟然痊愈了而且肤色也红润有光泽,美艳动人。

    徐卫国自从在新华书店的医书上看了这一则记载之后,就起了心给林小满食补了。又能补身子,还能肤色美艳动人的食补法子,正好合适林小满这样怕吃苦药总躲喝补药的人。

    实际上,这是粤菜,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吃过一次,却从来没有动手做过。趁林小满睡懒觉和不在家的工夫,他私下可是练坏了十几只鸡才做成了一次,这才有信心在林小满面前提及。

    至于那些失败了的鸡,就全强塞给小王小李吃了,他俩现在闻鸡就跑。

    林小满是吃货,嘴馋,听说有好吃的,哪能不答应啊。管他是补月子还是补身子的呢,徐卫国肯做给她吃,她自然得欢天喜地的接着呀。

    肚包鸡是一道做法繁复的菜,用生猪肚把生鸡包住,用水草扎好二头后放入姜、胡椒、党参、玉竹、红枣、北芪加水经老火慢调煲熟,这一食法是使生滚食法的火锅多了一种老火食法,节约时间的同时又可品尝到香浓扑鼻,美味可口的鸡肉,不用担心火候难以控制而鸡肉过火变韧。

    徐卫国在做的时候,林小满在他旁边转悠来转候悠去,肚包鸡下锅开炖之后,她基本隔十分钟就要问一次徐卫国:“好了没?好了没?都闻到香了。”

    徐卫国就耐心的哄着她,“再等会儿,要够火候了才好吃。不然会搞砸的。”

    林小满伸着脖子等呀等呀,等得好像花儿都谢了,美女都变太婆了似的,终于听到徐卫国说得了。

    她欢呼着窜过来,围着炉子直吸鼻子。

    “哇,好香。光是闻着,就觉得好好吃的样子。”

    徐卫国无奈地把她扒开,“瓦罐很烫,揭盖的时候蒸汽更烫,你离远点儿。别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就是专门给你做的,还能少得了你的?”

    徐卫国拿湿帕子包住罐子两个陶耳朵,离了火,放到了一边的石头案板上。重新接了煤,又把炉子封好了,洗了个手之后,才去揭罐盖儿。

    盖一揭开,那香味,简直跟长了千只小手,在扯着林小满往那边凑似的。

    瞧她那两眼放光,跟闻着腥味的黄鼠狼的模样,徐卫国好笑地用微烫的手指去烫她的小耳朵。

    “叫你离远点啊,口水滴罐子里了。”

    “哪,哪有。”

    徐卫国找了个小碗出来,用勺子盛了一小碗原汁原味的猪肚包鸡汤,刚要递给林小满,又想起了什么,就把这碗端着去找了一只小调羹,用调羹把烫搅得温而不烫了之后,才把碗递给林小满。

    “可以喝了。瞧你那猴急样,哪天能在床上这么猴急,我必定得乐坏。”

    握草,这一本正经开黄腔的本事见长啊!我无视,无视,不被撩.

    林小满一边喝着美味的汤,一边拿眼偷偷瞧那包在猪肚里的鸡。

    徐卫国正把猪肚用竹爪篱捞起来,然后一点点的把整只鸡拔出来,放菜板上快手斩成均匀的小块,又把猪肚也切成了条子,重新放回了鸡汤之中泡着。

    “饭还没熟,饭熟了之后,再继续煲五分钟,就能开饭了。”

    林小满把空碗举到徐卫国面前,眼巴巴地瞧着他。

    “你这样子,像什么话?”徐卫国一边说,手又一边去拿勺子,给她捞鸡肉块捞肚条,捞了满满一碗。

    “就在厨房里吃。嗯……我给你做一次凤凰投胎,你让我随性一次,怎样?”

    是不是所有的宠爱,都是因为想吃肉才甘之如饴去做的?

    她能不答应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