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血的教训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美食供应商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顾顾的样子,不像是演的,倒像是本色发挥!顾顾就是一个精神上有疾病的重度狂躁病患者,从她那身衣服就看出来的,反差太明显了。

    她生性温婉,可却爱穿攻击性爆棚的服装。

    扮医生的那个刚开始还抱着敷衍了事的态度,结果一看这顾顾演得这么真,无论是语言劝导和安慰,竟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时,就有些慌了,强自镇定着伸手要去安抚顾顾。

    结果那手刚一伸出去,顾顾就猛地用头撞向他,砰的一声,扮医生的人鼻子都被撞出血来了,他捂着自己的鼻子,惊恐万分地盯着顾顾大喊:“顾顾!顾顾!你这是弄啥嘞?我是陶方啊,我们可是同乡,上下山乡我们可是分在一处,我一直照顾着你的啊。你……你这是怎么的了?”

    顾顾双目凶凶地盯着陶方,终于喊出了可以辨识的话来,“还我女儿,还我女儿……别,别淹死她!我不回城了……不回城了。我把指标让你给……你放过我女儿,放过她……把她还给我…啊!”

    扮医生的直接给吓跑了,往旁边跑去。

    傅经年叹了口气,猛地站起来,走到顾顾身后,用力地抱着她的双臂,控制住了她的行动,用一种不疾不徐,像春风细雨一样的声音对她说,“顾顾……你在做梦,只是一个恶梦。你闭上眼睛,睡一会儿,等你再醒的时候,你的女儿一定还在你身边,什么坏事都没发生过。

    你听听……这么多呼吸声,这么多人都是来帮你的,哪个坏人敢当着这么多人下手干坏事欺负人?”

    顾顾挣扎了几下,试图反击,傅经年就一直一直重复这套话,话一直保持着某种特定的节奏感,听在所有人的耳朵中,都像是春风拂面,不沾细雨,却润进了心里。

    在坚持说了十来分钟之后,顾顾终于慢慢地放下呈求饶姿势的双手,一点一点的闭上了眼睛,然后睡了过去。

    傅经年慢慢地把她放到台子上的一把有靠背的木头椅子上坐了,这才满头大汗地对着来听课的实习生们说:“顾顾,她有狂躁症,为了临床的真实性,我在叫她上台配合的时候,给她看了一副画。

    这副画是她在心理治疗初期,自己画出来的。所以……这便刺激到了她,瞬间回忆起了那段悲痛的过去。

    而我们扮演医生这位陶方,平时一定不太用功,对狂躁症的理解并不深刻,患者都走到他面前来了,他还一副敷衍了事的态度,半点防备也没有,才导致顾顾发狂的时候他来不及反应,受了伤。

    这是一个血的教训,大家要谨记,专业知识要啃透,态度要摆端正,每一位患者,都得从一一开始就倾尽全力去观察了解并作出迅速的应对。

    还有………体魄锻炼也应该要跟上,不然,像今天这种情况,没有臂力是抱不住顾顾的,也根本不可能钳制住他十几分钟。

    心理学科,精神学科,都是神圣的,大家以后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别再得过且过,以为混满这几年,就能顺利结业!

    你们实习期间的表现,直接影响到你们日后的分配。不管你是我带的学生,还是其他科室主任带的学生,从本院走出去的,绝对是精良之师,绝不会有一个半罐子!

    听明白没有?”

    三十几个实习生在震憾之余,无不对傅教授的话产生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尽皆高声回答道:“听明白了,傅教授!我们绝不得过且过,敷衍了事,绝不做半罐子!”

    而陶方,则是羞愧不已地耷拉着脑袋,用双手抱头坐在最角落里。

    傅教授看了他一眼,说了句:“知耻才会后勇。你是一个好苗子,就是太自高自大了,这次的事,给你敲了个警钟,希望这对你来说,是好事!”

    陶方不住地点头。

    傅教授又的眼带怜悯地看了一眼顾顾,“顾顾闹腾累了,陶方,李宝儿,你俩带她回宿舍去吧。”

    陶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打算把顾顾背起来。

    而那名叫李宝儿的女生,却吓得连连摆手,惊惧无比地道:“不,不,顾顾一疯起来太吓人了,我一会儿就去申请调宿舍,我不会再跟她住在一起了。要不然,哪一在她一发疯,把我撞死了我可太冤枉了。”

    傅教授直直地看着李宝儿,重新问了一遍:“你真的不愿意送顾顾回宿舍?你嫌弃她,怕她?觉得她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李宝儿惊魂未定地直点头,“是,教授,你刚刚不也说过了吗?顾顾就是有狂躁症的精神病人。我不送,也绝对不跟她住一起了。”

    傅教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李宝儿同学,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尊重你的选择和决定。你以后,不会再遇上精神病患者了,你可以收拾你的东西,回家去了。”

    李宝儿惊呆了,以为自己听错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提高声问傅教授:“什么?教授?你因为这个就要我放弃当医生?你要断了我的前程,你要打烂我的铁饭碗?教授,你可要想清楚了。我爸可是京官儿……你不过就是一个名头响亮没什么实际权力的教授而已!”

    傅教授摇了摇头,“走吧,你不适合当医生。医生是救死扶伤的,不是前程,不是铁饭碗,就是一门用来救人助人的技术。你连你的病人都怕,你如何会用心去救治他们?”

    李宝儿恼羞成怒了,跺着脚指着傅教授骂道:“你想清楚!我给我收回这话的机会,不过就一次!傅教授,我知道你刚死了女儿,你一个养出间谍女儿的教授,能品德高尚到哪儿去?

    要不是我爸说你有点名声,做你的学生出去了提起来也有面子,而且肯定会分配一个好医院,你以为我会来实什么狗屁习?

    傅教授,你现在还要我收拾东西走人吗?”

    林小满没料到,会瞧到这么一个实习生。她侧头对着小李说了一句话,小李就站了起来,走到李宝儿的身边。

    “这位同学,你爸是叫李、缸不?你爸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不?傅教授叫你走,你就走吧,别跟颗老鼠屎一样杵这儿恶心人了,我们都快被薰死了,你行行好,积点阴德成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