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打雪狗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林小满闻到甜香味,眼就睁开了。

    徐卫国甚至都不用叫醒她。

    这个贪吃的小东西。徐卫国一边腹诽一边拿碗盛了糕,把上面的些瓜仁、金糕条、青红丝堆上,弄了满满一碗,然后端到床前,看着林小满吃。

    林小满边吃边喊,“好吃,太好吃了,我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徐卫国呵呵笑道:“你第一次吃驴打滚,吃盆儿糕,吃焦圈,吃**,吃炸羊尾,吃卤煮火烧的时候,都说的这句,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

    林小满就嘻嘻笑着夹了一块,直接塞进他嘴里,堵住。

    徐卫国三两正把糕吞下肚,眸色暗暗地道:“你敢堵我嘴,我把你上下一起堵,堵上一整天,你信是不信?”

    “切,我不堵你嘴,你就不堵我一天了?你那心里,就挂记着这点事儿。先说好啊,我吃了之后要消食一小时,你得等我缓过劲儿。还有,我的生日是生下来给你那个,你的生日又咋说?”

    徐卫国脱了鞋子上了床,双手碗在脑后,虎视眈眈地瞅着林小满。

    “我的生日啊,是生下来等着嗯……你。”

    一个压人,一个被压的关系,反正说来说去就是无肉不欢,吃够才行。

    “滚你的,下辈子我不当女的了,女人总是吃亏那一个。”林小满愤愤不平地说。

    徐卫国就翻身爬起来,凑上来,属于他的男人气息就满满的将她笼罩着,像一张无形的,用爱编织成的蜘蛛网,她就是那只被网住的小飞虫,永远也飞不出他的大网了。

    “小满,你就说句实话,你真不喜欢跟我嗯……?”

    林小满红着脸不回答,埋头狠吃着糕,吃完一碗又吃了一碗。

    “不喜欢也必须喜欢!”徐卫国霸道地宣告。

    “猪!我要不喜欢,能让你爬上来?我懒得理你,我就是说说而已。”

    徐卫国眼似一片黑海,盯着林小满,一瞬也不眨,“你喜欢?那我们在这多呆一天。”

    “如果你无事,我又承受得来……”剩下的话,实在说不出来了。

    徐卫国想了想,有些惋惜地说:“早知道要在京城呆这么久,我就应该把那椅子的图样带来的,照着做一个放这里,省力又舒服。”

    “是你省力又舒服,我会被再多翻几遍,我才不喜欢那怪椅子。”

    “做椅子太费时,做秋千倒很快。”徐卫国动上了心思,“嗯,你最近练那五禽戏有用不?还有那补身的药补没补上?”

    林小满不想跟一个满脑子想花招吃肉的男人说话。

    那补身的汤药,又不是仙药,一吃就身体棒棒哒。还有那五禽戏和太极,不练个三五年,哪见得到成效?

    “喂,徐卫国,你到底要吃到程度才算饱?”

    “连战三天,试试看才知道。目前还没到过极限。”

    林小满哑口无言,心里默默念道:苍天啊,大地啊,这世上怎么这样一个猛货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宁愿吃肉吃到死,也绝不饿半餐的主啊。

    “徐卫国,你要生在古代,必定是个三妻四妾,后宫无数才能满足你的家伙。你要是个君王什么的,一定是三年一大选一年一小选,不停把女人往你后宫里拉的无道暴君。”

    “那你就以一抵万,我就啃这一块。”

    外面风雪连天,北风呼啸,屋内春风连绵,征战不休。

    这一个生日,过得真是舒坦,大老虎半眯了眼,遗憾无比地道:“天天能过生就好了。”

    林小满悄无声息地歪在他身上,早已经晕过去了。大冬天的,做到头发丝都滴汗,这枪炮可轰得真够凶猛的。

    “嗯,体力好像比之前好得多了,能连续来两场了。改天找龙五更,再淘一个好方子。”

    大老虎和小野猫都睡着了,他们已经在过不分日夜的生活了,饿了就找东西吃,吃好了就思那个欲,啪到弹尽粮绝,再养精蓄锐……

    门一关,外面世界的喧嚣一概不知,足足胡天胡地了两天之后,徐卫国偷偷地告诉林小满:“榨干了,老虎没子弹了,该回了。”

    林小满浑身疼,腰疼,腿疼,屁股疼,肺疼,嘴疼。

    “疼……死了。”

    徐卫国觉得奇怪,怎么会疼?

    “我盯着你适应良好才来的,怎么还是疼?”

    “被重卡连续碾了两天两夜,腰都闪断了,你自己干的好事,你还问我?我好想告你故意伤害罪,让公安把你抓去半个十天半个月也好啊。”

    “那你就再睡一天,我们晚上回去赶晚饭。”

    “那你出去!你去把剩下的房间全打扫了,清理出来,就能消耗掉精力了。别来盯着我嗅,我怕你了。”

    “也好!这里以前可是恭王府,好多地方都没理出来,我去帮你挖宝藏。”

    说到宝藏,林小满就郁闷了。

    “嗯,公公给的藏宝图我看不懂……卫国,我们老徐家的宝藏到底藏哪了?”

    徐卫国嗯了一声,“慢慢找,一年找不到找十年,等我退休了你还没找到的话,我们就去浪,把这大好河山,一寸一寸踏遍,终归会找到的。”

    “还有几片地图,公公忘记是传给谁了,要找齐才能知道具体地方呢。”

    林小满睡到中午,饿得不行了,就披了件军大衣,起来洗了个澡,换上干净衣服,才出去找徐卫国。

    徐卫国竟然在清理鱼塘,还穿着单衣,干得热火朝天的。

    林小满蹲在塘边上,随手抓了一把雪,捏成小球球,照着徐卫国就扔过去。

    “徐卫国,我们来玩痛打落水狗的游戏,你当落塘的狗,我来打。”

    徐卫国正用洋铲铲雪和污泥呢,听了这话,也不作声,弯腰把洋铲在雪里插了几下,把洋铲上的污泥擦干净了,就往后铲了一铲子干净的雪,直接兜头就往林小满身上甩。

    林小满像惊叫着跑着着躲,雪落了她一脖子,凉得她倒吸冷气。

    “徐卫国!我就打了你一下,你洒了我一脖子。”

    “你这没大没小,不长记性的小东西,你把老虎当落水狗打,还不许老虎洒你一身?不过……我洒的时候靠下,什么时候洒到你脖子上了?”

    林小满就把脖子里的雪抓出来,展示给徐卫国看,“明明就洒脖子里了。”

    “哦……原来是雪啊。我以为你说的是另一种东西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