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不够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照相师傅跟着白涟余上了三楼,进了徐卫国的房间。

    门一关上之后,徐卫国咬牙切齿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林小满!你卖你男人?这人要脱我衣服拍啊!”

    林小满就笑眯眯地说:“安啦安啦,他是男的,你也是男的。他有的你也有,他看了你说不定还会羡慕忌妒恨呢!你拍嘛,拍嘛,白涟余会指导你摆姿势的,这照片我自己留着欣赏的,绝不外传!”

    “不行!我拒绝!”徐卫国斩钉截铁的不从。

    林小满想了想,就抛了点甜头出去,“我不拉楚河汉界了,我一会儿就把绳子拆了。然后你让我看哪副我就学哪副,照做,你让他拍你好不好?”

    徐卫国想了想,就威胁照相师傅:“要是拍得不年轻不帅气,我砸你摊子!”

    照相师傅一头的汗,看了看徐卫国,又看看白涟余,白涟余就说:“外面那个是姑奶奶!”

    照相师傅权衡了一下,决定站在姑奶奶这一边。

    等拍完之后,徐卫国问:“照片什么时候能洗出来?”

    照相师傅就战战兢兢地答:“三天!”

    徐卫国嗯了一声,就详细问了照相馆门店地址,说三天后亲自去取,只能冲洗一份,并且这照片要是入了第三人的眼,就砸店!

    林小满拉开了房门,笑嘻嘻地把吓得两股颤颤的照相师傅送下了楼,又低声音叽叽咕咕的吩咐了几句,乐滋滋地哼了几句子,又在一楼坐了会儿,然后才起身乐颠颠的去灶房把粥盛出来,哼唱着喝完了粥。

    小白去通知钱罗二人时间改为三天后.

    这一天上午九点,林小满和白涟余就说要去1901拿钱。

    徐卫国不太放心,说要跟着去。

    林小满摇头道:“敲竹杠的事,我来做挺好。大家都知道,我是乡下来的,不懂规矩,不识数,只会觉得我掉钱眼里了。

    可要是你跟着去敲,就变成武力胁迫了!

    他们就会说,我是瞧着徐卫国在这儿,我害怕,所以我才给的钱。那我哪来的成就感和乐趣嘛?乖啦,就在家等我,我去收拾钱小二和罗浮白!”

    徐卫国思前想后,看林小满一脸的期待,眼里亮闪闪的,又不忍心把她那火光给掐灭了。她就是贪玩,爱钱,化妆品厂要开起来,需要大量的资金,她这是绞尽脑汁的在挣钱创业呢!

    他曾给万峰说过,娶了她,就要许她衣食无忧,许她平安喜乐,许她祸福与共,免她忧,免她苦,免她颠沛流离。

    可看起来,他做得还不够好啊。

    也或许,是他这个小野猫,生来就是与众不同的。

    爱折腾就让她折腾去吧!

    “那早去早回!白涟余好生看着她,我会再安排一个警卫员给你们当司机,就去咖啡厅,办完事儿就直接载你们回来。

    想吃什么,叫人去买,不要四处闲逛,我在家也无聊。我给你一个半小时时间。如果届时不回,我亲自过去抓人。”

    林小满想了想,去要半小时,回来要半小时,还有半小时跟钱小二罗浮白磨嘴皮子,绰绰有余了,立马就痛痛快地答应了。

    “好的呀,我不会乱跑的,我也不放心你和公公两个伤病员在家呢。呵呵,想撬我墙角的人肯定在暗中盯着呢,我怎么可能在外面乱跑,给她机会来拐我男人?

    哦,对了,你现在受了伤,要是人家对你用强,你记得不要怕丢人,要喊非礼喊女流氓啊!”

    徐卫国瞬间圆满了,点了点头,“知道,我不会给人撬的。”

    九点三十五,林小满就到了1901咖啡厅,咖啡厅开得晚,九点才开门,这会儿客人并不多,稀稀拉拉的有三四个,而且全是分开坐的,一个角落里坐了一桌,林小满十分满意,这样的环境,可以不用压着嗓说话,也不担心给人听去。

    燕十一一早就候着了,提了壶咖啡就亲自过来招呼了。林小满左右看了看,发现昨天那名捉弄她的侍者不见了。

    “嗯,得罪了贵客,罚他去种香菜去了,让他天天香菜下饭,吃上一年半载再回来。他叫燕十七,是我侄子来着。这个处罚你满意不?”

    好吧,这个处罚很符合林小满的胃口。

    “有空的话,我会去监督他吃香菜,顺便围观一下的。”

    燕十一笑着应下了。

    林小满就又问燕十一要了纸和笔,开始写东西。燕十一好奇地探头来看,白涟余就站了起来,把他往远处推。

    “走走走,我家营长可吩咐过了,任何男人,离姑奶奶的距离必须保持在三尺以上。”

    说着,白涟余就往楼下瞅了瞅,连忙把这一桌的藤椅往后移了两尺,又走了几步,算了下距离。

    燕十一但笑不语,摸着鼻头捡了隔离的桌子坐下来,等着瞧热闹。

    林小满写一会停一会又想一会儿,在一张纸上修修改改的折腾了十来分钟,写完之后又念卫遍,改了几个错别字,就重新拿了张纸出来誊写下来,满意地弹着这呕心沥血的作品得意地笑。

    钱小二和罗浮白昨天一定喝高了,姗姗来迟不说,上楼的时候脚步都有些发飘,勾肩搭背的摇着过来,往白涟余准备好的椅子上一坐,钱小二眯着眼,那眼睛就找不见了。

    罗浮白依旧是那天那身西装,西装上沾满了酒气,袖口还有两滴油渍,他打了个呵欠,就大刀阔斧的敞开了腿。

    白涟余又伸脚踢了他一下,提醒道:“把腿收拢,夹住!不然我家营长会找你畅谈一下人生理想,让你回忆回忆一口假牙的青春时代。”

    罗浮白眼珠子一瞪,就要发火,钱小二立马扯了他一下,摇了摇头。

    罗浮白忍了气,态度不太好地冲林小满大声问道:“帐单呢?到底多少钱,说个数。我们忙得很,没空陪着你瞎蘑菇。”

    林小满笑眯眯地把早就准备好的帐单子拿了出来,捏在手里,并不递给罗浮白,反问道:“你们带的钱够吗?掏出来我瞧瞧!我这里,一直都是现结,概不赊欠,也不打白条子,不刷脸。”

    罗浮白不耐烦了,直接掏了一沓大团结,甩了甩,“瞧瞧!怕是你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大面额的钱吧?大团结,十元一张的!怎么着也该够赔你那什么,绷带红药水云南白药和汤药费疗养费,还有人工费了。”

    林小满摇头,道:“如果你们就只带了这么一点钱的话,估计一会我就会直接上你家要帐去了。这帐单你们自己签字按了手印的,我不怕你父母赖帐的!”

    什么?

    这些还不够,这里有两百张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