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谣言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美食供应商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小满,出事了,余市长夫妻把江城电视台的人都拉来了,已经去九里屯去了,他说要把丑事捅到天上,直达天听……”

    林小满粗粗听了个大概,立马往外冲,这个不要脸的余莲,还不死心!

    她敢这么做,肯定是有把握暂时不会被人拆穿,公公和陈副司令还有方阿姨,龙耳十,龙始久都已经回京城,她目前的身份还是陆军司令员徐天来的夫人,在锦官城,人人都要忌惮她三分。

    她也一定毁掉了关于余娇娇这一事情上所有的证据链,她这是阴谋失败了,就开始玩阳谋,想要硬生生靠舆论来制造冲突,趁乱下手。

    什么事,沾了有人摧动,大肆宣传,还通过传媒发散出去,那都是要闹出大事的。

    不是每个人都是神探,具有明辩是非的能力,多的是人云亦云,跟风倒之辈。徐卫国这是被架到了烈火之上,还烹上了滚油在烤!

    事情爆出去了,要查清楚,拨乱反正,得需要时间。而这段时间,徐卫国一定会声名狼藉,就算最后辟谣成功,那影响也是不可能完全消除得掉的!

    这世上,除了人云亦云随大流之辈,还猜忌心重,阴谋论者。

    徐卫国明明堂堂正正的,什么也没做过,也会被以为是做了丑事,凭借势力洗白了。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

    余莲这是要釜底抽薪,让徐卫国不死也要脱层皮呀!

    江城电视台的记者,那是余家的势力范围,用脚拇指头想也该知道,这些人会怎样写!世上能杀人的,不只枪炮武器,还有文人的笔杆子!

    口诛笔伐,挑动不知情者的热情,把事情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余市长手底下也不可能没几个硬茬子,他在盛怒之下,制造出什么冲突,徐卫国首当其冲,极有可能会受伤的!

    不,她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陈安然还在医院里照看胡豆,胡豆这是误打误撞,赖了一个乖乖女回来。徐卫国底下的兵,也有点蔫坏蔫坏的,赖上了头,当然要赖到底!

    胡豆全身都缠上了绑带,连根本没被打着的脑袋也缠得大了好几圈。林小满去的时候,他就跟个屎鸦雀一样躺在床上,拿眼睛定定地瞅着陈安然,就跟那眼睛里都要长出手来似的,把陈安然瞅得脸红得如同抹了鸡血般。

    “不要看了,有那么好看啊?”

    “就是好看,少看一眼都不得行。哎,我其实平时不是那么鲁莽粗暴的人,我跟我们营长的行事作风还是很有区别的,我就是听了半截话,又看到你长得啷个乖,天下的好男人千千万,非要去纠缠结了婚的男人,我就有点气不过……

    真的,你要相信我嘛。我会对你好的。我晓得你心善,我明明冒犯了你,你看到你爸爸要把我打死了,你还帮我求情,让他不要打我,我好感动。你叫陈安然是吧,我可不可以也叫你安安?”

    陈安然摇头,“不可以,安安是我爸爸妈妈叫的。你还是叫我名字就行了。我是看你人不坏,又是卫国哥手下的兵,再加上徐伯伯也出面了,我才答应试试看的。我们这事儿,成不成,还是两说呢。

    毕竟我爸爸肯定会抽空对付你的,我妈又是我爸说什么就是什么,完全的软性子。你要过不了我爸妈那一关,做再多的事都白搭。”

    “那不怕得,最重要是你,你不讨厌我就可以了。那你爸爸那边,他喜欢打,我就天天送上门给他打个够。等到他打累了,打不动了,肯定就同意了的。”

    林小满是一路跑过来的,跑到医院,找到了病房后,实在是顶不顺了,就两手撑了墙壁顺气,屋头两个人说的话,她几乎听全了。

    她一边骂胡豆要拐媳妇儿竟然捎带着贬低徐卫国,一边感叹徐卫国底下这些兵,脸皮比徐卫国厚多了,哄起女人来,那是一套一套接一套的。

    等有了气力之后,她敲了两下门,陈安然刚一拉开她就窜了进去,拽着陈安然就往门外拖。

    胡豆躺在床上大喊:“我没说营长坏话,你别抢人!”

    林小满瞥了一眼胡豆,问他:“医院里所有的绷带都缠你身上了?我就是抢人又怎样?你绑得跟个木乃伊似的,你未必还爬得起来打我?”

    胡豆认怂的速度比翻书还要快,“嫂子我错了,嫂子我真的错了,我再不说贬低营长的话来抬高自己了。”

    林小满没搭理她,攥住要挣的陈安然,快速地问:“你晓得你爸那台截击机的频道不?有没有可能联系上他?有十万火急的事必须要联络上他和我公公。”

    “不行,我爸把雷达都拆掉了的。任何人都没办法联系上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余娇娇自己下药要害徐卫国,失败后入院抢救,可是余莲毁掉了证据链,通知了余市长夫妇,带了江城电视台的人要去九里屯爆徐卫国的丑闻!

    余莲是司令员的夫人,单她这层身份,就足以令锦官城的人忌惮。我必须在事情爆出来之前,找个能压得住场面的人把事情压下来。这个人,我公公是最合适的。”

    陈安然还是无法理解事情的严重性,张着无辜的大眼睛道:“卫国哥没做过就是没做过,难道还能冤枉了他做了?

    我可以作证啊!胡豆也可以作证啊!怎么可能由着她们单方面的说呢?”

    “你和胡豆都是徐卫国营里供职的,你们的证词不足以让人信服。大家会怀疑是你们包庇徐卫国,不肯说真话。

    如果猜得没错,那天在手术室里的人应该都被调离了,作为铁证的病历也肯定被人篡改过了。余市长夫妇在余莲的挑唆下,肯定会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攀咬!

    安然,事情真的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既然你联系不上你爸爸,那你这边就已经是一条死路了,我必须赶再想想其他的法子,如果真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我会赶回九里屯,和徐卫国一起把这事硬扛过去!

    还有,胡豆就是嘴滑了些,人应该是不错的,错来的姻缘也是姻缘,我看好你们。”

    林小满说完,又急匆匆地跑了。这一次,她是往宁墨家跑。宁墨家的钥匙,一直都没收回去,林小满熟门熟路的上了楼,一进门看到宁省长就直接给跪下了,噼里啪啦的把事情一说,宁省长的眉头就揪了起来。

    “徐司令员的夫人余莲同志我见过的,她在京城的圈子里风评都很好。林小满,你说她从三岁起就暗害徐卫国,逼走徐卫国后,又再追到九里屯来陷害徐卫国,这事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不止我不信,京城所有人都不会信!

    不好意思,你和小墨私交再好,这件事我也无法出面擀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