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傻猫好好骗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什么花儿,什么蜜桃?

    林小满还是不太明白。

    徐卫国只顾抱着她笑,两人一起颤。

    “你还乐!你还乐!你还敢笑我!我要打洗你啊……你赶紧放开,不然一会儿就真发火了。”

    “不放啊,说什么也不会放的。”

    “好吧,你不放的话,就把话说明白一点。”

    “嗯……”

    “嗯什么嗯?我让你说!不然我就自己看!”

    “别,我跟你说。就是桃儿太水灵了,被挤出水来了。”

    林小满羞恼不已,斥道:“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徐卫国低头,轻轻地吻了她的唇,又向一路往上,在额角眉眼间留连。

    “我说我灌了几月的花儿知道我的辛苦,要反浇我一回……那不是那个,也不是尿,是你情动时会起的反应,只是这次,量大了些,有点像井喷的潮。我也只是在书上见过,我以为是骗人的玩意儿。”

    “啊,好奇怪……”林小满像驼鸟一样缩了头,趴在他的肩膀上喘息。

    他抚着她光滑的脊背,:“不,很好,我很喜欢。”

    “唔,你喜欢就好,我不纠结这个了,我现好困好累好想睡哦。你让我睡,好不好?”她软软地在他耳畔说着,糯糯的声音像裹了蜜的棉花糖一样,从耳朵甜到了他心里。

    徐卫国眸光轻轻地闪了一下,摇头道:“那不行,你到了,我还没到。刚刚我也准备要最后一击了,就被浇了,所以要重来了。”

    “可我真的好累嘛………”她真不行了,就开始撒娇。

    越是撒娇,越叫徐卫国不肯放开她。

    徐卫国就想了个折中的法子,“那我放你躺下来,我们再继续。”

    她摇头,“不要,我要睡觉,不要了。”

    汗水从她绯红的脸颊上往下落,滴到白玉般的肤上,流过暗红的印,滑向峰间深沟里。

    徐卫国盯着那汗粒,眸色幽暗到了极至。

    突然间,又不舍把她放倒。

    倒了就没有这样的风景看了。

    他环顾左右,伸了右手压了一下那放杂物的小桌子,发现它能承重之后,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他把她抱了起来,把她放到桌子上坐着,桌子是临窗放的,窗帘早已被拉上。

    窗帘是棉麻料的,军绿色的。

    她靠在窗帘上,那绿帘便如同衬着她的叶,把她白玉兰花一般的身子衬得莹润无比。

    桌比床的略高些,他不用抬高她,直接直入刚好合适。

    他算得很精确,轻轻分开,站在地上,就重战起来。

    直顶得那朵绿叶中的白玉兰一阵阵的花枝乱颤。

    桌子被摇晃得狠了,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窗上的玻璃也哐哐直响。

    部队招待所的窗玻都是加厚特制的。何况他选的这间房,是他专属的,那窗子是防弹的。

    她曾站在这扇窗前,偷偷目送他。

    那天,他看到窗帘微微动了一下,掀开了一点缝隙。

    她掀开那帘的瞬间。也把他心上的帘掀开了一条缝。

    所以对方前进所说的凑合过便慢慢的变成了想要认真试试看。她的心疼,让他开始沉沦。

    他早就想在这扇窗前要她了。只是上次住这儿的时候,她伤了,他不能。

    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心境,意境,全齐了。

    他就要占着她,在这扇开始的窗前,狠很的要她,深深的爱她。

    她已神智模糊,几近崩溃,又哭又笑地推他。

    他不放也不要停。

    直到她一遍遍叫着:“潇然哥哥,潇然哥哥,潇然哥哥,啊……”

    他终于再次释放,放过了她。

    他低下头,愉悦至极地笑了起来,她能完整的含住他,任他驰骋不受伤了。

    这个小傻猫有时候很好骗,跟她说没全进她就信了跟她说我还没到她也一点不怀疑。

    他和她一起到的,只是他的被她的冲下来了,她一紧张啥也没发现。

    好傻的猫呀。是他的小傻猫呀!

    他知道,等她醒了,她又会跟他理论次数问题。

    他抬腕看表,偷偷把表往回拨。

    又过了一个小时,她才从软面条的状态里缓过了劲,艰难地翻了个身,撑开眼皮,叫他臭徐卫国。

    徐卫国立即睁开眼。

    “我说就一次的你到底搞了几次?”她累得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细细的缝,又想睡又想强撑着教训他的模样真可爱。

    “就是一次。”这个时候,坚决要抵赖到底。

    “手伸过来,我要看表。”

    徐卫国就伸过手去,让她看,林小满看了看,就觉得奇怪,“唔,这时间不对吧?你拉开帘让我看看天儿!”

    徐卫国暗道糟了,小傻猫开始变聪明了。反正他贪了欢,被她罚一罚也没什么。

    窗帘拉开,晚霞满天。

    远处的食堂炊烟袅袅,饭菜的香味隐隐约约的飘过来。晚饭时间都快到了。

    林小满怒了,强撑着翻身爬起来,正好徐卫国自发自觉地把耳朵伸了过来,她就顺手拧住了,气乎乎地道:“徐卫国,看我打不洗你。这是一次?”

    徐卫国很认真很认真地解释:“确实就一次,从进到出本就算一次。”

    徐卫国笃定她晕了好几次,他就是那时候偷溜出来,过会又进的。

    小傻猫发现不了的,只能认栽。

    “啊,这样说好像也对……是我没规定好时间。我以为,一次最多也就个把小时就搞完了。啊啊,我忘记了你以前没火力全开啊……”林小满拿被子捂了脸,光听声音都知道她心里要怄出血来了,“小花和姍姗一定来过了,我的天,那时候我一定是晕怔怔怔的,只顾叫了!”

    “没有,她们回来的时候,是来敲过门了,我那会还清醒,我把你嘴全堵住了,没让你出声儿。等我缓了缓,我让秦姗姗带小花去吃饭,又安排她下午带她去学校报名去了。秦姗姗小叔是那市一小的校长,这事儿她带人去更方便。

    她们嗯……大约一个小时前回来了,这会应该在306。我现在就起床,带小花去食堂,顺便问下报名的情况。一会儿,我给你打饭回来。”

    徐卫国说着,就爬起来,下了床,穿戴整齐,又从脸盆里弄了点水,把凌乱的头发抚了抚,又恢复了英气勃勃,板正冷峻的模样。

    林小满不服气啊,怎么他还是神清气爽的啊…

    “徐卫国,你怎么一点也不累?”

    听出她语气中的愤愤不平,徐卫国拍了拍自己的腿,沉声道:“有点累的,腿也站酸了,只是我没说。”

    林小满歪过去之前,吩咐徐卫国说:“那你跟小花说,叫她晚些过来找我。”

    徐卫国一见到林小花,就跟她说:“你姐让你吃完饭,早点回房去睡,早睡早起身体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