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虎太岁!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雷鸟,冬青,雪燕,银鼠几个挨在一起,朝各处仔细地搜寻,却没发现任何的异常。

    那把狙击枪,竟然是随时移动着的,打死的那二十个人,都是一枪爆头,同一个位置,精确无比。

    雷鸟找了一会儿没找着人,就仰头朝着树上喊了声:“黑子,黑子,你站起来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我站不起来了。他们第一轮扫射的时候,就打中了我的腿。你没见着我动都没动过啊?我连树都下不来…”黑子清冷的声音里透出一丝无奈。

    “我在你头顶上!”就在黑子出声的那棵树上方,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

    黑子急忙抬头望,只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急速的靠近,那人带了她一下,一手扛枪,一手挽着她的胳膊,一个纵跃,矫健无比地落了地。

    “不好意思,来晚了半天,差点让你们遇险。”男人面无表情地冲着几个人点了点头。

    黑子皱了皱鼻子,屏住呼吸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出声问道:“你身上那是什么味儿?”

    “就是在茅房的梁上潜伏了两天两夜,才等到权猜来入厕,被薰的。”

    雷鸟围着男子转了转,这才发现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包袱,包袱像是一件敌军的军装,里面装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他腾地张大了双眼,震惊地问:“你背的是什么?该不会是…”

    男子点了点头,松开了黑子的胳膊,顺手就把背上的包袱取了下来,打开给几人看了看。

    “我来迟半天,就是为了取这权猜的人头。还好,没白蹲茅坑房上薰。”

    冬青用枪头扒了扒那个包裹,惊喜地道:“真是权猜,银鼠和我去侦察的时候,见过这个权猜,他这人机警又多疑,比之前那个毒蛇男还要阴险。要不是银鼠拼死掩护我,我那时候也落他手里了。

    太好了,他竟然也没得瑟几天,就被人取了命。”

    雷鸟一直在仔细打量着这名突然出现,又身手超乎寻常人的男人。

    他生得高高大大的,浑身充满了力量美,那张脸上沾满了泥污,身上也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他那身迷彩服上面也沾满了血迹,旧的新的,黑的红的,完全分不出到底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也在流血。

    “你是谁?你负伤没?”

    摸进权猜老窝,还能把权猜人头取出来的人,自然不可能毫发无损,只是不知道他伤在哪儿,严重不严重?

    “没事,只不过被流弹擦伤了肩膀和后背。你们是滇军野战营侦察大队的赶死队?你是雷鸟,腿伤的是黑子,切掉了脚掌的是银鼠,大眼睛的是雪燕,瘦高个儿是冬青?”

    “对,你说得都对。你是那个我们要接应的人?但是上面的人只告诉了我们一个地点和时间,也没说你的长相特征,连代号都没说…我们没办法确定你的身份。”虽然他帮了这么大的忙,还救了他们所有人,甚至带来了权猜的人头,但无法确认身份的人,雷鸟依然无法完全信任他。

    “在战场上谨慎一些是对的。我这儿还有一份地形图和对方的火力侦察报告,你们自己送回驻扎地。权猜和他的弟弟权野都伏诛了,他们这时候,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候,迅速组织力量,突击他们,一定能打他们一个狠的。至少三五年之内,他们没办法再组织力量来犯我国南疆!“

    雷鸟接过地形图和火力分布图一看,立马也瞪大了眼睛,竟然详细到和大路小路和显眼的树木特征都标注清楚了。

    拿到这样的情报,几乎不必要付出太大的伤亡,就能赢得胜利。

    “这,你这是如何办到的?刚刚冬青说过,权猜此人最是阴险多疑,据说每天晚上都要换住房,以防止自己被暗杀。他这人也极度的好色,但是一进入战备状态,他也可以忌嘴。

    我们这一队,也摸过去好几次,最近的一次,也只不过摸到了他的住房外围便被发现了,还折了银鼠。

    雷鸟生平最不服人,是上级眼里的刺头王,此时此刻也不得不对你说声服。”

    “我一个人,目标小,容易潜伏。而且我也是侦察营出身的,执行过不少这种任务,驾轻就熟的。而且,我没浪费精神去找权猜,我就一直趴那儿等他出现,相当于是以逸待劳。

    他可以换住房,可是这是野外,他不可能和那些兵猴子一样,内急了随便找棵树下解决。

    就算是这样,那简易厕所附近,也是重兵把守着的。我等到了他,想杀他也费了番手脚。

    我带了一百八十颗子弹,加上刚才这一阵儿,全都打空了,一颗也不剩了。”

    “他上厕所也带着一百多名兵?那你一个人怎么在那一百多人之中逃出来的?”冬青十分好奇。

    男人微微挑了眉,“一百五十名兵,围在厕所周围,可是那个地方本就狭窄,我制服权猜的时候,他们听到枪声,想要冲进来,我就拿权猜顶着门当挡箭牌。

    那个厕所是一体式的,是精钢制的,就门能进,这样做或许是出于保护入厕人的安全。

    可也有一个弊端,一百多个人,想要涌进这么小一个厕所里,自然是混乱不堪的。我有权猜在手,进来一个我点一个,进来一双我点杀一双…我带着权猜出来的时候,他们不敢动我,我找了个高地,顺手就把他身上挂着的手榴弹也送给他们听了听响儿。”

    “所以,你不是逃出来的?你是把保护权猜的一百多个兵杀得差不多了才出来的?”

    “嗯,换了件他们的衣服,把权猜割了,背着趁乱跑出来了。他们之中也有聪明人,发现得早,就一直咬着我…我为了甩脱他们,子弹也快打光了,就迂回了一点,多走了些山路,就比约定的时间迟了半日。”

    “同志,你的代号?”雷鸟一脸钦佩地行了个军礼。

    “太岁,其实就是我同营的人叫出来的外号,算不上代号。”

    “你是徐卫国?棋子说过,他们当年对抗赛就输给一个叫徐卫国的人,徐卫国的外号就是虎太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