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闯祸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美食供应商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林小满问:“方前进呢?”

    徐卫国没作声。

    又过了半个小时,李爱红坐不住了,也过来问方前进在哪。

    徐卫国掀了掀眼皮子,淡淡地道:“他下江摸鱼去了。”

    李爱红怔了怔,嘴皮子动了动,欲言又止。

    林小满觉得不对劲,就问她:“怎么了?有话就说。他就是这个样子的,黑面神一只。平时对着我也没个笑模样的,不是在生你们的气。”

    李爱红这才开口道:“前进的脚扭到了的,在水里根本游不动,他原本水性就不好,现在天都黑了,他下江摸鱼,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林小满明白了李爱红的暗示,她立即站了起来,攀着上床的床沿,脚蹬着最下一级铁梯,立了起来,探出头望着徐卫国问:“说,方前进是不是你扔下江的?你怎么能冲着方前进发火呢?赶紧的起来,去把他捞上来!他脚伤了,一会儿真淹着了咋办?”

    徐卫国翻了个身,背对着林小满,闷声道:“不去!他只顾自己媳妇儿,不管你。我用树藤捆着他的,吊在一棵树上的,淹不死的。至于会不会被江里的怪鱼咬断腿,那就不知道了。”

    “今天的事儿,事发突然,火势太快,根本怪不了他。这是有心人设的局,你应该把精力放在彻查起火原因和打我那个人身上,你不应该迁怒方前进。这黑灯瞎火的,你把他绑哪儿了?

    江里有没有怪鱼我不知道,可是靠山的地方万一有毒蛇猛兽什么的,你又捆着他,他动弹不得,被咬死了怎么办?”

    徐卫国这才叫了一个跑得最快的兵来,告诉他:“离这十多里外的江边,有一个陡坡,陡坡上全是柏树,在靠近江水的岸边上,有一棵很大的榕树,我把人绑在临水的那根粗枝上了。

    你去给他解开。”

    到十点多的时候,士兵终于带着方前进回来了。

    方前进那一张脸,已经被野蚊子叮得满是包。野外的蚊子毒性大,一叮就是一个包。方前进脸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这种包包,连耳朵背后和头发里也有。

    李爱红心疼得用万金油给他抹了好半天。

    方前进知道徐卫国还生着气,也不敢过来了,看李爱红心疼都要掉眼泪了,又笑了笑直说没关系,“嘿嘿,有点像佛头的感觉,丑不丑?”

    他知道李爱红平生,就最爱个美字。

    当初就嫌他不够书里的宋玉潘安什么的好看,要不是他磨得勤,舍得下工夫,让她看到了他的真心,这媳妇儿,怕是讨不回来的。

    李爱红埋怨地朝徐卫国这边看了一眼,小声地道:“这个徐卫国也真的是的,我看是跟林小满呆久了,被传染了孩子病,竟然用这种法子整治你。瞧你这脸,叮得都快没个人样了。要是好了之后,留下斑斑点点的,你就成麻子脸了。”

    方前进不以为意地道:“嗨,没事儿。反正这媳妇儿已经讨到了手,这脸就没那么重要了。麻子脸就麻子脸吧。徐卫国这次是气狠了。易地而处,要是他只顾着林小满,把你丢在火里,我可能比他更生气。

    他本来想打我来着,可能又觉得我不扛揍,这才把我吊水里泡了两三个钟头。”

    家属楼要重新修建,这一次就全部用砖石垒,用足水泥和河沙,照着怎么坚固怎么建。

    关于火灾调查的事,起火的原因查出来之后,徐卫国看了那份方前进交上来的调查报告一眼,立即大发雷霆,一句方前进和万峰一样,是个不值得托付和完全信任的人,就把他打发着去管家属楼的工事去了。

    起火的原因,查来查去,竟然是一楼的一个小孩,接煤的时候,刚把旧煤来出来,提着要往地上放时,一只小花猫跑了过去。他一时贪玩,直接就把火钳和煤一丢,跑去追猫了。

    那快没烧过心的煤扔到了旁边晒着的被子上,被子晒到了下午,已经变得异常松软了,一点就着。

    那时候,好多人在午睡。

    小孩追着小猫跑来跑去,小猫又把窗台上的油跳得倒了出来,油一沾那火星子,立刻窜了起来,烧进了屋子里。

    然后……大火就这样烧起来了。

    哪有这样儿戏的起火原因?

    徐卫国当时把自己调查到的东西往方前进面前一甩,怒不可遏地吼道:“你的调查结果是意外起火…可我的调查结果,却是人为纵火,伪装成意外。如果不是意外,林小满是被鬼打破的头?

    我家门外面那个扣,我明明已经捶进去了,不会那么轻易自己扣上的,怎么就那么凑巧,在起火的时候就扣上了?

    被子当时晒在院子里,起火烧起来,离着屋子还隔着一条阳沟一个台阶的距离,小猫打翻了油,那油能有多少?

    家家户户做菜的时候,顶多就是放一小碗油在炉子上的小搁板上。一碗油,掉下来,洒得了多远?更何况据我调查,那家那碗油,当时只有不一两的样子。一两油,就把院子里的被子上的火接到屋里了?

    最先冲进来泼水灭火的人,那桶里的水,是从哪儿打的?你查没查过,她们那桶里装的,到底是水还是油?!方前进,人交给你,你差点给我保护死;事交给你,你就给我如此敷衍了事?看来,你和万峰一样,都不是一个值得托付和完全信任的人,这么些年,营部交给你俩打理,估计暗中还不知道藏了多少表面光鲜,暗里污糟的事儿!

    千里江堤、毁于蚁穴,我这铁打的营盘,怕是已经名不符实了。万峰管青菜萝卜去了,你就去管砖土水泥河沙什么的吧。

    这营里,以后的大小事务,就算是打报告报一毛钱的经费,也都得我徐卫国亲自签字才行。”

    方前进被骂得狗血淋头,满脸通红,羞愧难当地离开了徐卫国办公室。

    半个月时间不到,副营长,总教导员都被徐卫国下了,只剩下一个本就没什么实权的代政委余建升,有些人就暗地里猜测,这仅存硕果会不会也被徐卫国搞掉。

    这阵风吹起来的时候,很快就吹遍了整个营区。

    有人开始传,徐卫国这是要搞一言堂。

    徐卫国却没管这些风言风语,依旧每天上山窜林子的抓那只闯了祸的小花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