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圈圈(五更)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林小满愕然,“我没说要学啊,你听谁说的?”

    李爱红也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愤然,生气地说:“那就又是文丽丽那个大嘴巴在乱说咯?

    她一大早就到处串门子,说早上卫国再三叮嘱,要让你给他编个杯套!

    还说你们俩在门口腻腻歪歪的磨了好一会儿呢!”

    林小满心头一震,突然就想起那个奇怪的梦来。

    在梦里,她就是答应了要给徐卫国编杯套,徐卫国还对她说,找李爱红学,准没错。

    难道……那些都是真的?

    可是她在这里,不可能见得到爸爸和闺蜜,那么前半段里以为的闺蜜……和那些对闺蜜撒娇所说的话…全被徐卫国听到了?!

    “爱红,刚刚我就听你在叫我的名儿,你找我?”文丽丽探头探脑的出现在方家门外。

    李爱红站了起来,“文丽丽,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说个事儿,你……”

    “爱红说她不会编那些精细的小玩意儿,想问问你会不会?”林小满眼看着李爱红找上了文丽丽说聊斋,立马截断了李爱红的话,并向她递了个眼色。

    李爱红只以为林小满是不想把邻里关系弄得那么难看,转念想了想,原本文丽丽和王红莓她们一伙人,都不太待见林小满,如果她再因为文丽丽四处咬徐卫国家的闲碎话,找上文丽丽,文丽丽一定会以为是林小满挑起来的事儿,那样林小满日后在随军家属中就更难立足了。

    李爱红压下了心里的怒气,顺着林小满的话说:“是啊,我只能教小满学编杯套儿,小东西的话,还得另找一个师傅教。”

    文丽丽打了个哈哈,“编东西这一门,王红梅是巧手匠,你们得找她。

    我打小就皮嫩,那些编绳儿一上手,要编个什么东西,还得左勒一下,右结一下,我这皮受不住,情愿花点钱去买,不省这点儿。

    我们家建升也说了,舍不得见我为编个不值钱的玩意儿,把手指勒红勒肿…”

    文丽丽原本是要借机贬低一下林小满的,表明她家家底厚,不用靠着省这点钱自己编,她家男人也舍不得她吃一丁点苦。

    可是她的智商太过于有限了,就忘记了李爱红和王红梅都是会编绳的,没事的时候,还会给自家男人编个杯套之类的。

    她这一贬低,把三个女人都贬了,只抬高了她自己一个。

    李爱红呵呵笑了一下,不客气地说:“你不会就算了,当我没问。没啥事的话,我还得收拾屋里,就不留你闲扯了。”

    “没事没事,我这会儿也没啥事,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

    文丽丽也根本没明白过来,李爱红这是不待见她了,都直接开始赶人了,她又小站了一会儿,见李爱红一直低头做事,林小满也帮着收碗,没人搭理她,她才回自己屋去了。

    文丽丽走后,李爱红立马停下了手上的活,和林小满三两下把碗洗了桌子收拾了,然后又找了块干净的布过来铺上,找齐了要编绳用得着的小剪刀之类的工具,开始耐心细致地教林小满编绳。

    “要编杯套,先得学会打平结,打平结呢,就要用到一根上平结的线和一根打平结的线,把两根线相对着,然后把上平结的线穿过相对放好的线端下,穿好之后拉紧两端,一个平结的形状就出来了,然后再继续做第二个平结,慢慢的拉成松紧一致的结……”

    学会打平结之后,李爱红又教林小满套上绳子,做了个小圆圈,再分出四组编成相同的平结,再加上一圈斜圈结,再全部用平结收口,慢慢的,一个杯套的形状就出来了。

    李爱红边说边示范,林小满一边听一边自己照做,平结学了两三次才会拉了。

    会了这个,编长很容易,可是要圈成圈儿,再收口,弄成杯子的形状,还要刚好能套上一个杯子,不松不脱,就极有难度了。

    林小满学了小半天,到晌午该做饭的时候才离开方前进家,回到自己到里之后,林小满试了很多次,都没办法把散的平结串成杯形……

    她不服那口气,就坐在小板凳上穿啊结啊,徐卫国回来了,她也没注意。

    徐卫国上楼后,先到自家炉子前转了转,又揭开锅盖看了一眼。

    锅里空空的,炉子也冷冰冰的,再把锅提起来一看,蜂窝煤黑乎乎的,一点火星子也没有了,似乎是早就已经烧完了,又没及时接上,就完全熄灭了。

    徐卫国没作声,往里看了一眼,然后轻轻走了进去。

    “啊啊啊,又他妹的失败了,我就不信了,串个圈都串不来!再来!”

    好不容易串起来,还没来得及打成结的圈儿直接就散开了。

    林小满气乎乎地把绳子往膝上一扔,两手直挥,呀呀呀地叫了好几秒时间,才又咬着牙把绳重新捡起来,咬牙切齿地重新结!

    绳子被她死死地捏在手指间,徐卫国怀疑,要是绳子是有生命的,早就被林小满直接捏断气了。

    “今天一上午在家就学编杯套了?”徐卫国站到林小满背后,弯腰探头往她手上看。

    林小满懊恼地回答他,“是啊,学一上午了,还是没学会,这手像脚一样,可是我又不甘心前功尽弃。”

    “那咱们中午吃什么?”

    “吃空气!”林小满没好气地抬头,飞快地瞪了徐卫国一眼,立马又低下头,和她手里的绳做斗争去了,“都是你要那啥杯套,我这人,起了头的事要是不收尾,这心里就跟压着石头似的,其他啥也不愿意去想了。

    我没编出杯套之前,咱家就不开伙了!”

    徐卫国突然想到,自己还答应了田七,让林小满给编个小雀子……

    编个最简单的杯套,都要面临捱饿的风险了,要是再编那种看起来小,实际上更精细,工序也多,技巧更多的小动物……

    林小满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徐卫国摸了摸鼻尖,默默地站起来,出门,左转,下楼,跑回营部食堂,打了两份饭,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

    徐卫国强迫林小满吃了饭才出的门,晚上上床也是硬把她手里的绳子给扔一边了,把人直接拎上床的。

    做到一半的时候,林小满突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伸手就把徐卫国推了下去,“我终于知道怎么结圈了,我再试试,这次一定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