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赌约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锦官城中。

    林小满和胖大嫂说要不要试试瘦身,她有法子。

    “真的能瘦下来?”一路上,胖嫂不知道重复问了多少次。

    “能能能!只要你能管住嘴,迈开腿,一定能减掉肉肉。

    我们那儿好多这种健身会所,这个减肥项目可是招牌项目,要是没效果,那些壕妹砸能掏钱?

    你要真能下定决心,我就帮你折腾折腾。

    你看你把我当贼一样扭来扭去的,我还一心为你着想,给你出谋划策,我这人仗义不仗义?够不够姐们?”

    林小满越说越慷慨激昂,都差点把自己吹成活雷锋了。

    胖大嫂被哄高兴了,一路上都乐得合不上嘴。

    回到胖嫂家的时候,胖嫂给林小满搬了张椅子坐下,然后端了个盆去院里的井边,吭哧吭哧地一通折腾,压满了一盆水,然后又提了两只桶出来接满了水。

    洗干净手,挽起袖子就去和面,打算给林小满现蒸糖糕吃。

    “小满啊,想吃红糖味儿的,还是白糖味儿的?”面揉得差不多了,胖嫂就把面团揪成一团一团的,她在案板的木板上翻了翻,找出了那罐好不容易存下的白糖。

    锦官城是片糖的出产地,片糖儿价便,白糖却精贵,因为白糖比片糖多几道工,需要专业的厂子,要脱色,要提炼。

    锦官城的人都习惯吃片糖儿,很少买白糖。

    林小满先是看胖嫂压水,又看她和面,揉面,胖嫂的手速很快,揪出来的团团简直就跟机器切割出来似的,不大不小,十分的均匀。

    林小满看出了神,胖嫂一问要什么口味的,她下意识地就答道:“有没有香草或者巧克力口味的,芝士味的也行…”

    “小满,香草和巧克力是什么玩意儿?还有这气死,又是啥东东?”

    林小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忘记了现在是79年,不是2016年。

    “咳咳,没什么,没什么,你做什么我吃什么,我不挑食的。”

    “嗯,不挑食,好养活才好。小满啊,要是喜欢吃,就经常过来。我一个人在锦官城,也孤单得紧,平时除了做糕就是卖糕,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

    咱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我这人实在,丁是丁,卯是卯的,我瞅着你挺招人的,就拿你当朋友了啊,你也别见外,就把我当姐看吧。”

    “没问题。姐,我坐着挺无聊的,要不然,你教我做糖糕吧?”

    “那行,我给你弄条围腰来,别把你这衣服弄脏了。”

    林小满在这边忙得热火朝天,徐卫国那边也没闲着。

    看守所的空地上,站着两排荷枪实弹的狱警,个个神色严峻,端在手上的枪,也全都是上了膛的。

    空地中间,两个人影正纠缠着,打得难分难舍。

    老狼人如其名,凶狠无匹,他快如闪电般地跳跃起来,就像狼一样后腿微屈,手向前伸出,两眼里冒着幽幽的凶光,猛地向下俯冲过来,照着徐卫国的左边肩膀,就是狠狠的一抓,抓牢实了之后,又用力一拧。

    徐卫国面不改色,像铁塔般屹立着,手臂往反方向一扭,然后一个回身,反手擒住了老狼的左手,使劲一拽,老狼的手腕立马发出咔嚓一声,关节瞬间脱开。

    狼闷哼了一声,回肘顶开了徐卫国,窜到了一边,用右手托住左手手腕,用力地一提一正,他痛得脸都变了形,又听得咔咔两声,手腕似乎被接好了。

    “徐卫国,确实够牛叉,可是老子也不是泥捏的,你把老子的手给扭断了,老子也不会让你好过!”老狼嚎叫着,再次冲了过来,猛地将徐卫国扑倒在地,双拳急挥,如雨点般砸向徐卫国面门。

    徐卫国伸出双臂格当,却因为一人在上,一人在下,力量受了钳制,老狼攻抛凶猛,不留余力,拳拳带风,连续十几下之后,徐卫国终于被砸中了一下。

    老狼见砸中了一下,就想多砸中几下,杀杀徐卫国这威风。

    可徐卫国哪会让他得逞。

    徐卫国倒吸了一口冷气,脚后跟发力,蹬住地面,腰如同一座铁桥似的拱了起来,手臂一使力,一震一擒一拿一摔,老狼脸上的得意还没维持到三秒钟就僵住了,整个人被猛地扔了出去,像一个破布袋似的砸到了地上,面朝下着地,跌了个狗啃泥。

    徐卫国如下山的猛虎般,窜了过去,双腿用力点住老狼的后腿弯处,腰弯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双手还同时捉住了老狼的两条胳膊向背上在力一扯,咔嚓咔嚓,老狼的肩膀直接被扯脱臼了,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这一次的痛,来得又快又猛,老狼忍不住发了一声惨叫,身体也随之剧烈的抖动起来。

    徐卫国转身,又用手捉住了老狼的两只腿,往后一折。

    “啊…啊…,徐卫国,你下手也真他妈的狠,老子的手脚都被折断了!”老狼痛得不行,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徐卫国放开老狼,直起身,拍了拍双手,正了正军帽上的五角星,然后伸出一只手,似乎是要拉老狼起来。

    老狼呸了一声,双手双脚都使不上力气,他像一个虫子似的翻了翻,一拱一拱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坐了起来,仰面望着徐卫国,眼中的凶光依旧未曾削减一分。

    “徐卫国,这一次老子认栽,算你娃赢。老子愿赌服输,你站近点,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徐卫国想了想,走近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睨着老狼,眼里像含着冰刀了似的,寒气逼人。

    “快说,要是浪费我的时间,我不介意揍死你。”

    老狼啐了一口血,吐出两颗断掉的门牙,咬牙切齿地说:“你长太高,隔墙有耳,你把耳朵放低点,这话,我只想告诉你一个人。”

    徐卫国低下头,做洗耳恭听状。

    老狼突然一伸头,伸嘴就叨住了徐卫国的耳朵,狠狠地撕扯了一下,瞬间血流如注。

    与此同时,一句咬字古怪的话也传入了徐卫国的耳朵之中。

    “ButterfliesareGod'sproofthatwecanhaveasecondlife,Бабочки-БожьеБожьедоказательствотого,чтоунасможетбытьвтораяжизнь.”

    竟然是俄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