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烂事

作者:立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七九撩军夫最新章节!

    潇潇?

    明显是一个女人的名字,是那些军嫂口中的那个大美人么?

    所谓酒后吐真言,一个男人在清醒状态下说的话大多都会带着某种目的性,唯独在醉后,才会吐露几句真心话。

    这个时候,他们的心理防御是最薄弱的,会不知不觉的表现出真性情!

    他和那个叫潇潇的女人原本才是一对,因为一次出任务时的失误,徐卫国不得不承担起林小满这个责任,易地而处,他一定是恨着她的吧?

    他是军人,保家卫国,责任心极重,林家人闹上营部,暗指他坏了林小满的声誉,令林小满说不成任何亲事,他出于一个男人的责任心被迫娶了林小满。

    关了两个月的禁闭,失去了去省里学习的大好机会,还背上了作风不正派的污名,明调暗罚回到了九里屯儿,他的心里也是憋屈的吧?

    为了散味,她把窗户打开了,春末夏初交界之期,夜里还时不时的倒春寒,夜风从窗户吹进来,林小满轻轻颤了一下,转头看向徐卫国,这家伙还打着赤膊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刚刚拽了半天,都没拽上床,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忽然理解了徐卫国。

    “林小满啊林小满,我怎么会穿到你的身体里来了呢?

    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啊,你留下了这摊子烂事儿该怎么解决啊?

    徐卫国心里喜欢的是别人,但是配偶栏上填的却是林小满,那潇潇就是他徐卫国心头的一粒朱砂痣,是多少个林小满也及不上的。

    可现在我变成了你,生活还要继续,这段婚姻生活我还得维持下去,和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生活,这叫什么事儿啊!”

    林小满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终于把徐卫国拖上了床,用毛巾汲了水拧了拧,给他擦了把脸,擦手的时候,徐卫国的手总是不停乱动,林小满跟随着他的动作转来转去的擦,离得近了,就发现手表侧面,刻着两个字:潇潇.

    林小满黯然地给他盖好了被子,心里头乱麻一样的,一点睡意也没有,就这样坐在床沿上睁眼望着屋顶发呆。

    徐卫国睡了一会儿,翻了个身突然又爬了起来,拽着林小满往床上拖,一拖上床,就手压手脚抵脚的把她扣住了。

    他的眼神缠绵,深情,炽热,疯狂,林小满想他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潇潇,当他低头亲下来的瞬间,林小满的脸便向左一偏,躲过了他的唇。

    “徐卫国,虽然你醉了,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林小满绝不会跟一个心里装着别人的男人上床。

    你如果有生理需要,你可以找其他人解决,我不介意!”

    “林小满…“徐卫国醉后,说话的声音就放低了几度,显得有些低沉,略微带了点迷人的低磁音,不再像白天那样铿锵。

    “你已经在我床上了。”

    林小满呵了一声,早就听说酒醉心明白,徐卫国叫得出她的名字,说话也挺有逻辑。

    “徐卫国,实际上今天这种局面,我有责任,你也有责任。

    如果你真喜欢潇潇,就该拒绝我们家的提议,直接来个死不认账或者直接像上次一样,拿钱把他们打发了。

    这样,我也不会面临这种两难的局面,陪着你一起发疯!

    我们家是对不起你,你想报复,也犯不着要赔上你自己的一辈子。

    你和我互相折磨一辈子,那你的潇潇怎么办?

    要不,我们等政策松动了时候,就把这婚离了吧…

    我不想把所有的人生,都耗在和一个不可能喜欢自己的男人互相折磨上。

    没有感情的婚姻那就是一座坟墓,埋了你,也会葬了我。”

    重活一次,生命何等可贵,如果就这样浪费在互相磋磨之上,太浪费了。

    徐卫国的眼睛半眯着,似乎在认真思考林小满的话,可是下一秒,他又埋下头在林小满耳朵边上吹了一口气,对着她的耳朵眼轻轻地问:“你这么快就受不了想逃开?

    林小满,日子还长着呢,你就这样受着吧,别埋怨谁,这都是你自找的。”

    “那潇潇呢?你就不为她想一想吗?你和我互相折磨一辈子,她怎么办?

    你让她就这样等你一辈子,还是…你打算让她没名没份的跟着你一辈子?”

    徐卫国强行掰正了林小满的脸,让她和自己脸对脸,眼对眼,好让她看清楚自己。

    “林小满,以退为进的招术对我不好使。”

    林小满叹气,“我真没有这个意思,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你想怎么着,那就这么着吧,我累了,我要睡了。”

    徐卫国无意识地用指腹摩挲着林小满的脸颊,“林小满,你不睁眼,难道就能免得了尽夫妻义务?”

    她明明已经告诉过他,她受伤了,他还要提起这件事,是铁了心想弄死她么?

    如果他坚持,打也是打不过的,还不如把心一横,视死如归!

    林小满浑身僵硬地躺着,像是个要去跳火坑的烈士般,表情悲愤。

    感觉她的抗拒和悲愤,徐卫国眉头一紧,有意无意地用唇在她耳朵周围厮磨,磨得林小满浑身不自在,手不自觉地握了起来,心也控制不住地剧烈跳动起来。

    徐卫国就像是一个魔鬼似的,不肯放过她,就算是闭了眼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在她脸上扫来扫去,像是在研究着她的每一丝表情变化。

    林小满再也受不了了,睁开眼睛瞪着他,抓狂无比地叫道:“你不要拿我来验证你的调情技术,我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你这么一个大帅哥,对着我耳鬓厮磨的,专往我敏感的地方凑,我再没反应我就是植物人了。

    看我出丑你很有成就感吗?徐卫国,你报复人的方式真的很变态!

    还有,你要做就快点,做死我得了,我打是打不过你的,如果实在是逃不过,我也就只当自己是被野猪拱了一回!”

    野猪!

    她说他是野猪!

    徐卫国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而嗜血,“野猪?林小满,你确定,你真想尝尝被野猪拱?

    野猪首先会用獠牙把猎物顶穿,等到猎物全身的血都流干之后,它会把她撕开,先挑了吃的肉吃起,然后由外向里,最后把猎物的心肝脾胃肾都全吃进肚子之中…”

    林小满脑后一寒,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爬上了心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