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混蛋,我要杀了你!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龙王传说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狂少最新章节!

    朱云鹤眼中满是惊讶之色,吃惊道:“看不出来,你一个练气期五层的弟子,竟然还有这么多符咒。你别忘了,修为的差距,符咒是无法弥补的,就算你拿出再多的符咒,今天依旧要死。”他手中法决掐动,低喝一声,“落!”

    随着朱云鹤声音的响起,传国玉玺内似乎凝聚了大量的灵力,下落的速度猛然加快。

    与此同时,玉玺下方形成一股惊人的威压,韩斌周围的花草树木,砰的一声奔溃了,化为片片木屑飘荡在空中。韩斌本身也不好受,呼吸变得极为困难,身体好像奔溃了一般,丝丝鲜血从毛孔内流出。

    “难道就这样死了吗?”韩斌不甘心,他只是杀一个想杀的人而已,为什么这些人要阻拦?为什么突然又冒出来一个强者,肆意的将他击杀?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如果强大了,谁还敢对你这样?可惜,现在想强大还有用吗?对方能让他从玉玺下活着逃出去吗?

    庞大的灵力威压,让韩斌的双脚深入地下,他已经感觉到,身体的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恐怕还没等玉玺将他砸成肉泥,那股威压便能让他的身体奔溃。不过,就在他身体即将奔溃的瞬间,储物袋中突然传出一股暖流,暖流快速遍布于全身,威压造成的不适随之消失不见。与此同时,那股威压也离奇的消失了。

    韩斌惊讶之下,连忙抬头看去,原本在头顶之上的传国玉玺,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缩小,转眼间变得只有巴掌大小。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玉玺上白光一闪,竟然飞到韩斌的面前。而后在众人差异的眼神下,飞快地钻入了他的储物袋中,好像轻车熟路一般。

    周围的皇家修士,一个个都看傻了,朱云鹤也是一脸吃惊的样子。他刚想说话,却感应到他和传国玉玺之间的联系消失了,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如同白纸一般。接着,他那苍老的脸上,多出了无数的皱纹,瞬间老了几十岁。

    朱云鹤死死的盯着韩斌,怒吼道:“你对传国玉玺做了什么?”

    听到这话,韩斌脑海中出现一个巨大的问号,做了什么?他还想问别人呢!当他看到朱云鹤身上散发出滔天的杀气,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有多远跑多远。他从腰间逃出大把的符咒,对着朱云鹤扔了过去,而后身影一闪,直奔后山深处。

    “混蛋,你休想跑。”看到韩斌闪烁而去,朱云鹤低喝一声,右手猛然抬起,一道巴掌大小的金色小龙从手臂上呼啸而出,朝韩斌逃遁的方向快速追去。

    韩斌闪烁的速度虽快,可那金龙的速度更快,眨眼之间便追上了。他本就是重伤之身,体内的灵力消耗了大半,此刻想祭出天道玉玺,吸收其中的灵气已不可能。情急之下,连忙祭出一面灵气盾,挡在身前。

    金色小龙冲到灵气盾前,只听啪嗒一声,灵气盾便崩溃了。小龙落在韩斌的胸口,庞大的冲击力让他的身体倒飞而去。空中的他,喷出数口鲜血,脸色变得极为苍白。摔落在地上,又了一口鲜血吐出,忙从储物袋中拿出天道玉玺,一个闪身,向深山中闪烁而去。

    一击没有杀死韩斌,朱云鹤怒吼一声,“混蛋,我要杀了你。”他刚想追去,身体一颤,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愤愤的瞪了韩斌一眼,对身边的白发老者道:“朱宏,我命你现在带上所有的皇家修士去追,务必要把传国玉玺找回来。”

    “是!”朱宏一挥手,带着十多名皇家修士快速而去。

    朱云鹤眼中散发着愤怒的火花,对朱文宇道:“你去查他的名字,描出画像,然后下达皇榜,全国通缉。”

    朱文宇一怔,道:“先祖,他是国教的弟子,我们私下通缉他不好吧!”

    听到这话,朱云鹤冷哼一声,不屑道:“国教怎么了,你按照我的话去做,那边的事我去处理。”说完,他身影一闪,回到了皇宫中。

    十方大陆上,所有人都想当皇帝,当皇帝是为了什么,很少有人知道。只有少数的人明白,为了传国玉玺。传国玉玺在凡人的手里只是一个象征权利的石头,但在修士的手里却有极大的作用。有了他,不但可以加速修炼的速度,还能缓慢人的衰老。

    朱云鹤已经一千多岁了,以他的修为,根本活不到这么长时间。他能活到现在,完全是依靠传国玉玺的特殊能力。现在玉玺没了,他一下衰老的许多,他有种感觉,若是不夺回传国玉玺,他活不了一年。同时,他心里也疑惑,韩斌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把传国玉玺收走?难道他和当年得到传国玉玺时一样,天命所选的人吗?不对,传国玉玺只选凡人当皇帝,怎么会选一个修士?虽然朱云鹤也是修士,但他未得到传国玉玺前只是一个普通人。

    片刻后,朱文宇便把韩斌的情况弄清楚了,向其禀告道:“先祖,此人叫韩斌,三年前加入国教,修为练气期五层。下山历练前,比试中意外战胜了一名弟子,取代其在天明宗的地位,成为练气期弟子中的四师兄,此次历练的身份为领队。”

    朱云鹤眉头一皱,道:“这么快就查到了?”

    对于这事,朱文宇也疑惑不已,道:“刚才有一名自称国教弟子的人,把他的详细情况送来了。”

    “看来国教内也不和睦啊!”朱云鹤冷笑一声,对其道,“你负责缉拿韩斌,我去一趟国教。”说完,他身影一闪,直奔天际。

    西云王府。

    张龙满脸惊讶之色,道:“师妹,你这么做不好吧!”

    江敏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不好,韩斌敢击杀皇帝身边的红人,又得罪了先祖皇帝,他这次死定了。”

    张龙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江敏露出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缓缓道:“你忘了我的身份了吧!我父亲可是锦衣卫统领,都城内大事小事他都了如指掌。刚才我去父亲那,恰好听到锦衣卫的汇报,让皇上调查一名国教弟子的身份,我一听是他,就让人送过去了。”

    张龙犹豫了一下,道:“师妹,你这么做不是想害死四师弟吗?”虽然他答应江敏杀死韩斌,可真当做的时候,却有些不忍。

    江敏冷哼一声,一脸的失望之色,怒声道:“我问你,如果宗内下命令缉拿韩斌,你帮不帮我?”

    张龙一怔,随即道:“当然帮了,掌门的命令我会无条件听从。”

    江敏看向天空,凝声道:“等着吧!用不了几天,掌门的命令就回下达。”

    天明宗,天明殿。

    此刻,殿内突然来了一名意外之客,鸿运真人看到朱云鹤时,根本没认出来,拱手道:“这位道友,你是……”

    朱云鹤冷哼一声,道:“不认识我了?国教的掌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鸿运真人脸色一沉,想要发怒却忍住了。听对方的口气,好像来头很大一样。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平声道:“请道友示下。”

    朱云鹤走到一个凳子上坐下,缓缓道:“山顶历代祖师的洞府内,始祖旁边应该有我的雕像吧?”

    鸿运真人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他仔细一想,始祖旁边还真有一凡人,据说那人是大明帝国的开国皇帝。雕像上的人,相貌与眼前之人极为相似,可他是一千多年前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没有死。对方的修为明明只有巩基初期,不可能活这么久。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鸿运真人道:“道友莫非是大明帝国的开国皇帝?”

    “不错!”朱云鹤道,“以前我是皇帝,现在只是修士,我这次来和你说一件事。”

    对方修为不高,身为却极为特殊,鸿运真人还是给他一个面子,于是道:“道友,请说。”

    朱云鹤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你门下有一弟子名叫韩斌,抢了我的法器,我已让人下达皇榜,全国通缉他了。”

    鸿运真人一愣,道:“道友,这么做不符合规定吧!皇室无权干涩国教内的事。”

    听道这话,朱云鹤冷哼一声,愤懑道:“无权干涉,都欺负我头上来了,难道我还不问吗?”

    对方的话咄咄逼人,显然同韩斌斗法时吃了亏,鸿运真人犹豫了一下,道:“这样,我下达掌门令,让韩斌回来,让他还于你的法器就是。”

    对于这个结果,朱云鹤很不满意,反问道:“若是他不回来呢?”

    鸿运真人道:“若是他不回来,我令宗内执法弟子将其捉拿,任道友处置。”

    “记得你说的话!”朱云鹤站起身来,长袖一挥,破空而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鸿运真人抬头看向大殿外的天际,而后招来十多名执法弟子,下达一个命令后,火速前往都城。

    皇宫后山,韩斌伤的不轻,身体在山林中快速闪动,若不是他身上的符咒多,天道玉玺又能源源不断的提供灵力,早就被朱宏等人抓住了。即使如此,他重伤之身,强行施展法术,加速了伤势的恶化。

    不过,追来的众人,修为都不高,韩斌经过三天三夜的闪烁,终于把众人摆脱了。

    离开后山,韩斌在都城百里外找了一处隐蔽的山谷恢复伤势。这一恢复,就是一个月的时间,期间,他服用大量了丹药,吸收了惊人的灵,气天道玉玺储存三年的灵气,被他吸收了九层。一个月后,不但伤势恢复了,就连一直没有突破的瓶颈也松动了,虽然没有突破了,但体内的五个灵气旋窝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变得比先前大了一倍。

    走出山谷,韩斌认清了方向,直奔都城而去。两件法器都奔溃了,他无法御剑飞行,只能闪烁。对于修士来说,闪烁极为消耗灵力,若不是韩斌灵力充裕,天道玉玺可以随时补充,还真消耗不起。

    三个时辰后,韩斌来到城门下,看到城门上张贴的榜文后,暗道果然如此。既然皇室要抓自己,就要弄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如果宗门不问这事,还有转机,如果宗门也让他回去,回去之后即使不死,也会废除他的修为,甚至会收走他身上的东西。

    韩斌想了这里,身影一闪,化为一道流光从城墙上飞跃而过。

    城墙上,两人士兵只感觉身边一身微风吹过,并未发现飞跃而过的韩斌。

    进入都城内,韩斌直奔武文侯府而去。来到府邸内,他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前往凌双双所住的房间。

    此刻,凌双双刚沐浴完,穿着一身淡薄几乎透明的衣裙,刚想去床上修炼,却看到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她身体一紧,忙大喝道:“谁……”这个字还未说出,便感觉有人抱住了她,接着便捂住了她的嘴巴。感觉到体内的灵力被对方强行封印后,凌双双心里惊骇不已,如此轻松的封印他的灵力,只有一个原因,对方的修为高出她许多。可整个宗门内,除了大师兄齐浩外,没有人能做这一点,难道他是潜伏者?

    凌双双想到这里,俏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惊慌的抬起头,当她看到对方的样子后,整个人痴呆了。

    韩斌松开手,并解开凌双双身上的封印,苦笑道:“没想到吧!”

    “韩斌,怎么是你?”凌双双张大了嘴巴,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她确实没想到会是韩斌,更没想到韩斌解除她身上灵力封印,笑着道:“你解开我的封印,难道不怕我对你出手,或者喊人来缉拿你?”

    韩斌脸色一沉,有种不详的预感,道:“宗门也要抓我了?”

    凌双双点点头,颇为担心的说道:“掌门真人下了命令,让执法弟子带你回去,如果你不回去,就……”

    韩斌见她说到这里突然打住,忙问道:“就什么?”

    凌双双咬着下唇,道:“让他们抓住你,然后带你去见皇上。”

    听到这话,韩斌低声的笑了起来,冷冷道:“见皇上,如果见了皇上我还能活吗?我并没有做过对不起宗门的事,他们为何要这么对我。”他一把抓住凌双双的双肩,一字一顿道:“你说,我想杀一个该杀的人有错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要阻拦我?”

    凌双双的双肩被韩斌抓的有些痛,却没有推开,她知道,韩斌现在的心情很激动,需要发泄一下。

    片刻后,韩斌清醒了几分,松开凌双双的手,道:“对不起,刚才有些失态了。”

    凌双双微微一笑,并没放在心上,当她想到眼前的情势后,不禁问道:“韩斌,你准备怎么办?”

    韩斌沉默,坐在凳子上思忖起来,良久才说道:“我想离开大明国。”

    “你疯了,知道这么做多危险吗?”凌双双急声道,“先不说你能不能逃出宗门的缉拿,就算你侥幸逃出去了,邻边三国的修士会放过你吗?别忘了,你杀了一个赵国的潜伏者,等于得罪了三国的国教。”

    这些,韩斌都明白,可是他有选择的余地吗?皇帝缉拿他,为了传国玉玺,可传国玉玺到储物袋里后,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回去又如何?韩斌只一个很固执的人,他认为这件事上从始至终都没有错,为何要向皇室低头,要向宗门低头?不是他对不起宗门,而是宗门放弃了他。

    韩斌深吸一口气,深深的看了凌双双一眼,道:“我已经决定了,你保重。”说着,就要离去。

    凌双双一把韩斌,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最终道:“你还没告诉我,刚才为何刚解开身上的封印。”

    韩斌露出一道极为难得的笑容,道:“整个宗内里,我朋友不多,你是一个。”对于朋友,韩斌极为信任。

    凌双双心里有些感动,脱口而出道:“我能帮到什么吗?”

    韩斌犹豫了一下,道:“不用了,你帮我的话,宗门一定会责罚你。”

    凌双双摇摇头,凝声道:“你既然当我是朋友,有什么困难就直说吧!”

    韩斌也不做作,道:“我的飞剑被毁了,你给我一把飞剑吧!”

    “给你。”凌双双想都没想,从储物袋中拿出飞剑,抹去上面的神识印记,递给韩斌。

    韩斌接过飞剑,感激道:“谢了。”说着,便里开了房屋。

    离开房间,韩斌便一个闪身,悄悄的离开了武文侯府,身影在街道上快速闪动,虽然发现几名执法弟子巡逻,但都被他轻松的躲开了。顺利的离开的都城,韩斌来到一处山脉上,祭出飞剑,朝青石村的方向快速而去。

    如果真的要离开大明帝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十几年,也许是一辈子。韩斌只是想在离开之前,再回去看一看父母。尘世间的感情,韩斌一时斩不断,他相信,即使斩不断尘缘,修为也能提高。

    三个时辰后,韩斌便来到青石村上空,刚想飞落而下,突然想到什么,忙调转身体,直奔北方而去。片刻之后,韩斌来到一处陡峭的山脉中。山上有不少房屋,隐约能听到一阵阵狂笑传来。这里,正是一处土匪窝,韩斌此次前来,就是为爷爷奶奶报仇,了却父母最后一桩心愿。

    刚落在山上,便有土匪发现了他,其中一人低喝道:“什么人。”

    韩斌没有回答,继续向前走去。

    那土匪脸色怒喝一声,“你小子找死。”说把便拔起腰间的长剑,直奔韩斌而去。

    韩斌看都没看对方一眼,法决暗暗掐动,前方的地面突然翻动起来,出现一道巨大的沟壑,那名挥剑而来的土匪,残叫一声,掉入其中。另一名土匪都看傻了,他大喊一声,“仙人……仙人来了。”他丢下手中的武器,直奔山顶上最大的一间房屋跑去。

    夕阳如血,斜照在山坡上,把韩斌的身影拉的很长。

    那名土匪还未跑进房间,便有一名刀疤脸夺门而出,怒喝道:“喊什么喊,没看到那大哥正在喝酒吗?”

    那名土匪全身颤抖,哆嗦指向身后道:“他是仙人,刚才施展法术把小六子杀了。”

    刀疤脸定睛一看,不远处的地面上出现一条巨大的沟壑,这完全不是凡人可以弄出来的,忙说道:“你在这等着,我去喊仙师。”

    片刻后,韩斌走到房间前,那名土匪普通一声跪了下来,求饶道:“仙人,您大人有大量,绕了我吧!”说完,对着脸上就是两道狠狠地耳光,打完之后,见韩斌没有动手,心里暗暗松一口气。

    此刻,房间里出来一名身穿白衣的老者,那人看起来五十多岁,双眼散发着精光,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灵力波动,一看就知道是修士。他修为不高,只有练气期三层左右,当他感应到韩斌的修为后,微微一怔,拱手道:“道友,不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何事?”

    韩斌视线在对方身上一扫而过,吐出两个冰冷的字,“杀你。”

    老者心里咯噔一下,若是动起手来,他决不是对方的对手,于是道:“道友,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

    韩斌冷哼一声,道:“是吗?那我问你,二十年前你可杀死一对夫妇?”

    老者哪里想得出来,这些年来他杀的人太多,死在他手里的夫妇就有十多人了。看到韩斌满身杀气的样子,他知道再说不话,对方肯定要动手,忙说道:“道友,你不是认错了吧!我们虽然是土匪,却从未杀过好人,怎么可能杀一对夫妇。”

    韩斌知道继续问下,对方也不会说实话,冷声道:“等我杀了你,吞噬了你的记忆,知道知道有没有杀错。”

    老者面露狰狞之色,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把长刀飞了出来,悬浮在头顶。

    大明帝国的修士,法器大多以飞剑为主,长刀形的法器,韩斌还是第一次看到。

    老者低吼一声,法决快速掐动,长刀上光芒大作,猛然一闪,出现在韩斌的身前。

    “找死!”韩斌意识一动,灵力凝聚在手上,化为一道无形的大手,一把将长老握住。只听砰的一声,长刀奔溃,断为数段,而后掉落在地上。与此同时,韩斌一个闪身,来到老者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身体,封印了他的灵力,而后抬起手掌,猛然向他的头颅拍去。

    就在这时,老者突然喊道:“道友手下留情,只要你不杀我,我给你一本罕见的法术秘籍。”

    韩斌已经决定要杀此人,就算他拿出好的东西,也不会手下留情。一掌拍在对方的身上,他的身体一阵痉挛之后,气息全无。一道绿光从他的身体内飞出,正是他的灵魂,韩斌一把抓住,大口吞了下去。吞服之后,关于他的记忆在韩斌的脑海中快速闪过。而后,韩斌把手中的尸体扔储物袋中,直奔房间走去。

    周围的土匪一个个都看傻了,即使门前的守卫,也不敢阻拦韩斌。

    老者在土匪中地位极高,连大当家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称呼一声仙师。据说仙师法力无边,杀人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可是,就他们心中神一样的仙师,竟然一个照面就被眼前的青年给解决了。众人惊骇不已,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怕对方一个不爽,把他们也杀了。

    走进房间,正中间的黑木大椅上正坐着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大汉,那人虎背熊腰,身材魁梧,一看就是知道武林高手。此刻,他左手拿着一个酒壶,右手抱着一名如花似玉的俏美人,喝一口酒,亲一下怀中的女人,说不出的惬意。

    中年男子喝得太多,头晕晕沉沉,看到韩斌走来,怒声道:“你……是什么人?给……给老子滚出去。”

    从那修士的记忆里,韩斌知道当年杀死爷爷奶奶的人,其中便有他这个大当家,也不废话,直接一道火球术扔了过去。面对飞来的火球,中年男子都看傻了,失声道:“仙师,你是仙……”话还没说完,火球便来到他的身前,随即化为一滩黑灰。

    那名被中年男子抱着的女子,并没有受伤,惊呼一声,连忙跑开了。

    杀完两人后,韩斌手腕一招,那黑色大椅子飞落一边,一本线装书籍出现在视线中。书籍的颜色已经发黄,上面写个三个大字——隐息术。韩斌拿过书籍,扔进储物袋中,神识在整个营寨上一扫而过,朗声道:“土匪窝三日内自动解散,否则你们的下场和他们一样。”

    声音回荡在整个山峰上,所有人听后,后背都不禁一凉,有些土匪甚至瘫坐在地上。

    夕阳西下,黑夜降临,当韩斌回到青石村,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并没有进村,而是在山村周围守卫了一夜。这一夜,韩斌把周围可以隐藏地方都查探了一遍,并没发现修士隐藏,这才放心下来。

    翌日清晨,韩斌打开家中的大门,看到一道纤细的身影正拿着扫帚打扫院子里的落叶,微微一怔。

    与此同时,那人也看到了韩斌,身体同样一颤。而后,她把手中的扫帚扔到一边,欢喜了跑了过来,哽咽道:“韩斌,你……你终于回来了。”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柳惜晗。她刚想给韩斌一个大大的拥抱,才想起两人之间的关系已不是从前,抬起的双手缓缓放下,神情极为尴尬。

    听到喊声,韩斌的父母也走了出来,他们看到韩斌后,欣喜万分,韩天河笑着道:“斌儿,回来就好,你们两个进来说话。”

    走进房间,韩斌刚想说话,却看了一眼身边的那柳惜晗,又看了看父母。

    韩天河怎会不明白儿子的意思,摆手道:“没事,惜晗不是外人,有什么就直说吧!”

    韩斌一怔,没有去问其中的原因,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具尸体,扔到地下。

    看到突然出现的尸体,众人都愣住了,柳惜晗更是惊叫一声,转过身去,韩斌的母亲也闭上了眼睛。韩天河稍作镇定,问道:“斌儿,这是?”他知道儿子那中乱来的人,只是想不通突然弄一个尸体来干什么。

    韩斌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道:“父亲,他就是杀死爷爷奶奶的凶手。”

    听道这话,韩天河神色一紧,随即老泪纵横,道:“斌儿,你报仇了?”

    看到父亲激动的样子,韩斌点点头,心里舒畅了许多。

    当天晚上,一家人开心的吃了一顿饭,柳惜晗没有走,也留下来一起吃了。饭间,韩天河也向儿子说明柳惜晗的来意。原来,柳惜晗回来之后,便住在了韩斌家里,家里的一切事物都由她来打理,除了没有名分之外,等于是韩家的媳妇了。

    饭后,韩斌找到了柳惜晗,感激道:“谢谢你。”

    柳惜晗苦笑一声,幽幽道:“如果没有你,我早都死了。”她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你已经是仙人了,以后回来的机会恐怕不多,叔叔阿姨需要人照顾,反正我在家里也没有事,抽空可以来照顾他们。”她并没有说心里话,因为抽空完全可以随时前来,没必要长住在这里。她这么做,只是希望有生之年能再见韩斌一面。

    韩斌抬起头,看着皎洁的月光,轻声道:“爹娘就拜托你了,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柳惜晗点了一下头,突然抓起韩斌的手,紧张道:“韩斌,你还记得上次和我说的话吗?”

    韩斌一怔,刚想回答,一个声音突然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韩斌,你果然在这里,我们找你很久了。”

    韩斌身体一紧,身影化为一道流光,直奔十里之外的山坡上。

    刚才,说话之人用的是传音,柳惜晗并没有听到。她看到韩斌匆忙的离去,以为韩斌因为刚才的话要躲避她,对着夜空,暗暗叹息一声。她明白,心里的想法只不过是奢望罢了,有些人一旦失去,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一如明镜,破碎了还能复原吗?

    山坡上,站是十多名修士,领头的一人正是江敏。

    看到韩斌前来,江敏冷冷一笑,道:“韩斌,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韩斌身上,散发着淡淡地杀意,眼神也逐渐变得冰冷起来,凝声道:“你想干什么?”

    江敏哈哈一笑,道:“四师兄,你不用紧张,我不会杀你的父母的。这次只是奉命行事,跟我们回去。”

    “回去?”韩斌冷声道,“如果我说不呢?”

    江敏知道韩斌会这么说,笑着道:“如果说不,我们只好动手了。等下动手的时候,如果一不小心伤到你,你可不要怪我啊!”

    韩斌也不废话,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飞剑盘旋在他的头顶上空,剑光闪烁,发出嗡嗡的声响。韩斌一掐法决,庞大的灵力输入到飞剑之内,飞剑呼啸一声,直奔江敏而去。看道飞来的法器,江敏不屑的一笑,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把长鞭,握着手中,对着飞剑猛然抽去。

    只听啪嗒一声,道道鞭影释放而出,化为一道道蛟龙,迎上了飞剑。

    飞剑上光芒大作,韩斌法决连连掐动,飞剑在他的控制下,不断的变化方向,快速的向一道道鞭影斩去。几个呼吸,鞭影相继奔溃。飞剑一转,直奔江敏而去。江敏脸色一沉,长鞭再次舞动,想要把飞剑击落。

    韩斌脸色肃然,全力控制着飞剑,就在飞剑来到江敏身前的瞬间,猛然一闪,出现在她的身后,对着她的背后刺去。

    “五师姐,小心。”周围的弟子,看到这样一幕,无不瞪大了眼睛。

    法器瞬移,消耗的灵力极为惊人,整个宗门内,练气期弟子中只有齐浩一个人可以做到。

    江敏刚想回头,却已经晚了,飞剑已经刺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朝着韩斌所在的方向倒飞而去。韩斌身影一闪,闪烁到数丈之外。身影刚一现形,便伸出右手,一把抓住江敏,同时体内的灵力散发而出,将其强行封印。

    感觉体内的灵力被封印,江敏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道:“你怎么可能封印我的灵力?”两者的修为,只有差距极大的情况下才能强行封印。韩斌只有练气期五层的修为,怎么可能把他的灵力封印。想到韩斌将她击伤前施展出的法器瞬移,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他练气期五层的修为只是假象,其实他是巩基期修士?”

    韩斌双眼冰冷,一头抓着江敏,一手掐动法决,飞剑呼啸一声回到他的身前。

    众人见五师姐被抓,同时祭出了法器,其中一名女弟子道:“韩斌,你放了五师姐。”

    韩斌冷冷一笑,视线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道:“放了他,你觉得我放了她还能活着回去吗?”

    江敏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先前她得罪了韩斌,韩斌肯定不会放了她,忙说周围的众人道:“你们给我退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手。”

    众人面露犹豫之色,好不容易找到韩斌,如果放他离去,以后想找到就不是容易的事了。众人相互看了一眼,一名女弟子道:“五师姐,掌门真人有令,发现韩斌后不可放他离去,得罪了。”众人同时祭出各自的法器,指向韩斌。

    韩斌脸色一沉,没想到众人还会来这一手,凝声道:“你们不怕我杀了他。”

    那名女弟子道:“四师兄,如果你杀了五师姐,即使我们不杀你,掌门真人会放了你吗?”

    天明宗的宗归中就有这么一条,手足相残者,逐出师门,以雷霆之术灭杀。

    韩斌已没有选择,必须战下去,他低喝一声,“地裂术。”

    周围的地面猛然晃动起来,方圆百丈内一道道沟壑随之出现。众人眼中惊讶之色更浓,地裂术他们不是不会,一下施展出如此大范围的地裂术,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即使大师兄齐浩也无法把地裂术修炼到这等层次。其实,韩斌并没有把地裂术修炼到很高的层次,只是他体内的灵力极为纯净,丹田内灵力旋窝又变得比以前大两倍,所以施展出的法术才会如此变.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