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反击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不过杨河顾不得多看,此时车阵东面、南面,不断有匪贼突破进来,甚至源源不断的匪贼从大车上爬进来。

    此时长兵使用不易,杨河喝令长矛手退后,他们在趟子手、刀盾手的后面配合,短兵搏斗时,持着长矛对着前面的匪贼刺捅。

    惨叫声,咆哮声,兵刃交击声,战斗进入白热化境地。

    杨河手持斩马长刀在手,他看着周围形势,钱三娘舞着狼牙棒,她守护的那一段无贼敢近,九爷已是收起自己的弓箭,他长兵使用白腊杆,短兵则是一把大砍刀。

    他大刀舞得虎虎生风,接连劈死多个贼寇。

    陈仇敖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力扛两个匪徒刀盾手不落下风,还有曾有遇的镋钯跟他长短配合。

    看得出来,匪徒外表气势汹汹,但已是强弩之末,只要杀退这一波,贼寇就会溃败。

    “波”的一声,陈仇敖一刀狠狠劈下,又被那匪徒刀盾手挡住,曾有遇镋钯刺去,也被另一个匪徒刀盾手牵制。

    二贼配合得滴水不进,看他们外貌,可能还是兄弟。

    杨河猛的冲上去,他偷了一个空,手中斩马刀狠狠刺出,就从一个匪徒刀盾手盾牌左肋空门刺入。

    “噗”的一声,寒意逼人,凌厉无比的刀身就刺透这贼的身体,一蓬血雨就是随着刀尖喷撒出去。

    这贼猛然睁大眼睛,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其实他不是没有注意陈仇敖,曾有遇二人身后的杨河,只是这人虽是窄衣劲装,持着斩马刀,打着斗篷,却是文雅书生样貌,威胁力不大的样子。

    所以他虽然有所关注,但注意力大多放在陈仇敖二人身上,想不到书生突然变身凶手。

    杨河抽出长刀,血雨似喷泉似的撒落。

    这贼怔怔看着自己伤口,血雾飘扬在冰寒的天气中,是如此的凄凉。

    他摇摇晃晃,最终睁大眼睛倒下,死不瞑目。

    “哥……”

    凄厉无比的咆哮从另一个匪贼刀盾手口中响起,他扔下曾有遇,咆哮着,怒吼着,舞着刀盾就向杨河冲来。

    杨河脸上浮起冷酷的笑意,兄弟二人一起下地狱去吧。

    他持刀冲去,一个大旋转,腰力带着长刀绽放,璀璨的刀光又闪烁开来。

    陈仇敖与曾有遇都是连忙退开,他们已有经验,知道杨相公要放大招了。

    他们持着兵器,只是远远的策应。

    凌厉的银光笼罩过去,那匪贼刀盾手再是愤怒,此时也不得不转攻为守。

    他也是好手,手中盾牌堪堪挡住圆弧划来的银光。

    只是意想中盾牌挡住刀具的“波”的声音没有出现,里面是硬木,外面蒙着牛皮的皮盾“嗤”的被切开,就若热刀切牛油。

    然后璀璨的弧光继续划来,瞬间从他的手臂,胸腰处划过,带着几丝血雨从他的腰后侧闪现。

    杨河持刀顿住,保持着姿势。

    那匪贼静止不动,脸上满是呆滞的神情,猛然他的盾牌、手臂掉落,都是一半,然后喷泉似的鲜血飞洒,整个人被血雾笼罩。

    他的上半身慢慢裂开,在血水的推助下滑落下来。

    那下半身也是摇摇晃晃,最后摔落在地,混合在一大堆的血水与五脏六腑中。

    周边似乎一静,杨河听到马车内小丫头王钿儿的叫声:“哇,好威猛的男人啊,天下间竟还有比鼓瑟姐姐还猛的人。”

    杨河心中一动:“鼓瑟姐姐,难道是说钱三娘?”

    三娘只是俗称排行,便如此时男人称呼的大郎、二郎,那强悍女的闺名看来就是钱鼓瑟了。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这名字应该就是来自《诗经.小雅.鹿鸣》中的这句话。

    古时取名颇为讲究,有女诗经、男楚辞、文论语、武周易之说,也不知这名字是她爹九爷取的,还是另请先生取的。

    不过此时杨河顾不得多想,看一个匪贼舞着短斧又从身旁大车上跳下,他长刀急急刺去。

    “噗”的一声,这匪徒还未看清车阵内的情况,咽喉就被刺透,他睁大眼睛,眼神涣散,在长刀抽出后,短斧掉落,捂住血淋淋的伤口就滚倒在地。

    杨河仍不停留,又持刀往车阵一处而去,陈仇敖,曾有遇二人忙跟在身后。

    方才种种,九爷钱仲勇也是瞥见,他惊讶的张了张嘴,也是跟了上去。

    一个持刀匪徒吼叫着向杨河扑来,杨河长刀猛然刺去,“噗哧”声音,锐利的长刀就刺透他的身体,这匪徒口中鲜血大量涌出,手中的刀具也是咣啷掉在地上。

    随后杨河斩马长刀一个横扫。

    血雨纷飞,两个高高举着腰刀扑来的匪徒头颅就飞上天空。

    随之的,还有两条抓着大刀的右手臂。

    杨河默声不响,又往车阵一处而去,不远处钱三娘狼牙棒正用力砸着一个匪徒的脑袋,她冷艳的脸容被红缨毡帽遮着看不清,唯见那高挑的身形,还有那深红的斗篷不断扬起。

    “当。”

    一个持着大棒的匪徒狠狠击来,杨河长刀架住,那大棒正击在那长刀铜棍柄上,嗡嗡的金铁交击之声。

    杨河双臂一振,那持大棒匪贼就踉跄向后摔倒出去,后背狠狠撞在大车之后。

    随后他又吼叫扑来,随着的,还有两个从大车上跳下的匪徒。

    杨河大喝一声,长刀再次旋转舞动,腰力带着,银亮的刀光璀璨闪烁开来。

    银弧旋风闪过,那三个匪徒猛然静止,他们脸上满是呆滞的神情,然后就跟他们“前辈”一样,腰间部位不断喷撒血雾,最后横切裂开,血水与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涌了满地。

    周边一片安静,敌我双方都是惊骇万分,很多人看着地上的几截尸体都是面如土色。

    杨河身上脸上已满是鲜血,神情凌厉非常。

    他的披风上更是血痕片片,混在深红的颜色中,仍然是如此的醒目,这也是他武力与战绩的象征。

    他收了刀,再次默声不响,又往车阵一处而去。

    那钱三娘也是瞥见这一幕,她满脸惊讶,对杨河看了又看,持着满是血迹碎肉的狼牙棒也是跟了上来。

    还有他的大哥钱礼魁,一样满脸佩服,持刀跟了上来。

    她的四弟钱礼爵,张着嘴,不知不觉也跟了上来。

    还有杨大臣,胡就业,各镖师人等,越来越多人跟在杨河身后。

    再看匪贼那边,个个满脸惊恐,看向杨河的目光就象看阎王。

    杨河逼来,他们不知不觉就后退,很多人喉结急促滚动着,脸上是惊恐欲绝的神情。

    猛然一个持斧匪贼一声大叫,扔下手中的斧头,转身就向大车外逃去,却不料过车把时绊了一跤,整个人就扑倒在地。

    杨河抢上一步,一刀刺去,“噗”的一声,锋利无比的刀身就刺透了他的身体。

    这贼凄厉的大叫,但被杨河抵着,只是四肢挣扎,在地上拼命的抽动。

    如一个号令,众贼都是大声尖叫,个个连滚带爬,扔了手中的兵器,就往车阵往逃去。

    他们是如此的惊恐,个个凄厉叫着,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九爷等人追在身后连劈带砍,但此时没有一个匪徒有勇气回头抵抗,他们的士气已经完全崩溃,手足并用,只希望能爬走。

    杨河长刀顿立,连杀多贼,他也有些气喘,看九爷砍死一个匪徒来到身边,脸上满是兴奋。

    还有车阵各人,从镖师到己方的队兵,也无不是雀跃,贼寇终于崩溃了。

    杨河说道:“九爷,必须马上追击,不能给贼寇整队的机会。”

    九爷钱仲勇用力点头,他对杨河已是心服口服,今日才见什么是文韬武略兼备,文武双全的读书人,还这么年轻,小小年纪更是秀才。

    他知道杨相公说得对,贼寇步贼虽败,但他们马队骨干还在,不能给他们步贼重整,甚至马队进攻的机会。

    就趁这个时候追出去,驱赶他们溃兵,冲散他们的马队,己方骑射者也可以侧击了。

    他二人快速商议,先让趟子手们追出,还有杨河队伍的队兵们也是列队冲杀,他大儿子钱礼魁带数十镖师马队正面驱赶冲击溃兵,然后他们十骑侧后攻击。

    杨河提议,自己也加入骑射的队伍中,九爷点了点头,对杨相公的本事,他已经有些麻木了。

    ……

    队兵们纷纷拉开大车,方便通行,众骑士往官道后侧拉马,路过马车时,杨河看到马车内的王琼娥不断对他打量。

    黄叔站在马车旁,他手持腰刀,对杨河友善的微笑点头。

    还有阎府的长随们,纷纷投来佩服,甚至敬畏的目光。

    只有阎管事看着他,神情还有些呆呆的。

    杨河到了官道后,看弟弟妹妹安然无恙,心中略松,这边一口大锅架着,却是烧着水,准备救护伤员之用,那医馆学徒李家乐撅着屁股,正在忙碌着。

    杨河顾不得多看,吩咐安排后,就在杨大臣服侍下上了马,将斩马长刀横插在鞍具上,骑上了自己的马匹。

    他从马鞍右方弓壶抽出五力弓看了看,这马弓仍善,一壶的轻箭也是满满的。

    再看左右,九爷,他女儿钱三娘,他四儿子钱礼爵都是骑上马,又有七个擅骑射的镖师,个个都是整着自己的马弓兵器,他们跟杨河一样,大致都是使用五力弓,只有钱礼爵用四力弓。

    他们兵器就各异了,九爷用白腊杆,他女儿钱三娘仍用狼牙棒。

    她沉重的武器也是横在鞍具上,可能经过自己设计,她狼牙棒横在鞍具上,不会掉落下来。

    她站在地上明显高过周边镖师一截,骑上马后,瞥了杨河一眼,特别在他的斩马刀上打了个转,红缨毡帽下的眼眸明亮如星,寒风不时拂起她的斗篷,猎猎声响。

    看他们人数没少,显然这些人作战时没有伤亡。

    只有钱礼魁带的镖师们,原先熟悉的人影少了一些,激烈的拼杀中,也不知谁阵亡或是受伤。

    军情紧急,众人顾不得多说,钱礼魁一声大喝,抽出白腊杆,带领自己正面追击的马队就冲上官道。

    还有杨河,九爷这边,也纷纷以双腿控马,冲上了官道的右侧。

    这边的大车已经移开,众人策马立在官道旁,下边是潮水般的贼寇溃兵,后方是张方誉慌乱的马队。

    看溃兵冲来,后面出现车阵追击队伍,甚至出现了马队,他们有人慌乱大叫,有人弯弓搭箭。

    “杀贼!”

    九爷一马当先,控马冲了下去,紧接是他的女儿钱三娘,儿子钱礼爵。

    杨河与余下镖师也是冲了下去,马蹄轰隆,夹着难以想象的气势。

    杨河策马奔驰着,一路过来,总是这样艰难,杀不完的贼寇,魑魅魍魉。

    “天下何处是桃源?”

    或许没有。

    或许……

    只在我的心里。

    记得在杜圩破宅中,自己言烈火焚尽一切黑暗。

    黑暗如此浓重,生存如此艰难,那就用自己双手,杀开一路血路吧。

    骏马奔腾,寒风在耳边咆哮。

    “嗖!”

    一根箭矢呼啸而来,在杨河的瞳孔中越来越大。

    河山壮美,黄河涛涛,滚滚东流去。

    《第一卷完》

    ……

    老白牛:敬请期待下一卷,吾之家园新安庄。大家也可以讨论,七个副本故事,杜圩、吴口狼群、废庄马贼、永安集豪强、石桥惊闻、青铜山匪徒,路遇土寇,最喜欢哪一个。

    凌晨就算上架了,大家有什么月票,推荐票,都砸来吧。

    明天傍晚六点更,大家都订下首订,这很关键。

    记得初上架,千户二十四小时订阅一千二,涨到现在高订六千七,均订三千六。

    小兵最初二十四小时订阅一千四,现在高订一万八,均订九千。

    不知这本有多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