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举盾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快穿之炮灰凶猛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曾有遇又瞄向一个人,火箭的训练跟弓箭一样,主要靠手感,不过又多了一些眼力,很类似火器的瞄准。

    他略眯了眯眼睛,箭身后拉,喷筒的引线又凑近了燃着的火绳。

    一股烟雾爆起,喷火孔又喷出浓浓的火花与白烟,箭矢又在喷筒火药的推动下尖啸而出。

    张出逊钻的喷火孔非常平直,他的箭杆尾羽还有铁端,使得火箭发射非常稳定,行进中一直保持平衡。

    这根火箭呼啸而出,“噗”的一声,竟从一个拿着长矛的匪徒右眼内射入,精铁打制的桦木箭杆镞尖从他后脑透出,带着脑汁与血液,这匪徒一声不响,就滚落在了地上。

    空中烟火轨迹未散,曾有遇又从箭曩抽出一根火箭搭上,他的镋钯又瞄向一个人,然后又点火。

    “咻——”

    火箭带着尖啸,带着平直的烟火轨迹,又是撕裂空气而去。

    一个匪徒刀盾手一声大喝,他的盾牌一挡,可以听到盾牌被刺穿的渗人声音。

    但火箭不是铅弹,却形不成冲击撞裂效果,就见箭羽轻颤,火箭刺插在了盾牌上,那匪贼刀盾手被震得后退一步,但他手中的盾牌,却是牢牢挡住了这根火箭。

    曾有遇眼光略扫他一眼,从箭曩中又抽出一根火箭,换了一个目标。

    杨河心中赞叹,这曾有遇虽有些兵油子形象,但一身本事却不用说,一般资深箭手从抽箭,到搭箭,再拉弓瞄准射箭等,一般需要二三秒时间,看曾有遇的火箭,同样达到了这个地步。

    他看曾有遇瞄着,似乎还注意到呼啸的寒风对射出箭矢的影响,作着略略修正误差的姿态。

    “咻——”

    又是一根火箭劲射而出。

    一个拿着腰刀的匪徒一声惨叫,右手的刀具一下落在地上,他捂住自己的右手臂,痛苦的哀嚎起来。

    一根粗大的箭杆穿在他的右臂上,赫然右手臂被这火箭射穿了。

    曾有遇又抽出火箭。

    “咻——”

    一个匪徒翻滚下了山坡。

    “咻——”

    又有一个拿棍棒的匪徒连声惨叫,抱着大腿跪倒在地。

    空中的轻烟轨迹一道接一道,不断有匪徒被曾有遇的火箭射中,惨叫声不断。

    这些人原本好整以暇逼来,不时怪叫哄笑几声,非常悠闲的样子,但接连被张出恭、曾有遇打击,特别那曾油子,一手的火箭好生犀利,兄弟们不断伤亡遭殃,各人脸色就变了。

    特别那背着标枪袋的凶悍刀盾兵身死,对他们士气打击很大。

    这匪徒刀盾手在寨中以凶悍闻名,一手的标枪投掷技艺罕有人敌,却被张出恭一铳给打死了。

    一时间,面对这边的鸟铳火箭,很多匪徒都现出慌乱的神情,一些人更举步犹豫不决起来。

    杨河看曾有遇又抽出火箭,连连点头,旁边的杨大臣,韩大侠等人也是叹服,好猛的火箭,太劲了。

    韩官儿看着他,漠然的脸上都现出骇然之色。

    还有罗显爵,也是吸着气,犀利!

    坡下的匪徒刀盾兵开始咆哮,喝令众匪继续前进,众匪徒狰狞着脸,也加快了步伐。

    他们原本一秒走一米左右,现在加快到了一二米了,不过他们仍没有冲锋,显然是出于保持体力的考虑。

    张出恭装填着定装纸筒弹药,他用嘴巴咬了,将引药倒入火门巢,余者塞入铳管内,用通条招呼筑实,然后通条塞回,他的手脚很快,按他这个速度,估计一分钟可以装填三四发左右。

    这速度非常快了,毕竟是前膛火绳枪。

    当曾有遇射到第八箭,那些匪徒也快进入五十步时,张出恭装填完毕,他两点一线,瞄向一人。

    “轰!”

    他扣动板机,大蓬的浓烟腾起时,山坡下一个匪徒刀盾兵又是盾牌碎裂,远远的飞滚了出去。

    ……

    “弓箭手准备。”

    看匪徒进入五十步,杨河大声喝令,他抽出自己的强弓,一根重箭搭上,同时让张出恭与曾有遇自由射击。

    连杨河一起,杨大臣、韩大侠、胡就业、胡就义等弓箭手并列。

    这内中杨河用上力弓,158磅弓力,杨大臣七力弓,八十磅弓力,韩大侠五十磅弓,胡就业七力弓,胡就义八力弓,近一百磅弓力。

    在杨河喝令中,他们都缓缓拉开手中的弓,弓胎嘎吱嘎吱的响,五根箭镞在寒冷天气中闪烁着阴冷深沉的光芒。

    胡就业眼角余光看到杨河将那十二力弓拉满,满脸的骇然,这杨相公果然可开强弓,并不是装扮门面之用。

    曾有遇裂了裂嘴,这种读书人……难得一见啊。

    张出恭兄弟满脸的佩服,再无疑问,胡就义倒专注的拉着弓,心无旁骛,平时怯生生的脸上颇有一种凶悍,五个弓箭手中,也数他与杨河的弓最强了。

    五人拉开手中的弓,弯弓搭箭,各瞄目标。

    “放!”

    杨河一声喝,松开了弓弦。

    “嘣”的一声响,重箭劲射而出。

    “噗!”

    一个匪徒刀盾手翻滚而去,咽喉上插着一根箭矢,他捂着喉咙,只是拼命挣扎。

    他举着盾牌,但杨河的重箭以刁钻的角度射去,堪堪穿过盾牌的防护,射中了他的咽喉。

    重箭带着强大的力道,从前方射入,颈后透出,镞尖上尤残留着血迹。

    与此同时,杨大臣、韩大侠、胡就业、胡就义也射出他们的箭矢。

    匪徒中一片惨叫,四人皆各有所得。

    胡就义射出一箭,他的箭矢非常凶狠,一个匪徒直接被贯穿了身体,箭尖从前胸射入,从后背透出,这匪徒拿着铁尺,似被射中心脏,中箭后就跌倒地上,身体抽搐不动。

    胡就义射了这一箭,又抽出一根箭矢搭上,脸上浮着杀气。

    胡就业的箭矢从一个匪徒脑后穿出,可以看出,他的箭术很不错。

    还有韩大侠,用的虽然是轻箭,但箭矢呼啸射中一个匪徒的右眼,让他滚在地上凄厉的惨叫。

    韩大侠箭术不用说,他所差的,只是一把好弓。

    杨大臣从小跟杨河习武,弓马娴熟,他喜欢射人脸颊,他射出这箭后,一个匪徒就抱着自己的右脸拼命大叫。

    第一轮射箭,匪徒就倒下五人。

    一般第一轮准头比较足,但杨河这五人,个个箭术都不错,有收获也正常。

    在杨河喝令中,五人再次弯弓搭箭。

    “放!”

    山坡上的匪徒又一阵惨叫,又倒下了五人。

    “放!”

    又是五根箭矢呼啸而出,力道强劲,颇有余力。

    一般一个合格弓箭手,一分钟的标准是射十七箭,急促连射十二箭,压制射击每分钟七箭,连续射十五分钟到二十分钟。

    达不到这个标准,只能说是普通猎户,或是弓箭爱好者,不能称之为弓箭手。

    眼下才第三轮,就算各人营养不佳,但离体力衰竭还早,准头也足。

    又是一轮,杨河吩咐着,保持二三秒一箭的速度,不徐不疾的射击,间中还有曾有遇的火箭射击。

    猛然杨河看到什么,弓一转,一松,弓弦的紧绷声音,“噗”的一声,一支重箭瞬间飞跃数十步距离,从一处缝隙穿来,一个匪徒刀盾手就抱着大脚凄厉嚎叫。

    那边的五个弓箭手好生犀利,他以盾牌紧紧保护身体,但圆盾可以保护头脸上身,他的腿部却露出来,虽然他遮遮掩掩,潜伏行进,但杨河看得亲切,就给了他一箭。

    这重箭射穿了这匪徒刀盾手的大腿,让他痛苦之极,在原地跳着大叫。

    胡就义叫道:“相公好箭法。”

    他瞟到这一箭,不由眼露崇拜之色,自认自己射不出这一箭。

    胡就业撇撇嘴,这杨相公不但开最强弓,箭术还第一。

    ……

    匪徒们聚在四十步距离,他们早已慌乱一团,山上的弓箭火器太厉害了,兄弟们连连遭殃,特别五个押阵的刀盾兵,被张出恭打死两个,被杨河射死射伤一个,转眼只余一个背着标枪的刀盾兵。

    他已经很难压制余下的匪徒。

    虽然乱世中很多人贪婪不怕死,但也有一个度,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上面弓箭火器打来,光挨打不能还手,这些匪徒也不是什么真悍勇之人,当下很多人叫着,已经萌生了退意。

    杨河特别注意那八个弓箭手,他们也激烈争议着,是否上前。

    不过这时那牛头马面和旗手上来,他二人咆哮着,最后得出结论,继续进攻。

    杨河看那八个匪徒弓箭手走近,最后更取出自己的弓箭。

    杨河眼神一凛,看他们个个张弓撘箭,就要抛射。

    他猛然大喝:“举盾!”

    ……

    老白牛:多谢法艾东、顺庆过客、北国之犬、刘刘2009等书友的大力打赏投票等,今天更三章,精华用完了,精华贴等精来了再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