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美味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杨河准备晚上搞个篝火烧烤盛会,好久没有好好吃肉了,今天就放开吃一顿。

    这吴口废墟原本有一口水井,现在却淤废了,圩墙前有众多水塘,那塘水半干不干的,水质也不能让杨河放心,所以杀狼剥皮就要拿到河边去。

    杨河还决定杀两头狼,剥皮等重任由猎户韩大侠负起,余者就属于赵中举等妇女的责任。

    这个时代放在往日吃肉也是大事,何况如今?

    除安排的一干有事人员外,余者不分老少都轰然跟去看热闹。

    杨河也跟了去,主要是弟弟妹妹想去看热闹,一行人扛着狼,欢声笑语的往河边而去。

    一路满是淤泥水坑,可以看出睢河对这条支流的倒灌非常严重,河床一直向两岸扩张,可能不久废墟外的圩墙就会被河道掩埋。

    这边台虽然堆得很高,但料想过不了几年,上面的几所废宅也会掩没在淤泥之下。

    杨河等人到了河边,看河流干涸了一大半,露出淤积严重的河床。

    这也是睢河的景致,淤泥、脏东西、堵塞,从万历末年起,睢河上就难以行船,否则自己直接一条船往下游去,省了很多事。

    一干难民没有杨河想那么多,他们兴高采烈的找了一片石滩有水处直接开工。

    在一块找来的木板上,韩大侠用一把匕首熟悉的解剖,剥下狼皮,分解五脏,运刀如飞,动作麻利,显然这个猎户平日加工猎物也不是一条两条了。

    他还用腰刀砍下狼的蹄子四肢,砍下狼的脑袋,赵中举等人在旁侍候着,用盆盆罐罐装满取下来的狼心狼肺狼肚肠,就连狼血也不愿漏了一滴,对难民们来说,这些下水也是难得的美味。

    石滩边挤满了人,红白相间的肉让人看了流口水,众难民称赞着韩大侠的功夫,一边欢声笑语的谈论,谈自己什么时候吃的肉,最多又可以吃多少。

    杨河看韩大侠熟练的动作着,看两头狼剥了皮,掏了五脏,砍了头脚,似乎骨肉没剩多少的样子。

    这个时代猪羊狗等出肉率一向不高,就算放在后世,一般猪的出肉率也就是七成,羊狗等更少。

    杨河记得后世自己杀过一只羊,一百多斤剔出纯肉不过三十多斤,事前还用料喂了两个月。

    好在蹄子、排骨、五花、腔骨等一样可以吃,所有的下水都不会有人嫌弃,连大骨头也可以熬汤吃喝。

    而且今天杀的狼还是头狼与另一头强壮的恶狼,有近百斤与七八十斤左右,就算难民多,连肉带骨的,每人也可以吃个两三斤。

    还有大骨杂碎汤喝着,今天就奢侈一把。

    韩大侠动作麻利,很快两头狼就料理完毕,他手上还多一些狼牙与狼髀石,还有两张完整的狼皮。

    他将狼牙与狼髀石交给杨河,说道:“俗话说男戴狼牙女戴髀石,相公可把这狼牙髀石制成挂缀给小公子、小姐戴上,有驱邪除灾之用。至于这狼皮,待小的鞣制一番,制成熟皮子后可各种功用。”

    杨大臣将那头狼的皮子展开,赞道:“好皮啊。”

    杨河也笑着点头,这张狼皮从头到尾怕有两米长,耳朵为焦黑色,脸颊长有黑毛,整个身体的毛发浓密而粗硬,尾巴灰白,一对耳朵仍保持竖立状态,确实好皮子。

    他决定鞣制一番后,当狼皮大椅使用。

    ……

    狼肉五脏等清洗干净,众人又欢声笑语的回到废宅堂屋内,赵中举等妇女搭了两个火塘架子,又找了许多木柴干草作为燃料。

    这当中的木柴很多是废宅上折来的门窗木板,这也是各地废村废宅门户家具多消失的原因。

    一切准备就绪,赵中举掏出塞在腰间的火摺子,拔开竹盖,取些干草放在竹口处,对着里面用力吹了两下,复燃的火种立时点燃了干草。

    她将干草投入架中,立时火苗腾腾而起,缕缕炊烟从破窗烂瓦中飘出。

    众人围坐塘前谈笑,看赵中举等人将那个大铁锅架在一个火塘上,装满水,烧开后,又将狼头、狼蹄、五脏切碎投入,虽然逃难,但各人菜刀还是带着的。

    还有一些砍来的粗大柳枝,在另一个火塘熊熊燃烧后,赵中举等人将两头处理好的狼串上,挂在火堆架上烧烤。

    这内中有韩大侠父子的协助,看得出来,二人的野外烧烤经验非常丰富。

    很快的,烤全狼在木架上泛着油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另一口大锅上的狼杂碎也沸滚开了,浓浓的香气同样弥漫,引得屋内的人都不断的吸着鼻子。

    这时孙招弟、严德政等采野菜的人也回来了。

    孙招弟一回来,她的大嗓门就给破屋内增添了更多热闹:“好香啊,十里外就闻到味了。”

    她们一干男女收获的野菜颇丰,赵中举等人接过洗干净了,然后放了小半的野菜在狼骨杂碎汤内。

    杨河今天准备大快朵颐吃狼肉,无所谓野菜不野菜,不过加点野菜可以解肉的油腻腥臊,所以还是有必要采一些来。

    更浓的香味弥漫,夹着野菜的清香,众人更觉饥火上涌,杨河也觉唾沫不断从口中出来,似乎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渴望,都在乞求,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后世已经不满大鱼大肉的饮食方式,要讲究吃个绿色健康,自己也是一样矫情贵气,好好的精米不吃要吃窝窝头,饲养的肥大鸡鸭不吃,要吃瘦小的土鸡土猪,连大棚蔬菜都不吃。

    自己嫌这嫌那的时候,想不到会有这么沦落的一天吧?

    物资极大丰富时代的人,又哪能理解这个时代人的痛苦。

    确实好想吃肉啊,虽然前几天有吃过兔肉,但那么一点点吃得并不痛快,而且没多久就吃完了。

    看看身边的齐友信、严德政等人,同样个个馋涎欲滴,严德政甚至鼻涕流下来而不知道。

    “很快就好了。”

    赵中举眉欢眼笑的说道。

    她从怀中珍而重之的掏出一小包细盐,倒了一点进入锅里,然后又取出一块盐砖。

    韩大侠将烤熟的狼肉用匕首一块块切下来,赵中举则将之在盐砖上擦了擦,使之有了咸味,然后放入一个个碗中。

    不用说,这小包细盐是杨河给她的,那块盐砖则是赵中举一家慷慨贡献出来,同样非常珍贵。在杨家逃离鹿邑前,不说上好的细盐,就是很粗劣的盐砖,一斤价格都飙升到白银二分三厘。

    这个价格很离谱,在盐价低廉的万历初年,那时盐巴市卖价格,江浙每斤不过白银三厘,两广每斤白银四厘。

    闽地最便宜,一斗盐十五六斤,贵时值银四厘,贱止二厘,现在却涨得这么离谱。

    赵中举动作麻利,很快料理好一切,杨河暗暗点头,确实是会过日子的女人。

    齐友信也是看着自己妻子,眼中满满的爱怜,想必这场患难后,夫妻间的感情会更加深厚吧。

    “相公,给。”

    赵中举首先将一大碗烤好的狼肉递给杨河,腾腾冒着香气与热气,这是头狼身上最好的部位,后腿肉,该处肉多而嫩,属于狼身上的精华部位之一。

    杨河注意到这块肉她还用筷在盐砖上多擦几下,将碗端来时,她眼中还有满满的崇敬与感激。

    或许在她的心中,若没有杨河的带领,今天众人就不可能吃到肉,可能在狼群袭击下还会损失惨重。

    杨河微笑接过来,事情是相互的,若没有众难民之力,他今天能否与杨大臣,还有弟弟妹妹逃得生天犹未可知。

    再递过来是一大碗杂碎汤,同样浓香扑鼻,热腾腾的引人饥火。

    一碗碗狼肉与杂碎汤分给众人,不分男女老少接过碗后,都是忍住饥饿渴望,自觉等待杨河说话,经此一战,杨河在众难民中的权威更是牢牢建立。

    杨河举起碗,心中有千言万语,最终说道:“吃吧。”

    当先喝了一口杂碎汤,鲜美的肉汤进入腹中,似乎全身每个毛孔都在欢呼,又吃了一大口烤狼肉,悠长的呼了口气。

    美味、舒坦、惬意!

    米饭是食物,肉食是更高等的食物,经常能吃肉的人,也是人类中高等的存在。

    杨河暗暗发誓,以后要经常吃上肉,连身边人也一样。

    破屋内一片咀嚼与喝汤的稀里哗啦声,不分男女老少,所有人都是双手抓着狼肉,拼命撕咬,浑然不顾烫手与油腻。

    杨河看严德政这个老童生鼻涕一直流到脚下都不知道,埋着头只是狠吃。

    齐友信这个大明里长一边撕咬还一边喃喃道:“好吃……比亳州那家好吃……”

    杨大臣已将头上戴的红笠军帽放一边去,一声不吭的猛吃。

    还有赵中举、孙招弟等女性一样顾不上矜持与仪态,狼吞虎咽的狠咬,偶尔喝一口肉汤,将喉中的肉块咽下去。

    所有人猛吃着手中的肉与汤,眼中透着无比的惬意与满足。

    杨河也是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慢慢吃出手中狼肉的味道,感觉肉质比狗肉稍粗些,但口感比驴肉要好。

    此时他身下一些茅草,面前是温暖的火塘,身边人同样一些茅草,或席地而坐,或学他跪坐着,他看向右边的杨大臣,看他双手抓着狼肉,仍然一声不响的狠咬。

    再看左边的弟弟妹妹,两个小孩童一样吃得满口流油,嘴边脸上满是油花。

    他摇摇头,掏出帕巾,给弟弟妹妹擦去了嘴边的油脂。

    弟弟杨谦有些不好意思,稍稍斯文了些,妹妹瑛儿则仰头对杨河龇牙一笑:“谢谢哥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