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吊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杨河缓缓走了出来,所有难民都是期待地看着他。

    眼前这少年不过十七八岁,但年纪轻轻已是秀才,还文武双全。

    他戴着软幞,打着披风,气度让人心折,他的面容俊秀,举止深沉成熟,还带着几分凌厉。盼顾间英气逼人,流转着丝丝威仪,这些气质在乱世中都是急需的。

    看这少年的气度与仪态,难民们心中都涌起了信心。

    杨河一样看着眼前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男子不到一半,内中还有多个老者。看他们那充满期盼的眼神,杨河只觉心中阵阵压力,自己能养活这些人吗?

    不过已经作出决定,杨河就不会后悔。

    而且这群难民多妇孺老少,可见他们内心还有良知与底线,这也是杨河愿意接纳他们的原因。

    全是青壮年的团体杨河不会要,没人相信逃亡时他们身边没有妇孺,结果都消失不见,会是什么原因?

    接纳那样的团体,他杨河可能要日夜提防,会不会在睡觉时被队员割去了脑袋。

    打量完各人,杨河发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让所有人都搬到自己那方宅院去,既然已经决定聚众,就不能再分散,而且那边环境也会好一些。

    难民们都温顺的服从,在杨河吩咐下,几十个难民带着自己零零碎碎家当,都来到了那台上宅院内,这边从正堂到南边仍然有一些房屋建筑可以居住。

    在他们搬迁过程中,严德政、齐友信就在旁协调组织,那口大锅也一起抬来。

    这群难民实在是脏乱,现在天气也慢慢冷起来,所以杨河又下令在堂下生了一大堆火,然后在火上架上锅,从暗井中取水,下令难民们取水洗澡换衣。

    他们中男子就由齐友信、严德政负责督促,女子由孙招弟、赵中举负责。

    一堆堆柴火找来,一锅锅热水烧起,这间废宅内弥漫着腾腾的热气与温暖,待这群男女老少每个难民都洗过澡换过衣后,可以明显看出他们精神一振。

    杨河看这些难民个个面目一新,都换了自己最干净的衣服。

    网巾也清洗了,然后将发髻裹好,不再象以前那样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

    在大堂上,杨河将难民一一叫上来,仔细询问他们的籍贯,来历,户贴等等,严德政与齐友信二人则在旁所证所言。

    杨河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头戴唐巾,身穿圆领蓝襟袖袍,多了几分儒雅的味道。

    严德政、齐友信二人同样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人显得精神了许多。

    此时二人跪坐杨河下首两端,齐友信头戴六合一统帽,一身直裰,严德政身穿灰袍,头戴四方平定巾,都给人焕然一新之感。

    杨河身边还有书童杨大臣跪坐,他仍然戴着结式软裹,不过幞头颜色换成了红色。

    这种巾裹亦称“红头”,多为武将壮士所戴。

    他身上的蓝色短袍一样换成红袍,脚上打着行缠,腰间有腰刀弓箭,又有短刀与匕首,铜棍放在身边,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

    本来他与杨河洗澡换衣后,下午就该忙着洗刷衣服了,结果一大堆衣裳都被孙招弟与赵中举抢去洗了,她们还将整个大堂用抺布抺得干干净净,让杨河感觉舒服了许多。

    果然家中还是需要女人。

    杨河也注意到她们,说起来这二人的名字都很有特色,一个叫赵中举,一个叫孙招弟。

    特别是齐友信的浑家赵中举,这名字更有内涵。

    原来赵中举的父亲当年生了几个女儿后,就一直想要一个儿子,还想这个儿子能有出息,最好能中举,所以就给新出生这个女儿取名为赵中举。

    比起普通的盼男,望男,招弟,盼弟等等,这名字确实显得别出机杼,后来赵中举果然有了一个弟弟,虽然一直未曾中举,但也中了个生员。

    孙招弟情况跟赵中举差不多,但她父亲给她取名时较为浅白,内涵比赵中举差了一些,结果后面招来的都是妹妹。

    不过二人都是贤惠的女人,看赵中举洗完澡后换上一身对襟圆领长袄,显得颇为雍容。孙招弟则是扎着包头,身穿交领袄,马面裙,显得精干爽利。

    看二人忙里忙外,洗了衣服,打扫堂院,又去外间找寻野菜,杨河不由点头。

    他说道:“二位嫂嫂都是贤惠的女子,两位可要好好珍惜。”

    严德政连声称是,眼中颇有愧疚之色,齐友信则是有些得意,他说道:“相公说得是,不过说起我这浑家,当年我娶她时,十里八乡的男儿可是羡煞了。”

    杨河将几十个难民一一讯问完毕,虽然没有纸笔,但他现在记忆力强悍,过目不忘,这些人的信息却是牢牢记在脑中。

    可以看出这些人原本都是普通的农户,只有一对父子稍稍引起杨河的注意。

    韩大侠,韩官儿,就是这对父子的名字。

    那韩大侠年在三十六岁,韩官儿则年为十五岁,听齐友信说,这对父子是几年前迁到他们庄的猎户,会使弓箭,会用火铳,这次逃难时也携带了弓箭火铳出来。

    庄民几次遇险都仰仗他们之力,可惜最后他们的弓箭火铳还是遗失了。

    杨河还注意到那两对夫妻在洗完澡后,都将自己最体面的衣裳拿出来穿上,又聚在一起商议什么,还搂着自己的子女细细交待嘱咐,那小男孩不断点头,那小女孩却仍然神情冷漠。

    这两对夫妻上来拜会答话时,神情也是无比的感激与心安,让杨河多看了他们几眼。

    ……

    整个下午,杨河都在寻思日后所为,此时宅院也多了几分孩童的欢笑,让杨河的弟弟妹妹看了心中高兴,二人毕竟是小孩,看到这么多同龄人,心中不欢喜是不可能的。

    二人也都换了新衣,粉妆玉琢的。

    傍晚时分,那口大锅架到了正堂之上,然后腾腾热气又再冒起,内中米粥与野菜翻滚,这些野菜是孙招弟、赵中举等人的功劳。

    难民又在堂下聚集,虽然仍然可以看出他们腹中饥火,但神情已经比中午时好多了。

    杨河环视下方,忽然他皱了皱眉:“周平安夫妻与钱有财夫妻呢?”

    几十口难民的信息都记在他的脑中,他现在记忆力强悍,那两对夫妇又给他印象深刻,名字就记得更牢。

    “是啊,人呢?”

    众难民相互看着,那两对夫妻子女留在这里,自己人却不见了,这真奇了怪了。

    孙招弟忽然惊叫一声:“奴家晌午时看到四人打扮齐整,还对着堂这边磕了很多响头,以为他们要报相公恩,出去找点野菜什么……现在想想,他们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众人目光都看向那对孩童,男孩有些不知所措,晌午时爹娘交待自己要乖,要听相公的话,虽然不知他们什么意思,但他仍然乖巧点头,现在爹娘消失不见了,只留自己……

    那小女孩本来一直沉默着,此时却眼圈一红,轻咬了下嘴唇。

    杨河面沉如水,喝道:“都出去找!”

    齐友信忙说道:“都出去,大伙都一起去找。”

    此时天色有些昏暗,齐友信等人抽了一些柴火当作火把,然后众人分方向出去,不久杨河听到外间传来一阵惊叫,随后见齐友信神情难看的进来,他欲言又止,说道:“相公,这边来看。”

    杨河让杨大臣留在这边照看弟弟妹妹,他自己跟齐友信出去,走到龙王庙那边时,就见寻找的难民多聚在这边,个个神情凄凉。

    在火把的照耀下,杨河进了庙去,然后神情一震,就见四具尸体吊在破庙梁上,一阵风吹来,尸体就随着风动晃晃荡荡的来回悠荡,一边还发着沙沙的可怖狰狞声音。

    然后地上有一道道血色的大字,借着火光,杨河隐隐约约看到一些歪歪扭扭的字。

    “……熬不下去……为求子曾戒杀生三年……对不住……不是人……无颜……望相公怜惜小儿小女……”

    齐友信站在杨河身边,他惨笑道:“几位兄弟何必做这样的傻事,就有好日子过了。”

    周边一片的呜咽声,那小男孩、小女孩也随在人群中,看爹娘上吊死去,小女孩不再沉默,眼中泪水大滴大滴滚落下来,小男孩则全身颤抖,却出奇的没有哭。

    听着周边的哭泣声音,杨河内心一阵阵抽搐,他猛然喝道:“不要哭,把你们的眼泪都收起来。”

    他对齐友信喝道:“齐里长,你安排几个人将尸体埋了。”

    齐友信恭敬道:“是,相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