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四七 男人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有惊无险的出了丽都大饭店,天空中已经下起了濛濛细雨。

    路上的行人,不管欲不欲断魂,总之都是行色匆匆。有伞的人,脸上难免得意,庆幸自己未雨绸缪,可以看着雨天里、没带伞的人们,一览众生笑。

    我,就是那群没带伞的人中的一员。

    有个著名的国际集团CEO曾经说过,下月天,没伞的人就得拼命跑。

    而我,又属于懒得跑的那类人。

    所以,雨水就这样主动而又自觉的打在我这件,价值二百元的昂贵西服上面。

    出了丽都之后,我细细的回味起那个女服务员跟我说的话,总感觉她话里有话。

    王力元吃药的事情,恐怕暂时还不能和萨琳娜直说,免得和王力元同居的萨琳娜,会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这样难免打草惊蛇,在知道王力元和那个袁大头,意图对我以及柯少和陆丹丹,都图谋不轨的情况下,我就不能仅仅是为了应付萨琳娜,交代给我的差事了事而已了。

    我能跟萨琳娜说的,也只是王力元确实有问题,希望她能对王力元多加观察,留意王力元的动向。

    不过,以萨琳娜的急脾气,能跟王力元走到哪一步,确实是个问题。

    总之,我需要先回到沈姝的豪宅一趟,不仅仅是省了五百现大洋,主要我也是想知道沈姝找我什么事。从我的电话铃声响过那一次之后,手机再也没有收到未接来电。

    这与沈姝之前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要知道,沈姝在昨天机场给我打的电话,可是巴拉巴拉一连串二十好几个。

    然而今天,只打了这一通我没接,就不打了,实在是令我匪夷所思。

    莫非难道是沈姝出什么事了吗?

    我心中隐隐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一个单身女性住在家里,孤立无援的,如果闯进什么坏人到她的豪宅,她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这个不接电话的我!

    而我无论怎么给沈姝回拨电话,沈姝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该不会沈姝已经被……

    不行,不能再脑补了。我不禁为沈姝的现状感到无比担忧。

    想到这里,我不禁加快了脚步,挤上了一辆在下雨天,备受青睐的公交车。

    轻车熟路,指的就是我现在这个状态,自从知道了我是沈姝的“男朋友”,沈姝豪宅小区的那个保安,不但隔了八丈远,就把小区大门给我打开了,还特意对着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不过,我没时间管他,因为我心内挂念着沈姝,所以一阵风一样的冲向沈姝的豪宅。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以前我是不会为了别人,卖力到这种程度的。但是,现在是多事之秋,王力元和袁大头或者还有别的什么人,意图对我不利,一想到跟我有着密切关系的沈姝可能会有危险,我就心如刀绞,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到沈姝身边,保护沈姝。

    雨越下越大,但我还是赶在这场秋雨变成暴雨之前,来到了沈姝豪宅的门口。而此时我的西服外套,已经基本上算是透湿。

    很奇怪,沈姝家门前的监控摄像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红外射线照出来,也就是说,安保系统没有启动。

    但我没有心思在意这些细枝末节,而是“咚咚咚”的叩响沈姝的房门。

    “姝,你在吗?我是宋唐,姝,没事的话就回答我一声!”我狠狠的敲击着门板,在这空旷寂静、没有一个人的小区里,显得极不自然。

    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我也顾不上沈姝家的安全门,又多厚多结实了,我退后五步,侧着肩膀,牟足了全力,向安全门狂奔而去。

    我要把沈姝的这扇门撞开!

    “唐,是你在外面吗?”沈姝的声音从门内响起。

    “吱嘎”一声,安全门从内侧开启,紧接着,沈姝的丽影出现在了门后。

    而此刻的我,完全的收拾不住,眼看着就要和沈姝撞一个满怀。

    沈姝吓得花容失色,我是牟足了全力,以破门而入的力道撞过去的,这要是被我撞上,沈姝的柔体,一定非得被我撞散架了不可。

    我怎么可以让沈姝就这样香消玉损呢!

    说时迟那时快,我在即将撞到沈姝的一瞬间,把斜着的身体扭正,然后改撞的姿势为抱,一把搂住沈姝的身子,一扭腰,以背着地,将沈姝保护在我的怀里。

    而我的后背,也狠狠的撞击在了地板上,差点儿没让我的五脏六腑摔掉了个儿。

    但是还好沈姝毫发无损,只是脸色煞白,显然惊魂未定。

    然而沈姝也明白过来,刚刚是我保护了她,所以她十分关切的问我:“唐,疼么?”

    疼?简直痛彻心扉有没有?除了没人疼,浑身哪都疼。这可不是瞎说,毕竟这冲击下来的力道,是火星撞地球那种级别的。

    但我还是咬了咬牙:“没事,不疼。”

    沈姝趴在我的身上,把脸埋进我的怀里,柔声道:“唐,你是不是因为担心我,才这么急匆匆赶回来?”

    沈姝的纤细柔软,在这一刻,只有当事人的我,才能体会出来。

    但是儿女情长,留到待会儿再说,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确认。

    我把沈姝,从地板上扶起来:“姝,出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不接我给你回的电话,还有,之前的你给我打的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门前的警报,也被关上了,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唐,其实我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有个男人突然来找我。他说无论如何也要和你谈谈,所以我就让他留在家里等你了。”

    “什么?你竟然允许别的男人留在你家?”我不禁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是谁在跟我写的合同里规定,不准带任何人回家,男人女人都不行,然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沈姝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带个男人回家,完全不顾我这个“同居者”的想法。

    “唐,你生气了?”沈姝小声询问道,但是她的音调里,有种莫名小高兴的味道。

    “其实,我也没生气。”我仔细想了想,好像沈姝也确实想要顾及我这个同居者的想法,只不过我并没有接沈姝的电话而已了。

    “唐,你先别着急,这个男人你认识。”沈姝回头,向盥洗间看去。

    从盥洗间走出来的,是穿着粉红衬衫、铅笔裤、鹿皮鞋的男人。

    “老唐,是我啊!前些日子咱们还见过呢,讨厌啦,别用这种眼神看人家啦,你肯定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一米八的大个儿,却发出了一十八岁小姑娘一般娇滴滴的声音。

    我是真没想到会在沈姝的豪宅里,看见王山炮!而且是个满身缠着绷带的王山炮!

    王山炮的胳臂上,腿上,包括前胸后背一圈,都是刚刚包扎过的痕迹。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王山炮,王山炮却显得毫不在意,反而打起了我的哈哈:“行啊,老唐,这么快就把沈总勾搭成媳妇了,有两把刷子啊。你这半个洋媳妇,给我处理了一下伤口,你不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沈姝刚刚还煞白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好像是对着王山炮小声说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我没有理会沈姝和王山炮一唱一和的配合,他俩认识并不奇怪,因为在与沈姝父母在日料店见面的那一次之后,他们已经打过照面了。

    我非常严肃的看着王山炮:“山炮,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的?”

    王山炮不再打哈哈,脸上的表情,也正经起来:“老唐,我跟你说,你被人盯上了。你也知道,我们公司是专搞破坏恋爱的,而你的存在,就是我们公司的一大块绊脚石。特别是你最近接了一单,香港来的姓柯的富豪的生意,令我们的客户,没法正常勾搭这个富豪。所以我公司的上层,早就把你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不把你拔了不痛快。”

    “你说的这个客户,可是胡菲菲?”我心中的那条线渐渐的明晰了起来。

    “客户的干女儿,好像确实就叫这个名字。”王山炮搔了搔脑袋,艰难的回忆道。

    “那你到底又是和谁打的呢?”

    “还能有谁?就是我们公司高层,有个从台湾来的,叫袁大头的,想要暗中陷害你,我看不惯,就和他们干了一仗,离开了公司。”

    王山炮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离开自己为之奋斗的公司的心酸苦楚,只有王山炮自己知道。

    “山炮,真是难为你了。今天晚上,你就在这里住下吧。”我说着看向家主的沈姝,沈姝也点了点头。

    “老唐,我不能连累你们,袁大头肯定和我没完。虽然我不能公开露面,但是在暗中一得到什么情报,我还是会通知你们的。”说完,王山炮就向着门口走去。

    打开门,屋外面是大雨滂沱。

    看着王山炮孤单离去的背影,我总有种感觉,我和我这个大学时代的最佳损友,还会再次相见。

    关上门,内心中十分惆怅。

    惹上了袁大头,和他的组织,再加上王力元,绝对不会对这个背叛者善罢甘休。

    也许下一次和王山炮见面,我们就会是天人两隔,不在同一个世界了。我不禁对王山炮的处境和未来,感到深深的忧虑……

    十分钟之后,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我果然又和王山炮见了面,只不过我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

    王山炮对我伸出一只手:“老唐,能借我把伞吗?顺便,上次在日料店的那二十块钱,你还没给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