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三三 重逢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重逢应该是感动的。

    至少在大多数人的常识里面,确实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无论是多少年未见的亲人,还是相隔两地不能见面的恋人,甚至是一别经年的同学聚会,当见到彼此那一面的时候,我想,绝大部分人甚至都有可能感动到流泪。

    我与沈姝的重逢,也让我流了泪,只不过,我流下的不是感动的泪水,而是疼的,至少我装作很疼。

    沈姝看到我龇牙咧嘴,痛苦不堪的样子,似乎也心软了,在最后狠狠拧了一把之后,终于松开了我的脸蛋。

    我感觉半边腮帮子失去了知觉,沈姝这一掐,可真够狠的,我都怀疑现在的半边脸都肿起老高了,没有三五天是消不了肿了。

    我摸着自己还在隐隐发痛的面颊,如果刚才是为了让沈姝松手而故意装出疼的样子,那么现在我才发现,不用装,是真疼!

    “姝,你什么意思啊,怎么见面就掐啊?又不是列巴勒斯坦碰到以色,什么仇,什么怨,至于用上吃奶的力气吗?”我虽然动不了手,但是我这张嘴,可一点儿也不想吃亏。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在我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里,做了什么,你自己还不知道吗?”沈姝脸部肌肉微一抽动,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我知道?我知道啥?

    我不就是给我的表妹宋诗做了一回人生的导师,帮助我的客户柯少克服了厌女症,搂草打兔子去了一趟日本,成就了几份比较美满的姻缘,顺便娶了一个让万千男人都梦寐以求惦记着的,女神一样的日本姑娘。

    我也没干啥出格的事情啊。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我做的这些事情,跟沈姝到底有什么关系。说到底,沈姝为什么会对我的行踪如此明晰,我刚从日本回国,几乎没过多长时间,沈姝那成串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就好像是明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回来,只不过是因为飞机晚点,才提前打了我的电话一样。

    而且沈姝是什么人,她可是霸道女总裁,是一呼百应的高级领导,像她这种级别的大忙人,会特意跑过来给我接机,这怎么想怎么都不符合逻辑。

    难不成?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沈姝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她仅仅只是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变化,就猜到了我心里想的什么。

    “没错,我也是今天刚刚回国的。至于为什么选在今天回来,那是因为本来就是买的跟你同一时间回来的票。而你什么时候回来,只要问问自卫君就知道了,毕竟他是我的同学,而你的票都是他买的。”沈姝“叨叨叨”的把我心中的疑问全都一股脑的解释了一遍,沈姝就是这种性格,作为混血女强人,没有国内那些女孩子的含蓄,多了一份率真和直白。

    “然后呢,你为什么会这么急着见我的面,然后一见我的面,就开始对我这个无辜的民众施暴?”我指了指自己的脸,表示无辜民众现在有点儿蒙圈。

    “那当然是因为我偶然看到了一本杂志,而这本杂志上的内容和你有关,而且令我相当不爽。”说着,沈姝非常任性的做出了一个不爽的表情,然后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比之前更蒙圈了:“什么杂志?杂志里有什么内容?”

    “你自己看。”沈姝相当轻蔑的一甩手,将她手边的那本杂志向我甩了过来。

    “在此之前,我能先来一杯八二年的冰咖啡,压压惊吗?”我没有打开杂志,而是笑嘻嘻的看着沈姝,一个无聊的笑话,有时候会达到出乎意料的好效果。

    “噗,就你贫嘴。随便你,想喝什么自己点,不过我可不知道八二年的冰咖啡,到底还能不能喝了。要是把你喝出胃穿孔来,我负责给你找兽医治疗。”沈姝忍俊不禁笑了出来,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假装绷着脸的样子,并且嘴里一点儿都饶人。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稍微放了点儿心,看来沈姝不是真的生气,只不过是在闹别扭,耍小脾气。

    我对着路过我身边的服务生,大声的说道:“不好意思,麻烦给我来一杯八二年的冰咖啡,要不加冰的。另外再单加一杯免费的冰块。”

    服务生用着古怪的眼神看着我,沈姝连忙红着脸在一边纠正:“别听他胡说,麻烦你给他来一杯白开水就行了。他这个人就适合喝白水。”

    “这,你也太狠了点儿吧。你自己喝咖啡,就给我喝白水?”我用着好像受了莫大委屈的腔调抱怨道。

    “先生,您点的是一杯加白开水不带冰的咖啡是吧,请稍等,马上为您送上来。”服务员说完,竟然头也没回的扭身就向柜台走去,留下一脸惊愕到不行的我和一脸坏笑的沈姝。

    这服务员也是人才,而且我怀疑他绝对是因为我调戏她在先,所以伺机报复我一把。

    现在这服务员们,也变得这么有脾气了哈。

    “怎么样?吃瘪了吧,叫你满嘴跑火车,这次跑偏了吧。”沈姝眯着眼睛瞅着我,幸灾乐祸的劲儿大了。

    “行,算我栽了。反正不管是对了白水的咖啡也好,加了八二年拉菲的白水也好,我都能喝下去。我这个人就是这么不挑食。”为了我能够在沈姝面前表现的硬气,我也只有死鸭子嘴硬,说什么也不能吐嘴。

    “先生,你的咖啡兑白开水,不加冰。”之前的服务生,端着托盘,把一杯看着就乌了巴突的棕色液体,摆在了我的面前。

    这家伙还真上了一杯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的玩意儿。

    但至少跟我想象中的八二年冰咖啡,千差万别。

    我随随便便的拿着咖啡匙,随随便便的把我咖啡搅匀,然后我慎重的端起杯子来尝了一口,跟我想象的一样,比放凉了的板蓝根还难喝。

    “怎么样,好喝吗?”沈姝看着我并没有流露出抗拒的表情,所以才有此一问。

    “好喝,非常好喝,只不过这么好喝的咖啡,我舍不得喝,我要留着慢慢品尝。”我放弃了我的“咖啡”,但是没放弃在口头上占便宜。

    “好喝你就多喝点儿。不够还可以再添。”沈姝说着,努嘴努向刚刚给我送咖啡的那个服务员,然后她把刚刚服务员留下的一张账单推到我面前,这杯烂咖啡,价格还挺贵,关键是,沈老板叫我来的,难道还想让我结账不成?

    我假装没看见沈姝推过来的账单,然后好奇的问道:“你不会只是为了让我看一眼杂志,就给我打电话,约我在这里见面的吧?”

    然而我也是真好奇,到底杂志里有什么,让沈姝宁可抛弃了一贯保持的淑女形象,也要对我暴力相向。

    “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沈姝轻轻的抿了一口,我最爱喝的冰咖啡,似乎是故意要气我一样的露出了满脸满足的神色。

    我带着疑惑,打开了摆在我面前的那本杂志。

    然而当我看到里面内容的时候,我又马上把杂志合上了。

    冷汗,顺着我的后脑勺,流过脖子,最后流到我的后背里。

    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令我感到惊恐的东西。

    “看到了吗?你觉得我掐你掐的有没有道理?”沈姝镇定的问道。

    我茫然点点头,然后回答道:“没道理。”

    沈姝差点儿一口冰咖啡,笑喷出来:“这都没道理,那你觉得什么才是道理?”

    “道理?道理就是我想知道,这本杂志你在哪买的?”我手按在杂志封面上,心里想的是还好陆丹丹没在,要不然陆丹丹看到这本杂志,还不得火山喷发了。然而沈姝接下来说的话,令我陷入思考的深渊。

    “在拿买的?这本杂志很普通啊,在哪都能买到,并不是那么稀有的产品。而且,这杂志销量还不错,十个女孩子里,至少有一半都会买这本杂志。”沈姝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桌子上洒出来的咖啡。

    沈姝说的确实也是事实,我曾经就在陆丹丹的办公桌上,看见过同样的杂志。说不定现在陆丹丹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买了相同的杂志了。

    不过,我是了解陆丹丹这个人的,她就算买了杂志,也不会马上看的。她是那种买完杂志拿回家,洗好澡,倒好果汁,然后躺在床上,一边吃着饼干,然后一边再享受杂志。

    所以目前来说,还算安全。待会儿我一定还要给陆丹丹打个电话,叫她一段时间之内暂时先不要买杂志、看杂志。

    不过,我虽然明知道以我的眼神儿绝不会看错,但是为了确认一下我是不是因为,近日有点儿过于疲惫的原因,而导致的眼花,我抱着侥幸的心理,再次翻开了放在我面前的那本杂志。

    在杂志首页大图的地方,竟然是我和陆丹丹拍的那组登月广告!

    而我和陆丹丹,竟然都是只穿着内衣裤,还没有在脸上打码。

    这不是彻底把我们的**权还是肖像权啥的,侵犯的一干二净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