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二二 困境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唐尼酱,你快看!”

    当我和陆丹丹两个人,回到山本家总部的时候,自爱酱已经迫不及待的向我们展示目前的战况了。

    所谓展示战况,就是拿出一台东芝“吐矢吧(Toshiba)”的笔记本电脑,向我们展示电脑里的实时监控。

    在现在这个年代,再也不会像是过去一样,随时有几个跑堂的,来向大掌柜的汇报敌人的动向,再弄几个算账的,吧啦吧啦敲算盘,算出自己店上的营收。以此来比较敌我双方的盈亏。

    店少还好说,但像这次山本、小野双方各自十三家分店,总共二十六家店,跑堂的、算账的这样几波下来,先不论胜负如何,这批人就非得先累吐血了不行。

    在现在这个年代,当然不会用那么落伍的法子。现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就可以完成全部的工作。只需要吧啦吧啦敲几下鼠标、键盘,打开几个高级软件,所有的信息数据,就全部实时回传,展现在眼前。

    自爱酱着急忙慌的把我们叫回来,我原本是以为,像所有影电视小说剧本里所描绘的那样,上来就会被对方压一大头,然后只能通过某个契机,一举翻转,才能赢得最终的胜利。

    然而当我看到实时监控的时候,却发现祖国山河一片飘红。山本家的营业额更是遥遥领先小野家的营业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小野爹自己觉得取胜无望,主动放弃了?

    关键问题是,形势对山本家这么有利,自爱酱把我叫回来干嘛?

    “唐总,既然回来了,我去找山本阿姨要点儿和果子吃。”陆丹丹看不懂实时监控的IT表,自觉主动的请求不碍眼、不碍事。

    “你还吃,刚才不是都已经吃的走不动道了吗?”我对着陆丹丹的背影,大声的问道,然而为时已晚,陆丹丹同志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放弃了陆丹丹,我只能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回屏幕上。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自爱酱两个人。这是我和自爱酱原本意义上的新房。因为本来就是假成婚,所以这间房间在内墙里面,还有一个专门隔出来的壁床。

    我就睡在那张壁床上面。虽然自爱酱告诉我说不介意让我和她睡同一张床,但我岂能占一个小姑娘的便宜。当然,我经常被小姑娘占便宜。

    比如,我的表妹宋诗。鸠占鹊巢到现在了,睡在我的公寓里面,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把我的公寓钥匙交出来。

    提到她,我就想到了柯少。在我拿到现在这个可以打电话的手机之后,我已经联系过了柯少,并且把目前山本与小野两家对战的状况,全都告诉给了他,而他也告诉我,他和宋诗,现在正在为一个叫什么山本奶奶的人,设计广告,兜售她的饭团。

    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他跟宋诗现在的关系发展的相当靠谱,完全不用我操心,看来无论是柯少的厌女症,还是宋诗受伤的心灵,看起来都无药自愈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他俩的感情虽然没什么问题了,但现在小野和山本的问题依然是个大问题。

    我看到电脑屏幕上,山本家的十三家分店中,至少有十家,从早上刚刚开张的那个时候,就开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路高歌猛进,一路飙升。因为降价促销和口碑宣传的原因,所以从各分店的监控摄像上可以看到,顾客像是潮水一般涌入各分店,销售量和销售额,已经超越了以往的峰值的几倍。并且还在不断攀升。

    相比之下,小野家的十三家分店,就显得极为逊色,虽然销售量和销售额都有不同幅度微弱的增长,但却远远比不上山本家都快涨疯了的势头。

    这小野家到底在搞什么鬼。是不想玩了,还是认输了?

    “唐尼酱,这……”自爱酱指着电脑屏幕,非常不解的看着我,我知道,她这是担心小野会不会有什么后招。

    “这不是挺好的吗?咱们的营业额遥遥领先,这场莫名其妙的较量很快就能结束了。”我摸了摸自爱酱的头,试图安慰有点儿不知所措的自爱酱。

    “嗯。”自爱酱略为宽下心来一样的回应了一声,但我还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闪过的一丝不安。

    但我心里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好的意思。

    我曾经听到过一个故事,故事的原版已经不可考了,但大概意思就是说,有个大妈有俩闺女,一个卖伞,一个卖鞋。每当下雨的时候,鞋就卖不出去了,每当晴天出太阳的时候,伞又卖不出去了。所以大妈每天都在忧虑中度过。

    我现在也跟大妈似的,为双方操碎了心。

    如果山本家保持着这个势头,一路稳扎稳打,并最终取得胜利的话,那么小野家就算不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也会一朝落孙山,一夜回到解放前。春次君再也不会是什么大少爷了,那么春次君委托我,让我帮他追饭团姑娘的事情,恐怕必然就会告吹了。

    但是要是小野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从而以阴招一举后来居上的话,作为山本家的“食客”,我当然不能忍。就算我忍了,山本爹也绝对会“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到时候山本家可就惨了,别说山本家惨了,连我也跟着遭殃。

    当然后来那个大妈换了个心态,下雨天的时候,伞卖出去了,不下雨的时候,鞋卖出去了。大妈每天都很开心。

    轮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呸,我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山本家赢了,那春次君怎么办?小野家赢了,那自爱酱、山本奶奶怎么办?这两家如果有一家赢了,另一家输了,我怎么办?

    这实在是个令我头疼脑袋大的逻辑问题,选谁都不合适,我从心底里就在抗拒着做出选择。

    但没办法,谁让这两家的领导人,这么小孩子气,这么真刀真枪的开始战上了。

    “唐尼酱,你怎么了?”自爱酱看我半天没说话,有点儿担忧的看着我。

    “没什么,倒是你吃过早饭了吗?我听说今天早上的那个巧克力蛋糕很好吃。”我心里还是惦记着陆丹丹所描绘出来的,在中国吃不到的蛋糕。

    不知道为什么,想象中的巧克力蛋糕的样子,在我心中阴魂不散,总是膈应在心里,也不舒服。

    “早饭?”自爱酱眼带疑惑,“现在都已经十一点了,现在怎么吃早饭。”

    我一看手表,还真是,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出溜一下过去了。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实时监控,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两家的全部分店,都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而马上就要到了中午饭的时间。

    虽然一直都住在山本家本家这边,吃着山本爹的高级料理,白吃白住,一分银子都不用掏。

    但所谓礼尚往来,至少,我也应该请自爱酱吃顿饭吧。

    况且现在正是两家交战到不可开胶的关键时刻,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兜里还揣着沈姝大小姐,付给我的十万块的劳务报酬,怎么着,我也得花出去点儿,省的让人家说我是吃软饭的。

    “自爱酱,来日本这么多天,一直是让你请我。今天我做东,请你吃顿饭。话虽如此,我觉得除了你们家开的店之外,也没有别的店能让我更满意了。所以中午,我想和你一起,去之前的那家分店,一起吃个饭。”我对自爱酱发出了邀请。

    “哎?唐尼酱,你要请我吃饭?”自爱酱明显的受宠若惊。

    “对。”吃饭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找找可以攻略那个饭团女的方法,这样为以后的春次君的追求行动,也会有所帮助。

    但自爱酱恐怕还有别的想法:“唐尼酱,就我们两个人吗?”

    “还能有谁?”我不明自爱酱所指。

    “那丹丹姐怎么办?”自爱酱说出了她顾虑的对象。

    陆丹丹那个家伙,肚子饿了,一定会自己去觅食的,而且她早饭吃的那么多,中午空一顿,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而且,我感觉最近陆丹丹跟着吃饱喝好,身上都开始长肥肉了。作为她的直接够得着的监护人,我要为她的健康考虑好,将来把我的这个小秘书嫁人的时候,我也能多省点儿心。

    于是乎,在我脑内找出了灰常多的不带陆丹丹玩的理由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非常严肃的对自爱酱说道:“丹丹嘛,她吃过了!”

    “喔,吃的好早啊。”自爱酱点点头,似理解又不理解,但还是接受了我胡扯八扯的理由。

    丹丹同志,不是我不管你,实在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我不管你,你也能自己找到自己的饭辙,山本夫妇虽然感觉上恐怕了一点儿,但其实内在上还是很好的。你找他们要饭,他们绝对不至于不给你吃的。大概。

    我在内心中给自己找完了抛下陆丹丹,带自爱酱出去吃午餐的借口之后,等着自爱酱关上电脑。我们就离开了本部,向着昨天所在的分店走去。

    二十分钟之后,我们到达了那家分店,兜里有钱,当大爷的感觉,就是好。然后我和自爱酱,非常愉悦的在一起共进午餐。等到吃完之后,终于到了结账的环节。

    一摸兜里,钱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