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零三 缘起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精神饱满,活力充沛。

    用来形容宋诗现在的状态是再合适不过了。

    虽然高烧的温度,一度曾经超过了三十八度五,虽然躺在床上,一度感觉自己就会一觉睡下去长眠不醒了。

    但,这急性肠炎引起的高烧,来得快,去的也快。

    在柯少的悉心照料下,宋诗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气。而且因为发烧的关系,这两天一直窝在床上,什么都没吃着。宋诗已经饥肠辘辘了,现在的宋诗,觉得自己可以生吞下一头神户牛!

    虽然柯少还是建议宋诗可以卧床,再多休养几天,但是宋诗却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而且也不能一直作为柯少的拖油瓶,绊住柯少的步伐。

    柯少为了自己,只能在自己睡着了之后,才能去忙他自己的生意,往往来回跑路,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虽然柯少嘴上不说,但是宋诗都已经敏锐的发现了柯少嘴唇略微发干,眼圈有点儿发黑。

    这一看就是没空喝水,没空睡觉造成的。

    柯少能够为了自己如此付出,宋诗还是很感恩的。

    所以为了尽早分担柯少身上的重负,病刚刚好,宋诗就提出来要去山本奶奶的小和室里取材。

    “诗,要不过两天再说吧,你病刚好,别再复发了。”柯少心疼的劝解道。

    “再等两天,黄花菜都凉了。放心吧,我没事。”宋诗对着柯少露出一个舒展的微笑,表明自己的身体已经真的无大碍了,“而且,那天山本奶奶请我们吃的饭团,我们还没有谢谢她呢。”

    柯华良明白,这是宋诗为了帮助自己,为开拓山本奶奶饭团的市场,而找的借口。

    既然宋诗是好心,柯华良也只能接受这份好意:“那好吧,不过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一定要马上告诉我。我好及时送你到医院。免得发生难以挽回的事情。”

    “好了,我知道啦!不用那么紧张兮兮的,我身体壮的很,这点儿小病对于我来说,就跟掉根头发一样,无足轻重。”宋诗说着,象征性的拍了拍自己的平胸。

    柯华良面对这个待不住的小妖精,也只有无奈的摇摇头。

    宋诗一向是个说走就走的人。

    随便抹了把脸,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宋诗就和柯少一起,再次来到了那家门口印有巨大“食”字的料理店。

    虽然这次没有了那个长发飘飘的,长得好像日本娃娃一样的女孩子接待,但是显然,店里的接待员,对于柯少也是认识的。

    而柯少也熟门熟路,带着宋诗,直奔后厨房。

    还是熟悉的木板路,还是那间矮小的和室。

    山本奶奶依旧在和室里揉捏着饭团。而柯少带来的大铁疙瘩,也在正常的发挥着它的作用。

    山本奶奶坐在大铁疙瘩上,脸上露出了惬意的微笑。从铁疙瘩上冒出的阵阵红光,表示在铁疙瘩里的加热器,正在逐步加温,正常工作。而从好像铁疙瘩一样的机器里发出的“嗡嗡”轰鸣声,和山本奶奶不断扭动的“腰肢”,也表明了机器的按摩功能发挥了本该发挥的作用。

    自从知道了这台机器,是用来治疗人类有史以来的顽疾之一——痔疮的时候,宋诗在不好意思的同时,也在好奇这台机器到底是怎么发挥作用的。

    如果能亲自做到上面试试感觉,那一定是极好的。

    不过,一想到自己和这个如此“美妙”的机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三个多小时的空中时光,再看到山本奶奶在机器上“摩擦”、“摩擦”的时候,宋诗实在是难以开口,让山本奶奶站起来,自己体验一下治疗仪的功效。就算宋诗开口,不懂中文的山本奶奶,也一定不会听懂宋诗的意思。

    而且看这情况,山本奶奶也不可能站起来。甚至于山本奶奶都没有意识到宋诗和柯少的到来。

    虽然对于铁疙瘩治疗仪,有着极度的求知欲,但这并不是此行的目的,此行的目的,是在山本奶奶身上和她所捏的饭团上,找到可以作为广告宣传的材料。

    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有找到山本奶奶饭团的亮点,宋诗这个广告界的“屡战屡败”天才,才能寻求到突破口,让这家店的饭团,突破卖不出去的禁锢。

    然而现在看起来,要想把山本奶奶的饭团推销出去,恐怕比登天也容易不了多少。

    首先是山本奶奶的年龄问题,虽然山本奶奶又几十年的揉饭团的手艺,但是毕竟山本奶奶年事已高,谁还能相信这么一个已逾古稀的高龄老太太,会有体力捏出上万个的饭团呢。

    而且,再有就是饭团的味道。饭团这种东西,虽然奶奶捏的是很好吃,但是跟其他饭团比起来,也没有什么区别。没有特点的东西,注定会被淘汰。千篇一律的做法,只能在高手如林的现实中,被埋没,至少不会像某些高创造力的产品一样大红大紫。

    宋诗想要和山本奶奶沟通一下自己的想法,却又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最重要的是,自己根本不会日语!

    可能是看到了自己愁眉不展的样子,柯少主动担当起了翻译的角色。

    “诗,有什么话你想问的,你告诉我,我给你做同声传译。”柯少信心满满的扬起了大拇指。

    “那,先帮我问问,山本奶奶觉得自己哪个品种的手捏寿司或者饭团,最好吃。”宋诗毫不客气,直接把柯少当做了翻译员。

    柯少也没在意,只是点点头,然后用手点了点山本奶奶的案板。

    山本奶奶转过头,一按铁制按摩椅的按钮,接着整个身子也随着按摩椅,同时转了过来。

    宋诗不禁感叹,怪不得山本奶奶要让柯少千里迢迢,从大陆跨海把这个铁疙瘩带过来。这东西的神奇功能,真的是说不尽道不明,宋诗真的很佩服发明这东西的人,简直就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就是,这铁疙瘩跟山本奶奶的饭团一样,其貌不扬,让人难以发现它们的好处。

    柯少按照宋诗的问题,连比划,带对口型的,把问题用手语,告诉了山本奶奶。

    山本奶奶呜噜噜噜的讲了一大段儿日语,然后从一大摊饭团里,挑出了一个貌不惊人,毫无特点的大饭团,递给柯少。

    “她说了什么?”宋诗相当着急的,央求着柯少做出翻译。

    “她说……总之,她让你尝尝这个饭团的味道。”柯少看起来相当敷衍的做着翻译。

    “你该不会是没听懂她说的是什么吧?”宋诗揶揄的捅了捅柯少的胳膊。

    “其实不是,只不过,说了恐怕对你的广告设计也没什么用,所以你就假装我听不懂好了。”柯少的话,反而令宋诗的疑心更重了。

    不过,柯少不会说假话这一点,宋诗还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宋诗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拿起饭团,就大咧咧的咬上一大口。

    白不呲咧的饭团,没有任何的味道。甚至于都没有平常吃的米饭味道香,更不用提,上次吃到的那个包裹着金枪鱼的饭团了。

    要说这饭团是山本奶奶所有饭团里最好吃的一个,打死宋诗也不信。宋诗甚至都怀疑是不是柯少故意在戏弄自己。

    然而柯少一脸无辜的表情,似乎在诉说着: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

    别逗了好吗?好吃?简直就像米疙瘩一样,难以下咽。

    柯少是不可能在工作和生意上面开玩笑的,那么剩下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山本奶奶老糊涂了,给柯少的饭团给错了。

    所以宋诗勇敢的一扯柯少的袖口:“我是让你找她要最好吃的饭团,找到她饭团里的亮点,好往外打广告推销。你是不是给我翻译错了?还是山本奶奶理解错了,怎么把最不好吃的给我了?”

    “很不好吃吗?”柯少也是满脸疑惑,然后以一种安慰似的口吻对宋诗说道,“可能在转达的过程中有什么误会,你别着急,我再仔细问问。”

    柯少又跟山本奶奶用手语交流了一下,然后很无奈的回过头,对宋诗摆摆手:“山本奶奶说,这就是她最高手艺捏出来的饭团。”

    “不可能,不信,你自己尝!”宋诗将白饭团杵到柯少嘴边。

    山本奶奶又在柯少身后,说着什么,宋诗赶忙问道:“她又说了啥?”

    “山本奶奶说,自己曾经有一本记录着自己生平最高绝学的笔记,因为去别的店里传授技艺,而落在了那家店里。而在那之后,那家店的店主,矢口否认了那本笔记在他们店里。那时的山本奶奶一气之下,大病了好几个月,等到病好之后,却无论如何,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笔记里,记述的制作那种饭团的方法。”柯少一字一句的翻译着山本奶奶的日语。

    “然后呢?”宋诗似乎对于这个故事的后续,相当感兴趣。

    “然后,山本奶奶就开始疯狂的尝试每一种可以想到的,还原她最高绝学的技法,做出了无数个不同味道的饭团,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达到当初那个饭团的味道。你刚刚吃的那个白饭团,就是山本奶奶找不到那时候味道的最好证据。”柯少不无遗憾的继续说道。

    “呜噜噜噜!”山本奶奶又在嘴里嘟哝了一大段宋诗听不懂的日语。

    “她说了什么?”宋诗拿眼睛瞅着柯少。

    “她说再之后,侵吞了她配方的那个店长,依靠着她的配方,制出了比她的饭团差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饭团。然而凭借新饭团,那个店长迅速成为了山本家的骨干。同为山本家的人,山本奶奶又不好向那个店长寻仇,那个店长财大势大,早就不是形单影只力量薄弱的山本奶奶对抗的了的。这么多年来,山本奶奶只好忍气吞声,一个人在这里回忆,捏饭团,聊以排解内心的屈愤。”柯少听着山本奶奶的叙述,做着完整的同声传译。

    “这也太过分了!”宋诗一把拍在桌子上,把桌子上的捏好的饭团,差点儿拍到地上,吓的山本奶奶准备拿出那根长棍,做正当防卫。

    宋诗赶紧示意山本奶奶放松下来,然后继续愤慨的低声对柯少说道:“那个店长简直不是人!就这么伤害了一个为了梦想,付出了一切的女人的心!”

    “山本奶奶还说,只要有那个笔记,她就能再次做出那个饭团。”柯少继续说道。

    “山本奶奶,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笔记抢回来的,顺便再狠狠踢两脚,那个挨千刀的店长的屁股。不过,山本奶奶,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店长叫什么名字?”宋诗好像忘记了山本奶奶听不懂中文。

    “小野!”山本奶奶咬牙切齿的说出了****字,让宋诗和柯少大吃一惊。

    “山本料理,小野分店?”宋诗喃喃的重复着山本奶奶告诉自己的名字。

    “现在怎么办?”柯少看了看表,已经快到晚上八点了。从下午到现在,宋诗只吃了几个手捏饭团。

    “还能怎么办?过去看看呗!”宋诗大咧咧的咧嘴一笑,冲柯少眨眨眼睛。

    “那就走吧!”

    柯少也被宋诗“传染”了说走就走的毛病。

    “桥豆麻袋(日语:等等)!”山本奶奶喊住了刚要离开的两人,将那根几乎不离身的大棍子,递到了柯少手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