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零二 猜忌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小野那个家伙,在暗中做的手脚!”

    山本爹眉头紧锁,稳稳的坐在和室的垫子上,显得不慌不忙,却又令人猜不透心思。

    只凭借着我和陆丹丹的一面之词,就轻易相信了我们的话,总觉得有点儿过于容易,而让我心里不太舒服。

    要不是因为陆丹丹失手打碎了香炉,那么至少现在还能保留有证据。然而刻有小野名字的香炉已经跪了,光是拿着碎片的我们好像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这样就显得好像是我兽性大发,想要强占自爱酱的身体,然后故意找个借口推托一样。

    虽然我知道我不是这样一个人,但是在山本爹的脑子里,我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我就不得而知了。

    集智慧、容貌、学识为一体的我本人,又是恋爱咨询师的身份,很难不令人联想到哄骗纯情小姑娘的花花公子形象。

    即便山本爹嘴上什么都没有说,但我明白他是在寻找我话语之中的破绽,然后一击必杀。

    这里毕竟是山本家的主场,虽然委托我和宝贝女儿自爱酱假结婚的,就是山本爹本人,但假的毕竟是假的,如果我把假的做真了,那山本爹肯定会真的把我“做了”。

    而对于我来说,也有诸多想不明白的疑点。小野为什么要促进我和自爱酱结合?他为了儿子,应该反对我们的“婚事”才对。如果说,小野在房间里放入抑制发情的香料,甚至于在床上放两条蛇,都是可以的。然而却恰恰相反,放了一个催情的香炉,和一盘在床底下的炭火。

    难不成小野想不开,自暴自弃的想要成人之美了?想起小野那张刀疤脸,我就打消了这种想法。像他那种连决裂的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人,决心之大,可见一斑。要让小野良心发现,成人之美,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故意假冒小野的名头,来促成生米煮熟饭。

    那么到底谁会愿意我和自爱酱真的变成夫妻呢?

    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自爱酱本人。具有恋兄情结的自爱酱,甚至在小的时候,就把人生目标定义为做哥哥的新娘。而在把恋兄情结转移到我身上之后,现在这种情况,正好是圆了她的梦想。

    然而从她也中了迷香这一点来看,恐怕她对于小野的香炉也是毫不知情。

    说到底,以自爱酱的人品来看,她根本就不能做出这种事情。

    那么剩下的,就是自爱酱的父母,山本夫妇。

    假装家族后继有人,当然不如真的后继有人。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跟山本爹相识不过一两天的时间,表面看上去,山本爹行事光明磊落,然而实际上什么样,我也不知道。

    能在自卫队里做到高级将领,而又创立了“山本家”,这个不输于德川家的料理连锁店,至少从掌控大局的能力和心思上,就绝非常人。

    我怀疑山本爹,山本爹怀疑我。

    但是双方各有自家女人在场的情况下,我和山本爹谁也不好先开口明言,免得在女人面前丢人。

    陆丹丹先姑且不论,但自爱酱的母亲山本妈妈,如果让她看到因为自己女儿的婚房被人下药的事情,而导致姑爷和老公吵架,甚至大打出手,那恐怕是我和山本爹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我和山本爹,陷入了持续的尴尬沉默之中。

    山本妈妈明显是个聪明的女人,察言观色的能力绝对不差,要不然也不会坐在山本爹的身边这么多年。

    “陆酱,我们这边有山本料理分店,山本居刚刚送来的和果子,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尝尝?”山本妈妈看出了我和山本爹之间的尴尬,识趣的拿食物诱惑陆丹丹。

    陆丹丹一听有吃的,马上嘚瑟起来:“好啊,好啊!”

    从榻榻米上爬起来,陆丹丹屁颠屁颠的跟在山本妈妈的身后,进入了隔壁另外一个房间。

    其实和果子虽然说是就茶吃的小点心,味道却也好不到哪去,就是看着好看,深受广大女性同胞喜爱。

    要我说,还不如我大中华切糕、炸糕来的味道好。

    但,好歹是吧陆丹丹诳走了,房间里就剩下我和山本爹两个人。

    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不少。

    “唐桑,这件事,你怎么看?”山本爹等着多余的人走了,从屁股后面掏了管烟枪出来,悠然自得的放上烟草,拿火柴出来,划着了烟丝,然后相当舒坦的狂抽一大口。

    得,我刚才在内心斗争半天,以为我跟山本爹互相猜忌的想法,全都白瞎。感情山本爹是因为想抽烟,而在老婆面前又不敢,所以憋的难受,半天才吐不出一个字来。

    看来山本爹也是个妻管严。

    “你不怀疑我?”我试探性的询问道,然后吭哧吭哧,咳嗽两口,山本爹这什么烟,实在是太呛了。

    “我怎么可能怀疑你呢?你要是禽兽到想要自爱酱的初夜的话,早在中国就下手了。还用得着跑到日本,我的地盘来故意给我难堪吗?所以我完全不用担心你会玩了我的闺女,然后大摇大摆的跑路。因为你绝对明白,只要你玷污了我女儿的清白,无论天涯海角,我一定会追到你身后,把你开膛破肚,做成生鱼片,给自爱子补身子。”

    这山本爹实在是太开放了,开放到我都不明白这自爱酱到底是不是他亲闺女。难道不是买生鱼片送的?

    不过山本爹分析的的确合情合理。

    合情理到我背后不禁冒出了一大滩的冷汗,得亏陆丹丹因为害怕和尚,及时闯了洞房,破坏了我和自爱酱之间的“好事”。要不然,恐怕我现在就要变成生鱼片了。

    不过这也足以看出来,山本爹对于自己这个宝贝疙瘩的女儿,确实很在乎。能把自己辛苦了大半辈子,开创的料理连锁店,交给女儿的丈夫作为继承人,而不是交给长子的自卫君,就说明,在山本爹心里,自爱酱的位置比自卫君还重要,想要给自爱酱一生不愁吃喝的财富。这份为人父母的良苦用心,实在是可歌可泣。

    然而这也就排除了山本爹是犯人的可能性。

    试想一个如此疼爱女儿的人,怎么可能会坑害自己的女儿呢?

    即使不得已,让自爱酱假结婚,但也不是随随便便找个日本人就随随便便嫁了完事。

    而是一直等到我这个在自爱酱和自卫君嘴里,都口碑极好的中国恋爱专家来日之后,才向我密谈了假婚的事,这就说明,山本夫妇为自己的这个女儿考虑良多。

    毕竟熟知我底细的人,也就只有在中国和我一起生活过的自卫君兄妹,别的人,比如小野或者是山本家其他的干部,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是谁。即便能够查到我是谁,也一定要花费一些时间功夫。

    对于我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对山本家意图不轨的干部们,恐怕一下子也要傻眼了。特别是小野,自己苦心培养起来的儿子,竟然不能当上山本家的驸马爷,恐怕小野鼻子都气歪了。

    那么问题又回来了。气的快吐血了的小野,为什么反倒要促成我和自爱酱的结合?

    而且,那间被布置的很诡异的房间,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我忽然有一种奇怪的猜测:“山本先生,你为我和自爱酱布置的新房里,是不是只有一张窄床,窄床下面还有一个炭火盆?”

    “不是啊!我给你们俩布置的新房,根本连床都没有。所以,我和她娘还在奇怪,看不见床的你俩,怎么还不来找我们抱怨!”山本爹又抽了一大口烟,皱眉说道。

    怪不得我和陆丹丹刚进屋门的时候,山本爹会冒出一句“等你好久了”的话,原来是这个原因。

    也就是说,我和自爱酱被带去了错误的房间之中。

    而带我们去洞房的人,就是——

    “啪啪”,山本爹重重的拍了两下巴掌,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两个人。这两个人一身的夜行衣,黑色的兜裆布蒙着头,就跟电影电视游戏里出现的忍者一般无二。

    啊不,这两个就是忍者。我在刚进山本夫妇房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两个人的存在。

    我终于知道自卫君的忍术是跟谁学来的了。

    山本爹一挥手:“去把今天婚礼的伴郎伴娘给我带来这里。”

    “啊,那个中国女孩儿就不用带过来了。”我赶紧补充道。

    “是!”忍者们点头表示服从命令。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山本爹一管烟抽完了。然后忍者们回来了:

    “伴郎伴娘两个人,已经逃回小野家了!”

    果不其然,伴郎伴娘背后的指使者,果然是小野。

    看来不如虎穴,是得不到有用的情报了。

    不去一趟小野的府邸,恐怕是不能查明真相了。

    山本爹期许的看着我,我和山本爹互视一笑。我当然明白山本爹的意思,去小野府邸查明真相,这是山本家的秘密调查,但如果派遣山本家的人去,万一被抓到了,难免会给小野留下把柄。

    而让我这个外人去,就算被抓了,也可以说成是新郎官到元老府上拜谒,不会出现太大的纰漏。所以只有我去,才是最佳人选。

    我对山本爹点点头,示意山本爹放心。

    事不宜迟,我从榻榻米上坐起来,就要往外走。

    “唐桑,还有一件事。”山本爹从身后叫住了我。

    “什么事?”我疑惑不解的问道。

    “你知道小野家在哪吗?”

    “不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