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八 拜堂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尴尬只在最开始的一瞬间。

    当门帘被掀起来的一瞬之间,我也随即睁开了眼睛。门帘外面站着的,是准备参加成亲仪式的各位山本家的亲信好友,而打开门帘的,是一个挂着佛珠,穿着宽松灰色佛袍的日本老和尚。

    门帘里面,当然就是我,和衣服已经脱下来,正准备反着穿的陆丹丹。

    陆丹丹意识到自己在大庭广众面前走了光,本来因为吃了烤鱿鱼而兴高采烈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得都挤在一起,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然后,终于,就像是山洪暴发一样“哇”的一声哭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如果让陆丹丹真的哭出来,那原本没注意到轿子里情况的众人,恐怕也要把目光聚集过来了,而实际上,因为是新郎官的轿子到了,所以绝大部分的人,已经开始要准备关注轿子的情况了。如果让他们看到,新郎官和伴娘,在轿子里面对面的坐着,而伴娘宽衣解带,已经把外衣脱了!

    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但我知道山本爹的表情一定不会很好看,而这次的迎亲仪式,很有可能就会变成一场笑话。

    所以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在老和尚拉开轿门,大半个身子还堵在轿门口,而外面的人还看不见里面的那一刹那,我手疾眼快,一把将老和尚整个拉进轿子里,“平铺”在轿子中央。

    老和尚还没叫出声音来,我就先把陆丹丹手中的伴娘服,抢过来,堵在老和尚惊讶的大张着的嘴里。

    同一时刻,在伴娘服的拉力作用下,陆丹丹飞速的向我靠拢,然后我对准陆丹丹准备尖叫的嘴,一张嘴,用我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嘴唇。

    跟我预想的不一样,陆丹丹的嘴唇上,并没有鱿鱼的味道,反而有种甜甜的湿热味道。

    陆丹丹的嘴唇柔软而富有弹性,一如既往的美味多汁。

    我双手按住不断挣扎准备出声的老和尚,嘴唇堵住要尖叫的陆丹丹,一只左脚踹在轿门上,总算是阻止了这两个家伙发出声音。

    不过,我现在这个姿势,如果被外面的人看到,恐怕比之前我和陆丹丹衣衫不整的对坐在轿子里,更加令人想入非非,加深误会。而且我的姿势既耗费体力,又相当难以保持,简直比那些行为艺术的大神,还要更加的抽象化。

    所以我看到陆丹丹眼眶子里的洪水渐渐止住了,全身上下也停止了颤抖,而我身下的老和尚也停止了挣扎。我这才在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离开陆丹丹的柔唇,松开压住老和尚的手。

    我生怕我这么粗暴的对待老和尚,老和尚在出点儿什么意外,我赶紧一扒拉老和尚,还好老和尚只是被我闷晕过去了。

    我再扭头看回陆丹丹。

    陆丹丹在我深情一吻之下,舒服的七荤八素发不出声音,脸颊红红的,就像是那烤的红彤彤的鱿鱼卷。

    她舒服了,我快累死了。

    而且我们再这么耗下去,于情于理也不合适啊。新郎、伴娘、加个老和尚,能在轿子里干嘛?外面等着的人,不胡思乱想,瞎他喵的猜,才算是新鲜了。

    时间紧迫,我只好一把扒下老和尚的半身僧袍,裹在陆丹丹身上,然后再把陆丹丹原本的伴娘服,反穿在陆丹丹身上,这样虽然陆丹丹看起来比较臃肿,但至少会给人一种“这家伙穿了这么多衣服,怎么可能在轿子里全脱掉”的假象,而之前就算惊鸿一瞥,看到陆丹丹没穿衣服的人,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从而让流言蜚语不攻自破。

    都说日本人抗冻,虽然有点儿对不起老和尚,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让他先在里面躺一会儿吧。

    我把老和尚盘起腿来,放在我刚做过的椅子上,然后拉起还在蒙圈的陆丹丹,拉着她的手把她一起拉出了轿门。

    在轿门口,已经聚满了忧心忡忡的和尚。

    “师父他怎么着了?”一个零头的和尚向我询问情况。

    “他有点儿贫血,我刚才已经给他看过了,他需要休息一会儿。你们谁都不要进去打扰他!否则他的病情严重了,可就糟糕至极了!”我也不知道这群和尚听懂了没有,总之我表情相当严肃的指了指轿子门,然后又坚决果断的摇了摇手,最后,从外面把轿子门,上了闩锁。

    紧接着,就有一男一女,两个像是负责接待新郎的人,把我和陆丹丹迎进了神社。

    “唐桑,你们都准备好了吗?”在我身边的那个男接待,小声的对我问道,“自爱子大小姐,已经提前进到神社里面了。”

    “没问题,随时准备战斗。啊,不是,随时准备拜堂。”我也小声的凑到男接待耳边回应道。

    男接待满意的点点头。

    走进神社里面,神社里已经挤满了人,甚至比外面的人还要多出一倍。

    除了打坐念经各位大和尚之外,大部分都是山本家族的核心成员和干部。

    与中国婚礼不同的是,日本人娶媳妇特别喜欢请和尚。

    但考虑到我是个中国人,所以这次的成亲仪式,多少也参照了一些中国的传统婚礼,就比如说,山本爹和山本妈妈,坐在佛堂的正首,代表着新婚夫妻的高堂。

    而自爱酱,确实如同男接待说的那样,已经提前在佛堂里等好了。

    今天的自爱酱,穿着一件传统的日式婚衣,盖着那种日本的大沿帽,站在山本夫妇的面前,亭亭玉立,一身素白就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下凡一般。

    我看着这么多人都在等我,赶紧加快了两步,向自爱酱身边走去。

    来到自爱酱身边,自爱酱被大沿帽子盖住了整张脸,所以我完全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而山本爹明显发现了我身上的异状,所以他率先开口了。

    “唐桑,你的嘴唇怎么那么红啊?”山本爹看着我的嘴,有点儿疑惑的问道。

    “精神焕发!”我大有杨子荣的英雄气概,一抱拳,一施礼,就把陆丹丹在我嘴唇上留的口红,忽悠过去了。

    “怎么看起来还有点儿亮闪闪的?”山本爹就好像座山雕一样,坐在上面稳如泰山。

    “防干涂的油!”我面不改色心不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了山本爹的问题。

    “好!”山本爹似乎相当“满意”,几乎是从嗓子眼儿里,憋出了这一个字。

    我差点儿就把“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那一套一起搬出来,我总感觉我和山本爹俩人,演的这处戏还没演痛快。

    不过,毕竟是假戏,还要演的真,所以山本爹不再废话,对着旁边的主持司仪一声招呼:“主持师傅,开始吧!”

    “好,下面是本次婚礼的第一个环节,诵读祝词!”

    然后,就又是一大段繁复的日本经文。

    接着免不了又是一套又一套流程式的仪式程序,等到终于互拜天地的时候,花儿都快泄了,陆丹丹早就找了个没人的椅子睡着了。

    而就连我这个大男人,都站的脚后跟儿疼,就更不论是一直陪在婚礼现场的诸多亲朋干部们了。

    当然,故意安排这些仪式也是有原因的,表面上是为了表明山本家,尊礼守教,彰显大家风范。实际上,却是因为,如果在结婚过程中,就已经弄得精疲力尽的话,谁还有多余的体力闹洞房。

    所以到时候,我跟自爱酱在洞房里,干点儿什么,不都得是随我们乐意吗?

    “一拜天地!”主持的大和尚,终于进入了迎亲仪式的最后一个环节。

    此时距离轿子抵达神社,已经过了8个小时。这个亲,从上午一直已经结到了傍晚,和尚们早就不敲木鱼了,正常上班时间,也马上就要到了。除了我和自爱酱、始终坐在正堂的山本夫妇、以及受了钱,跑不了的男女伴郎、伴娘(陆丹丹除外),其他的宾客早就东倒西歪的各找地方休息去了。

    我和自爱酱,对着佛堂前的神像,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主持和尚,扯着破锣嗓子,吼出了声音。

    让这日本和尚,按中国人和日本人的两种婚礼混合进行,也真算是难为他了。大和尚满脑门流汗,我看他也快贫血虚脱了。

    我和自爱酱对着在正堂上的山本夫妇鞠下躬去,山本妈妈甚至于还真的哭了出来,脸上流下了喜悦的泪水。我怎么感觉这戏,越演越真,我总觉得好像又掉入了谁设下的陷阱之中。

    “夫妻对拜!”

    我还没想清楚,到底自己又是在哪个环节,被人坑了,主持大和尚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继续主持着我和自爱酱的婚事。

    主持神前式结婚仪式的大和尚,喊得是中式传统结婚的习俗词,总令人感觉那么的不伦不类。

    然后,我和自爱酱终于是面对面的,互相拜了下去。我看到自爱酱的脸上,春情无限好,清纯而又含羞,正是所有男人梦想中所希望拥有的妹妹女神。

    “送入洞房!”在主持和尚的一声好似终于送一口气的大叫声后,结婚仪式终于宣告结束了。

    接着,我和自爱酱,就被两个男女伴郎,架着向事先准备好的和室走去,行“同房之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