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五 西餐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在这个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皎洁的月光洒在河面上。

    之所以看不见五指,是因为我和陆丹丹两个人,撑一只长篙,躲在桥洞里,看着从桥上噼里啪啦往下扔东西,我们两个废了好大劲儿,才能把扔下来的东西,都捞进网子里。

    当然,扔东西的位置,都是我跟柯少,在耳机里约定好的。要不然,鬼知道我表妹能把东西扔到哪去。

    桥上的人扔的痛快,桥下的人捡的痛苦。

    特别是当最后一口大箱子扔下来的时候,我都觉得我们这艘小船,有侧翻的危险。

    好在陆丹丹紧急时刻,快速跳到船尾,才让小船保持住平衡,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感到心里一颤。要是船翻了,我和陆丹丹跌进河里,宋诗看见我俩就在桥下,不知道我的表妹会是怎么样的一副表情。

    关键是,我感觉这河水绝对没有洗澡水那种舒适的温度,这要是掉下去洗个澡,不发个三十八度以上的高烧,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正常人。

    “唐总,咱们这是在干嘛呢?”陆丹丹捞了半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替世界维护和平,为城市清理环境,我们不做大自然的搬运工,只做驾着船的清洁工。”我就像唱口号一样,对陆丹丹讲了一大嘟噜。

    “什么意思?”陆丹丹四个字,就让我这一大嘟噜白讲了。

    “就是捡破烂的。”我简单捷说,对于陆丹丹,再多具有内涵的段子都不用说,直接说最直白的大白话,方便又省力。

    “喔。捡破烂的。”陆丹丹似懂非懂的捞出了河里的一块手表。柯少的昂贵名表进了河里,还能完好无损的正常运转,应该说,这高级货防水性就是好。

    “那咱们为什么要捡破烂呢?”陆丹丹过了一会儿,忍不住又问道。这孩子有个不刨根问底儿不死心的毛病,偏偏每回我跟她解释完了,她还记不住。

    “因为有用。”我敷衍似的对陆丹丹回答道。看着陆丹丹一眨一眨亮晶晶的大眼睛,我知道她马上还要问我“有什么用啊”。

    所以为了避免和她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我投其所好:“丹丹,如果带你去吃西餐,你想吃什么啊?”

    陆丹丹一听到吃,马上来精神了:“我想想看啊,烧花鸭烧子鹅烧鹿尾儿,还有……”

    不问她没事儿,一问她,这丫头还来劲了。而且我是问她想吃什么,不是让她报菜名。

    不过看起来,虽然陆丹丹知道的菜名不少,但基本上都是八大菜系的招牌菜,让她点一个“第九大”菜系——“洋菜系”的菜名,看起来是难为她了。不过反正陆丹丹同学属于杂食性动物,而且是给啥吃啥的杂食性,我看看待会儿到了柯少说的西餐厅,给她点盘大土豆泥,陆小姐也一定能吃的倍儿香。

    捞了半天,我看着能捞的已经捞的差不多了,我打断了陆丹丹背的无比熟练的报菜名,对她说道:“丹丹,行了,差不多了,准备撤退。”

    “嗻,遵命!”陆丹丹对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不好意思的对我贱贱一笑,“唐总,那咱现在是去吃饭吗?”

    “干完活儿,就吃饭,放心,不会亏了你的嘴的。”

    “得嘞!”陆丹丹显得心情很好,拿起船桨就开始玩命的向岸边划去。

    岸边,是早就等在那里的司机老王。他和我们一样,躲在桥上正好看不到的死角里。

    接过我和陆丹丹递上来的烂苹果箱,烂苹果的味道,再加上河水的臭味,差点儿没让老王熏晕过去。

    “这些都是吗?”在把我和陆丹丹拉上岸之后,老王皱着眉头问道,显然不愿意把这堆东西全都抱走。

    “不全是。”我从一堆湿乎乎的杂物里面,找出柯少的钱包。虽然里面的钱皱巴巴的挤成了一团,但是防水隔袋里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全都没有丝毫损坏。

    要是这两样东西坏掉了,那我可真就罪过大了。

    特别是那张银行卡,要是被水泡坏了,可能我倾家荡产也不一定赔得起啊。

    “真不明白,柯总要这些东西想干嘛?”老王抱怨了一句,不情不愿的抱着大苹果箱向柯少停车的地方走去。

    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就是因为你看不懂老板的心思,才能永远只做个小小的司机。

    “唐总,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陆丹丹十分积极的问道,当然我心里清楚的很,她是积极的准备去西餐厅用餐。

    与柯少约定好的西餐厅,并不算遥远,我和陆丹丹抄了条近道,赶在柯少和我表妹之前,跑到了西餐厅的前门。

    易容术已经跟自爱酱学了不少了,我跟陆丹丹一男一女,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而很显然,我们两个其中的任何一个单独行动,都会很扎眼,所以我们两个扮作情侣,会比较合适。

    只不过,只是扮作普通的情侣,还是很容易被识破身份。

    所以,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套白色的假胡子,挂在下巴上,鼻梁字上再架起一副平光镜,一顶大礼帽一带,手上提一根绅士棒,活生生一个老绅士。

    而陆丹丹,当然就是我的“老伴”。

    我把自爱酱,在第一次和胡菲菲交锋之中,对胡菲菲的模特说的那番话,什么涂抹底妆过厚啊,什么在细纹上涂粉妆啊,的这一套方法,全都应用到了陆丹丹脸上。反正怎么着能让陆丹丹看起来苍老,就怎么来。按自爱酱的方法,涂完这一堆,理论上可以让陆丹丹看起来更老二十岁。

    然而无论我怎么抹,陆丹丹这张漂亮脸蛋,怎么看怎么都只能说是三十出头,如果我和她走在一起,绝对会被人说是老夫少妻的典范。

    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反而更容易被我的表妹发现。

    无奈之下,我一个蕾花边的大檐帽,往陆丹丹脑袋上一扣,看不见脸,反而倒落个干净。

    看来我还是不具备自爱酱那种鬼神莫测的化妆功力。

    “唐总,好了吗?”

    让陆丹丹站在门口,显然对于她是一种相当痛苦的折磨。

    “好了,咳咳,好!了!”我学着苍老老者的声音,对陆丹丹眨眨眼睛。

    “那—咱们—进去—吧—”陆丹丹也心领神会,马上学着我的样子开始往外蹦字儿。

    陆丹丹戴起一副白手套,挎着我的手,我们两个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旋转门。

    “先生,女士,晚上好,请问你们有预订吗?”门口穿着燕尾服,系着蝴蝶结的侍应生,对着我和陆丹丹问道。

    看起来我们的伪装还算可以,还算能够达到扰人视听的效果。

    不过,柯少说他等下要刷脸,那么作为没脸可刷的老年“绅士”,我就只有刷卡的命了。

    我拿出柯少钱包里的某张金卡,对着侍应生说道:“我们虽然没有预订,但有这张你们西餐厅的金卡,应该能受到一些特别照顾,你不至于让我们没有座位吧?”

    侍应生看到金卡,眼睛都开始放出光芒,一看就知道这张金卡在这家店里的地位尊崇:“先生,太太,不好意思没有认出你们来。我们给您二位准备了最豪华的包间,请跟我来。”

    “不用了,我们坐在那边就可以了。”我用手指了指西餐厅里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座位,这个座位因为太过不起眼,导致根本就没有人光顾。

    然而我一眼看中那里的原因,自然是因为那个地方的视野开阔,能够看到整个餐厅里的所有角落。

    陆丹丹小声的凑到我耳边说:“唐总,你好厉害,你怎么知道有这么一张卡呢?”

    我只想说,陆丹丹同志你就不能仔细看看吗?金卡上面明明就有写这家西餐厅的名字啊。

    坐在拐角座位里,那个侍应生非常谦恭的垂首站在一边:“柯先生,请问您需要把您上次购买的那瓶82年的拉菲拿过来吗?”

    我一听,82年的拉菲?那可是酒中极品。虽然柯少之前说过,用他的金卡点什么都行,然而一上来就点这么昂贵的名酒,怎么说也不是很好意思啊。

    但明显有人不吝这个。

    “哎呀,正好我口渴了,谢谢啊。”陆丹丹就这么随随便便一张罗,我还没说话呢,她就让人家把酒拿过来了。我再让人家把酒拿回去,这多给柯少丢人啊。我只能干瞪眼没办法,任由侍应生把拉菲拿了过来。我只是希望陆丹丹同学能够好好品尝品尝,这酒的滋味,再把酒喝进去。

    然而多半瓶的拉菲,一送过来,陆丹丹马上举起这瓶八二年的拉菲,倒进杯子里,然后像喝白开水一样,把拉菲喝进嘴里,一边喝,还一边咳嗽。

    好好的一瓶高级洋酒,就这么被陆丹丹浪费了。

    陆丹丹同志,你以为你在喝八二年的雪碧吗?这么大口大口饮牛一样的喝拉菲,多少斤拉菲也不够你这么造的啊。

    就在我刚准备和陆丹丹掰扯两句的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阵声响,柯少带着我的表妹进入了西餐厅中。

    我赶紧对着侍应生说道:“刚进来的那两个人的账单,算在我头上,但是不要让他们注意到我们的存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