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二 抗争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我也未曾想到,胡菲菲竟然是以这种方式,从源头上掐断了我表妹的参赛资格。

    智者千虑,必有一疏。我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胡菲菲和大旺星的领导竟然有勾结,而且竟然能够策使他们,撤回宋诗的比赛资格。我想起了胡菲菲曾经说过的那个什么“阿爹”,我怀疑就是这个人,就是胡标通话的对象。

    在听到比赛结果的时候,大家的心里都不是很好受。特别是陆丹丹大小姐,就跟自己碗里的肉被别人夹走了一样,立马就急了:“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啊?我们的方案这么好,怎么可能会被撤回呢?台上那个胖子(胡标),是不是你自己胡编了一个理由,撤掉了我们的方案?就是你和胡菲菲串通在一起,想要表妹落选,好把表妹从大旺星里赶走。唐总,你拽着我干嘛啊,我要上去和那个胖子理论理论。”

    要不是我拽着陆丹丹,陆丹丹非得冲上台去,把胡标胖揍一顿不可。警察都不怕的人,一个小小的广告比赛的评委,又怎能入得了陆大小姐的“法眼”?

    但——

    “丹丹,你冷静一点儿。就算你现在冲上台和他理论,也于事无补,而且很明显,这结果并不是台上那个胖子能够左右的了的。”我把陆丹丹拉回来,我心里无比清楚,就是刚刚的那通电话,改变了比赛结果。电话那头的大人物,才是左右全局的核心人物。

    台上的胖子虽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但却好像故意装作没有听到陆丹丹的抗议声。

    “但是、但是……”陆丹丹支支吾吾的,显得很委屈。

    然而别看陆丹丹展露出来了这种无比委屈的神色,其实最委屈的人,是我的表妹宋诗。

    明明都走到了这一步,明明都获得了评委们的一致认可,然而却被自己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子,这滋味儿别提有多屈辱难过了。

    看着胡菲菲扭搭扭搭的,上台去发表优胜感言,实话实说,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我的表妹。

    根据宋诗与胡菲菲订立的协议,胡菲菲获得优胜就意味着,宋诗要不然就需要撤回之前的“奔月”广告方案,要不然就得主动向大旺星提交辞职报告。

    无论哪一项,对于宋诗的自信心,和她在广告行业的发展,都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尤其是我感觉宋诗现在的心理压力过大,我甚至都觉得她想要把责任统统都揽到自己身上,宋诗漂亮的脸蛋上面,罩上的阴云,使得她整张鹅蛋脸看起来都跟松花蛋一个色儿了。

    “各位亲爱的评委,能拿到这次比赛的优胜,其实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选我,说明你们有眼光,选对人了,我会回报给你们最好最优秀的广告!”胡菲菲假惺惺的跟那发表着感言,那尖锐的好像锥子头儿一样的嗓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刺耳。

    陆丹丹捂着耳朵,闭着眼睛,好像不愿意面对事实一样。看到陆丹丹这个样子,宋诗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恐怕心里更难受了。

    我怕陆丹丹留在这里,会继续影响大家的心情,所以我对陆丹丹说道:“丹丹,你回化妆室里去看看山本弟弟怎么样了,我怕她一个人留在那里因为寂寞而害怕。”

    “喔。”陆丹丹不情愿的回应道,然而还是一步一回头的向着化妆室走去。

    预演大厅里,只剩下我、宋诗还有柯少了。一直没有表态的柯少,终于对着我的表妹,说出了一句话:“你没有错,不用自责。”

    言简意赅,一个字的废话都没有。然而现在,不懂女人心的柯少,说的这句“安慰”的话语,只能起到反效果。越是让宋诗不要自责,我的表妹就觉得责任应该有自己承担起来。

    胡菲菲仍然耀武扬威的在台上大放厥词:“大旺星的代表,来我一个就足够了,多的那一个,马上就会永远从大旺星消失了!”

    “表妹,你不要听她胡扯,是非自有公论,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向宋诗暗示了我会帮她调查到底的意思,而宋诗显然不想再让我牵连进去了。

    “表哥,柯总,我现在就回公司,找公司领导问问清楚!”

    宋诗抛下这句话,就一个人离开了预演现场。我和柯少看着她单薄的背影,虽然有心想要陪她一起前往,然而——

    柯少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也只抛下了一句“我去送送她”,接着就和宋诗双双离开了大楼。

    我对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微微一笑,也许现在这结果还不算最糟糕……

    ……

    外面已经是寒秋九月,而车内却是温暖如春。

    没有司机,柯少自己握着方向盘,自己开着自己三系的宝马车,这说明柯少为了给自己尽快的送服装,连司机都没有叫。宋诗也不知道为什么柯少如此的厚爱自己,但就是感觉心里暖暖的,甚至除了自己的表哥宋唐,其他的男人都没有给过自己这种感觉。

    宋诗坐在车里,发现高级车坐起来就是很稳当,而且,很舒服。

    柯少的车里,朴素的只有一个香料盒,还算是装饰品。从香料盒里飘出的阵阵兰花香气,让宋诗原本浮躁的心境,也渐渐变得平和了。

    原本宋诗连找公司领导和胡菲菲拼命的心都有,现在宋诗忽然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今天的状况到底要怎么挽回。

    而且令宋诗没想到的是,坐在驾驶席里这个看起来无比粗犷的男人,车子里竟然收拾的一尘不染,干净的就好像是大姑娘的闺房一样。

    好吧,宋诗承认,柯少的车,比自己这个大姑娘的闺房还要干净一百倍。让宋诗自己都不禁感到脸红。

    自己这几年,辛辛苦苦的打拼,想要在广告领域里面出人头地,结果连女孩子最基本的优势全都丧失殆尽,别说穿衣打扮了,甚至好几天不洗澡,也是常有的事。

    还好为了今天的比赛,头天晚上在表哥家草草冲了个澡,但不知道今天参加比赛,折腾了半天,身上是不是有味道了。

    旁边坐的,可是千亿资产的大老板,刚刚头脑一热,上了柯少车的宋诗,现在后悔不迭。

    浪费人家时间,送自己去公司,结果还让人家闻臭汗味儿,那罪过可就真的大了。

    然而柯少从坐上车以后,一句话也没有说过,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斜一下。是不是碍于面子和教养,柯少一直忍耐着没有抱怨。

    柯少什么时候把自己扔到马路边上,都不奇怪,反不如说,这样倒能让宋诗松一口气。

    宋诗突然想起来,自己虽然昨天洗过澡了,但是外边的衣服已经穿了一个多月没有换了,要是把宝马车的坐垫弄脏了,那可就不得了了。

    “宋小姐!”

    柯少终于开口了,开来是终于按捺不住了,无论是嫌弃宋诗身上味道、还是想把她抛在马路边,宋诗都不会感到意外的。

    “对不起,对不起,把您的坐垫弄脏了。我会用纸巾给你擦干净的。”

    宋诗觉得与其让人家把话说明白了,不如自己先挑明会比较好。

    “宋小姐,你在说什么?”柯少好像完全摸不着头脑。

    哎?误会了,不是因为弄脏了柯少的坐垫,让柯少绷着脸不理自己的。那是因为自己身上的味道吗?

    宋诗举起自己的胳膊闻了闻,也没什么特别的汗臭味儿啊。

    “宋小姐,你在干什么?”柯少也同样不明白宋诗做的古怪仪式是怎么意思。

    “没什么,”宋诗尴尬的放下手臂。

    过了一会儿,宋诗问道,“那柯少你刚刚想问什么?”

    “哦,我刚刚就想问问你,需不需要我陪你一起进去。刚好我在大旺星也认识一些人,也许可以帮你说上话。”柯少非常平静的说着。

    柯少明显是想帮忙,宋诗觉得自己刚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肚子,实在是太过滑稽可笑了。

    但是宋诗知道柯少插手,虽然一定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但自己不想再欠柯少更多的人情了。

    所以宋诗摇摇头:“谢谢柯总,但,我的事情,我还是想自己一个人去面对。”

    柯少点点头:“我明白了,那就祝你好运。”

    柯少按下了车上的一个按钮,宋诗旁边的车门,“叮”的一声,解除了车门锁。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大旺星的大门口。

    宋诗走下车,对着柯少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柯少非常绅士的探出玻璃窗,对宋诗挥挥手。

    “不用了,不用了,您去忙您的吧。耽误您太长时间,影响您做生意,日进斗金,我可吃罪不起。”宋诗受宠若惊,慌张的都不知道怎么正确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没关系,我今天正好有时间,你就安心谈你的事情吧。”柯少看起来有要死等下去的意思。

    “那就这样吧,你在这里等我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如果我没出来,你就不用等我了。”宋诗说完,对柯少报以甜甜一笑,接着就向着大旺星广告公司内部走去。

    接下来,将是她面对的最为惨烈的战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