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七 拦截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走出茶楼,柯少果然已经走了。

    趁着胡菲菲没有追出来,我赶紧把脸上的假胡子和真帽子,扣下来塞进口袋里,然后把身上的小西装翻过来,把白色的一面反着穿在身上,接着顺着来路,向着我的公司如无其事的走去。

    我之所以把身上的装扮改变,当然是为了防止胡菲菲追出来,给她留下有迹可循的线索,如果她问路人,穿着黑色小西装、戴帽子、八字胡的韩国人去哪了?那她就算真的找到这样的韩国人,也铁定不是我。

    当然,经过今天的一番折腾,我想,以胡菲菲这样好面子的女人,心里也应该明白,她嫁入柯少家的事儿,应该可以算是吹了。

    而且这件事不但怪不了柯少,就算胡菲菲到韩国的整形医院,也找不到今天来破坏她相亲的这个整容师。

    结果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好歹达到了柯少一开始委托我的目的。

    坐车回到公司附近,我看了看表,时间尚早,还不到中午。

    不过估计是被陆丹丹传染的,在这个时间我竟然有点儿饿了。

    我学么着是不是要先到附近的餐厅里吃点儿东西。在没有了“大厨”自卫君的现在,饭菜一律都靠买。陆丹丹是不会做,如果指着自爱酱做饭,那我宁可早死早超生。

    我向着公司周围一家还算实惠的餐厅走着。边走我边怀念自卫君,虽然自卫君有诸多缺点,而且办事儿很不靠谱,但是他做出来的东西,真的比饭馆做的要好吃一万倍。

    我正想着自卫君呢,然后,我就真的看到了自卫君!

    自卫君正趴在饭馆的墙角边上,对着我的公司望眼欲穿,那样子就好像是给人查外遇的私家侦探一样。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爱酱出来闲晃的呢,然而当我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还真的是如假包换的自卫君,那副贱样儿除了他没别人了。

    “自卫君,你在这干嘛呢?话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叫住自卫君,虽然我知道日本的祭奠时间不会很长,一般一周左右,有的一个周末就完成了,但我也没想到久未归家的自卫君,会回来的这么快。

    听到自己的名字,自卫君就好像是做贼被发现了一样,浑身激灵灵一哆嗦,然后慢三拍的扭回头来。

    自卫君看见我,似乎松口气,但赶紧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冲过来把我截住,接着把我一起拖进了墙角后面的阴影里。

    难道真的是怕见情人,被老婆发现了?可不对啊,自卫君没老婆啊?更不会有人给他当情人,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非得要躲起来不可啊?

    “自卫君,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嘘!唐君,小点儿声说话,自爱子听到了我就惨了!”自卫君紧张兮兮的小声说道。

    “自爱子?”

    我在脑海里努力回忆自爱子这个人是谁,然后我明白了,喔,这是在说自爱酱啊。

    在日本人,就跟管男性的尊称是“桑”或者“君”一样,管女孩子的爱称就是“酱”,什么轻音酱啊,北风酱啊,所以我自作主张管山本自爱叫做自爱酱。没想到,她的真名叫自爱子,那我以后到底是应该管她叫自爱子酱呢,还是自爱酱子呢?

    最后我还是觉得,就跟以前一样,就叫自爱酱挺好,跟她哥自卫君正好配成一对儿。

    我看着自卫君,自卫君欠我一个解释,为什么他怕他的妹妹,跟我小时候,怕我的表妹宋诗似得,难道自爱酱也在自卫君小时候,给他留下了巨幅的心理阴影?

    自卫君看我盯着他,等着听他解释,知道不说不行了,这才苦笑着摇摇头,对我解释道:“自爱子是我的双胞胎妹妹,双胞胎妹妹就是那种,妈妈在生完我之后的几分钟时间里,又把她生下来……”

    “这我知道。”我及时的打断自卫君,省的他贱贱的解释起来没完。

    “她从小喜欢女扮男装,在化妆方面具有天生的才赋,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被人说,她比我更像男人……”

    “这我也知道。”我回忆起自爱酱说话的强调,再看着自卫君现在的模样,我觉得自卫君刚刚的发言,绝对比他以往说的任何一句废话都更有说服力。

    “唐君真的是无所不知啊,那唐君你肯定也知道,她有恋兄癖。”

    “……”

    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仔细回想一下,如果把恋兄癖与自爱酱联系在一起,那好多事情确实能够得到解释,尤其是自爱酱所展现出来的那种令我感到熟悉又陌生的感情,在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的我们这一代人里,确实很少会有人具有真正的兄妹情,至于恋兄情结,就更少了。

    然而对于日本人来说,从各种影视动漫作品看来,日本人的这种兄妹恋好像并不在少数。

    “所以,她才经常化妆成你?”我琢磨了半天,做出了这个推测。

    “不仅仅如此,在她的脑袋里,她就是我,不过她并不是模仿我,而是按照她的方式做‘我’,所以我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她的限制,我必须要做到她希望我做到的样子。”自卫君露出了苦不堪言的表情。

    虽然我听得一头雾水,但我努力想了想,还是尽量整理了一条思绪出来:也就是说,自爱酱不但恋兄,还是个兄控,自卫君的所有行动都由自爱酱掌控。这妹妹当的,简直比媳妇当得还要严格。

    “唐君,不仅如此,自爱子从小的时候就跟我说,为了能够操控我的行动,她长大了要当我的新娘,严格规范我的一切行为。”自卫君大概是想到了自爱酱小时候对他说的话,脸比苦瓜还要绿。

    同是天涯惧妹人,我万分能理解自卫君的感受。因为我的表妹宋诗,对于我也曾经有过一段莫名其妙的情愫,甚至直到现在,她还把我当做恋爱的模板和对象。

    不过宋诗之于我的关系和情感,和自爱酱之于自卫君的关系、情感又不完全一样。

    “那么难道说,你这次回日本,也是为了躲避你的妹妹吗?”我看着自卫君,想起了这次自卫君突如其来的行动。

    自卫君沉默半晌,点点头,表示肯定,然后才小声说道:“其实很早之前,自爱子就想来中国看一看了,所以我才在我的房子里,特意给她准备了房间。然而等她来了之后,我马上就发现她对我无比热情,我实在是承受不了。她不但过度紧张我的异性关系,还每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在问我对她的感受,我烦都要烦死了,所以我只有躲回老家去参加收获祭,让她代替我来给唐君帮忙。”

    我能想象的到,当多年不见的恋兄妹妹,突然见到从幼年时代的哥哥,那感情还不是如同洪水猛兽一样瞬间爆发出来,别说自卫君了,甚至连我都没有把握能够抵挡住,这一波的“亲情”攻击。

    我想,自卫君回家去参加收获祭,也绝对是迫于无奈的被逼之举,自卫君这些年的无作为和不着调,肯定在他的爸爸桑那里也不会有什么好感。不过为了自己的妹妹能够不犯错误,自卫君勇于牺牲自己的这个精神,我给点个赞。

    不愧是我手下的人,连做事风格都和我如出一辙。

    不过话虽这么说,然而自爱酱这个事儿,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除非自卫君一辈子不回自己那个住所了,否则迟早还得回去面对自己这个妹妹。

    毕竟是亲兄妹,也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啊。

    我看着自卫君畏畏缩缩的样子,不禁开口问道:“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自卫君瞪着眼睛傻傻的看着我:“唐君,我想委托你个事儿……”

    “你不用说了,你是想委托我,让我帮你给你妹妹板板这个恋兄癖的毛病是吧?我尽力而为。”我非常仗义的准备帮自卫君解决问题。

    “不是。”自卫君再一次贱贱的驳回了我的好意。

    “那是什么?”我对于自卫君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实在是心有余悸,我有点儿后悔让自卫君感觉,我一定会答应他的要求。

    果然自卫君满脸恳求的神色:“唐君,我委托你,成为自爱子的哥哥!”

    我就知道,自卫君得按照国际惯例,坑我那么一下子,自卫君这简直就是冯小刚《私人订制》里的那句经典名言的“反版”:成全了自己,恶心了别人。

    当然,给自爱酱当哥哥并不会令我感到恶心,只不过我总感觉这样不太合适啊!

    自卫君看我脸路难色,马上接着补充道:“唐君,只要你答应我,成为自爱子的哥哥,帮我摆脱妹妹的纠缠,你想在我二楼的房间里睡多久都没关系,或者我可以把二楼让出来,作为公司的员工宿舍!”

    这条件确实诱人,因为自卫君的屋子又大又宽敞,如果我带着陆丹丹和自爱酱一起住在里面的话……

    呸呸,我是“正经人”,怎么可能有这种“不正经”的想法。陆丹丹有自己租的房子,她晚上得回自己的房子里睡觉,我顶多和超可爱的自爱酱共居一室而已……

    自卫君看我半天没有答复,还以为我嫌筹码不够,马上又伸出一根手指对我说道:“唐君,再加上我免费给你做一年的伙食,不要工资!”

    “得,成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