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三 周旋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中国地大物博,在中国这片广袤富饶的土地上,总是会有一些五行八色的传统会被保留下来。

    这些传统有的好,有的坏,有的值得永久传承,成为那代表民族精神的一道特别的符号;有的就该被“去其糟粕”,成为历史中的一缕尘埃。

    很不幸,在我的老家就有这如同糟粕一样的传统。

    在我的老家,凡是到了年龄而又没有嫁出去的女青年,都会由父母做主,操持婚事,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想不遵从父母之命,除非有胆量撕破脸皮,和老家那边彻底断绝了关系。

    我的表妹宋诗,虽然有胆量断绝关系,却完全没有那个实力。宋诗现在还赖在我的家里,穿着我的衣服,嗷嗷待哺的等着我回去给她鸣锣开饭呢。

    当然,作为包庇宋诗的同谋犯,我,宋唐,既没有必要和老家撕破脸,也完全没有长时间供养吃货表妹的实力。

    所以当我的母皇大人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老实说,我内心中其实有那么有瞬间有股想要说出真相的冲动,如果就这样把宋诗送回老家,说不定可以免去我相当程度的大麻烦,尤其是当我听说宋诗想要拍摄的是内衣广告的现在,我就更加觉得越早摆脱这个累赘越好。

    然而当我拿起电话听筒的那一瞬间,我还是没有把事实说出口,我的表妹如此相信我,来寻求我的帮助,如果我就这样把表妹推进深渊火坑之中,那也太不爷们儿了。

    我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所以我拿起电话,在听到母皇那句略带着责备的问话过后,我直接以一种平静但却不容置疑的深沉口吻说道:“妈,表妹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也让表姑、表姑父不要插手了,我表妹的事情全权由我负责了!”

    老妈听我说的如此坚决,也是一愣,在电话那边沉默良久,然后才接着说道:“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表妹父母那边我就让他们先等等。对了,儿子,还有一件事。”

    “嗯,什么事?”

    难道说,为人父母的老妈终于知道要关心一下儿子的生活了吗?我心里难免一阵感动。

    老妈悠悠的说道:“哦,对了,你表妹那回老家的火车票钱是我垫付的,既然你全权负责了,什么时候有空把火车票钱打到我卡里,就这样,拜拜。”

    咕唧,随着一阵忙音,老妈挂断了电话。果然亲母子,明算账,我都不知道我当年是不是我妈充话费送的赠品。

    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现在又多了一笔莫名其妙的烂帐。而这烂帐的来源依然是那个专门负责坑我的表妹宋诗。

    多一笔不多,少一笔……不可能。

    欠下的账越来越多,然而该收回来的账,取不出来。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面对着不知道几千几万倍的一分钱,在没有生意的现在,能够把钱赚出来简直是难于登天。

    等等……生意!

    我光想着怎么歪门邪道的去把钱赚出来了,我怎么忘了自己的职业了呢?

    我是一个职业的恋爱咨询师,我只要替人做恋爱咨询,当然就可以收取咨询费了!

    没有生意,那么自己创造生意就好啊!

    想到这,我马上拨通了陆丹丹的内线电话(也是撑台面用的,因为没钱付话费打外线,只能打内线):“丹丹,给柯少打个电话,让他明天到公司里来进行特别回访业务。”

    “特别回访是什么?”陆丹丹对于这个从来没听说过的“新名词”,表示出了理所当然的疑问。

    “特别回访,就是问问柯少这些日子过的怎么样,看看他经过我们上一次的业务,是不是已经能够正常的开展恋爱生活了。”我在电话的这一端,对陆丹丹做出了解释。

    “哦,可是唐总,咱们的电话打不出去外线啊!”陆丹丹“机智”的马上发现了问题。

    “你难道就不会用你的手机打吗?”我很温柔的说道,对于陆丹丹的这种脑袋少转一个弯的情况,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哦。我马上去联系柯少。”陆丹丹知错立马就能改这一点,倒是十分值得肯定的。

    挂上电话,我开始翻找柯少的资料。

    柯少可以说是我在接到沈姝这单生意以前,我最大的一位客户。

    他也是那种可以随手就一掷千金的香港富豪,也正是因为接了他的一单生意,我的公司才能够勉为其难的坚持到了现在。

    柯少所得的毛病,是一种名为“厌女症”的绝症。

    所谓绝症,并不是说这个病治不好,而是这种病症,绝对不是一般人会得的。

    这个症就如同名字一样,是一种看见女人就会感到心情烦躁、郁闷不安的精神疾病。

    据柯少自己说,他曾经拜访过无数的心理医生,知名的,不知名的,甚至还服用过不少精神类的药物,但全都收效甚微。

    有人天生恐高、有人天生怕雷鸣电闪,然而柯少对于女人有一种从骨子里的厌恶心理,以至于他所开设的公司,从楼下的保安,到运筹帷幄的公司高管,清一色的全部都是男人。

    甚至知道这个问题的合约公司,每次派出来与柯少谈生意的代表,也全部都是男人。

    而我也是通过柯少不断的凝视天空,以及他谈吐之间偶尔夹带的对于天空的向往,让我察觉到柯少具有恋空的情结,从而我布置了一个类似飞机机头的舞台,让陆丹丹假扮空姐去服务柯少,从而暂时性的抑制住了柯少的厌女症。

    当然,因此我也获得了一笔可观的收入,让我能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可以潇洒自在的等着我的下一单生意,自己送上门。

    我的下一单生意来是来了,而且我也很出色的完成了与沈姝之间的协议,但问题就是我的报酬放进了陆丹丹的银行卡里,结果拿不出来了。

    我就好像是那只看着瓶子里有水,却喝不到口的乌鸦,并不是我傻到不会拿石头往瓶子里丢,而是因为这瓶子盖盖的严严实实,除非找着了开瓶器,否则就算把瓶子砸烂了,我也喝不到里面的水。

    不过这一切,明天就可以解决,就算陆丹丹银行卡里的酬金拿不出来,我依然可以通过柯少,捞取一部分的服务费。

    当然,我也一定会提供与之成正比的优质服务。

    透过百叶窗,我看到陆丹丹在通过手机,给柯少打电话。

    虽然柯少对陆丹丹假扮的空姐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感情,然而却并不知道陆丹丹的真实身份。

    在这之后,柯少也曾上门寻访过那位空姐的“下落”,却都被我竭力掩饰过去了。

    “唐君,今天我特地制作了海鲜饭料理,请你‘赔偿赔偿’(品尝品尝)。”

    就在我察看着柯少资料的过程中,自卫君已经端着一盘冒着腾腾热气的海鲜饭走了过来。

    我稍微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快到一点了。

    自卫君做的日料看起来一如既往的“明艳动人”,一粒粒的米饭光洁饱满,浇在米饭上的酱汁汁香四溢,淋在铁板壁上发出“滋滋”的响声,盖在米饭上面的鱿鱼卷和虾仁就好像是在舞台上跳舞的美女,看起来无比鲜美诱人,而那点缀用的红绿青椒更把这盘海鲜饭衬托到了一个色觉上的极致。

    如果将来谁要是能娶了自卫君做“内人”,那绝对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当然仅仅是口福而已。

    吃着自卫君送过来的极品美味,我也难得关心了一下自卫君的私生活:“自卫君,最近楼上的房子住的还习惯吗?”

    自卫君一听我聊他,马上变得激动不已:“啊,唐君,其实我那间房子实在是太大了,一个人住总感觉相当的寂寞,如果你什么时候有空,欢迎你来我的房间里留宿,你们中国人不是最喜欢那个‘一夜情’吗,你来我这里住一夜,肯定就能增进我们的感情!”

    嘿,这自卫君越说就越没边儿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一夜情是“一块住一夜,增进感情”的意思。我只是随口问问他的情况,没想到自卫君竟然贱贱的说了这么一大段儿话,这段话长的我饭都吃完了。

    我把盘子交给自卫君,赶紧把自卫君打发走,说句老实话,我可不想和自卫君发生“一夜情”……

    在度过了一个无比平淡的下午之后,终于又迎来了下班时间。

    之所以这个下午无比平淡,是因为我预约修门的师傅一个也没来,而我本人对于“修补”公司目前的账务也完全的束手无策。

    在叮嘱完陆丹丹别忘了锁门之后,我离开了公司,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的手里还拿着中午自卫君做多了的海鲜饭,不知道我家里的那只名为“表妹”的小野猫,看见我给她的这份礼物,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总之,当我来到家门口,把钥匙插进锁孔里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情还是很好的,至少表妹和公司账务问题,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当我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我马上又把房门关起来了。

    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这满屋子堆满的情趣内衣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