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二 欠薪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丹丹,你知道吗?最近又有企业员工,在发生意外之后,结果就因为联系不到紧急联系人,导致抢救不及时,而永远见不到亲人的最后一面。”

    在尝试了直接向陆丹丹索要银行卡密码失败之后,我不得不转变方法,采取新的进攻手段。

    “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可怜了!”陆丹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在为那些来不及见亲人最后一面的员工,感到悲伤。

    我看到陆丹丹已经渐渐的进入了我的瓮中,所以我马上换上一副无比认真的表情,拉起陆丹丹的小嫩手,开始“捉鳖”:“丹丹,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你妈妈的电话吗?那就是因为我比谁都更加担心你的安危,比谁都害怕你发生意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我如此迫切的需要你妈妈的手机号,就是为了在你发生危险的时候,能够和她一起守护在你的身边,给予你支援和帮助。如果你能够理解我的这片良苦用心,就把手机号码写在这张新的简历表上。”

    “唐总……”陆丹丹听我说的无比情真意切,马上毫不犹豫的拿起我递过来的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意犹未尽,又接着狂写了两三个电话号码,“这是我爸爸的电话,这是我姑姑的……”

    “够了,够了,”我赶紧阻止了陆丹丹浪费我的圆珠笔油,然后目含深情的对陆丹丹说道,“你放心吧,丹丹,我绝对不会让你遇到危险的。”

    “唐总,你对我真好……”

    “好了,出去把门带上,啊,对了,待会儿别忘了找人来把门修了。”我及时打断了陆丹丹的感谢辞,然后扭回身背对陆丹丹。

    陆丹丹“哦”了一声,一扭一扭美滋滋的走出了我的办公室。

    等陆丹丹关上门,我立马迫不及待的将妈妈大人新的手机号后六位,填进了密码框。

    然后再一次出现了,密码错误的提示。

    怎么会,陆丹丹的妈妈应该只换过一次手机才对啊,怎么会错误呢?

    机会还剩下一个,如果再输错了,那么今天恐怕就发不出工资了。

    我透过百叶窗看向外面,自卫君已经开始磨刀霍霍了,今天估计要是“向”不了猪样,恐怕就要拿我开刀了,而另一边的陆丹丹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然而她手里那两根织毛衣的长针,就好像是中世纪欧洲执行死刑的犯人,身后站着的刀斧手拿的两根缺了头儿的长斧斧柄。

    冷静,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怎么能在这种地方翻船。

    虽然也有直接向陆丹丹询问密码这一条路可走,然而要是让她知道了我偷偷拿了她的银行卡,恐怕我在她心中的形象就要一落千丈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在骑虎难下的如今,我只有尽早取出钱来,尽早把银行卡放回原处这一条修罗之道可走。

    到底陆丹丹新设置的密码是什么呢?我敢肯定绝对还是手机号的后六位,以陆丹丹的思维往下顺的话,她就算改密码也绝对不会改设定密码的方式。

    那既然密码不是陆丹丹妈妈的手机后六位,那就极有可能是他爸爸的后六位。我十分庆幸刚刚陆丹丹把她爸爸的手机号写在了纸上。

    我怀着侥幸的心理,按照陆丹丹留在纸上的号码,把她爸爸手机最后六位输进了密码栏,然后点击了确定。

    这一次绝对不会错!

    鼠标变成一个小沙漏开始旋转,我紧紧的盯着屏幕,我感觉自己额头上都有些微微冒汗了,毕竟这关系到十万块的人民币啊!

    翻身穷奴把歌唱,就在今朝啊!

    随着小沙漏停止旋转,画面上终于闪出了最后的结果:

    “对不起,您的输入有误,您今天的密码输入次数已达上限,请明天再次尝试。”

    当时那一刻,我的内心中并没有崩溃,反倒是感觉有些释然了。终于不用为这该死的密码劳心了。

    下面该考虑的问题是……然后怎么办?

    没关系,只要能够拖到明天,我就又会有三次机会可以尝试,所以我今天一定要把屋子外面的那两个人稳住。

    我调整了一下情绪,收起陆丹丹的银行卡,关上电脑,就从我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陆丹丹和自卫君看见我出来,马上就围了上来。

    还没等他俩说话,我先一摆手,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然后示意他俩也坐下。

    等他俩坐定,我努力挤出了一个看起来无比自然的微笑:“在发工资之前,我想先问问你们,拿到工资想干什么啊?”

    自卫君一挥指挥刀,刀指窗外,张开大嘴恐怕就要唱上了。

    “你要上威虎山?”我实在没忍住,吐槽出了声音。

    自卫君一下子愣住了:“喂虎山?是在动物园里面吗?不不不,我不去动物园,下个月我要回一趟日本,去参加故乡举办的收获祭典。所以我要提前把旅费攒出来,如果回不去家,我的爸爸绝对会杀死我的!”

    自卫君的爸爸,是日本自卫队的高级将领,据说对于自卫君的家教极为严格,自卫君小的时候稍有不慎,他的屁股就会遭到“宠幸”。这也直接导致了自卫君曾经患上过“恐父症”的毛病。

    不过,随着年龄渐长,皮糙肉厚,自卫君的叛逆性格就发挥了作用,只要是自卫老爹看不见的地方,自卫君都能过的我行我素,肆无忌惮。就比如现在不工作,租我楼上的房间居住,就是瞒着他爸爸做出来的荒唐事。

    当然,自卫老爹给他那点儿粮饷全都被他用来租房子了,剩下来的不是被他拿来做什么稀奇古怪的发明,就是用来添置些完全没必要的家具,比如:粉红色的油漆。

    然而虽然远在中国,自卫君仍然不敢违抗老爹的命令。老爹让他回日本参加什么收获祭典,他就必须得回去,如果不回去,那么后果真的会很严重。

    明白了自卫君急需工资的理由,我转头又看向陆丹丹:“那你要工资又是准备拿来干什么啊?”

    陆丹丹一挺两座傲人的雄峰,把毛衣放在一边,用手搔了搔额角,不好意思的说道:“唐总,你看啊,这不是马上就要入秋了吗?所以我想着赶在天冷之前,把秋冬季的衣服买一买,我也不能总穿着小背心过日子啊!”

    陆丹丹说着拉了拉自己小背心的吊带,那光滑细腻的柔嫩肩膀,和那两峰之间所形成的一道无比诱人的深沟,绝对有必要在严寒来临之前保护起来。

    不过我想说的是——

    “丹丹,那你去年的那些衣服呢?秋衣什么的?”

    陆丹丹脸上微微发红:“都小了!”

    小了……好吧,这个理由无比令人信服。我真后悔自己竟然忘记陆丹丹仍然处于成长期之中,尤其是她胸前的两个大团子,恐怕马上就要达到一只手握不过来的程度了。

    所以陆丹丹急着忙着想要织毛衣的心情,我也完全能够理解。

    果然这两个家伙,全都等着我发放这笔救命的工钱。如果工资发不出来,我这间公司恐怕就要折损两员大“酱”,一个脑子里装的是果酱,另一个是杂酱。

    而且我自己也因为买了那副象棋,而处于濒临破产的边缘。尤其是现在家里还多了一个吃白饭的坑爹表妹,我的情况就更不容乐观了。

    然而军心还是需要稳下来的,于是我微笑着对我的两员大酱说道:“放心吧,我一定在月底之前,把钱给你们发下去。所以你们不要着急,先把自己的工作都处理好。”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够平安无事的回到办公室。尤其是当我的两个员工,听到我说“月底之前”这四个字之后,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完全没有放下心来”的撩人视线,直到现在我还感到背脊有些微发凉。距离月底也没剩几天了,如果不能在这三五天的时间里,把陆丹丹的密码试出来,那恐怕我就必须要在卖脸和卖肾的两条路之间选择一条,是不要脸的承认我偷拿了陆丹丹的银行卡呢,还是卖个肾赚个二三十万的黑钱呢?

    哪个我也不想选。我只后悔当初因为嫌麻烦,而没有直接和陆丹丹明说出真相,如果能够事先跟陆丹丹沟通……估计也没什么用,毕竟陆丹丹是个“实心眼儿”到初次见面,就能为了“被请吃饭”而坐到我和王山炮这两个陌生男人的饭桌里,笑着侃大山的女人。要想让她明白银行卡里的钱是我的,估计比让她从楼房顶“跳下去再跳回来”还要难。

    总之回到办公室,面对着电脑,我开始苦思冥想生财之道。

    是买彩票?一中中他个两千万。不过最近我的运气实在有点儿背,我实在没有胆量拿我钱包里的最后几个子儿博这一把。

    是去参加某某网站最新开设的投稿征文?不过一看到比赛那个冗长的周期,我顿时丧失了发挥我优良文笔的兴趣。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那档口,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儿子!你表妹怎么还没到家啊?她爹妈都快急死了!”

    我老妈的声音急促而焦虑。

    得,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