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八 矛盾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雷阵雨总是说停就停的。

    雨过天晴,就如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

    虽然窗外边没有彩虹,路边还有未干的积水,但是天空已经开始放晴,距离阳光普照世界还会远吗?

    我现在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不单单是因为我克服了从童年时代,就留下的心理阴影,更是由于能完成老家的母皇大人交代下来的委托,而雀跃不已。

    在宋诗走后,我马上抓起了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翻出了今天早上收到的那条短信。

    当然,短信上头一行字就是:“你表妹要过去找你,你好好接待接待。”

    但是后面的内容就显得有些峰回路转:“记住,千万不要答应你的表妹,去拍她的什么广告。一定要让她死了这条心,切记切记!”

    虽然不明白老妈为什么让我拒绝拍表妹的广告,然而我应该还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巧妙的和陆丹丹进行配合,气走了表妹。

    陆丹丹得意的看着我,满脸都是渴望夸奖的自豪表情:“唐总,怎么样,我演的还可以吧?”

    “可棒了,要是评个金酸梅奖的影后,那绝对非你莫属啊!”我一边摸着陆丹丹低下来的头,一边展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谢谢唐总夸奖!”

    从陆丹丹那陶醉的表情看来,她恐怕完全不知道金酸梅奖到底是颁给什么人的。

    “唐总,那个,我不是你的表妹,我跟你……的话应该不算违法。”陆丹丹错开视线,脸上微微发红,说到关键字的时候,声音就好像细若游丝。

    “跟我……什么?”我故意把耳朵凑到陆丹丹的耳边,陆丹丹的脸涨得更红了,有时候故意装傻逗陆丹丹玩,也是我人生的一大乐趣。

    “就是,跟你,生、生小宝…宝…”陆丹丹捂着肚子,还想说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及时的响了起来。

    拨来电话的人正是我的母亲。

    我对陆丹丹挥挥手,陆丹丹有点儿遗憾的走出了我的办公室,关上了我那扇已经锁不上了的小木门。

    “喂,儿子,你表妹去过你哪了吗?”从电话听筒里传来的是母亲“关怀”的问候声。

    许长时间没有联系过的老妈,一上来不是问我吃的好吗,睡的好吗,过的开不开心,而是问我表妹来没来过,让我不禁“感动”到痛哭流涕,不愧是亲妈啊!

    “嗯,已经来过了,不过我拒绝了她请我拍广告的要求,现在已经被我打发走了。”我没精打采的做出了回答,我怎么感觉自己就好像个被用完了就扔的套套,完全打不起精神来。

    “哦,那真是太好了!”老妈在电话里长长舒了一口气。

    “话说回来,我是她的表哥,为什么不让我帮她拍广告呢?”我问出了一直在心中的这个疑问。

    “啊,这个嘛,是由于她的父母,在老家给她许了一门亲……”老妈在电话里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当我挂上电话的时候,我感觉心里失落落的好像丢了什么一样。

    我的表妹宋诗,为了追求自己当广告人的梦想,主动放弃了读研的机会,而选择了投身进社会的大熔炉之中。毕业两年的时间里,不但没有做出任何成功的广告案例,还几乎花光了所有的钱。

    在老家的宋诗父母,得知了这一情况之后,不但勒令宋诗立即回家,还自顾自的给宋诗许配了一门婚事,就等着宋诗回家就过门,自此过上相夫教子、足不出户的全职主妇式生活。

    倔强的宋诗当然不会屈服,所以才会选择来找我这最后一根的,救命稻草。

    宋诗这两年的遭遇,几乎跟我刚刚毕业那个时候如出一辙,失落、迷茫、完全找不到存在的方向。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拒绝了成为她广告模特的要求,辜负了宋诗对我的期待,让她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流浪,虽然是老妈的命令,虽然原本我并不知情,然而我觉得自己还是做了一件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屋外的雨确实是停了,但是天,却还没有放晴。

    尤其是我心里的这片天,好像又再一次的罩上了乌云。

    我不知道一个人跑出去的表妹能去哪里,据电话里的老妈说,宋诗租的房子早在前两天就到期了。现在的宋诗处于无家可归的状态。

    当然,要是说老家的话,还是可以回去的。现在的票务系统这么方便,宋诗的爸妈早就已经给她订好了回老家的火车票,只要拿着宋诗的身份证往火车站的机器上一扫,宋诗就可以很轻松的与她的父母团圆,跟素未谋面的男人结婚、生子、过着“衣食无忧”的下半生。

    但,这真的是我希望看到的,表妹的结局吗?

    在一眼就能看到头的人生当中,我看不到任何的亮点。

    是努力的为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再奋斗一把?还是老老实实的屈服于命运的转轮,成为那日日夜夜为了柴米油盐而耗尽一生的,陌生人的妻子?

    如果上天给我再选择一次的机会的话,我至少会在表妹临走之前,把陆丹丹的雨伞送给她,至少这一路还能让她遮风避雨。

    至于陆丹丹,总之她抽屉里还有一件雨衣,而且据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我也完全不用担心。

    在这一天的剩余时间里,我怀着惶惶不安的心情度过了余下的时光。甚至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我都记不起来我中午吃过什么。

    就这么怀揣着对表妹的歉疚感,我告诉陆丹丹可以下班了。至于某位从日本来的国际友人,从早上开始那一声破驴般的“师傅,有人找”之后,就再也没看见他的身影。

    “唐总,你没事吧?”陆丹丹有些担忧的对我问道。

    陆丹丹这个女孩子就是这样,往往对于别人细微的情绪变化,她总显得很敏感。

    不过,连陆丹丹都能看出来我现在有点儿心不在焉,那就说明对于宋诗,我是真的放不下这个心来。

    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孩子,独自坐在返回家乡的火车上,内心怀揣着屈辱与不甘,在列车驶向的前方是她梦想的终点,青春的坟墓。

    我没有回答陆丹丹的问题,只是轻轻拍了拍陆丹丹的肩膀,至少这傻丫头还能每天跟在我身边,混吃混喝,开开心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然而我的表妹就没那么幸运了。也许过了这一天的时间,她已经彻底放弃了做广告人的梦想,坐着火车,回归故乡。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回家自己做饭,但我又确实很饿。

    所以我到包子铺里买了半斤包子、两个小菜,打包带回了家。

    曾几何时,我也变成了跟陆丹丹一样,得靠吃好东西来平复自己不安定的心情了。

    回到家里,将包子、小菜放在桌上,从冰箱里掏出冰好的啤酒。然后打开塑料饭盒的盒盖,接着起身去厨房找小碟和醋。

    我租住的公寓,是那种最普通的一室一厅一厨的单身公寓,也就是通称的1LDK,面积比陆丹丹租住的那间,一间卧室只有张大床的公寓,稍微大上一点儿。毕竟我的卧室里除了床还有点儿别的家具。

    公寓虽小,五毒俱全。

    我的房间跟一般的单身男性房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要说有区别的话,就是我习惯性的经常收拾屋子,所以我的公寓看起来要比一般公寓干净一点儿。毕竟没准什么时候,我的客户就会到我的家里来做客。

    所以在厨房之中,各种锅碗瓢盆香辛料的,也应有尽有,要论厨艺的话,我也绝对可以算得上是能拿的上台面的等级。

    总之,当我拿着小碟和醋,回到客厅准备享用我的晚餐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包子少了一个!

    半斤十五个的包子,居然只剩下了十四个!

    这又不是什么灵异怪谈或者是冷笑话,我在察看了电视机后面和塑料盒盖上面之后,又仔仔细细的数了一遍,包子变成了十三个!

    “唉,最近实在是太累了,还是洗个澡休息一下吧!”我故意放大了音量自言自语,然后扣上装包子的饭盒盒盖,从衣柜里掏出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脱下衣服,打开浴室的龙头,铅华洗尽,人还能剩点儿什么?

    是剩了一身铜臭味儿,一张浮夸的脸蛋儿,还是一脸早就该刮了的胡子茬儿?

    也许当我关上水龙头的那一刻,我已经得出了答案。

    我抹去浴室镜子上沾染的水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脱去了稚嫩的老练。这张脸在刚毕业的那几年,也曾经经历过挫折与折磨,而如今却已经可以独当一面,至少不至于到偷别人包子吃的程度。

    所以我决定了,即使违背母上的意志,我也要帮助和我有着类似遭遇的宋诗,度过现在的困境。

    下定了决心就要付出行动,我裹上白色的浴巾,冲出浴室,来到放着包子的客厅。

    在那里的果然是宋诗。

    “哟,表哥,你这包子实在是太香了,一不小心全吃光了。”

    看着一边读着杂志广告,一边喝着冰镇啤酒,一边还一口把我最后一点儿晚饭吞进嘴里的表妹宋诗,我只觉得——

    我后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