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二 真相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就在我和王清明一黑一白含沙射影的一轮轰炸之后,沈姝突然的拍桌而起,然后紧咬着嘴唇,颤抖着双肩,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大概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沈姝尴尬的一笑,然后凑到我的耳边:“唐,你在搞什么鬼?”

    我低声的在沈姝耳边答道:“姝,这么演下去真的好吗?”

    沈姝默然不语,紧咬着嘴唇,看来是在内心中挣扎。

    王清明趁此机会,一把将已经醉的东倒西斜的自卫君拉了起来,对着沈姝妈妈说道:“这个女婿,你们还满意吗?”

    沈姝妈妈淡淡一笑:“满意,我当然满意,只要是沈姝自己选的,我都满意。”

    王清明:“即使不是门当户对也满意?”

    沈姝妈妈:“只要是真心疼爱沈姝,而沈姝又是真心爱他的,就算是个普通人,我也愿意把沈姝交给他。”

    王清明:“那这个人如果不是绅士,而是到处拈花惹草的浪荡子呢?”

    沈姝妈妈:“只要他做了对不起沈姝的事,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对他施以天罚。”

    王清明:“那如果是你的女儿为了让你心安,而故意假结婚的呢?”

    沈姝妈妈微一沉吟,慢慢说道:“以前我们总是给了沈姝太多的压力,让她在歧路上越走越远,不敢爱,不敢恨,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只是希望能够找到我们理想中的那个人。正因如此,看到沈姝能够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我们也很高兴。即使只是昙花一梦,只要姝能过的幸福,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支持她。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就这样沈姝能够快乐就好。”

    “妈妈……”

    “姝,我们一直希望的,就是你能幸福,所以不要为了我们而委屈了你自己。”沈姝妈妈慈爱的看着沈姝。

    “Daddy,妈妈,对不起,其实,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未婚夫,这一切都是我雇人来陪我演的一场戏,”沈姝终于按耐不住,看到妈妈如此为自己着想,也不禁感动到吐露真相,“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想要欺骗你们的,我只是为了能够让你们看到我在这边一切都好,无论是生活还是感情上面,都能照顾好自己,所以才想了这个主意。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对,这么多年了,在你们的眼里,我一直就是个被呵护的孩子,我一直努力成为你们希望中那个完美的人,尤其是在感情的世界里,我从来都不敢有任何一丝出格的举动。但是这一次,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在你们面前表现一番,让你们看看,我也可以拥有自己的爱情,拥有自己的世界。然而这一切到头来,不但欺骗了自己,而且还伤害了你们。真的对不起,你们能原谅我吗?”

    沈姝绕过和桌,扑到了妈妈的怀里,沈姝妈妈爱怜的抚摸着女儿的秀发:“傻孩子,其实真正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如果不是我们给你的压力,你也不会这么委屈自己,这么多年来,让你受苦了。对不起了,孩子。”

    “妈妈……”沈姝在妈妈的怀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跟王清明相视一笑,知道这个时候,沈姝和父母之间有许多体己的话要说,所以识趣的拖着自卫君离开了和室的房间。

    走出门口,合上门,王清明从怀里掏出一盒小苏烟,这人是机器猫吗?什么都有。

    王清明将小苏烟递给我:“老唐,不来一根吗?”

    “自从干了这行之后,我已经好长时间不抽烟了。你明白,我要给我的客户完美的恋爱体验,总不能满嘴烟味儿就去为人家服务吧?”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我的嘴唇柔软而富有弹性,很适合开展业务。

    “那你为什么还要从我的烟盒里拿烟呢?”王清明笑着取出火机替我打上火。

    “那还不是因为你弄得我一身酒气,反正已经有味儿了,再多点儿烟味儿也无伤大雅,”我吐出一个烟圈,仿佛又回到了那嬉笑怒骂的学生时代,“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你的雇主就是沈姝的母亲吧?”

    “哎呀,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了不起啊!”王清明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你当我是傻子?你在我鞋里留的条子,我又不是没看到,”我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片,这张纸片正是早上从我那只藏钱的鞋子里,掉落出来的附属品,“然后看到你跟沈姝妈妈一唱一和的‘表演’,我就更加确定了这是你们之间安排好的一出苦肉戏,目的就是在不伤害沈姝的前提下,让沈姝不要误入歧途:在父母面前办假婚礼,既浪费了感情,又浪费了时间和精力。”

    “哈哈,厉害啊,不过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掌握你们的行踪的吗?”王清明故作神秘的对我问道。

    “陆丹丹是我的学妹,也算是我的秘书,而你睡我上铺,你和陆丹丹还见过面,很明显陆丹丹对你也不陌生,所以我在哪,去了哪里,只要打个电话问问陆丹丹就彻底清楚了。”

    “那你说我是怎么知道他们在日料店吃饭的?”

    “沈姝妈妈是你的雇主,就像自卫君会找机会通知我一样,沈姝妈妈也会找机会通知你的。”

    “不过你还是没能看穿我昨晚在酒吧设下的局。”

    “血腥玛丽这款鸡尾酒,虽然在国外十分流行,然而在中国却没有什么市场,很少有人去尝试。而你一进酒吧,就向那个叫Tonny的调酒师,点了这种酒,难道不是暗示我,沈姝就像克斯特伯爵夫人一样,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个人,只为了等着向自己深爱的人展示自己?这不就是明摆着你是为了她而来的吗?而且在Tonny点燃B52轰炸机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他袖子里藏着的药片儿,虽然他是个经验丰富的调酒师,但是在面对火焰的时候,人类恐惧的本能也会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

    王清明愣住了,他没想到我连这点都想到了,然后突然笑了出来:“哈哈哈,果然历史系的头把交椅名不虚传,我比不过你。我的这点儿小伎俩都被你看穿了。不过你也真坏,明明知道酒里有药,竟然还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其实说句实话,沈姝虽然在各方面都很成熟,唯独在感情方面像个孩子,甚至都不如陆丹丹。所以我也很想帮助她,走出父母给她留下的阴影,不要为了让父母满足而使自己落入不幸,”我轻轻叹了口气,这是我的真实想法,“我让自卫君代替我去见沈姝的父母,也是为了在潜意识里弱化沈姝对于举办假婚礼的执念。”

    “是吗,果然还是你比我想的周到,”王清明也不禁唏嘘不语,然后将手里的烟掐灭,突然话锋一转,“老唐,你也知道我现在是干什么的了。虽然我的公司不算很大,但好歹也有几十号人,以你的才华加上我的号召力,我们两个双剑合璧,珠联璧合,一定能把公司做大。你要是来,我公司第一把手让给你,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嘿,这王清明,这是在真枪真刀的挖角啊,我刚还想说跟他叙叙旧,聊点儿别的,酝酿了半天感情,结果抽根烟的工夫,全白搭了。

    我轻轻的摇摇头:“抱歉,清明,恐怕我现在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我拿眼一撇房间里面,房间里沈姝正在和她的父母解开心结。

    王清明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名片:“老唐,什么时候你想通了,再去找我,我那里随时欢迎你。”

    我接过王清明的名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这个旧友再次相见。看着清明离去的背影,我不禁有些伤感。

    然而三十秒之后,我和王清明就又再次相见了。

    “啊,对了,老唐,你刚才是不是说要给我二十块钱?正好我从机场过来的时候,把钱都用来打车花光了,你周济我点儿呗。”

    王清明从半路折回来就是问我这件事?而且堂堂一个大公司的一把手,竟然连二十块钱也好意思伸手管人要?当然,我也是公司一把手,我的兜里也只剩了二十块钱。所以我慷慨的回答道: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那用你的身体还也行啊。”

    果然这货是个基佬,我没同意去他的公司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你要再不走,我就叫110!”

    “哦,那我可真走了啊!”王清明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向门口走去。

    “咚!”一声闷响,一个脸盆砸下来,将王清明砸到在地。

    一个只穿着白色衬衣、满脸抹腻子戴着发簪的肥胖女人怒气冲冲的拉着王清明的衣领,把他拖回店里。

    “叫你偷老娘的衣服,说,把我的和服偷哪去了?”

    肥女人拖着王清明向内店房间走去,这回王清明想走也走不了了。

    看着他们“双双”离去的背影,我忽然想起来我的房间里也藏了一个打工的演员。

    这么半天了,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我赶紧偷偷的溜进陆丹丹把守的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