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 宣战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关门,放丹丹!”

    “嗷——”

    在我的一声令下,陆丹丹以比豹子还要敏捷的速度,跑到了和室房间的纸推门处,然后一把将纸推门拉了起来,接着四肢着地,张牙舞爪对准着屋子里的不速之客。

    “山炮,啊不,王清明!你竟然还敢来见我?”我非常愤怒的瞪着王清明,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我也绝不会做这种犯法的事儿,只不过我要让王清明感受到我的震愤,所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当然我并没有实打实的拍下去,因为我也知道拍桌子手疼,而且隔壁就是我的客户沈姝一行人,如果让沈姝察觉到我这边的动静可就不得了了。

    然而我这“风声大,雨点儿小”的一掌,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穿着一身店员服装的王清明嬉皮笑脸的掏出纸巾,用纸巾把洒出来的冰咖啡擦干净,然后将剩下的冰咖啡推到我面前:“别激动,先喝杯咖啡冷静冷静,有话咱们坐下来慢慢说,我知道你也不想让那屋的人知道你在这,所以咱们安安静静的把问题解决了。”

    这家伙跟我来这一套,拿着我的小辫子死死揪着不放,我当然也不是服软的人,所以我一屁股坐在垫子上,端起咖啡“咕嘟咕嘟”全都仰进了自己的嗓子眼里,然后放下咖啡杯,又是一拍桌子:“这可说不好,兔子急了还吃窝边草呢,你要是再逼我,就算隔壁的人发现我在这里,我也会抗争到底。”

    这次我拍桌子,至少不怕咖啡洒出来了。

    王清明对我微微一笑:“是吗?那我可喊了啊,隔壁的听着,宋唐在……”

    “行行行,你说吧,你想干什么?”我及时的伸出手打断了王清明的干嚎,当然也有让陆丹丹出手压制住王清明这一条路可走,然而我实在没信心陆丹丹能不能在王清明发出喊声之前,把他的嘴堵住。

    所以我选择了较为稳妥的方法——先暂时听听王清明怎么说。

    好吧,我承认这就是所谓的认怂,不过成大事者不惜小废,大丈夫能屈能怂,只要能够保证隔壁的工作顺利进行,我给王清明个面子也不是不可以。

    王清明满意的瞅了我两眼,然后柔情万种的说道:“老唐,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一直忘不了你,你的影子就好像跟在我屁股后面一样挥之不去,当然我不是想占有你的人,我是想拥有你的心,就不知道你……”

    “行行行,别废话了,说重点!”

    王清明的话说的我一阵头皮发麻,如果这话是从陆丹丹嘴里说出来,那当然我还勉勉强强能够接受,甚至偷着摸着还能乐出来,然而这番话偏偏是睡我上铺的王清明说出来的,怎么听怎么都令我心里一阵恶心。

    王清明轻轻嗓子:“总而言之,就是那样,你明白了吧?”

    我呸,我感觉王清明现在除了肉麻话,不会说其他话了。

    王清明“同志”你还是给我一刀吧,这样我还死的痛快一点儿,也不用听你在这里说些不明所以还有胡乱暧昧的话。

    我皱着眉头:“你到底什么意思?”

    王清明正了正自己白色的员工帽:“我也是拿人钱财,忠人之事,别说你跟我有这份老交情了,就算咱俩是萍水相逢,我也要拆了你这段姻缘,因为我就是干这个的,恋爱破坏师,老唐你可别怪我哦。”

    王清明还跟我攀上了交情,我宁愿跟他没有这段孽缘。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如果要想硬拆,那我也豁出去了,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道理难道你不懂?”我想要以“大义”攻破王清明的阵地。

    然而王清明微微一笑,以洞悉一切的目光看着我:“你这桩婚,是真婚吗?难道不是伪婚,伪婚难道不该拆吗?”

    王清明步步紧逼,说的我竟差点儿无言以对,婚虽然是伪婚,但情是真情,沈姝想要让父母放心的那份真心是货真价实的,就冲这,我也不能让步。

    “你说,你想怎么着?”我也不准备再继续跟王清明拐弯抹角的扯皮了,这已经是我第n次询问王清明的真实意图了,如果他要再不给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我已经给了陆丹丹一个眼神暗示,只要我一咂嘴,陆丹丹马上就会冲过来,赏王清明同志一记飞踢。

    然而王清明竟然晃晃悠悠的从和桌后面站了起来,一脸笑嘻嘻的表情仍然没有变:“老唐,我的目的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过你了,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自己决定了,是要和我一决‘雌雄’呢,还是对抗到底呢,都随你的便,只不过我要让你记住,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只要你赢不了我,沈小姐就嫁不出去……”

    “你别跟我打哑谜了。你放心,我一定奉陪到底!丹丹,开门!”我非常有英雄气概的一扬手,陆丹丹满脸迷惑的打开了和室的门。

    王清明冲我一摆手,器宇轩昂、泰然自若的就走出了我们的房间。

    我知道,陆丹丹一个字儿也没听懂,她满脸讶异的表情恐怕是在询问我就这么“放虎归山”真的好吗?

    陆丹丹果然一脸愁容的看着我问道:“唐总,你怎么放他走了啊?我们还没点菜呢,好不容易来个服务员,好歹点个拼盘也行啊!”

    我差点儿没气昏过去,都什么时候了,这丫头还想着吃,人家都已经上门下战书了,陆丹丹同学你就不能有点儿紧张感?

    说到紧张,我忽然想起来现在一定有一个人紧张到不行,这个人当然就是自卫君,因为我已经半天没用耳机跟他保持过联系了,不知道目前他的情况如何了。

    我赶紧闪身回到纸隔墙的小洞前,透过小洞我看到自卫君好像如坐针毡一样,甚至从小洞里我都能看到自卫君流了满脖子的汗,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吃饭吃出来的。

    坐在自卫君对面的沈姝妈妈依稀好像在说着什么,而靠近我这边的自卫君不断的点着头,就是还不上嘴,看来没有我在耳机里对自卫君下达指示,单凭自卫君一个人独木难撑。

    到底沈姝妈妈说了什么,让自卫君紧张成这样,我不拿起手机来听一听还真不知道。

    然而当我把手机放到耳边的时候,手机里竟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自卫君耳朵上挂的可是陆丹丹新买的蓝牙耳机啊!不可能就这样坏了吧?

    我再看向手机屏幕——

    “丹丹,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又没有给手机充电?”我盯着已经因为自动关机而黑屏的手机,淡淡的问道。

    “哎,我昨天晚上充过电了啊!怎么今天就没有了呢?”陆丹丹一脸的疑惑不解。

    “昨天礼拜几?”

    “礼拜四啊!”

    “我呸,今天都礼拜六了!”

    我内心中真是无比的忧伤,我说为什么陆丹丹能够活的这么天真开朗呢,原来她的日子过着过着就能少几天,二十来年的人生,就是因为这样才缩水缩成了十几年,所以陆丹丹的心智才能永远过的像个孩子。

    对于这种自己把自己活抽抽了的小生物,我也是不能过分要求,免得她伤心至极,真的抽过去。不过想要用手机临场指挥自卫君这条路恐怕是走不通了,而且不知道王清明准备要搞出什么新动作,如果不在现场的话,很难把控住局面。看来非得我亲自出马不可了。

    所以我只有苦笑着对陆丹丹说道:“丹丹,去找个服务员过来。”

    陆丹丹一脸喜色:“哎?唐总你也饿了吗?那我要个回旋生鱼片吃可以吗?嗯,太贵了是吧,那来一盘鲑鱼籽手卷寿司也行啊!”

    陆丹丹这家伙,记不住给手机充电,记这些日料的名字到记得清清楚楚。

    “陆丹丹!”我低沉着声音,微一皱眉。

    “知道了,唐总!服务员是吧,马上给你找过来。”陆丹丹像是只兔子一样飞快的逃出了房间,果然玉不琢不成器,妹子不吓不干活。

    然而一分钟过后,当陆丹丹回来的时候,我觉得陆丹丹还是不要干活比较好。

    因为陆丹丹把前台那个正在表演歌舞伎、满头红毛、一身戏服、脸上裹着白面、正在扮鬼的男演员给带了过来。

    “唐总,你看这个服务员行吗?别的服务员好像都挺忙的样子,就他一直闲着,我就把他带过来了。”陆丹丹还在跟我嘚吧嘚吧的解释。

    “这位客人,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扮演红毛鬼子的大概是个年轻的打工仔,一脸迷惑而且弱弱的向我询问道。

    虽然这红毛不是最理想的人选,但是现在也没时间挑三拣四了,行不行的就是他了。再拖下去,自卫君那边恐怕真的就扛不住了!

    所以我一声令下:“丹丹,脱!”

    “哎?唐总,又脱?上次脱裤子,这次不会让我脱上衣吧?”陆丹丹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显得十分紧张。

    “唉,不是脱你,我是让你脱他!”我用手一指一脸已经觉察到自己大难临头的红毛鬼子。

    “哦!”陆丹丹答应一声,一记扫堂腿,一个架肘就把红毛鬼子按翻在地,红毛鬼子还没叫出声音,陆丹丹手起袜落,脱下自己的长袜就塞到了这年轻人的嘴里。然后也不知道是倒在地上的时候撞到了头,还是因为陆丹丹袜子的杀伤力,总之,这红毛马上昏了过去。

    “你就不能找点儿别的什么东西堵他嘴?”我微一蹙眉头。

    “放心吧,唐总,这袜子是我昨天新换的!”陆丹丹一脸骄傲。

    又是昨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