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八 房东

作者:冷油热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一提到房东,许多人脑海里会浮现出那个头顶上裹着烫发卷、身上穿着睡衣拖鞋、嘴里还含着一颗香烟的肥胖中年大妈形象。

    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的女房东真的就跟那个《功夫》电影里的包租婆形神俱似,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一牵扯到房钱的问题,每一个窈窕淑女都能变成最凶暴的母老虎,恨不得把欠自己钱的房客全都一口咬死。

    很不幸,我的房东就长有一张“斗鸡嘴”。

    我的房东,身材娇小,长相平平,虽然抹了满脸腻子,勉强也能看起来像三十后半,然而实际年龄早就超了一轮不止。

    平时只要房客老老实实的把房租交了,房东也能小鸟依人的客客气气,一旦房客拖欠了房租,房东母老虎的本性就露了出来,一张斗鸡嘴能把公鸡说的打蔫,母鸡说的不下蛋,而且房东“小姐”这么大的岁数了,却仍然是单身一个人过,所以我们亲切的给她起了一个外号——斗战“剩”佛。

    我上一次交房租,还是在两个月以前,那个时候的我,正好还留了些柯少那笔生意的散碎银子。

    然而,这并不代表我只在两个月前见过我的房东。

    准确说来,在这两个月之中,房东一共来找过我三次。

    房东每一次来找我,态度明显就恶劣一倍,第一次的时候,她只是口头警告,让我尽快把该交的房租补上。

    然而到了第二次,房东过来婉转而又温馨的提醒我:“交不起房租就滚蛋”。

    到了第三次,大概是一个月之前,房东直接撸着胳臂挽着袖子,拎着擀面杖,气势汹汹的跑来找我拼命。

    幸亏陆丹丹手疾眼快,把公司的门及时关了起来,要不然要是真放房东进来了,那估计一定会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即使如此,房东小姐还是在公司门口破口大骂了接近三个小时,还扬言要跟我同归于尽,然后骂的精疲力竭,这才心满意足的扭身离去。

    至于房东有没有来过第四次、第五次,我不知道,因为在最近的一个月之中,由于王力元的事情,陆丹丹一直在闹情绪。几次三番的跳楼,让我的公司里根本就没有常驻人口。

    所以她来没来我也不知道。

    然而今天,当沈姝在办公室里和我讨论几天后她父母回国,让我准备与她父母见面并且跟沈姝假结婚的时候,我义正言辞的进行了拒绝。

    这并不是我不想挣这笔钱,老实说,摊上沈姝这么个大财主,不大大的赚上一笔,我都对不起恋爱咨询师的名头。

    但是假结婚这件事情,并不在我的业务范围之内,而且一不小心,这玩意儿容易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一不注意,假戏真做了,那我可就跟沈姝成了正式夫妻了。

    这也并不是因为跟沈姝结婚有什么不好,沈姝长得漂亮又有钱,冰雪聪明还是个雏儿,她绝对是多少男人的梦中女神,像这么好的女人倒贴给我,我要不是吃错了药,怎么着也应该收入怀中,或者躺倒在沈姝的臂弯里。

    然而我是个有原则的人,客户就是客户,生意就是生意,一旦逾越了那个度,那么就不是我成立这个公司的初衷了。

    我的目标是让我的客户拥有初恋一般的美好感受,而绝不是让我的客户享受美好的婚姻生活。

    所以这个合约,我不能续。

    就在我跟沈姝据理力争的表达着我的想法的时候,房东来了。

    这次房东依旧来势汹汹,她充分体现出了她斗战剩佛的光辉形象,手里拿着一根没有头儿的扫把棍,就跟“如意金箍笤帚”一样,恐怕是想把我扫地出门。

    房东来的太过突然,我和陆丹丹根本来不及去把公司的正门关上,房东就这样毫无阻滞的走了进来。

    眼看,不交房租的宋某人就要命丧黄泉了。

    关键时刻,还是陆丹丹舍己为人,看见房东一来,马上一个回身,将我办公室的门上了锁,甭说外边的人进不来了,我这里边的人也出都出不去。

    房东进门就是一声大吼:“唐总经理,你给我滚出来叫房租!”

    陆丹丹恐怕是想一个人面对房东,透过百叶窗,我看到陆丹丹颤抖着双肩,然而却坚定不移的直面房东:“唐总今天不在,就我一个人!”

    我当时就想冲出去,拯救这个一肩扛的长腿妹子,然而我的手还没有够到门把手,沈姝先拉住了我的手,并且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看起来挺有意思的,先观察观察再说。”

    沈姝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沈姝嘴里喷出来的香气,在我耳朵边痒嗖嗖的。

    不过沈大小姐、沈老板,您现在还有心思玩儿?都火烧眉毛了!房东提着家伙就过来了,陆丹丹怎么招架的住?!

    果然,房东斜着眼睛瞅了一眼陆丹丹:“你是谁啊?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唐总经理的闺蜜?你赶紧把他叫出来,还房租,不然我就绑了你当人质!”

    “不不不,我不是他闺蜜,我是他秘书。叫助理也可以。”

    陆丹丹还真实诚,你不会告诉人家你根本就不认识我,还跟房东解释的那么清楚,这不是找着负担连带责任吗?

    房东不出所料,直接把矛头指向陆丹丹:“你既然是他秘书,那你就替他把房租交了吧。两个月的房租,一月四千五,一共是九千块,再加上违约利息,凑个整,一共是一万块!”

    这房东也太黑了吧,还什么违约利息?还凑整?这房屋租赁合同上根本就没写过!

    我只是拖欠了两个月九千块的房屋租金,那多出来的一千块钱是怎么回事?

    而且她这间房如果要按平时来算的话,租三千都不一定有人来,要不是我当时急着想找房子开业务,怎么会同意给她四千五一个月的房租。结果房东还这么贪心。

    我当时就想冲出去和这鸡贼的房东理论理论,然而再次被沈姝挡了下来。我疑惑的看向沈姝,沈姝轻轻摇了摇头。

    其实沈姝的意思我也不是不明白,陆丹丹这小丫头心理承受能力太薄弱,让她锻炼锻炼也好。

    只不过一上来就面对房东这个等级的,是不是难度有点儿高啊?

    “姝,咱是不是也该稍微出去,帮帮丹丹?”我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我的老板沈姝的意见。

    “你在说什么傻话?刚刚包子被陆小姐一个人偷吃了,现在不得加点儿辣椒和醋啊?”沈姝白了我一眼。

    噗,我这还真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原本以为沈姝是想帮陆丹丹克服心理障碍的,没想到她是想要报复陆丹丹。果然女人心海底针,醋坛子一打翻了,收都收不回来。

    透过百叶窗,我看见陆丹丹低垂着头,连连鞠躬:“对不起,对不起,等唐总回来,我一定转达他,让他把房租给你送去。”

    “对不起就完了?对不起就可以当饭吃了?”房东得理不饶人,一张斗鸡嘴火力全开,“等他回来?是等他投胎回来啊,还是等他杀人越货劫个银行回来啊?我告诉你,今天你还就必须把房租给我交上了,他要是不在,你就给他打电话,让他现在立马出现在我的面前!”

    “唐总今天出门办业务,没带手机……”陆丹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口袋,嘿,这傻孩子这不是什么都暴露了吗?

    房东眼多毒啊,她那一双眼比那火眼金睛的孙悟空也差不了多少,看见陆丹丹摸口袋,马上一指陆丹丹的裤子兜儿:“那里面装的什么?掏出来让我看看!”

    “没有!什么都没装!里面一部手机都没有!”陆丹丹连连摆手,却越描越黑。

    “手机?把手机掏出来,不然,嘿嘿!”房东举起那如意金箍扫把棒,作势就要朝陆丹丹身上招呼。

    “你要干什么?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陆丹丹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你要再过来,我可就要报警了!”

    说完,陆丹丹掏出手机,就势就要拨号码。

    房东哪能放过给我打电话催债的机会,看见陆丹丹掏手机,马上就趴在陆丹丹肚子上,连蹦带跳的够着陆丹丹手上的手机,然而因为身高太矮,完全摸不到。

    房东脸都涨红了,低沉着声音:“你把手机放下来啊!”

    “喔!”陆丹丹答应一声,把手机放低到肚腹附近,房东一把抢过手机。

    “你这手机怎么是黑屏的啊?”房东紧盯着手机,皱着眉头。

    “哦,我昨天晚上忘充电了。”陆丹丹不愧是陆丹丹,一边犯着二,一边就能把人给气死。

    房东气的脸都气白了,举着笤帚把就要朝陆丹丹身上抡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姝可忍,我也忍不了了。

    要是没钱,我也就不说什么了,然而现在桌子上就摆着沈姝刚刚给我的那个厚厚的信封,那鼓鼓囊囊的程度,少说也得上万。

    我再也不管沈姝的阻拦,抄起桌子上沈姝刚给我的那一个牛皮信封,就一把向门把手拉去。

    本就不怎么结实的门把手,一下就被我拽豁了开来,我推开办公室的门,直接面对房东。

    “这是你要的房租,拿走赶紧滚蛋吧!”我一把将手里厚厚的牛皮信封,甩在错愕的房东脸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